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字号

墨西哥人东莞被隔离内幕 疫情背后的外交斡旋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5 19:45 来源: 中国新闻网 发表评论 (0)

  中国:希望墨方充分理解中方今次所采取的必要措施,客观冷静处理,中方亦高度重视与墨方的友好合作关系

  文/王婧 刘刚(发自广州、东莞)

  当地时间5月6日晨,一架包机降落在墨西哥城国际机场的总统停机坪。Oscar与其他137位来自中国的墨西哥人一样,戴着口罩走出了机舱。

  Oscar本是前往中国参加“广交会”的鞋商。但在他乘坐的墨西哥航空公司AM098航班上,一名墨西哥乘客被确诊感染了甲型H1N1流感病毒。这种病毒可以通过飞沫和空气传播,于是成为“亲密接触者”的Oscar与他的两名同伴一起,在中国广东省东莞市被隔离了4天。

  走下飞机的墨西哥人受到了总统夫人萨瓦拉的欢迎。尽管墨城被认为是此次疫情的发源地,并有53人死于甲型H1N1病毒,但迎接者显得很轻松,有的甚至没戴口罩。

  此前的5月2日,墨西哥外长埃斯皮诺萨(PatriciaEspinosa)曾表示,“由于有墨西哥国民在中国受到歧视性对待,建议国民不要前往中国,直到这些措施得到改变。”

  隔离

  墨西哥外长发表言论的当晚,Oscar和他的两个同伴被东莞卫生部门从入住的五星级酒店,请到了一所依山傍水的豪华别墅中。

  此前一天,他们在网上预订好入住的酒店,然后从福建飞到了广州。一辆商务车把他们从白云机场直接拉到了酒店——那里已经隔离出一层客房,并安排了当地医院防保科两名医生待命。

  Oscar一行得到了这样的解释——3个小时前,香港政府宣布确诊首例甲型H1N1流感病人。而Oscar等人因与该患病男子乘坐了同一趟航班,属于“密切基础者”。

  此前,中国卫生部已将甲型H1N1流感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与6年前的SARS规格相同。而根据卫生部《人感染猪流感预防控制技术指南(试行)》规定,“密切接触者”将进行为期7天的医学观察。

  而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曾荫权表示,其实不想看到这个情况,但面对一种了解不多的病毒,为了防止扩散,港府迫不得已要在出现首宗个案时,采取严格的措施,这不但是要保护旅客及香港市民的健康,也是对国际社会应尽的责任。

  “3名墨西哥客商比较友善,对我们做的医学观察也表示理解。”5月7日,东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张巧利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根据SARS期间的经验,被告知为何需要隔离时,多数人都会理解。

  SARS期间,隔离成为切断疫情继续蔓延的重要手段。仅在北京一地,来自该市防控非典督查办公室的统计,截至当年6月21日——那时“非典”已经接近尾声,18个区县累计隔离医学观察人数为30173人。

  但这次隔离的对象是外国人。5月2日,东莞市委常委、副市长江凌指示:外事部门要全力配合做好有关工作。

  Oscar等人在2日被连夜转移到一个位于半山腰的别墅。东莞市外事局国际交流科刘科长回忆,20分钟车程里,“因为天黑,看不清周围环境”,3名墨西哥人最初有些焦虑,曾致电墨西哥驻广州领事馆。在中方的解释下,问题暂时得到了解决。

  “风险评估”

  事实上,4月30日晚上11点左右,东莞市疾控中心就开始协助上海市疾控中心,查找Oscar三人的去向。

  此时的全球对甲型H1N1病毒异常紧张。4月28日,世界卫生组织将警戒级别提到4级;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就防范工作的指示也已发出。而在墨西哥直飞上海的AM098航班4月30日抵达上海前,针对这个航班的风险评估工作,早已在上海多个部门和国家多个部委之间展开。

  上海市卫生局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曾经有专家建议对所有来自疫区的旅客立即进行至少7天的隔离,但最终被否决。因为如果不是有人出现问题,强行隔离难以被接受,“目前还没一个国家敢这么做”。

