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中国新闻> >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云南广南官方称致7死校车事故因驾驶员操作不当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07:46来源: 云南网 网友评论 (0)

    文山州、广南县要全力以赴救治伤员,安抚好遇难者家属,妥善做好善后工作。省交警总队、省安监局等部门指导文山州尽快查明事故原因,并进行责任倒查,严肃追究相关人员责任。针对交通事故频发情况,各地各相关部门要引以为戒,举一反三,加强领导,落实责任,加大力度,堵塞漏洞,按照省政府要求部署,深入开展道路安全和安全生产隐患大排查,坚决杜绝重特大事故发生,切实维护2012年元旦和春节期间全省社会和谐稳定,安定祥和。

    ——秦光荣、李纪恒、罗正富、曹建方等领导先后对广南事故批示

    广南发生一起非道路交通事故

    2011年12月24日9时许,广南县曙光乡发生一起非道路交通事故。事故车辆为云HB3410微型面包车,该车从曙光乡鸡街村委会开往八家地方向,核载7人,实载14人(含驾驶员)。9时许行至八家地大岩子(地名)时,车辆翻入60米山谷中。截至目前,事故共造成7人死亡(含驾驶员),7人受伤(1人急重症,1人重症,5人病情稳定)。

    接报后,州委、州政府高度重视,主要领导和相关领导都作出了指示,及时召开专题会议研究事故处置工作;二是妥善处理好事故善后工作;三是做好死者家属思想稳定工作;四是迅速查明事故原因;五是密切关注舆情,妥善应对媒体;六是迅速组织开展道路交通、安全生产隐患排查,杜绝重大事故发生;七是成立事故调查领导小组,由州委常委、州委政法委书记、广南县委书记任安任组长,州政府副州长、州公安局局长李俊彪为副组长,相关部门负责人为成员,负责指导处置好相关工作。

    按照州委、州政府的要求,广南县及时成立了“12·24”非道路交通事故调查处理领导小组,下设医疗救治组、事故调查组、善后处理组、社会稳控组、死伤家属思想稳控组、后勤保障组、信息材料组、家属接待组8个工作组开展有关工作。

    目前,死伤者家属情绪稳定,善后处置工作有序进行,事故调查仍在进行当中。

    文山州人民政府办公室

    2011年12月25日

    学校的黑板报上写着安全提示。

    龚明林的家属在医院等待奇迹。

    广南车祸第二天,住在文山州医院里的最危重伤员还没苏醒,相关部门已经开始和遇难孩子的家属谈赔偿了。在家属的口中,记者听到了和丘北车祸家属一样的数字——9万。赔偿没有谈妥,县政府召开通报会,确认车祸是因司机操作不当导致。

    连续发生的车祸,让这个拥有433辆公务车的贫困县的领导们很无奈。

    最危重的孩子还没苏醒

    天亮了,文山州人民医院ICU病房外,三个女人还在坚守。晚饭没吃,早点也没吃,她们在等待,等医生出来告诉她们,龚明林到底怎么样了。

    三个女人都是龚明林的至亲——妈妈、大姐、大嫂。妈妈平时在家务农,大姐和大嫂都在广东打工。出事后,两人连夜坐车,昨日凌晨才赶到医院,然后就一直在ICU病房外的椅子上坐着。“我们不知道怎么样了,问医生,医生说要下午4点才能说病情。”大姐说,龚明林是她最小的弟弟,出事后母亲一直都没怎么说话,只是坐在那里不吃不喝。她从下车后也没吃东西,弟弟的遭遇让她没心情吃饭。龚明林母亲的目光则一直关注着病房,虽然她什么都看不到。

    16时32分,记者打通了龚明林父亲的电话,他告诉记者,医生和他说,孩子的病情还是很危重,虽然没下病危通知书,但一直都没苏醒,他和家人都还在病房外等着,等着奇迹的发生。

