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大洋新闻>>中国频道

字号

灾区同胞交口称赞:你们援建的学校都"超标"了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2 07:54 来源: 广州日报 发表评论 (0)

 
一个新的汶川正在当地人民和援建者共同努力下崛起。

广州市对口援建威州坚持以人为本民生为重 灾区同胞交口称赞

今天是汶川大地震一周年纪念日。广州对口援建前线工作组组长李俊夫这几天异常忙碌,他今天上午要参加映秀镇举行的遇难者公祭活动,下午则要穿梭在贯通不久的都汶线上,赶回威州参加当地的纪念活动。在路上,忙碌的工作始终伴随着他——因为从今天开始,距离广州彻底完成对口援建威州的重建任务,只剩下完整的一年。

尽管是纪念日,但所有来自广州的援建工作者依然在各自的岗位上奔忙着——争分夺秒昼夜颠倒地加快项目建设,披荆斩棘跋山涉水地寻找水源,在山石滑坡水土流失中恢复生态……经过9个月的热汗挥洒,他们早已把自己当做了汶川人,他们唯一翘首热盼的是,一年后一座新城在巍峨群山中崛起。

本版文/本报特派记者邱瑞贤、张强

图/特派记者杜江

(署名除外)

 
布瓦村的羌碉将被恢复原有风貌。

广州市对口援建威州前线工作组组长李俊夫:

广州与威州从此难分难解

作为25亿元援建投资的“总管家”,广州市政府副秘书长、广州市对口援建威州前线工作组组长李俊夫每天的行踪很飘忽——可能在援建项目的工地上,可能在山上重建中的羌寨里,还有可能在大大小小的援建会议上。

记者:我在威州走访了不少援建项目,这里建起了阿坝州最大的威州市场,里面还有一个建材市场。这是灵光一闪的结果吗?

李俊夫:灾后重建的主要任务就是盖房子、搞建设。到威州后发现这里建筑材料十分缺乏,零散店里的建筑材料很难达到援建工作对产品质量的要求,建筑材料问题成为第一个瓶颈。上万种建筑原料和材料不可能全部到广州、成都购买,因此我们想到应尽快建一个建材市场,吸引全国各地建材企业入驻威州。这个想法立即得到当地政府的积极响应。

去年8月来到汶川时,我就思考一个问题:经过广州的对口援建,相信威州会建设得比地震前更漂亮,但项目建成后怎么办?只有经济发展了,这个城市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广州是市场经济最活跃的城市,如果将广州市场与威州产业重建对接起来,可能会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生态重建是汶川重生的重要部分。

从这个角度来说,一场大地震,可能会使广州和威州从此结成一种难分难解的关系(笑)。

记者:你认为广州对口援建任务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李俊夫:对口援建威州包括县城重建和农村重建。对县城重建而言,我觉得首先是在维修一座城市。其次,我们还承担着改造和提升县城功能的任务。

汶川县城在城市形态上山、水、沟特点突出,地域特色、民族特色十分明显。所以在对口援建中,通过开展城市规划和城市设计,调整优化城市布局,在建筑设计上注重羌族建筑文化的表现,通过广州援建,为把威州打造为一个具有强烈地域特色、民族特色的“阳光谷城”奠定基础。

记者:援建9个月,你觉得最大的难题是什么?

李俊夫:三大难。第一个就是建材运输难,这是最大的。第二个是地质条件差,选址难。第三个是规划设计备受关注,审批通过难。

记者:灾后重建,很多灾区都存在着建设需求和资金控制之间的矛盾。作为对口援建方,广州怎样把握好两方面的平衡?

李俊夫:灾后重建是漫长的过程,而对口援建是阶段性的工作。援建资金毕竟是有限的,如何用好这笔钱,这就需要我们深刻领会中央的精神,始终坚持以人为本、民生为重的原则,按照轻重缓急来安排项目、统筹资金。

按照三年援建两年基本完成的总要求,经过反复协调论证,我市已经出台了广州援建项目目录,可以负责任地说,所有援建项目和资金支出,都是本着对历史负责、对当地政府负责、对人民负责的态度来安排的,得到了当地政府的理解和支持,从目前的建设效果来看,群众是满意的。

 
汶川第二小学的每栋楼的基础和房梁之间都装有独特的隔震垫。

汶川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张通荣:

“广州模式”留下宝贵财富

“援建让汶川人从另一个角度,近距离地看到了广州的发展。双方在这近一年的沟通和交流中摸索的工作方式和方法、制度和创新,将来都会作为一个机制在汶川得到保留,这是我们最大的一笔财产。”身为汶川县城建设与风貌改造指挥部总指挥的汶川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张通荣日前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记者:作为震中,汶川的灾后重建备受关注,你认为重建汶川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张通荣:汶川在大地震中遭受的是严重内伤,重建有很多缺口,我们非常感激中央把实力最强的广州派到了汶川县城。

汶川重建的难题首先是土地缺口大。第二个难题是重建的速度和规模的矛盾问题。重建工作量极大,在过去2~3个月内,我们的拆迁量等于过去的60年。

记者:广州对口援建已经过半,你能看到将给威州留下什么?

