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大洋新闻>>中国频道

字号

记者探访排查牢头狱霸:看守所负责人思想转变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1 12:05 来源: 法制日报 发表评论 (0)

本报记者 杜萌 本报实习生 商皛

  探访全面排查“牢头狱霸”如何进行

  站在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检察院办公大楼六楼的露天过道上,俯视正前方几百米处,外形特殊的一片建筑群映入眼帘。

  “那一片是宣武看守所监区。”王际新说。

  王际新在宣武区检察院工作了26个年头,两周前刚刚出任该院驻宣武看守所检察室主任。

  就在他上任前3天,最高人民检察院与公安部联合发起为期5个月的“全国看守所监管执法专项检查活动”,这意味着,包括宣武看守所在内的全国2689个看守所,要对所有在押人员“过一遍筛子”。

  记者问起王际新眼前的工作,他脱口而出:“哎哟,忙得不可开交。”

  对看守所在押人员逐一进行检体,再加上预防甲型H1N1流感体温测量,驻所检察室最近“真的很忙”

  “忙”,这是每个接受记者采访的人免不了要说的一个字。

  宣武区检察院监所监管处处长陈平说,让他着急的事“一件压着一件”。

  首先,最高检和公安部对各地全面排查“牢头狱霸”提出的要求是“逐一检查在押人员体表情况”,光这一项就够忙的了。检察人员每检查一名在押人员身体损伤状况,都要对照在押人员入所健康体检表,确定损伤形成的时间、地点、原因、过程以及伤势程度,确定造成损伤的人员情况以及处理情况。

  随着甲型H1N1流感暴发态势在世界上引起各国关注和警惕,考虑到看守所属于人群集中场所,大意不得,陈平又要忙着和看守所领导商量,对新收监人员进行体温测量。

  此外,看守所监控设施是否正常运行,有无民警使用在押人员管理在押人员、体罚、虐待、殴打或者纵容他人殴打在押人员等问题,都要一一接受检查。

  另一项重要内容是,检查看守所是否受利益驱动违规收费和违规组织劳动……

  “躲猫猫”事件促进了检察机关规范监所监管工作。多年以前,既没有入所体检制度,看守所医疗设备也相当简陋

  据了解,近期连续发生的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事件,尤其是“躲猫猫”事件,是此次在全国开展看守所监管执法专项检查的促因。

  “事实上,‘躲猫猫’事件更加有力地促进了检察机关对监所监管工作的规范。”宣武区检察院纪检监察处处长郭勇对记者说。

  郭勇是陈平的前任、原监所监管处处长。他说,有一件事让他刻骨铭心,那是2004年他就任监所监管处长的最初4个月,宣武看守所接连有3名在押人员死亡。

  “当时的感觉就是懵啦!”尽管3名在押人员经医疗检查确定属于正常死亡,但相关管理制度暴露出的问题还是让郭勇反思不已。

  郭勇说,当年没有实施入所体检制度,在押人员身患重症入所没人知道;看守所关押着数百人,却只有1名医生,没有医疗设备,在押人员病危时,只管打120叫急救车,而不进行现场抢救治疗。

  看守所连续死了3个人,驻所检察室相应发出了3份检察建议,同时找检察长约请区公安局主管副局长,大家坐在一起,就狱医不足、医疗设备较简陋等问题进行会商。监所检察官提出,要加强入所体检制度,增加医疗人员,增添医疗设备。此后,情况开始有所改变。

  事实上,那一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刚刚调整内部侦查分工,将有关执行刑罚和监管活动中发生的职务犯罪案件的侦查权调整由监所检察部门行使。也是在那一年,宣武看守所驻所检察官开始探索一系列颇有创意的改革措施。

  首先,针对在押人员面对检察官对监舍监管情况的询问存在顾虑的问题,设计了回函制度:每逢有人出监,检察官就将贴好邮票的信封和表格发给出监人员,供他们填写对监所的意见后回寄,以便从中发现问题。

  另一项受到在押人员欢迎的举措是———延长羁押期限告知制度。

  公诉检察官韩旸至今还记得,四年半前的一天,她和另一名检察官向一名犯罪嫌疑人宣读《延长羁押期限告知书》时的场景。

  “犯罪嫌疑人从批准逮捕到审查起诉,可能会经历许多诉讼阶段。一般来说,他们很难清楚自己要经历的诉讼程序和羁押期限。”韩旸说,宣武区检察院考虑到如此情形对犯罪嫌疑人来说不公平,所以制定出《延长羁押期限案件告知规则》,并在全国率先推行。

  “在押人员非常欢迎检察官告知他们权利,每个人都想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羁押期限。”在驻所检察室工作了10年的张福洪说,当驻所检察官走进监舍回答在押人员询问时,全监舍的人都会围上来问这问那,有时一上午也走不了几个监舍。

  这一举措被视为对犯罪嫌疑人诉讼权益的保护,体现出“程序优先”的正当性,受到最高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厅有关负责人的充分肯定。

  作为这个部门工作经历最丰富的资深检察官,张福洪记得,最初实行告知权利工作时阻力很大,一方面,这是以往工作中不熟悉的新内容,另一方面,看守所也不习惯驻所检察官这样做。

  驻所检察室实际上是在帮助看守所发现问题,因为角度不同,检察官往往能从一些司空见惯的现象中发现问题

  看守所负责人思想意识上发生根本转变,是在新制度出现以后。

  记者了解到,当北京市公安局监管处将检察建议纳入看守所工作考核内容,设立百分制并采取末位淘汰制后,检察建议在看守所工作考核中确立了地位,发挥出了应有的效力。

  张捷是2007年12月28日来到宣武看守所就任所长职务的。谈到驻所检察室的工作,张捷坦率承认,“刚来时不太了解,甚至有些抵触”,心想“我干我的,让你查不出什么问题就行了”,但现在他的观念转变了,“看守所与驻所检察室是荣辱与共的关系”。

  张捷告诉记者,自今年年初伊始,宣武看守所彻底取消了让在押人员“手抱头、蹲墙根”的传统沿袭做法,因为这样做可能含有“污辱人格”的意味。

  张捷如今这样看待检察监督:“驻所检察室实际上是在帮助我们发现问题,因为角度不同,检察官能从我们司空见惯的现象中发现问题。我们正在努力争评一级看守所,如果评上了,绝对有检察官的功劳,说真心话,我们是希望检察官严格监督的。”

(编辑: newsroom)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新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