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新闻
广州
招聘
娱乐
论坛
315
我爱广州
风生水起
大洋有约
财经
数码
健康
教育
中职
大洋微博
大洋微信
手机大洋网
广告营销中心
网站地图
广州全搜索
 
 
 
 
 
 

北川“死城”守护者的“双面”世界(图)

北川对他来说意味着很多

文/本报特派记者 张跃伟 杨珂 片/本报特派记者 左庆

北川这座城,对守城的山东籍武警蓝海明来说 ,意味着太多的矛盾。

他本是这座城的守护者,却对它的倏然离去无能为力;他很留恋这座城的生机勃勃,现在却只能悉心维护它死后的尊严;他本和这座城的幸存者一样难过,却不得不一次次把他们阻挡在"回家"的路上。

被流浪狗撵着到处跑

从城南到城北的距离是4.8公里,蓝海明和战友们每天要从这条路上走五六个来回。

20岁的蓝海明来自山东平度,是绵阳市武警支队北川中队的一名战士,入伍后就来到北川,一呆就是三年。地震过后北川老县城封城,他和战友们被派到这里看守。

震后,县城只允许抢险救灾、卫生防疫等工作人员及必经县城的山区群众进出,而这些人进出时也须出示相关证件。

蓝海明和战友每天要防止无关人员进城,还要保护县城遗址、防止群众进入废墟、防范有人偷窃。蓝海明说,现在每天往返老城的群众有四五百人,那些危楼仍有倒塌的危险,城里还有出现疫情的可能,所以他们得保证过往者的安全。

虽然身高1.8米,皮肤黝黑,看上去是个十足的男子汉,但蓝海明说,刚开始夜间巡逻时他心里还真有些怕。整个县城黑乎乎的,一片死寂,从城中穿过时,大风吹过废墟发出“呜呜”的声音,流浪猫狗骇人的叫声偶尔从远处传来,让人头皮发麻。

震后一群流浪狗在城里乱窜,见人就追,为首的是一只藏獒,十分凶猛。一些武警战士执勤时被狗追得没有办法,只能赶紧爬上危楼,用对讲机让中队开车来把狗撵走。

蓝海明也被狗群追过一次,他跑到没有倒塌的北川大酒店二楼阳台,拿起石块拼命往下扔,好不容易才把狗赶走。为了保证战士和过往人员的安全,中队最后只得把这只藏獒射杀了。

“刚开始四五个人一起走都害怕,三四天后就好些了,现在我一个人夜里也敢在城里走。”蓝海明说。

“那时感觉自己真没用”

地震前,北川县城给蓝海明这个山东人留下了无数美好的回忆。

来北川三年,他已经能说一口流利的四川话,记者采访时,他不时熟练地用方言和过路的群众打招呼。

县城的四周都是山,山上草木郁郁葱葱,一条河由南向北从城里流过,清澈见底。“山清水秀,真是个好地方,可现在只剩下一堆堆废墟。”蓝海明摇头慨叹。

武警北川中队驻地原本在县城南头,是一栋二层楼房,地震过后楼完全垮掉。“9·24”泥石流时,废墟又被淤泥彻底掩埋,蓝海明和战友们巡逻时,会经常到这个早已成为一片土坡的地方转转。

比起景色的毁坏,人的离去更让他痛心。

地震时蓝海明正和几位战友在绵阳参加部队的比赛,通讯中断,有传言称中队的人一个都没出来。他们几个当时就傻了,眼泪不由自主地往下流,几人马上申请回城参加救援,赶回后才得知战友们都安然无恙。“虽然大家平时在一起没感觉到什么,但听到传言的时候,非常难过。”蓝海明说。

刚到中队时,蓝海明曾作为教官为北川中学的学生军训,一张张可爱稚气的脸庞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后他周末外出时,在路上经常会碰到学生老远就和他打招呼,叫他蓝教官,虽然他并不能一一叫出他们的名字。

去年春节,蓝海明守城时碰到一位以前认识的北川中学老师。“他变得很憔悴,我都没认出来。”蓝海明说。这位老师告诉他,他当年训练的那个班,在地震中只有十多个孩子活了下来。