张通荣:首先是这么多援建项目,还有大大推动城市发展的公共设施,这些都是硬件。

第二点我觉得很重要的是,援建为扶持这块土地得到一个独立的发展权奠定了很好的基础。汶川的产业得到了重组,找到了新的经济发展支撑,也树立了生产自救的信心。

第三点就是“广州模式”给我们留下的财富。在援建中广州很多工作方式和方法,比如招投标管理、内部控制等制度创新,将来在汶川得到保留。

总的来说,通过援建,汶川的环境变了,经济发展了,家园变了,连干部也会变,援建给我们带来的绝对不仅仅是硬件。

记者:你怎么看待这些远道而来的广州人?

张通荣:如何让广州的开放姿态、经济发展势头和在这片土地献下的大爱能在汶川生根发芽,我们在思考。我相信,通过援建,将来汶川就成为广东的一个县,我们威州就是广州的一个镇了,至于我们老百姓,就可以说“我们也是广州人”(笑)。

 
几个汶川的年轻残疾人在广州找到了自己的事业。

教育援建

广州援建寄宿学校

山里娃进城安心读书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地震灾区的基础设施重建或许只需要三五年;但决定其未来的“人脉”的延续至少需要十年。而“树人”的关键,是教育。汶川的教育资源在“5·12”特大地震中遭受了沉重的打击,但经过一年的重建,在灾区人民的努力和广东人民的援助下,汶川县的教育设施和体制得到了跨越式的发展。今年9月1日,汶川绝大部分广东援建的中小学校都将投入使用,在一座座现代化的校舍里,我们看到了汶川美好的未来。

汶川大地震后,校舍的建筑质量问题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汶川县教育局局长胡正安表示,汶川县新建的学校都将遵循9度抗震的标准,这些新建学校还将被用作紧急情况下的公共避难场所。

援建新学校抗震烈度达9度

记者在汶川县第二小学的工地看到,每栋楼的基础和房梁之间都装有一个独特的“垫子”:一块黑色圆形橡胶垫支撑着房梁。施工单位的项目经理赵安告诉记者,这是目前最先进的隔震支座,当强烈地震发生时,这个隔震垫可以顺势滑动并产生弹性变形(地震后可恢复原状),大大降低楼房垮塌的风险系数。

这项隔震设计,是国家汶川地震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大学教授周福霖研究团队的成果。周福霖表示,使用“隔震垫”后,建筑的抗震安全度可提高4~10倍,隔震垫使用寿命可达100年以上。

记者在广州援建的汶川县第一小学看到,教学楼、体育馆和宿舍楼等主体建筑已依次封顶,标准田径场地和活动场地一应俱全。该校的抗震设防烈度为9度,可容纳1620名学生。不远处,广州援建的汶川县第二小学被规划为全寄宿制小学,可寄宿学生1000人,总投资约4455万元。

援建寄宿学校促资源整合

广州的援建给汶川的教育带了很多变化。胡正安透露,早在地震前,汶川县的教师紧缺情况就已存在,主要是结构性失衡,中学的“数理化”、小学的“音体美”教师人手不足。大地震中部分教师不幸遇难,紧缺情况进一步加剧。

广东省、广州市援建的学校项目为汶川县教育系统资源重组奠定了硬件基础,县内55所村级小学的生源将被整合到新建的镇乡一级完全小学寄宿就读。学校整合后,一些原先在村小任教的教师将通过培训,转为“音体美”教师。

援建既改善硬件又提升软件

胡正安对广东给予汶川教育事业的无私扶助表示十分感谢:“在广东人民的支援下,汶川的学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许多以前受制于财政困难而没能达标的硬件,经过这一回广东的援建都‘超标’了。”

除了教育硬件的援助,广东还竭力帮助汶川提升“教育软件”的水准。汶川县最近派出了8名校长到广东学习先进的教学理念;汶川县第一小学的8名业务骨干教师,也将启程到广东接受为期半个月的业务培训。

生态重建

广州将投5000万元

为古羌寨披上新绿衣

大地震使得汶川本已非常脆弱的生态雪上加霜,漫长、艰难的生态重建无疑是当地灾后重建的重要任务之一。广州斥资5000万元,为威州镇布瓦羌寨进行现代化的山体复绿,该村也将成为威州今后生态重建的样板。

布瓦村是威州镇一座极具民族文化底蕴的羌寨。据该村二组组长朱大哥介绍,全村曾拥有49座羌碉,历经多次破坏,如今仅存3座。所谓羌碉,是指羌族传统的用黄泥建筑而成的碉楼。

重建“云上布瓦、羌碉王国”

布瓦村支部副书记喻定春向记者介绍:布瓦村的羌族黄泥碉,是国家文化保护单位,当地政府在广州援建队的专业协助下,本着为当地村民提供长期收入来源为初衷,制定了“修旧如旧、原风貌、原朝向、原人居”的修复思路,力争把布瓦村重建成为“垒石围屋、筑泥围墙”的“云上布瓦、羌碉王国”。

