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大洋新闻>>中国频道

字号

揭开香港豪门隐藏张学良爱将之谜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5 09:01 来源: 中国新闻网 发表评论 (0)

    在许多香港人记忆里,香港今天的成就好像是一夜间平地而起。当三联出版社(香港)的新书《香港将军—何世礼》出版后,许多人也突兀地感到怎么香港一下子跳出了一位将军?这本书由郑宏泰与黄绍伦撰写,三联书店(香港)出版的新书,正好填补了港人记忆断层,呈现何世礼代表的独特混血文化,从中国社会边缘地区出发,突显自身的中西混血、华洋交汇的优势。

    一些港人的记忆里,何世礼只是一位商人,是香港显赫家族何东的四公子,却忽略了他作为华洋沟通桥梁的第二代欧亚混血儿身份,以及他从军四十年,追随少帅张学良。他官拜陆军二级上将,曾为陆海空军副总司令,这个军人角色使得一九九六年、高龄九十的何世礼,仍然远赴美国给张学良祝寿,虽然何将军的陆军二级上将的军阶已于一九六二年辞任,张何两位将军,却从没有脱离从属关系,张学良与何世礼渊源之深,不但何东与张学良是知交,而何世礼又是张学良的参谋,参与陕北的“剿匪战事”,并被张学良保送美国堪萨斯州利云和夫参谋大学深造,为日后委任为秦皇岛及葫芦岛的驻地司令,以及为蒋介石集团多次引进美国军力埋下伏线。

    年少的何世礼曾经见证了“九一八事变”,并到前线抗击日本军。一九九八年六月,何世礼重游年轻时北上投军的东北,但回港后一个月就与世长辞,享年九十二岁。

《香港将军—何世礼》一书,令人惊讶香港曾有过一位传奇的将军,这份新的认识,不仅全球华人感到陌生,以至香港新一代,都是第一次阅读这传奇。这本书过人之处,是两位作者郑宏泰及黄绍伦在厚厚四百页的书里,不仅纪录了何世礼将军一九零六年诞生于香港,至一九九八年离世的传奇故事,还研究了书信、剪报及香港社会人脉及文化,为香港弥补记忆的断层,同时,两位学者继承前书《香港大老—何东》的活泼笔触,突破呆板直述传记编年史写法,渗透着香港人一贯活泼的语调及本土情怀,成为书写香港的重要书籍。

    何世礼是何东三房妻子张静蓉所生,何世礼于香港皇仁书院毕业后,没有到香港大学或美国念书,反而在生母的陪同下,北上打算进入保定军校,但军校却停办,令十九岁的少年失望而回,之后转投英国乌烈芝皇家军事学院(Royal Military Academy Woolwich),并于一九二八年带着新婚太太洪奇芬到法国,进入方丁布鲁军事学校修读“战略及战术课程”,接着回到香港,转投东北跟随张学良,由上尉连长做起。

    香港三位不同的人物,最近一起为《香港将军—何世礼》作了不一样的解读,他们分别是香港公开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苏维初教授,他研究香港历史、国民党历史和汪精卫;第二位是退休首席大法官杨铁梁爵士,杨家与何家上一代同是做买办生意,世交百年;第三位是香港传媒人邵卢善,他曾与何将军在《工商日报》共事十四年,何世礼于一九六二年从“陆军二级上将”国民党将军退下,接掌家族生意并出任家族创立的《工商日报》社长,为了这本新书,邵卢善专程从美国回港,回忆当年,他说:“我们在报馆确是叫他何将军,他管理报馆,纪律严谨,奖罚分明,性格也一如军人,是非黑白分明。”

    邵卢善当年备受何将军重用,他一九八一年离开《工商日报》转往香港电台前,已升至报章的副社长及总编辑,因此,当邵卢善辞职转业后,何世礼非常不悦,自此在公开场合遇上也不打招呼,视邵卢善如叛将,“直到何将军夫人去世,我跟随出殡行列直送上山,和他点头,他才应了声‘哦’,之后一星期,他打电话给我,约我饮茶”。很多人都想知道何世礼平时说什么语言?“他在报馆说纯正广东话,在家则广东话及英语并用。”

    中英并用,思想开放,正是欧亚混血儿的香港特色,而且他们被边缘化为一个族群,杨铁梁爵士与何家两家人常一起吃饭,“何世礼的太太洪奇芬。也是混血儿,英文很好,但天天穿旗袍,人也好漂亮。那个年代,混血儿被视为‘杂种’,他们有自己的交际网络,混血儿和混血儿交往。”何世礼的母亲张静蓉也是欧亚混血儿,当年下嫁何东时,便因知书识礼及思想开放而闻名欧亚混血族群社交圈。

    不过,何世礼获得张学良重用,还因为他为人廉洁,杨铁梁说:“跟随何世礼的军人都十分忠心,而国军能派他守秦皇岛,对抗共军,也因为秦皇岛是运输及粮食等军备的重要基地,当年许多军人会扣粮,报告上头说一万兵实只有五千,却取一万兵粮,一些将官更克扣工资,吃空缺,但何将军的军队却很温饱。”

    这位名将于二次大战后为国民党担任军事外交职,“他英文好,太太也懂和洋人交际,餐桌及外交礼仪都很好,他在欧美军校建立的人事网络,都派上用场。”

    一九五零年,何世礼按蒋介石指示邀美国驻日的盟军最高司令麦克阿瑟( Douglas MacArthur)将军秘密访台,促成台湾与日本签订“中日和约”,一九五四年以联合国的轮替制度出任“军事参谋委员会”的主席,巩固台湾的军事关系,并在“金门炮战”中成功取得美国的“八英寸榴炮”,提升台湾军力。

    香港将军的书,不再是“从一条小小的渔村”,一跳就去到一个国际金融中心的简化版历史,苏维初教授像发现新大陆般笑谈《香港将军—何世礼》,认为这书是对香港混血儿文化的启示,并寻回香港被遗忘的历史,“一直以来,人们总把香港简单概括为‘中西融合,东西文化交流’,就这样而已,究竟香港是怎样走过来的,就没有具体的说下去。”

    这书确实记录了代表着香港欧亚混血儿的何东(Ho Tung)家族的混血文化。何世礼的父亲何东,在十九世纪末被欧洲父亲遗弃,与华人母亲相依为命,何东因此认定自己是中国人,祖籍宝安,而非跟随父亲的欧洲籍血统,那一代在香港出生的欧亚混血儿,不少都有着远走的洋人父亲、独力抚养孩子的华人母亲,混血儿大多从事买办及华洋商贸的职务,虽然何东信仰中国人的道德祖训及宗族观念等,但背后仍被讥为“杂种”和“咸虾灿”。

    直到何东的子女何世礼(Robert Ho Tung)等的第二代混血儿的出现,他们的人际关系的优势才明显表现出来。“这其实也是对港人的一种启示,如何发挥中西混合的优势。”当下,何世礼混血儿将军的历史性发掘,对于香港的民族包容和认同经验,也有很多值得思考的之处,乃至对整个中华民族,也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摘编自香港《亚洲周刊》2009年第14期 作者:朱一心)

(编辑: 蒲公英)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新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