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中国新闻> 军情观察>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男子疑因讨薪蹊跷浮尸浅水滩 家属频接威胁电话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15:45来源: 大江网  网友评论 (0)

  是否误入洲地家属称“死得蹊跷”

  虽然曾想过郭建设可能因迷路而误入大汊湖洲地,但对于弟弟的死因,郭国健仍觉蹊跷。

  郭国建说,郭建设一、二代身份证都不见了,手机也机卡分离。

  根据郭建设与家人的电话联系,郭建设坚持认为:“11月29日至30日凌晨4时,他应该已经出事了。”

  郭国建和家人尤其认为不合常情的是穿衣,怎么可能穿四件外衣两条牛仔裤而没有内衣内裤?“死得十分蹊跷。”

  更重要的是,他了解弟弟郭建设的性格,“没拿到钱,他绝对不会离开”。

  12月8日上午10时,郭建设的尸体在永修县殡仪馆停尸间解剖,法医只叫两个家人在场,郭国建就在场。

  郭国建发现,郭建设身体上有反常的印记。

  “双嘴唇紫黑色肿大,头顶后脑勺部有黑紫色肿块,膝关节处有伤,伤部皮下淤血呈紫黑色,身上多处呈紫黑色大斑块,咽喉部有点状深紫色,身体多部位沾满泥沙,口耳鼻眼都塞满泥沙,肠、胃、肺部有黑泥样沙物,泥沙满面,尸身上沾满泥沙和断草碎屑。破开头皮,看见头骨顶部有黑紫色点状血块。”

  接到神秘电话警方尚未立案

  据家属介绍,郭建设,男,26岁,小学文化,河南省郸城县白马镇郭路口村人。他在家排行老三,家境贫寒。

  郭建设的妻子禹君娥与他两地分离,也在外地打工,以养活郭母和两个幼子。

  12月12日上午,家人带着郭母,拄着拐杖跋山涉水来到了永修县。

  70多岁的郭母体弱多病,长期卧床。“听说儿子死了,几次哭死过去。醒来后,坚决从病床上爬起来,见儿子一面。”

  在开挖掘机之前,郭建设是一家制衣厂的工人。出事前,他手头依然不宽裕,很少给郭国建打电话,一般是郭国建打过去。

  实际上,郭建设生前已停止了一段时间的挖机作业。

  据吴城镇党委书记卢赣华说:“11月,堰塞湖项目已停止。”

  对于这个项目,他介绍说,这只是私人的一个项目,镇政府不太清楚。

  直到目前,郭建设的死因仍扑朔迷离。

  更为神秘的是,12月14日18时41分,郭国建等家属在寻人启事上公布的三个号码陆续接到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你们要到永修县找律师告。”

  这位陌生女人将郭建设的死推向“曾老板”。家属经过查询,发现电话是从赣州打来的。

  同一时期,郭国建和家人也接到一些身份不明者的恐吓电话。

  尽管迷雾重重,不过目前警方还没有对此事正式立案侦查。

  永修县警方对新法制报记者说,目前郭建设之死是事件(自杀)还是案件(被杀)尚未定性,需要等法医的尸检报告才能最终确定。(新法制报 文/图记者余俊)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1 2 3 下一页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中国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