    新车新手 操作不当

    昨日14时,广南县委宣传部、县政府办、交通、交警等部门在县政府会议室召开媒体通报会,此次事故被定性为“广南12·24非道路交通事故”。通报会上,广南县政府办的叶主任表示,事故发生后,相关部门组成了事故调查、社会稳控、善后处理等多个工作组。经初步调查,事故车辆司机文明刚已当场死亡,他今年10月才取得驾照。事故车辆落户时间为今年11月17日,车辆用途为“自用”,办理了相关保险,但没办理营运手续。经交警部门现场勘察,该车在行驶至八家地大岩子(事发地)时,由于上坡操作不当,致使车辆翻入77.95米的深沟。

    由于出事路段没达到公路相关等级,属村民自建路,因此事故被定性为“非道路交通事故”。在这样的路面上,即使是取得了营运资质的合法车辆,也不能进行载客营运。

    大检查没查到非法营运

    记者在交通警察网上搜索到一篇标题为“广南县交警大队重拳出击开展微型面包车超载运送学生整治行动”的消息,署名为“广南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王俊杰”,发布时间为2011年11月22日,距离广南车祸仅32天。

    消息显示,针对11月16日上午甘肃省庆阳交通事故,广南县大队领导高度重视,迅速掀起整治微型面包车运送学生安全整治高潮,并在11月19日查获一辆挤满了学生的微型面包车。该大队民警深入辖区所有中、小学校及幼儿园,从源头上强化微型面包车管理,以确保师生的平安出行。

    如此高度重视和全面检查,民警查到些什么?对于记者的这个问题,广南县交警大队殷大队长说,根据公安部“三超、一疲劳”专项整治行动,广南交警进行了广泛检查,也查到了三超的情况。曙光中学门口交警也去查过,但没查到超载的情况。民警看到有些车里有孩子,把车拦下后,司机说是自己的亲戚或家人,孩子也这样说,民警没办法进行处理。

    殷大队长表示,丘北马车事故后,广南县加大了对面包车搭载学生的监察力度,逢周五及周日等重点时段,都会派出交警到学校门口监察。平时还会到学校对学生宣传安全知识,告诉学生不要搭乘非法载人面包车。

    对于出事车辆是否属于非法营运,殷大队长说,交警已查明该车属自用车辆,没取得营运手续,但是否属于非法营运还不能界定。广南县交通局领导表示,还没拿到司机是否收费的证据。

    解决出行问题 等待加强宣传

    “丘北事故发生后,文山州于23日召开了全州校园安全紧急会议。会上,黄州长对全州的校园安全做了部署。”叶主任说,广南是大县,共有14万多名中小学生,其中中学生5万多人。在广南县,中小学生上学的主要方式是徒步、家长护送和搭便车。作为一个贫困县,广南有2000多公里的道路不是政府部门修建,而是当地百姓修的乡间小道。这些道路都没达到国家相应等级,所以也没通公交车。基础设施落后是此次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

    为了方便,有些学生会搭乘非法载人的面包车,交警对这些车辆的监管存在难度。政府部门为了学生的安全出行做了很多工作,其中第一就是能希望上级部门批钱修路,改善当地百姓的出行条件;第二,就是到学校宣传安全法规。

    贫困县的433辆公务车

    通报会上,叶主任3次提到广南是贫困县,财政非常困难,无力购买校车。那么,这个贫困县有多少公务车呢?当记者提出这个问题时,叶主任面露难色,把问题抛给了坐在台下的一名政府工作人员。当那名工作人员站起来说了一个数字时,坐在台上的宣传部外宣办主任突然对着喇叭说“打断一下”,巨大的喇叭声下,记者还是听到了他说的“473”这个数字。为了准确,记者要求他再说一遍,但他身边的工作人员打手势不让他说。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下,他又说出345辆这个数字。记者提示他刚刚说是473,他又改口说是433辆,并说这个是有档案可查的。

    不管如何,一个贫困县可以购买433辆公务用车,却无法为14万中小学生购置一辆校车。记者本想就这个问题再次提问,主持人宣布通报会结束。

    面包车是客运主力

    曙光中学,曙光乡唯一的中学,初中学生1300人。

    昨日是星期天,也是学生返校时间,孩子们大多乘面包车而来,学校门口也停着许多面包车。学生小张说,他家离学校20多公里,要是走路的话需要5、6个小时,面包车坐一趟14元左右。由于家庭非常贫困,他无力法支付这笔钱,只有到下雨、冬天才坐车,其他时间走路。

