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中国新闻> >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4岁小孩被拐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05:39来源: 华龙网-重庆商报 网友评论 (0)

昨日,石桥铺,廖中梅抱着女儿小郁,小郁的脸上有伤痕。记者 吴珊摄

  华龙网讯 “幺儿,你吓死妈妈了,妈妈找你找了好久啊!”前日,沙坪坝区渝碚路派出所,廖中梅紧紧抱着4岁女儿小郁(化名),热泪盈眶。12月7日晚上11点,在石桥铺卖麻辣烫的廖中梅给女儿煮面,转眼之间女儿不见了。第二天,民警在三峡广场找到了小郁,当时她淋着雨在寒风中乞讨,脸上有伤痕,她哭着说:“哥哥喊我去要钱,我不干,他就打我。”

  转眼间女儿不见了

  “妈妈,我要吃土豆花。”“好,只要你不乱跑,妈妈就给你买。”昨日,廖中梅付钱买土豆花时,不时回头看坐在桌边的女儿小郁,生怕她又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了。

  12月7日晚上,家住綦江的廖中梅在石桥铺摆摊卖麻辣烫。当晚11点,4岁的小郁也跟着她在路边守摊。“妈妈,我肚子饿了,想吃面条。”“要得,妈妈去给幺儿下面条。”廖中梅回忆说,她转身去煮面条,小郁就坐在桌边等着。

  “大概过了四五分钟,我转身一看,幺儿突然就不见了。”廖中梅说,她以为女儿只是好动,到附近去耍了,她边喊女儿的名字边去附近找,可她找遍了附近的大街小巷都没有见到女儿的身影。

  “幺儿,你在哪里,你啷个乱跑,别吓妈妈啊。”找不到女儿的廖中梅哭了起来,马上打电话给丈夫。“附近的三轮车师傅说他看见小郁跟着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往九龙坡方向走了,但我们去找了,没有找到”。12月8日凌晨1点,急得团团转的廖中梅报了警之后,围着石桥铺打转转,苦苦寻找自己的女儿。

  寒风中淋雨乞讨

  12月8日下午4点,廖中梅突然接到綦江老家亲戚的电话,“民警已经找到小郁了,她现在沙坪坝渝碚路派出所”。得知这个消息,廖中梅连忙赶了过去。

  在派出所里,廖中梅看到了自己的女儿:头发凌乱,全身脏兮兮的,正在吃面包。“幺儿,你跑到哪里去了啊?你吓死妈妈了,妈妈找你找了好久。”廖中梅紧紧抱着小郁,热泪盈眶。小郁也紧紧地抱住廖中梅,一直不愿放手。小郁没有哭,见到妈妈说的第一句话竟是:“妈妈,你今天没有做生意啊?”听到女儿的话,廖中梅心里酸酸的。

  派出所民警游铁汉说,12月8日,值班民警经过三峡广场时看见小郁淋着雨见一个人就上前去要钱,当时她身上脏兮兮的,脸上还有两条伤痕,小脸蛋已经在寒风中冻红了。民警怀疑小女孩可能是被拐骗出来的,便将她带回了派出所了解情况。小郁记不住父母的电话,但还记得住父母的名字,还称自己曾在綦江上过幼儿园。随后,民警通过查询,调出了小郁父亲的照片,小郁一看,兴奋地叫道:“那是我爸爸!”民警立即联系到綦江当地的村委会书记,联系上了廖中梅。

  目前,警方对此案介入了调查。

  新闻面对面

  “哥哥喊我去要钱 不干就打我”

  小郁的脸上有两道抓痕,额头有一个包,手臂上也有抓痕。在失踪的12个小时里,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

  记者:当时你怎么就不见了呢?

  小郁:有个哥哥,把我抱起走了,不要我说话。

  记者:哥哥把你带到了哪里?

  小郁:他带我去吃了肯德基。

  记者:晚上在哪里睡觉的?

  小郁:一个屋子里。

  记者:屋子里还有什么人呢?

  小郁:有几个大哥哥大姐姐。

  记者:你身上的伤痕哪里来的?

  小郁:哥哥喊我去要钱,我不干,他就打我。

  声音

  母亲:没人带女儿 只好带她一起摆夜摊

  “都怪我一时疏忽,差点都找不回女儿了。”廖中梅说,3个月前她从綦江来到主城,并在石桥铺摆路边摊卖麻辣烫,每天下午5点开摊,凌晨4点收摊。

  在綦江时,廖中梅还送小郁上幼儿园,但到了石桥铺后,她和丈夫都忙着做生意,没有时间送她去幼儿园。“小郁的婆婆爷爷和外公已去世,外婆也瘫痪在家,家里没有人带小郁,我们又请不起人来带她,所以,我们只好将她带在身边”,廖中梅说,平时晚上11点之前,小郁都跟着姐姐一起回家睡觉,但12月7日晚上,小郁陪着她一起摆摊做生意。

  “有人说小孩子要多睡觉,不然影响发育,我也想让小郁按时睡觉,但忙起生意来,就忘记了”,廖中梅说,她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专家提醒

  带着子女做生意 不利孩子成长

  对此,西南大学心理学院心理教育专家张仲明称,目前进城务工人员越来越多,他们的子女在各方面都处于弱势地位,应引起重视。张仲明说,“把孩子留在老家,孩子就成为留守儿童;把孩子带到城市,在经济、时间和资源方面的限制下,孩子只能带在身边,不能享受正规的幼儿园教育。而他们做生意、打工的地方不足够安全,也不利于孩子的成长”。

  张仲明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政府应多发展学前教育的公益机构,减少或免去学费,并针对农民工的作息时间,延长对他们子女的“看管”。此外,慈善机构也可以多关注农民工子女,多给他们提供帮助。

  本组稿件由记者 万丽萍 采写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中国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