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字号

地震孤儿思想压力仍较大 多数成绩不好(图)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2 09:35 来源: 扬子晚报 发表评论 (0)

孩子们“脆弱”的安全感

在成都双流棠湖中学,有65个和小静波有类似经历的孩子。

地震后,在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的帮助下,由山东日照钢铁控股集团出资,这批孤儿被集中接到了日照。今年8月31日,进入高中阶段的他们,先行迁回四川。

他们成为棠湖中学“零班”的学生,该校心理学老师李昕成为他们的班主任。之所以取名叫“零班”,是孩子们和老师在一起七嘴八舌合计出来的,意思是要忘记过去、从零开始,迎接新的生活。

按照不同的年级,65个孩子被打散分配到该校各个班级。每个周六晚上,零班的孩子才会集中在一起,学校组织有心理辅导或者讲座等活动。

“这批孩子的共性是学习成绩不好,思想压力比较大,情绪起伏频繁。”李昕告诉记者。这位心理学辅导老师说,地震是一个孩子们避之唯恐不及的字眼,刚回四川时,尚有一些余震发生,而甭管余震是多么的轻,都有一些学生会哭。

宋彦(化名)就是这样一个女孩,李昕老师第一次见到她时,看见她表情非常不安,像一只可怜又无助的小兔子。发生余震时,宋彦会哭;和同学闹矛盾后,她也会哭……“反正动不动就哭”。

刚开始,这批孩子显得特别生分,大小事情都不愿意和老师沟通,不愿意说家里的情况,不愿意参加集体活动。

这让班主任李昕很是伤脑筋。她告诉记者,接手零班之后,她的工作量是以前的五六倍,而且常感到力不从心。

和女孩子普遍的内向、敏感、感性相比,这批地震孤儿中,男生则表现出脾气大、约束力较差等缺点。

黄磊(化名)就是这样一个“小伙子”。从山东回来之后,和其他孩子比较起来,他不仅不怎么听招呼,而且性格还特别倔。经常说好班上要举行一个什么活动,这孩子也答应得好好的,结果临到开始时,一个电话打过来,说:“老师我不想去了”,怎么劝都没用。

还有几次,班上竟然出现了学生晚上离校,到了晚上12点才姗姗归来的情况,有一个同学更是因此受到了学校的处分。这个孩子彻夜未归,据说是找人聊天去了。按照校规,该同学应该受到“记过”处分,考虑到他的特殊身份,学校只给了他“警告”。

该校一位老师告诉记者,看起来这些“问题”孩子似乎毛病不小,事实上,这才是真正的他们;外面的人只知道这群孩子脆弱,但稍稍接触一段时间之后,便可知“脆弱”这个词不足以准确地描述这群小孩。

这位老师说,敏感、惊恐、多疑等等,这些都是孩子们缺乏安全感的表现。我们常说要面对苦难、正视现实,但对于这群孩子而言,要完成这样的要求,一年的时间显然不够。

棠湖中学的“托管”实验

为了让孩子们从失去父母的阴影中走出来,双流棠湖中学努力在探索。

他们想出了将孩子托管在老师家的办法,他们在学校筛选出一批有“收养”条件的爱心老师供孩子们选择,而老师也可在65个学生中挑选合适的对象,一旦双方“对上眼”,就算达成托管契约。

根据这份契约,老师必须关心托管在他家孩子的学习生活,“一日三餐要丰富,要当自己的小孩般要求他们,诸如什么时候回家、辅导孩子的学习等等”;而学生这方面也需尊重老师,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诸如打扫房间等。

这样做的好处是,给孩子一个家的感觉,他们会从心理上获得安全感;而在老师家长式的照顾之下,孩子们的生活学习会更加到位。李昕老师说。

地震孤儿们对这样的方法相当欢迎,目前除了3个孩子尚未打定主意、继续住在学校之外,其他62个孩子都有了自己的“老师爸爸”、“老师妈妈”,全都住上了“新家”。

李昕老师从心理学上解读了学校这样安排的用意。她说,学校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怎样让他们学”的问题,包括会做一些辅导、传授一些学习方法等等,让孩子把落下的功课补上来,尽快地融入学校;其次,要解决怎样让他们成人成才的问题,因此老师会从行为习惯、性格、品德、为人处事等多方面全方位培养这些孩子。

“对于这一群特殊的孩子,要让他们成才,这可能是条捷径,但肯定需要托管的老师付出很多。”李昕表示。

5月6日,四川省民政厅办公室副主任表示,汶川大地震造成孤儿630人,其中只有12名孤儿被成功收养。

特派记者 谷岳飞 青川、成都 报道

写给天堂的一封信 诗悼512逝者

汶川民谣 漂流瓶传祝福

(编辑: newsroom)

   1 2 3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新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