  但是,当香港发现一例确诊病例之后,Oscar这样的亲密接触者最终被中国卫生部门锁定——这也是为什么,酒店能在第一时间派车接回Oscar的原因。

  接到Oscar一行电话的第二天,墨西哥驻广州总领事——盛佩德·厄内斯托(ErnestoCespedes),亲自看望了被隔离的墨西哥公民。在书面答复中,这位总领事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市卫生部门的高层人士到场,同时出现的也有广州疾病控制中心的相关人员。以上提到的人员解释了实行隔离的原因……总领事和受隔离的墨西哥公民进行了单独谈话,并且外事办公室不得公布其谈话内容。在省级政府的帮助下,沟通问题得到了解决。我们可以说,这些墨西哥人所迁移到的居所的条件是比较好的。”

  “那是一栋2层半的别墅,400多平米,每个人1个房间,楼下还有独立的花园可以散步。别墅间距非常大,正是独立医学观察的最佳场所。”张巧利介绍。房间里有电视机,包括专门的英语频道。

  东莞外事局刘科长则称:酒店还为隔离者每天送去英文报纸,并配备了可以无线上网的笔记本,以及充好话费的手机。“这样便于他们及时了解外界的信息,与家人联系,更容易理解我们的工作”。

   外面的世界

  Oscar们在别墅里开始了隔离生活。中国各地对外籍密切接触者的隔离场所不尽相同——到义乌进货的两名墨西哥妇女住进了一家卫生院;杭州一对墨西哥夫妇被隔离在当地一家省级医院;北京专门为一个墨西哥的5口之家调换了套房。截至5月5日,包括Oscar和2名同伴在内,在国内被隔离的墨西哥人有60名,主要是AM098航班的机组和乘客。此外,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20多名学生在乘飞机抵达长春后不久被隔离;美国人尼尔·怀特黑德夫妇和两个孩子,也在上海的家中被隔离。

  但良好的条件并不能平息墨西哥方面的抱怨。墨西哥驻广州总领事目睹了Oscar的隔离生活后对《中国新闻周刊》书面表示:“中国所采取的措施是对墨西哥人的歧视,虽然墨西哥并不是唯一有甲型H1N1病毒的国家……但被隔离的墨西哥人达到40多名。另一方面,仅仅因为是墨西哥国籍,就要接受医疗检查。”

  Oscar一行被隔离在别墅期间,每天下午6点左右,3人都会坐到电脑前,通过网络和远在万里的家人聊天。看到网上墨西哥国内质疑中国隔离做法的声音,专职医生曾经问过Oscar,有没有觉得自己被关起来,“他们说‘没有’。”这位医生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也并非所有来到中国的墨西哥人都要接受医学观察。就在总领事慰问Oscar的同一天——5月3日,一名与Oscar一样前来参加广交会的墨西哥籍男子,在广州白云机场初步检查确认身体健康后,顺利过关。

  这名墨西哥男子是在洛杉矶转机前往广州的。因为在5月2日,中国政府决定暂停接受墨西哥的航班入境——这是中墨之间唯一的航班。中国内地航空公司没有飞往墨西哥的航班,只有墨西哥航空公司每周一、周五各有一个航班从墨西哥城经过蒂华纳飞往上海。同时,中国政府还决定包机飞往墨西哥接回本国公民。

  此前,已经有阿根廷、秘鲁、厄瓜多尔及古巴等拉美国家取消了墨西哥的航班。法国也想取消,但最终被欧盟阻止。最后,法国开辟了戴高乐机场的专用停机坪给墨西哥航班使用。但中国对墨西哥的意义,远比这些国家深远。

  墨西哥驻广州总领事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墨西哥和中国之间的战略关系是最首要的,经济、政治、教育活动等各方面的合作给两国人民都带来了收益。然而,在全中国采取的这种过分的医疗措施,暂时性地损害了这种战略合作关系。”

  但这种观点遭到中方学者的反驳——中国外交学院国际法系教授刘文宗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当疫情有很大可能进一步扩大的情况下,中国依法做出的行为,应该受到国际上的尊重。”

  《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对法定传染病病人和病原携带者,予以隔离治疗;对疑似传染病病人,在明确诊断前,在指定场所进行医学观察。《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第九条有关于在国内或者国外检疫传染病大流行的时候,下令封锁陆地边境、国界江河有关区域的规定。

