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大洋新闻>>中国频道

字号

地震幸存者谈重组家庭:不完美但很温暖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2 13:32 来源: 现代快报 发表评论 (0)

    新娘

    倪爽,26岁,驾校工作人员

    5·12大地震中失去未婚夫

    姜勇,26岁,北川县委组织部工作

    5·12大地震中失去妻子,有一女

    新郎

    倪爽时不时地扶一下帽子,生怕歪掉。

    半个多月前的婚礼上,她穿上了羌族姑娘一辈子最珍惜的新娘装,大红底色点缀着鲜艳华贵的羌绣,唯一别扭的是帽子太高了。婚礼上她一直抱着个羌族的小女孩,长得跟她特别像,当外人听说这是新郎姜勇的女儿时,几乎都会愣一下,情不自禁地感叹:“你们三个长得太像了!”每听到这句话,两人都会对视一笑,无语,心里由苦涩渗出甜,甜中夹杂着一丝苦涩……

    抱着他的女儿嫁给他

    抱着别人的女儿结婚,放在一年前,这是倪爽想都没想过的。

    去年5·12那天,她正在挑选结婚家具,婚期就定在去年6月份。她的未婚夫在北川县教育局上班,那里是全县死伤最惨重的政府机关之一,直到现在,他的遗体也没能挖出来。

    而姜勇2007年就当上了爸爸。从女儿出生起,他认为自己也将和所有人一样,安居乐业经营好三口之家。“地震来得太快了!”就在瞬间,妻子从他摩托车后座被“震飞”。一年后想起来姜勇还是觉得有些恍惚:那么年轻的妻子就这样去了,而自己又结了一次婚。

    去年9月份,一个朋友把倪爽介绍给了他。也算是有缘分,都是北川人,都是26岁。相处了五六个月,两人决定一起过。

    震后不比以前,人们既脆弱又敏感,“这个时候就是想着能找个伴儿,日子能过得快一点、正常一点。”倪爽对结婚的看法与姜勇一致。

    孩子还没改口叫妈

    能够走到一起,合得来当然是主要原因,但姜勇心里还有个重要前提:对方要对自己的女儿好。“娃还这么小就没了妈,不管怎么说,我肯定要给她找个好人。”

    女儿叫姜雨含,名字是姜勇起的,为此他还翻了不少的书。

    地震后,北川县城彻底被毁,党委政府及各机关临时迁往安昌镇,在县委组织部工作的姜勇也住进了集体宿舍。永远失去妈妈的雨含留在了擂鼓镇由奶奶照顾,“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说话时姜勇垂着眼睛没有抬头。

    两岁多的雨含已经模模糊糊记事了,每次姜勇去看她,她就会围着爸爸转,“妈妈呢?妈妈呢?”女儿每问一句,就像一把锥子扎进姜勇的心里,“我实在没办法回答。”

    一定要给孩子母爱!姜勇说,自己之所以再婚,这个因素占了很大比例。之所以选择倪爽,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她对雨含好。

    听到姜勇对自己的这一番“肯定”,倪爽的脸上微微有些泛红,“地震没了妈,小娃最可怜!”作为劫后余生中的一员,倪爽说自己对这一点完全能接受。

    没当过妈妈的倪爽的第一关,就是要让雨含接受自己。“一开始她很认生,还是经常要自己的妈,慢慢就好了。就是要多跟她接触,多跟她耍。”

    雨含现在已经能够让倪爽抱着自己,也能跟她一块玩了,但还没习惯改口把倪爽叫“妈妈”,尽管姜勇说,“我们是这样教她的。”对女儿与倪爽目前的关系,他评价是“不算很接受。”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也还算接受。”

    她是个居家过日子的人

    在别人看来,姜勇就是为了孩子才跟倪爽结的婚,但他自己不这么看,“这只是一方面,毕竟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感情也很重要。”

    另外,倪爽性格好,也不大手大脚,是个能居家过日子的人。

    这一点很现实。“我自己的负担是比较重的,要考虑今后三个家庭的生活。”姜勇说,除了自己的小家和老母亲外,倪爽是独生女,地震后父母到现在都还分在两个地方“过渡”;前妻也是独生女,岳父也在这次地震中遇难了,失去丈夫与女儿的岳母目前还住在永兴板房里,“这些我都不能不管!”

    正是这些重压,让他不可能再贪念以前的安逸生活。和倪爽结婚后,他在安昌镇北门的板房区向朋友借了一间板房,告别了集体宿舍。

    虽然是“新房”,房内的一切却实在让人无法与新房靠上边:一个架子床、一个布衣柜、一张小桌子,就连床板还是跟别人借的。

    可倪爽没向他抱怨一句,这也是姜勇特别感激她的地方。

    希望攒钱在北川新县城买房子

    对于彼此的过去尤其是地震,两人都尽量避免多谈。“刚开始的时候,他跟我讲过一些雨含妈妈以前的事情,说完了也就过去了,以后我们一起过好就行了。”倪爽说着说着眼角闪出了一丝泪光。

    然而,终究是想忘不能忘,情感轨迹根本无法跟上突变的生活轨迹。当两人分别面对记者时,对曾经的伴侣流露出令人心痛的浓浓的感怀。

    “是雨含妈妈救了我。”姜勇幽幽地说,“那天雨含妈妈要去劳动局交一份表格,我上班正好顺道,就等她用摩托带她一起走。如果不是等她,哪怕再早个几分钟,我都有可能被埋在老城区了!”他的声音微微有些颤。

    倪爽也说,或许这就是命。“那天我去绵阳选家具了,就在地震前几分钟,我还和他通过电话。”

    那天,未婚夫在教育局上班,“我看中了好几种款式,打电话征求他的意见,他都说‘只要你喜欢就行’……”

    现在,倪爽让自己努力不去想这些,只想着未来。

    跟姜勇结婚后,经常也有朋友问她,什么时候自己也生个孩子。她说,起码要再等上四五年,等雨含大一些再说,“不然两个小娃带得太吃力了。”

    姜勇的“安居乐业梦”也开始复燃,“毕竟她是第一次结婚,不光要给她名分,还要给她正常的生活。”

    他说的“正常生活”首先就是房子。小两口本想先租个房子,但是地震后安昌镇因为北川人的迁入,房租翻了好几倍,“60多平方米的房子一年租金5000多,太贵了!”

    姜勇算过账,自己一个月的工资只有1000多元,虽然现在还有500多元补贴,但是也不敢拿三分之一的钱在房租上。“现在要紧的是先存钱,今后等新县城建好了,再好好买套房子!”(特派记者郑春平)

(编辑: 蒲公英)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新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