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军事记者深情怀念汶川地震中牺牲的老师 - 大洋新闻
大洋网
字号

新华军事记者深情怀念汶川地震中牺牲的老师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2 17:27 来源: 新华网 发表评论 (0)

    担任兴隆学校校长时,刘安兰以要求严厉出名,兴隆学校的教学质量一直在绵竹各乡镇中名列前茅。

    教学她管,学校里修建新教学楼,她也是最忙的人。从征地、设计到建设,刘老师几乎都住在学校的宿舍里,每隔几个钟头就要到工地上看一看、摸一摸。汶川大地震中,在这座教学楼里上课的师生无一伤亡。

    兴隆学校坐落于绵竹,绵竹位于龙门山脉一翼。21个乡镇大大小小的学校里,有着上千名乡村教师。他们,是在山路上跋涉最多的人。刘安兰就是其中之一。

    1973年,从四川省孝泉师范学校毕业后,刘安兰回到家乡绵竹,在齐天乡做了一名小学教师。

    1984年夏天,一场川西北罕见的暴风雨突袭绵竹。刘安兰把惊惶失措的孩子们一个个转移到安全地带,在离开教室的一瞬间,她被狂风掀落的椽子砸倒,从此在左额上留下一个永久的疤痕。1985年夏天,刘老师的儿子在过河上学时被湍急的河水卷翻,幸而被岸边的居民救起。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刘老师还是坚持上完了最后一堂课,才从20多公里外的乡下赶到绵竹医院。陪了儿子一晚之后,第二天天还没亮,她又匆匆赶回学校。

    在儿子的童年记忆里,母亲很陌生。

    一年又一年,她不知道为多少学生写下了学期评语,却从来没有在自己儿子的学生册上签过字。她不知道走访了多少学生家庭,却从来没有时间和儿子聊聊学习。她不知道为多少因为贫困而要退学的孩子贴补学费,却对儿子省了又省。

    丈夫在市里工作,刘老师在乡下教书。这种常年两地分居的状况,并不是没有机会改变。

    1995年,刘老师的儿子即将参加高考,丈夫请她调回城里照顾儿子,教育局领导也欣然同意她回市区。但刘老师自己却不愿意--她舍不得她的学生。她说,只要我们全心全意地教书,乡里和城里的孩子就能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2005年起不再担任校长职务后,刘老师还是常常住在学校宿舍。山区宁静的晚上,那个小小的房间里常常挤满了向她讨教的年轻老师。

    我的小学时代,也是在绵竹的一个乡镇度过的。我深深地懂得,一个好的启蒙老师对于乡村孩子而言何等重要。我深深地感谢我的小学老师--他们中的一位也在这次地震中遇难了。他们和刘安兰老师一样,投入地爱着对外面的世界几乎一无所知的山乡孩子,并用爱为他们日后的立身与做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震后寻找刘安兰老师的那些日子里,她曾经教过的学生从武汉、从上海、从香港、从美国打来电话,很多人还拜托自己的亲戚朋友帮忙寻找。漫长的两个多月里,他们在各大网站上发出寻找线索,他们找遍了所有的医院、救助站、中转站甚至省外转送的医院。没有人愿意相信,风风火火、精力旺盛的刘老师就这样走了……

    从家搬进帐篷,从帐篷搬进板房,刘老师的丈夫李发金始终带着妻子的遗物--几个沉沉的老式木箱。其中两大箱,是刘老师35年来使用过的备课本。

    在承担了学校的行政工作之后,刘安兰仍然兼任着几个年级的思想品德等课程。无论多忙,她总是要求自己:即便是完全相同的课文,每次开讲之前也要重新备课。

    另一个木箱里,珍藏着刘老师获得的100多本奖状和荣誉证书。

    绵竹的电视台和报纸,都曾对刘安兰老师献身乡村基础教育工作30余年的事迹进行过专题报道。刘老师对此有些不好意思,她说,我们这里的很多乡村教师,都是这样走过来的。但她偶尔会打开箱子,翻开那些从19岁起开始累积的证书,就像翻看自己的年轮。

    从19岁到54岁,刘老师把生命中最好的时光,留在了绵竹的乡村小学。20多年前,新办的富新乡村小一角,刘老师和同事们种下了28棵香樟树。今天,即使在经历了一场撕心裂肺的浩劫之后,这些树挺拔依旧,绿伞如盖。昔日的小树,今天的栋梁,就像刘老师35年来送出大山的一批批学生。香樟树所散发的味道,宛如刘老师留在世间永不消失的馨香。

    若风,若兰。

    四川是我的家乡。在这次抗震救灾报道中,我去了汶川、什邡、绵竹等几个地方。这一路行程,盛满心酸与感动。

    ——生命的脆弱与坚韧,给我以心灵洗礼。

    到了灾区才知道,无论事先有了怎样的心理准备,在直面灾难时,这些准备都是远远不够的。我的第一站是什邡蓥华中学,那时,那里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黄色的尸体袋排成几排,祭奠小孩的鞭炮声从早响到晚。那个晚上,睡在距离尸体10米远的地方,我的后背透凉透凉的,第二天就发烧了。战士们告诉我,头一天认领尸体时,十几个家属中,竟然只有一家是哭喊着来认领的,其他人都是宁静而木然;而就在他们努力营救时,废墟底下活着的孩子还在看书……如果说血肉模糊的场景让人心碎的话,这种超越了悲伤的悲伤与绝境中的坚韧,更让我震撼。

他仍着蓝夹克来自天堂

步履从容地踏进了崭新的教室

被他救助的四个女生啊

像小鸟一样扑入他的怀中

他高高地站在三尺讲台上

举头看看屋顶四周的墙壁

还有他所熟悉的学生

深情地点了点头


(编辑: newsroom)

   1 2 下一页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新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