  “这也是一个国家主权管辖范围以内的事情。”刘文宗进一步表示。

  互派包机

  在隔离问题上,中墨双方并没有达成一致见解。

  5月3日,面对中国接回本国公民的要求,墨西哥以航道不适为理由,拒绝中国飞机包机进入墨西哥。同时称要派包机到中国,接走在中国被隔离的墨西哥国民。

  中国官员否认墨西哥人被不公平地锁定为隔离目标。北京市卫生局宣传处处长张建枢说,根本不存在歧视谁的问题,我们对所有人一视同仁。他还说也有许多中国人被隔离。中国卫生部发言人毛群安表示同情这些墨西哥人,“我完全了解他们的感受”,但隔离不是歧视。

  5月4日,中国外交部声明,“有关措施并非针对墨西哥公民,没有歧视性。”并“希望墨方从共同应对疫情的大局出发,充分理解中方今次所采的必要措施,客观冷静处理,中方亦高度重视与墨方的友好合作关系。”

  同样在这一天,世卫组织驻华代表韩卓升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在北京采取的隔离墨西哥游客的措施是恰当的,并没有违反相关规定。

  很快峰回路转。

  5月4日傍晚,第二批抗击甲型H1N1流感人道主义医疗物资,从曾经遭遇SARS的中国空运过来,抵达墨西哥城总统专用机场。此前5月1日,对如此大规模疫情感同身受的中国,就向墨西哥政府提供了100万美元现汇和价值400万美元的包括口罩、手套、隔离服、消毒用品和红外测温计在内的应急物资。这是第一个派遣包机向墨西哥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物资的国家。

  “前线在墨西哥,我们从战壕里不仅守卫着墨西哥,也守卫着全人类……各国与我们协作得越多,我们就能越出色地打好这场仗。”墨西哥总统费利佩·卡尔德龙在5月4日的电视讲话中表示。

  此后,中墨双方达成了协议互派包机,接回滞留在对方国家的本国公民。

  5月5日上午11点,东莞市卫生和外事部门一行人戴着口罩来到别墅时,Oscar和两个同伴刚吃完午饭,桌上还有吃剩的薯条。张巧利告诉Oscar,墨西哥政府派包机接在中国医学观察的墨西哥人回国,3个人是否同意搭乘墨西哥包机离开。如果不愿意,仍可继续留东莞做完7天医学观察。

  “他们很高兴,问什么时候可以出发,我们告诉他们要等省那边统一时间才能定。他们说没问题。”东莞外事局翻译刘威恒回忆。

  回家

  送Oscar一行去广州白云机场的商务车共有6个座位,翻译刘威恒和3名墨西哥客商坐后座,一路闲聊到机场。“3名墨西哥客商说,他们这次最遗憾的是,没有见到广交会的供应商。”刘威恒说。对于这些商人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经济损失。

  世界银行2008年曾预测,若出现流感大流行,全球可能要付出3万亿美元成本,随之而来的是所有国家国内生产总值(GDP)之和近5%的萎缩。而墨西哥财政部5日表示,受甲型H1N1流感影响,2009年墨政府财税收入可能减少20多亿美元。

  “6年前,SARS蔓延以后,当时全球的恐怖加上对中国的歧视,不少国家借此机会来禁止中国产品的进入和市场准入,也不来中国做生意。所以2003年的广交会,我们办得冷冷清清。那种状况,今天想起来记忆犹新。”商务部研究员何茂春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疫情对中国的贸易、经济,好多动植物的生产和出口,带来了很大影响。当年上半年的贸易损失,远远超出预料。”

  在SARS时期,最多时有127个国家对中国往访团组和人员不同程度地采取停发签证、不准入境、关闭口岸、入境隔离、跟踪观察等限制措施。

  “SARS期间,其他国家实际上也就是处于我们现在的位置。我们现在看待墨西哥人的愤怒,想想当时别人对待我们的心情,就可以理解了。”清华大学从事墨西哥研究的专家吴洪英说。

  上飞机前,Oscar和张巧利又一次通了电话。张巧利称,电话中,Oscar感谢对他们的照顾和关心,同时承诺,“10月份的广交会,我们会再来。”

  在张巧利的表述中,这已经不是墨西哥人第一次道谢了。

(编辑: newsroom)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新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