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大洋新闻>>中国频道

字号

记者受邀写批评报道遭跨省追捕 被控受贿4万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3 10:42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发表评论 (0)

昨天,傅桦在朝阳法院门口等候开庭。本报记者刘杰摄


  2005年5月,接到校友、时任长春龙家堡机场副总指挥张广涛的报料后,《第一财经日报》北京分社记者傅桦前往龙家堡机场采访,并撰写了一篇反映该机场建设质量的批评报道。

  昨天,涉嫌在上述报道中收受贿赂,傅桦在朝阳法院受审。

  记者被控受贿4万

  昨天9点,朝阳法院刑事审判庭外,43岁的傅桦和妻子唐瑞(化名)、律师一起站在门口,等待安检。

  傅桦,上海《第一财经日报》北京分社前产经部主任,现在是一名被取保候审的被告人。

  他提着一个黑色的大包,神情坦然中带着一丝小心,“里面都是关于这个案子的东西,有很多原始证据”。

  几分钟后,他们进入法庭,傅桦妻子唐瑞被书记员叫住,“作证人员不能参加旁听。”把手中的一瓶水递给傅桦后,唐瑞安慰对方说:“没事,你要把所有的真相都向法官坦白。”

  庭审在一个只有四个旁听席的法庭里进行。两个座位预留给法警,一个座位上是律师的助理,还有一个是记者所在的旁听席。

  由于旁听席有限,其他几名赶来旁听的记者被挡在门外。

  坐在被告席上,傅桦把装有原始证据的袋子放在旁边的椅子上,开始接受审问。

  一名女检察官宣读起诉书说,2005年,收受长春龙家堡机场副总指挥张广涛指使李申(均另案处理)给付的4万元好处费后,傅桦采写了关于长春龙家堡机场(后更名为龙嘉国际机场)的负面报道。

  受邀撰写批评报道

  这篇肇事的稿件起于4年前的一个新闻报料。

  2005年5月,校友、长春龙家堡机场副总指挥张广涛告诉傅桦,龙家堡机场存在一些问题,是有关质量安全的,不知是否能报道。

  傅桦当即表示,只要情况属实就能报道。

  数天后,张广涛的部下李申找到傅桦,给了他一些涉及长春龙家堡机场质量安全问题的材料。把这一选题上报后,报社批准傅桦前往报道。

  “我再次找到了报料人李申,想要一些龙家堡机场采访对象的联系方式。他说,涉及机场内部的事,他们不好出面接待,只能提供一些采访对象的联系名单。”

  谈话结束时,李申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卷百元钞票,塞给了傅桦。几次推却后,傅桦最终收下了这卷现金,“回家一数,正好5000元”。

  公关网上被撤稿

  一个月后,两篇稿子见报——《质量问题安全隐患凸现龙家堡机场延误交付背后》和《质量安全不能打折扣》。

  前者是调查性批评报道,披露了“龙家堡机场建设过程中因质量问题返工、建设费用超标、附近大烟囱影响飞行”等问题;后者类似记者手记。

  网站纷纷转载这两篇报道,傅桦一开始很满意,“这说明稿子写得不错,有一定影响力”。

  稍后,《第一财经日报》接到了吉林省委宣传部的公函。公函称:“如果这样的负面报道在媒体和社会上广泛传播,将会严重影响吉林省的形象”。公函还希望,《第一财经日报》不再对此做后续负面报道,同时协助删除有关的网上报道。

  网站撤稿后,李申再次找到了傅桦,要求傅桦帮忙找一些网站恢复转载。

  “我本人也不满意删除网络转载的做法。”傅桦答应帮忙找10家网络媒体进行公关,同时按照一家1000元的标准收了李申给的1万元公关费。

  稍后,一些网站恢复转载了上述文章。

  吉林警方来京抓捕

  2007年6月15日,傅桦打车到报社楼下时,两名男子亮明身份说,他们是吉林警方的人,想请傅桦走一趟了解情况。

  2年后的此刻,中间人李申已因“涉黑”被吉林警方拘捕。此前不久,傅桦也从张广涛处获得提醒,“他们可能也会找你,你自己小心。”

  尽管有心理准备,傅桦还是措手不及。没来得及上楼报告一下自己的去向,傅桦就被带到首都机场,然后乘最快的航班去了吉林省公安厅。“看到公安厅的大楼,我才放下心来,知道自己是安全的,没被黑社会什么的绑架。”

  傅桦回忆称,“我一到省公安厅,他们就问我和张广涛、李申是什么关系。本着保护线人的原则,我最开始没说自己在采访前认识他们。”

