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字号

美国甲型H1N1流感病患增速放缓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2 09:35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发表评论 (0)

中国内地的第一例甲型H1N1流感确诊病例,出现在5月11日的四川省成都市。

位于成都市郊的成都市传染病医院(下称“传染病医院”)于5月10日中午收治了一名甲型H1N1流感疑似病例。

卫生部5月11日通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军事医学科学院对该疑似患者咽拭子标本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最终该病例被判定为甲型H1N1流感确诊病例。

该病例包某某为四川内江人,男,30岁。曾从美国搭乘飞机,经日本东京、中国北京转机后抵达成都。

据记者了解,自5月10日起,四川省和成都市有关部门对与包某某有密切接触者组织跟踪,并采取医学隔离措施。截至5月11日16点,与包某同乘3U8882航班的150名旅客和10名机组人员中,已经查找到95人,其余人员正在进行跟踪查找。

“昨天先被送到我院进行隔离治疗的人数为3人,其中包括包某某及两名家属。而另有一名与包某某同机的人员,随后也被送入医院进行隔离救治。”传染病医院专家曾义岚告诉本报记者,“卫生部相关专家已于5月10日晚上抵达成都。”

在5月11日17点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成都市疾控中心新闻发言人尹仲良也向本报证实,与包某某同机的一名被隔离人员已出现了流浓涕、发热等症状,至截稿时尚未确诊是否感染了甲型H1N1流感病毒。

传染病医院

5月11日中午,传染病医院一座不起眼的5层小红楼戒备森严,医院调动了许多工作人员守护,不准任何人接近。确诊病例包某某与其2名亲属及同机的一名乘客,正是被隔离在这里。

“目前患者病情稳定,卫生部专家明确表示我们措施得力,”传染病医院副院长、新闻发言人田明告诉记者,“自美国出现甲型H1N1流感疫情后,我们就已经开始进行医学防护演练。截止到昨天病人入院前,我们已经进行了4次演练,目前的实际情况跟我们当初防护演练的情况相同。”

据传染病医院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红色小楼以往是安置传染病人的住院部,但昨天接到上级部门通知后,就将里面的病人转移到已经弃用的平房区,整栋小楼现在就只住着上述几位被隔离者,包某某被单独隔离在5楼,其余3人则住在4楼。

目前,有近20名医护人员专门为他们提供医疗和护理工作,每天分为几班,均进行2级防护——相当于SARS期间的防护等级。

此外,医院还计划每次换班,就将换下的人员统一送到成都近郊的风景区进行医学隔离7天。

记者在现场观察到,除了被隔离的小红楼外,医院其他区域都运转正常。田明表示,虽然国内首例甲型流感病例被隔离在这里,但是医院并不会作出封院的决定。

与传染病医院的情况略有不同,作为包某某就诊的第一家医院——四川省人民医院(以下简称“省医院”)的气氛则略显沉重,记者在省医院看到许多病人及家属都佩戴着口罩。作为省医院的护士,杨某(化名)对于5月9日的情况记忆犹新。

据杨回忆,包某某在5月9日下飞机后,住进了省医院内部开办的科心酒店,中午时分,包出现发烧等不适状况,于是到省医院寻求救治。医院经会诊后诊断为上感待诊、甲型H1N1流感病毒感染不能排除。经成都市疾控中心和四川省疾控中心采样检测,结果均为甲型H1N1流感病毒弱阳性。

此后,上级部门下令封闭了该病例居住的科心酒店,并将和包某有过接触的医务人员全部进行隔离。

卫生部的通报显示,患者包某某现就读于美国某大学,于5月7日由美国圣路易斯经圣保罗到日本东京,5月8日从东京乘NW029航班于5月9日凌晨1时30分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口岸入境检疫体温低于37℃,没有反映个人有不适症状,并于同日10时50分从北京起飞,乘3U8882航班于13时17分抵达成都。

确诊与疫苗

四川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名患者的鼻咽拭子是5月10日晚送到省疾控中心进行检验的,为保证准确性,不仅成都市疾控中心做过检测,四川省疾控中心也反复两次检测,直到当天下午,才证实病人为疑似甲型H1N1流感病毒弱阳性。

10日晚上,患者的病毒样本空运至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军事医学科学院的实验室复核,11日上午被确诊。

据介绍,弱阳性处于阴性与阳性之间,按照中国疾病预防的疫情宣布流程,首例宣布确诊权限属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上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四川省疾控中心使用的正是卫生部之前分发至各网络实验室的Real-time RT-PCR试剂,中文名称是荧光定量PCR试剂。

此前,上海疾控中心微生物检测室主任张曦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上述检测方法常用于季节性流感,禽流感以及非典的检测,之所以能够识别甲型H1N1病毒,是因为试剂中增加了含有特异性的引物。