地震刚过时,蓝海明和战友们也曾到北川中学救人。可他们没有专业的救援器材,只能靠双手刨。听着废墟里柔弱的呼救声,看着孩子们压在废墟下却无能为力,蓝海明说,那时候他感觉自己真没用。

有人朝他脸上吐口水

过年过节是蓝海明他们最忙、也是最头疼的时候。

春节、清明前后,不少老城的幸存者从城外板房区回城祭奠亲人。没有接到上级的命令,守城武警就不能开门,这让不少群众很难理解,冲突时有发生。

蓝海明说,经常会有一二百人聚集在门前,要求进城,他只好和战友一遍遍地解释说服,有时嗓子喊哑了都无济于事。

有人会朝他们咆哮:“ 死的不是你们的亲人,你们当然不着急了!”

有人会把香烛冥纸扔到地上,然后说:“不让我们进去,那你帮我们给亲人烧纸吧。”

当战士们说里边有危险时,有人嗤之以鼻:“‘5·12’我都活过来了,还怕什么?”

春节时一位50多岁的老人要求进城祭奠,他的亲人在地震中都死了。蓝海明没让老人进去,老人一气之下竟一口唾沫吐到蓝海明的脸上。

在大门外摆摊做生意的王正财曾亲眼看见,春节时一群人进不了城,和武警发生了纠纷,把战士的衣服都撕破了。带头的一位中年男子竟想爬墙过去,结果被看不下去的儿子拉着腿拽了下来。

“ 亲人都没了,回去祭奠一下再正常不过,这种心情我们怎么会不理解?但是我们要执行命令,实在没有办法。”蓝海明说。

对于从外地来、想到城里看看的那些人,战士们则毫不妥协,“碰到这些人我们就很烦,没有证件绝不放他们进去。北川人除了祭奠是不常回来的,他们怕心里难受。”

也有附近的村民,从山体滑坡冲垮围栏后的豁口溜进来,到废墟里偷东西,还有当地人进城后到自己家里翻腾东西带走,这些都是不允许的。

蓝海明说,前者还好办,抓到后联系公安部门查处就可以,后者就麻烦了。“有人会亮出身份证说,这是我家的东西,我凭什么不能拿走?我们只能一遍遍劝说,让他放下东西。带东西出去,就有可能把疫病也传播出去。”

“补课”学习当地祭奠风俗

清明时北川老县城解禁,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进城祭奠。节前战士们专门找来当地老乡,请教祭奠的风俗,以免执勤时无意中做出伤害群众感情的举动。

“ 他们在一旁祭奠,哭成了泪人,我们也跟着难过。有时会过去帮他们把祭奠的地方弄平整,或者帮他们插上香烛,但不敢做得太多,怕有些地方做得不对反让他们更伤心。”蓝海明说。

自从开始守城,蓝海明和战友就没有了休息日,天天在老城里站岗巡逻,即使大年三十也是如此。不能上网,出去逛逛也成了奢望。大家的娱乐活动就是打打篮球,在电视机前看看球赛。

每天的任务并不辛苦,却很枯燥。面对着“死城”的孤寂和生者的误解,蓝海明也有些茫然。他爱这座城,现在却不得不每天去维护它死后的尊严,看着它逐渐成为历史。他不知道,他要守护这座县城到多久。

地震刚过的几天,蓝海明和家里联系不上,这可吓坏了他的父母。当5月15日打通家里的电话,母亲听到他的声音后呜呜地哭,劝都劝不住。

入伍三年来,他还没回过一次家。不过今年8月,他将会有一次难得的假期,能抽空回趟山东老家,看看对他朝思暮想的父母。

[ 编辑: 蒲公英 ]
关键字: 明说,蓝海明,战友,祭奠,县城,地震,废墟,战士,有人,每天
分享到:
 
 
 
 
 
 
 
 
 
 
 
 
 
 
 
 
 
 
 
 
大洋微信 大洋微信
大洋微博 大洋微博
手机大洋网 手机大洋网
 
 
 
 
 
 
 
 
 
 
 
 
 
 
 
 
 
 
 
 
天天3
1
5
民意圆桌会 大洋深击 大观 图丁 美食团 热帖 中考站 高考站 家居 金融
 
 
 
大洋中国新闻
联系我们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13724054694


广告:
18665713503

您的位置: 健康频道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后十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