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中国新闻> >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中国海军护航编队:不到200米与海盗正面交锋(图)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00:42来源: 人民日报  网友评论 (0)

  海军“舟山”舰副机电长刘峰——

  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

  人们都说:父爱如山。从小到大,父亲总能为我撑起一片天。

  2010年9月,当得知自己将要随“舟山”舰第二次奔赴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时,父亲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儿子,你是一名军人,军人有任务的时候怎么能退缩呢?我和你妈身体都还硬朗,你放心去护航,我们负责把家里照顾好!”

  2010年11月2日,汽笛长鸣,战舰起航。

  海上的时间过得很快,4个月的护航任务转眼就到了尾声。很久没有听到父亲的声音了,我赶紧拨通父亲的手机,电话那头却传来冷冰冰的“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

  “妈,爸的手机怎么老打不通?”打了好几次都关机,我把电话打给了母亲。

  “你爸的手机坏了,你有什么事我告诉他。等你回来给他买一个新的,这段时间就用不着打电话呢!”母亲在电话里说。

  4月28日编队停靠新加坡时,为弥补对父亲的亏欠,我还特意为他买了一块手表。

  “妈,你把电话给爸,我给他买了一块表,我想跟他说几句。”激动之余,我拨通了母亲电话。“他去工地上给人做饭了,找不到人,等你回来再给他个惊喜吧。”母亲又一次“打击”了我积极性。

  5月9日,在完成护送38批578艘商船安全通过亚丁湾,武力营救“泰安口”轮,接护遭海盗袭击的“乐从”轮等任务后,我们胜利返回祖国了!

  我赶紧拨通母亲的电话,一定要让父亲跟我说几句话,可是母亲还是“老话”一大堆,我又拨通了妻子的电话,她也总是闪烁其词。码头上的锣鼓声还没停下,我心中一种不祥的预感却愈发强烈。

  在不断追问下,电话里终于传来了妻子哭泣的声音:爸爸3月29日时突发疾病走了,他临走前反复叮嘱我们,一定要等你回来才能告诉你……

  北海舰队航空兵某团原副团长刘进坤——

  我与海盗面对面

  抵近海盗小艇不到200米,直升机完全暴露在海盗攻击射程内!……

  这是我第一次跟海盗正面交锋,也是我在执行第三批护航任务期间成功解救多艘中外商船中,记忆最深刻的一次。

  2009年8月6日16时,舰上突然警铃大作,我国商船“振华—25”在亚丁湾西部海域遭遇疑似海盗船只追击。这是我们进入亚丁湾后首次遇警。

  编队指挥所命令我们立即起飞,前出紧急救援。

  1小时28分钟后,直升机飞达目标上空,我发现“振华—25”右舷3到4海里处有7、8艘小艇,正高速向其包围机动。

  “啪,啪……”机上特战队员接连发射信号弹示警。可疑小艇毫无反应,依然继续机动,伺机包围“振华—25”。

  此时,我依稀看到每个小艇上都约有8、9个人,小艇都是双挂机,速度非常快。可能是他们仗着人多,不把孤零零的我护航直升机放在眼里,依然我行我素。

  我立即下放边距杆,降低飞行高度、加大威慑。800米、400米、200米……海盗近在眼前,直升机已完全处在海盗武器射程范围内。特战队员也早已拉开保险栓,手扣扳机,瞄准海盗。透过挡窗,我们清楚地看到海盗的火箭筒和步枪瞄准着我们,剑拔弩张,生死瞬间。

  直升机悬停片刻,我毫不犹豫降低高度,几乎贴着洋面从海盗头顶掠过,海面翻腾起强烈的水汽,直升机强大的升力让海盗小艇在波峰浪谷中摇曳。同时,特战队员发射的爆震弹也在半空连续爆响,形成强大的威慑气势。

  对峙几分钟后,一艘可疑小艇再也承受不住压力,转向逃离。随即,其它小艇也紧跟着掉转方向。为防止海盗再度折回,直升机在商船附近继续盘旋,直到海盗消失无踪。确定“振华—25”安然无恙后,我们放心地转向返航。

  与海盗第一次胜利交锋,让我们士气大振。

  海军“温州”舰副机电长林文友——

  那个潜水员就是我

  2011年4月14日,我舰结束在阿曼塞拉莱港的补给休整,重返护航征程。军舰刚刚起航,机电集控室里突然响起急促的报警声:“左轴2号机高温报警!”

  我迅速到机舱检查,听到有异物撞击舱底的声音。经过仔细观察分析,初步判断是缠上了渔网等海里的常见杂物。

  编队首长迅速制定出两套方案:一是用长钩钩出渔网;二是派人进行潜水作业。

  战舰驶到安全海域,停车漂泊,我们乘坐小艇开始工作。亚丁湾的水很清,能见度很好,缠在螺旋桨上的渔网清晰可见。此时,商船还在集结点等着和我们会合,时间紧迫。首长当即下定决心:派潜水员下水!

  这个潜水员当然就是我了。准备完毕后,我潇洒地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奇怪的是,再怎么使劲游,都一直无法靠近近在咫尺的螺旋桨,总有一股力量把我往上拽。又使劲扑腾了几下,我恍然明白过来,印度洋的海水盐度高、浮力大,而我的体重才不过120斤,属于海里的“漂浮物”。

  我调整好姿势,深吸一口气,猛打了几下脚蹼,终于下潜到左螺旋桨旁边。定睛一看:好家伙,缠的渔网真不少,网绳足有小臂一般粗,怪不得钩不动!

  就在我观察情况时,突然一股暗流在我身后狠狠推了一把,我顺势一把抓住大轴。顿时,一股鲜血从掌心散出来。不好,被船底的海蛎子刮破了!

  看着慢慢渗出的鲜血,我后背一阵冷汗:会不会引来鲨鱼?可是时间紧迫,已容不得多想,我立即掏出潜水匕首使劲切割起来。由于网绳太粗,而渔网缠得又死又厚,割断一根要割几十下,只能一层一层“抽丝剥茧”。

  在水里割东西可比平常费劲多了,水里阻力太大,费好大力气才能割断一小截。而且每割一会儿我都要回头看看有没有来偷袭的鲨鱼。

  半小时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幸运的是,鲨鱼没来。左侧螺旋桨清理完毕后,我又下潜对右侧螺旋桨进行了检查,确定没问题后才浮出水面。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1 2 3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中国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