但试剂也有弱点,比如因为潜伏前期的病人带毒量不够,试剂未必能检测出来。

四川省疾病控制中心的一位官员告诉记者,包姓患者的两次检测都是弱阳性可能与检测样本带毒量不够有关,“但还是可以证明疑似了”。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科技处处长董小平接受本报采访时说,试剂是不是会发生漏检和误检,现在并不完全确定,因为目前也只有四川确诊了病例,全世界就那么几千例,集中在美国和加拿大,而对于检测的灵敏度和特异性,全世界都没有一个评估。

还有一些状况让人担忧,上述四川疾控中心官员说,这次四川确诊病例,赶上5.12一周年,我们要警惕疫情扩散,“还要严密关注灾区的气候条件,很多人住在板房,比较集中,传进灾区的话会很危险”。

他分析说,5.12一周年,四川有很多大型集中的活动要举行,再加上之前地震使一些地方的卫生设施,交通设施并未完全恢复,“本来就是个人口大省、医疗卫生条件并不是完全配套”。

但他也表示,疾控中心在努力应对上述情况,五一之前已经开始做各种准备,包括修改预案、应急准备,人力、物资、技术等总体上还是比较充裕,“也没必要恐慌”。

四川发现第一例确诊病例的现实,也将快速诊断试剂和疫苗问题重新拉到公众视野。

据董小平介绍,5月9日晚,美国提供的三个甲型H1N1流感病毒毒株运抵中国疾控中心的病毒预防研究所,“但还得先把它激活,并长到一定量,我们才能用它,不是我们加班加点就可以做出疫苗的,它是一个生物周期”。

董透露说,这3个毒株是从病人身上分离出的“病原体”,不会直接用于疫苗生产制备,将用于新一代诊断试剂的研发,新一代监测技术的研发,比如说跟普通的季节性流感,在免疫反应上有多大区别,今后疫苗研制保护效果研究,以及抗体保护效果分析、疫苗毒性分析等。

他解释说,不是任何一个毒株都能成为制备疫苗的毒株,它需要严格的筛选和重建。按照规定,用于疫苗生产的具有代表性的毒株必须由WHO下设的4个国际实验室负责选择,然后再由世卫分发给各国进行疫苗制备,各国不能随意选用毒株。

据董介绍,何时可以生产疫苗取决于世卫组织何时提供构建好的毒株,“进展顺利的话,3到4个月时间就可以了”。

联防联控

5月11日上午,经卫生部确认中国内地首个甲型H1N1流感病例以来,成都市委市政府就及时启动了应急措施。

成都市卫生局机关党委书记何军告诉本报记者,目前成都市采用的是日报告和零报告制度,全力组织防止疫情蔓延和扩散。官方统计显示,截至11日下午16点,成都市无新增H1N1流感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报告。

记者从四川省卫生厅了解到,为了防止疫情扩散,四川省委、省政府也制定了一系列的措施来防止疫情蔓延。包括成立了省政府防控工作领导小组,迅速启动联防联控工作机制,加强部门间信息沟通和协作。

5月10日深夜,国家医疗卫生专家到蓉后,与省卫生厅、省医疗、疾控专家连夜讨论,进一步细化了医疗救治方案和流行病学调查措施,严格按照国家诊疗方案要求,强化患者救治和密切接触者跟踪工作。

有关部门在第一时间将患者乘坐的航班、交通工具和中途停留情况,向国家卫生部、北京市卫生局、西南民航管理局、四川出入口检验检疫局、首都机场等部门通报。

5月10日晚11时,四川省卫生厅在官方网站公布并及时向媒体发布“我省发现一例疑似甲型H1N1流感病例”相关信息。通过新闻媒体和卫生厅网站,呼吁5月9日上午乘坐3U8882航班回成都的旅客和知情者,尽快与当地卫生部门取得联系。

“随着包某某病情的确认,对于卫生部关于下一步启动更有效的预控措施有着重要的意义。”曾义岚告诉记者。

据曾透露,卫生部专家于5月10日晚上赶到传染病医院,在了解医院对隔离患者采取的治疗方案后,肯定了该方案的正确性和可行性,同时也指出,在未来检测上面应该加强,以免一些不必要的疏漏造成疫情扩大。

卫生部专家还指出,由于中国大陆第一例H1N1流感患者出现在成都,作为救治单位的传染病医院有必要将治疗的详细数据和在救治当中的变化情况及时向上级部门进行汇报,这样将更有利于全国范围内防疫工作的开展。记者 徐雅玲 邓丽

(21世纪经济报道)

 
 
四川确诊内地首例甲型H1N1流感病例
  卫生部5月11日通报,四川省确诊一例甲型H1N1流感病例,这是我国内地首例甲型H1N1流感病例…
 
  名词解释:甲型H1N1流感
甲型H1N1流感是由变异后的新型甲型H1N1流感病毒所引起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
  主要传播途径
主要通过飞沫或气溶胶经呼吸道传播,也可通过口腔、鼻腔、眼睛等处黏膜直接或间接接触传播…
  主要症状
这一疾病的早期症状与普通人流感相似,包括发热、咳嗽、喉痛、身体疼痛、头痛、发冷和疲劳等…

(编辑: newsroom)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新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