    曙光中学周启高副校长说,学校鼓励学生走路,但总不能禁止学生乘坐面包车。学校多次发现面包车超载,从今年9月1日起,学校规定星期六早7时才能出校门,回家需乘面包车的,由老师统计人数,发现有超载的,老师就把学生喊下来乘下一辆车。“这些都有严格的登记制度。”周副校长拿出一张表格,上面包含了乘坐学生的名字、车牌号、发车时间、行驶方向等,登记的老师还要签名。在表格中,文明刚在12月23日早上拉学生的记录赫然在列。

    周副校长说,每次上车时,他们都嘱咐司机注意安全,没想到还是出了事。周副校长认为是他们学校倒霉,面包车拉人的事在其他乡镇也很普遍。现在,他最大的愿望是希望相关部门能出资将这条通往马鞍山村的烂路修好。

    事故车辆签了安全协议

    曙光乡党委副书记说,对于面包车超载、学生出行安全的问题,乡里也做了多方面工作。12月13日全乡召开了安全工作会议,参加会议的就有附近的52辆“黑面的”。会上,他们对司机进行了安全教育,并让他们签订了《安全协议》,文明刚也签了。

    目前,全乡所有拉客面包车都没取得营运资格,全是非法营运。政府部门能够提供的车辆太少,无法满足农村农民的出行,相关部门也不可能将这些拉客的面包车取缔。曙光乡派出所周所长表示,面对这种无奈,他们只能管理好这些拉客面包车,让其在遵守交通法规的情况下营运。他希望成立一个农村客运公司,将这些非法营运的面包车纳入《农村客运》车辆管理。

    家属听说10天后强行火化

    车祸中所有人的遗体都被拉到了广南县殡仪馆。殡仪馆门口聚着10多个人,路边停着一辆警车,旁边也站着一群人。

    门口聚着的是12·24事故中遇难学生的家属。见记者到来,一男子过来查问记者身份,看了记者的证件后,他转身离开,拿着相机对着记者拍摄。

    5个孩子的家属都在,自前晚孩子的遗体拉到这里,他们只能轮流到县城吃饭。“我们已拿到1000元钱。”张成德的家属说,前晚,民政局的人来殡仪馆,说给点钱让大家给孩子买衣服(寿衣)。每家都拿了,还签了字。拿到钱后,民政局的人就让尽快火化遗体。“什么都没谈好,我怎么能火化遗体呢?”他说,民政局的人提出再给3000元火化费,要求他们于昨日前火化。但所有家属都没同意,遗体都还摆在殡仪馆。

    “他们要求我们火化,还说10天内不能达成协议,要强行火化。”张成德的家属说。对于这个说法,自称广南县政协提案法制室蔡主任的男子说,家属的说法是错误的,并没要强行火化遗体,只是在和家属协商时给他们讲解法律条文。在法条中有相关规定,如10天内不能达成协议,可强行火化,但这并不代表就会这样做。

    神奇的9万元

    12·21事故,丘北马场村遇难学生家长曾告诉记者,交警最初提出9万元赔偿,最终双方以30万元签了协议。昨日下午,广南车祸遇难者家属也说,相关部门找他们谈了,赔偿可能在9万元左右。

    龚远燕的父亲说,昨日上午,有人通知家属代表到民政局协商,当时广南县交通局、民政局等部门领导都在。协商时对方提出,按广南县的惯例及相关规定给家属算了赔偿金额,说开车司机没什么钱,也赔不了多少,最后也就是9万多块钱。

    唐仕才的家属说,协商时,交通局领导说先给3000元火化费,再给17419元安埋费,让他们尽快把遗体火化,让小孩入土。至于赔偿要以后再谈,不管是协商也好,打官司也好,都要等到以后再说。

    对于9万这个数字,家属们拒绝接受,没有一家在协商中签字。他们要的不仅是钱,更要一个说法。

(编辑: 李子)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中国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