为了能把游客吸引到这个地理位置欠佳的山寨,广州援建队着手把10公里的进村山路改建成了柏油路。但这还不够,山上的村子绿意盎然,但进村沿途完全被压抑的灰色调所充斥,松散的山壁上不时有碎石滚落到路上,让人担心山体出现滑坡。

喻定春坦言:布瓦村要打造“羌寨游”,就必须进行生态修复。

用滴灌技术复绿一座样板山

广州援建工作组前期设计与工程管理部副部长徐明贵博士认为:由于这里“两个月雨季,10个月干旱”的气候条件,只有耐旱树种可以存活,而耐旱树种往往长得很慢。所以,当年这里的山林被过度砍伐便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圈。

徐明贵向记者透露:广州援建工作组已决定斥资5000万元,复绿威州镇布瓦村所在的堡子关山头。广州援建工作组冀望于把堡子关打造成威州镇生态复绿的样板,为当地提供规划和技术上的指引。

由于生态已遭到严重破坏,当地土壤的储水功能极差,单纯种树很难存活。工作组在山顶找到了一个水源点,通过管道把水源分流到若干地灌站,再通过滴灌网络实现整个山头的“浇水全覆盖”,定时定量地给水,使土壤长期保持湿润状态。以便植物的根凝固住周边的土壤,使水土流失受到遏制。

爱在广州

广铁“绿色通道”送走5254节列车救灾物资

本报讯 (记者杨进 通讯员何志文、李靖)记者昨日从广铁集团获悉,汶川大地震一年来,广铁开辟“绿色通道”,有力支援了灾区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截至5月11日,广铁集团一年来累计向灾区装运救灾和援建物资586批次5254节列车。

为保障抗灾抢险运输通道畅通,从大地震发生起,广铁集团近万名职工在焦柳、沪昆、渝怀、京广等主要干线,24小时不间断对1200公里线路、445座桥梁、351座隧道、2452座涵渠进行“地毯式”检查,确保进入灾区的主要通道沪昆、渝怀线铁路畅通。

广州东站货场担负着广东省抗震救灾和灾后援建物资的运输重任。为保证救灾和援建物资随到随运,广铁集团主要领导亲自坐镇指挥调度中心,确保车辆及时到位、列车及时发出。震后第二天,广东省第一趟救援专列装载着420吨紧急救灾物资,在广州东站货场仅用半个小时便完成了列车编组开行。广州东站货场腾空了2000平方米的5个仓库,专门用作救灾物资集运,并开通“绿色通道”,实行“车对车”装运,即货物不落地,直接装车运输。

来自汶川灾区的年轻残疾人在广州接受培训成为按摩师 用双手自食其力

“我舍不得家乡,但更不愿成为负担”

本报讯 (记者余莎米、李立志摄影报道)2008年8月,小英和四名同伴一起,从汶川来到广州。在番禺,他们经过就业培训,都得到了一份月薪近2000元的工作。

为成为合格按摩师练到手肿

来自汶川县白水村的羌族姑娘小英今年19岁,由于患白内障视力不到0.1。21岁的阿坤和28岁的阿俊情况与她类似,阿俊25岁的弟弟小成则是聋哑人。灾后,广东省残联组织灾区残疾人来粤培训和就业,并拨出专项资金负责灾区盲人的学习、生活费用。小英和她的四名伙伴一起,成为第一批学员。

离家来广州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很艰难的决定。“炎热”,是许多人对广州这个千里之外的大都市仅有的印象。很多人在临出发前打了退堂鼓,在阿坤的村子里,开始报名的残疾人有二十多个,但最后只有他一人成行。“我舍不得家乡,但在当时的环境下,我更不愿意成为亲人的负担。”怀抱着“自力更生”的梦想,几个年轻人登上了南下的火车。

为了拿到上岗证,几个年轻人吃了不少苦头。阿坤说自己的领悟力比较差,为了不掉队经常加班加点练习,“经常是一天培训下来,手肿得跟包子一样,手指头都伸不直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培训结束后,他们在广东省盲人按摩培训就业番禺基地——康宁盲人推拿按摩所南郊店正式上岗,小成做保安员,其他几人都成了初级按摩师,包吃住每个月的薪水还有近2000元。

为帮助他们,店里专门安排了川籍老师全程跟踪服务。周末和节假日,店里还组织他们到大夫山、宝墨园等知名景点游玩,如今,小英他们已经基本融入了当地生活。

农活“半劳力”找到自己的舞台

10个月的时间,小英和伙伴们已经喜欢上了广州。阿坤说,他在干农活时只能算半个劳动力,在广州他有了属于自己的舞台,“我要把这里的情况说给村里的人听,当初没来的人肯定会后悔的!我们希望带更多人走出来”。现在,小英的愿望是“学会说广州话”。憨厚的阿俊则想考一个中级按摩师执照。最后,他有些腼腆地提出了一个小愿望:“我们想办张残疾人乘车卡,不知道可不可以?这样就可以在广州城里多逛一逛了。”

(编辑: 蒲公英)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新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