  傅桦称,几个小时后,见他仍然坚持自己的说法,警方开始殴打他,虽然没有很明显的伤痕,但是站起来都很困难。

  “他们(吉林警方)打完后告诉我,龙家堡机场副总指挥张广涛、总指挥张军之间有个人恩怨。目前,张广涛和李申都被羁押了,一个说给了我8万,一个说给了我4万,如果我再不交代,就按照8万处理。”

  第二天凌晨,“熬不住”的傅桦终于妥协,承认“知道两者之间的恩怨后,收了4万元好处费,按照张广涛的意思写了负面报道,目的是告发张军”。

  完全改变的生活

  28天之后,报社派人带傅桦回京,同时傅桦家属凑齐了4万元“赃款”,上交给吉林警方。“回京前,龙家堡机场方面一定要见我,就一起吃饭。当时见到了张军,言谈中我感觉不对劲。”

  回到北京的傅桦,发现自己再也回不到过去。

  先是来自工作的变动。《第一财经日报》研究后决定,将产经部主任傅桦除名。“我大学毕业后在法院工作多年,先后在研究室、刑事审判庭都工作过。后来,为新闻理想辞职做记者,没想到,两篇稿子令我以这样的方式告别了新闻舞台。”

  随后改变的还有性格。妻子唐瑞说,出事前,傅桦是个才华横溢、活泼开朗的人。出事后,傅桦变得沉默寡言。

  他还成了一名待业人员——有了这样的案底,没有单位愿意接收他。两年间,傅桦曾试着找到了一份新工作。但没几天,有同事向领导报告傅桦的“劣迹”。领导找傅桦面谈时提出,他便“很懂事”地主动辞职了。

  当庭翻供自认无罪

  昨天上午,面对法官是否认罪的提问,傅桦称,“我有错但没有罪。”

  他称,自己只收了李申给的5000元采访接待费,并非4万元;自己收的钱,用来支付采访费用,算不上受贿罪。

  检察官则提醒傅桦称,你自己也做过刑事法官,应该明白法律定罪的程序和理由。

  “你在采访前,就得知张广涛和张军之间存在个人恩怨吗?那你知道张广涛让你采访写负面报道的目的是什么?”法官开始讯问。

  略略迟疑后,傅桦回答说,自己事先知道张广涛与张军的个人恩怨,但他认为龙家堡机场的报道是真实客观、符合新闻规律的。张广涛让他去采访报道,是想曝光其中的质量安全问题。

  “难道他没有别的目的,比如告发张军?”法官直视傅桦。

  傅桦说,自己并不知道这些。作为一名新闻记者,自己的报道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不该收取李申给的5000元采访费,“我违反了新闻职业纪律”。

  “仅仅如此吗?只是违反了新闻纪律?”

  昨天的庭审持续到下午3点多,法院未当庭作出宣判。

  记者截稿时还获悉,去年9月,李申被法院以职务侵占、虚报注册资本、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等三重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去年11月,张广涛则因涉嫌贪污、受贿、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以及向企业人员行贿罪在长春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庭审3大焦点

  焦点1

  抓人是否是龙家堡机场对傅桦的打击报复?

  傅桦:两篇报道写出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此后,李申和张广涛相继因涉嫌黑恶势力、职务侵占等罪名被羁押。吉林警方随后就到北京抓人,逼我交代受贿的事。

  检方:龙家堡机场怎么可以动用省公安厅这样的国家权力机关对傅桦个人进行打击报复?根据张广涛、李申的供

  述,傅桦确实收了钱。

  焦点2

  吉林警方是否刑讯逼供?

  傅桦:自己一到吉林,眉间就挂了彩,随后被刑讯逼供。因为害怕惹麻烦,自己没敢对吉林看守所交代伤势。回到北京后,自己把挨打的事告诉了朋友。在医院看病时,医生也诊断说自己的肋骨属陈旧性骨折。

  检方:吉林看守所工作人员作证说,傅桦被收押到看守所时身体没有异样。那名给傅桦看病的医生作证说,傅桦的肋骨断裂是在看病一个月前,但不能明确具体时间段。

  焦点3

  收钱到底是多少?做何用处?

  傅桦:只收了5000元的采访路费,用于到吉林采访时的打车、餐饮等;另外1万元的公关费用,都用来联系网站、跟别人吃饭了。

  检方:张广涛和李申都明确供述,傅桦收了李申给的4万元。

(编辑: newsroom)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新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