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中国新闻> >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复杂中国的变与不变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7 00:14来源: 人民日报  网友评论 (0)

  - 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是中央从党和国家事业全局出发,着眼于促进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作出的一项重大战略部署

  - 社会转型期矛盾凸显,管理和服务的方式方法、思路出路都可以创新变化,而维护群众利益、适应群众要求的根本不能变

  - “沉”到基层,才能读懂复杂的中国,本报几位地方分社记者透过几个关键词,解读即将过去的一年

  社会管理

  从怕去基层到爱去基层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政府的管理和服务要让群众满意,古今同理。回想三年前的贵州瓮安之乱,看似偶然,其实必然。因为一味追求经济增长,导致民生欠账多、干群关系紧张。现在的瓮安之治回到正途,翻个筋斗明个理,这个理就是时刻牢记百姓利益是最高利益,这是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根本。

  当前,贵州正积极开展“四帮四促”活动,各级领导干部沉到一线,献智献力献策,帮助基层和群众排忧解难。一些地市还成立群众工作中心,办理群众信访诉求“一站式”进行。

  给老百姓办实事,贵在用情用心、贵在坚持不懈。下基层开始时靠动员,有人不情愿,可是,变化悄悄发生,基层的真实、真情、真爱,深深感染着机关干部,唤醒大家的斗志,激发大家的干劲,和群众打成一片、融成一条心,处得像家人亲人,从此,怕去基层变得爱去基层。  (本报记者 汪志球)

  干部驻村

  “扎根”是执政的一种状态 

  干部包村驻村是做群众工作的老办法、老传统,今年各地大规模组织实行,成效显著,可见,不能笼统地说“老办法不管用”。

  听驻村干部谈体会,大都认为驻村更容易投入、深入、融入,与农民打成一片,可以了解到真实的情况和问题。包村固然也能为群众解决一些问题,争取扶持资金,上点致富项目,但容易浮在上面。碰到有的懒散干部,村民半年见不到他一次面,这样的包村又有什么意义?话说回来,如果心思不在服务群众上,即使驻上一年半载,也未必能见效果,还会给村里添麻烦。

  对党员干部来说,包村驻村实际是在找回自己的根。进村容易扎根难。扎根是一种状态,只要真正从群众的立场和诉求出发,将心比心,以情动情,认真解决他们的问题,努力维护他们的利益,群众就会认可你,就会买你的账。 (本报记者 刘成友)

  政务微博

  不怕发错帖彰显成熟心态

  多次参加北京政务微博的媒体见面会,北京市政府新闻办主任王惠讲的一个“错误”令我印象深刻。

  王惠笑着说起前几日写的一条微博,“当时介绍首都五大文化联盟成立,急着把消息发出去,一时‘老眼昏花’,推出‘低价票’写成‘提价票’,成了相反的意思。”网络时代,错误一点鼠标就能删除,但王惠没有删帖,而是在下一条微博进行了更正,“提价”的错误连同网友们对“提价票”的疑惑、质疑,仍然在网页上保留着。

  “提价”的错误不删除,彰显着触网官员越来越好的心态。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杜少中谈到他在微博上挨骂,说:“有人骂你,骂对了,那是应该的;骂错了,也是给你提个醒。”

  不惧发错帖、笑对“拍板砖”,这又何尝不是所有政府部门网上网下面对民意诉求的应有态度呢?  (本报记者 余荣华)

  道德忧虑

  更愿将争议个案看成预警 

  2011年初,人们关注的是幸福感;2011年末,人们讨论的是道德观。幸福感匮乏,道德感缺失,两样焦虑,勾连出一个社会转型期价值选择的重要课题。

  这一年,发生了不少有关道德的争议事件。许多都是偶发、极端的个别案例,但不时见诸媒体,影响可谓不小。经常往返北京、深圳两座气质截然不同的城市,无论采访官员、专家还是普通市民,对道德的忧虑是一致的,对道德的认识与对价值的坚守也是一致的。媒体报道的价值失范、道德滑坡,我更愿意将之看成一种社会预警,而非对国人精神生活的客观反映。

  幸福的增进,道德的重建,需要法制完善、应急保障等方面的引导,但我觉得更在于人的内心。大幸福必是利他的大道德;大道德必是为人的大幸福。因此,遵从内心的善,就会发现,其实我们并不孤单、寒冷。  (本报记者 吕绍刚)

  醉驾入刑

  被法律改变的“酒文化”

  年终岁尾,各式聚会饭局渐渐多了起来,让我欣慰的是不必为喝酒犯愁。以前,由于不胜酒力,每次饭局上都要准备各种不喝酒的理由,但就算掰开了揉碎了说,结果往往还是逃不过“一劫”。如今,只要说一声“我开车了”,就不会被劝酒。因为,醉驾的性质已经变了——属于刑事犯罪。

  醉驾入刑是今年重要的法治事件。觥筹交错是个人享有的权利,酒后不得开车则是必须履行的义务。醉驾犯罪记录要进入个人档案,对醉驾者以后的生活和就业都会产生影响。

  今年还有一些重要的立法、修法,比如“新拆迁条例”出台、刑法修正案(八)通过、个人所得税法修改以及刑事、民事诉讼法修订,等等。法律随着社会的变化适时变化,同时也对社会产生影响,改变着每个人的行为习惯。醉驾入刑实行半年多,“酒文化”已经大为改观,就是一个例证。 (本报记者 朱 虹)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中国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