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中国新闻> >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江苏泰兴法院被指伪造庭审笔录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7 04:00来源: 中国江苏网 网友评论 (0)

  中国江苏网12月9日讯 庭审是正义的最后一根支柱。近日,本网网友曹明荣通过本网爆料平台实名投诉江苏泰兴法院伪造庭审笔录,以复杂的复印手段使他在庭审笔录上“被签字”,7页纸的庭审笔录后5页都是伪造的。对此,泰兴法院相关法官表示绝对没有伪造一事。

  法庭笔录是法院书记员真实记录庭审过程的材料,从法官的讲话,到原告、被告双方以及代理人的各项表述,都一一忠实记录在案,细致地显示了整个庭审的流程,其严肃性是众所周知的。泰兴法院是否真的伪造过庭审笔录,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56岁的曹明荣是农业银行泰兴支行的员工。他向记者投诉时说,因为响应单位的决定,他选择了内退,并与单位签订了内退的相关合同,但是单位没有按照合同内容给他发放内退工资,为此事他向泰兴法院起诉,要求维护自己的利益。

  今年5月11日,泰兴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诉讼,审理完毕后原告被告均在庭审笔录上签字。7月28日,法院下达了判决书,判决驳回曹明荣的诉讼请求。曹明荣的律师认为曹明荣的诉讼请求是合理的,但是为什么会败诉呢?曹明荣认为问题就出在判决生效之前。

  曹明荣告诉记者,6月30日那天,案件的审判者刘法官把他叫到法院,拿出了庭审笔录,对曹明荣说,“是我们工作疏忽,第三页上少你一个签字”,要求曹明荣补签字。曹明荣拿了笔录一看,是复印件,前两页是法庭注意事项之类的内容,从第三页开始,内容都不是当日庭审的内容。他当即向刘法官提出了疑问,说这个是造假的笔录。曹明荣对记者说刘法官当时说这就是原件,漏签字也是书记员的责任,催促曹明荣签字。曹明荣当然不签,因为内容对他不利。

  曹明荣单位和他的合同上约定内退工资是参照在职员工工资拿的,尽管要扣除一定的比率,但是曹明荣从单位大局考虑,以及将要拿到的工资数额,觉得这笔“买卖”不算亏本,便选择了内退。但是他没有想到单位的决策又有了一系列的变动,他实际上拿的工资比约定的要少得多。

  工资的多与少,要有个参照标准,这个标准就是单位在职员工的工资数额。可是,在这场官司中,银行不履行举证责任,不向法院提供员工的工资标准。这一点,在庭审上是有记录的。曹明荣对记者说,当时就这个举证问题,银行方面没有说话。审判员没有归纳这一争议焦点,而刘法官后来叫他补签字的那份笔录中却有了银行方面的表述内容,也有了审判员的归纳表述。

  早在2007年,曹明荣的这个案子就已经经过泰兴市劳动仲裁委的裁决,当时案件的法律关系是曹明荣要求判决与单位的内退合同无效,而仲裁结果是合同有效,上诉期限为15天。既然合同有效那么单位就应该履行合同约定,曹明荣遂要求法院判决单位履行合同约定,法律关系是要求履行合同。

  曹明荣说,在一审时,法庭并没有提及劳动仲裁结果,庭审笔录中也当然没有记录,而且仲裁结果也早已失去时效,可是却在这份伪造的笔录中出现了,法院引用仲裁结果的目的是混淆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引用仲裁结论,则可以不受理曹明荣的诉求。

  曹明荣说,之所以出现这份伪造的文书,是因为银行不提供在职员工的收入标准给法院,但是他们没有想到曹明荣自己通过税务部门查到了这一关键证据,并且当庭出示,这下使对方措手不及。至于法院为什么要这样做,曹明荣说法院和银行之间什么关系他也说不清道不明。

  曹明荣说后来他曾要求法院对笔录的真伪进行司法鉴定,法院也受理了,费用由他自己出,但却一直没有下文。他很疑惑,他自己出钱进行文书的司法鉴定,法院没有造假的话,反而能洗脱法院的嫌疑,为什么法院就鉴定一事后来对他只字不提讳莫如深呢。

  律师认为,曹明荣和单位在劳动合同中明确约定退养期间曹明荣是不允许与其他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的,不能另行寻找工作,这就意味着曹明荣退养后只能依靠单位支付的退养费来维持家庭生活。正是因为银行对曹明荣有所承诺,办理内退时白纸黑字写得很清楚,曹明荣才办理了内退手续。如果真是每月只领取单位所称的那么少的工资(一千元左右),曹明荣是不可能办理内退的,这从常理上都可以判断出来。

  曹明荣说泰兴法院领导曾经在行风热线上表示,欢迎全市人民监督法院工作。每个公民都要履行法律赋予的司法监督权利和义务,关键是要反映真实情况,讲真话任何时候都是善的和美的,虽然真话刺耳。

  记者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发现曹明荣在几个论坛中实名发帖投诉泰兴法院“伪造”庭审笔录,并且公布了自己的电话和住址。记者注意到,他在网络上公布的住址和判决书中的住址是一致的,电话也是正确的。

  曹明荣认为依真凭实据揭露坏法官的丑恶,揭露这种阴暗事实,人人有责,符合党中央反腐败工作要求,是在帮助泰兴法院严明纪律。泰兴法院毕竟是人民的法院,不是那个人私设的公堂,所以他不担心要承担法律责任,也不怕人打击报复。

  曹明荣对此提供的证据似乎很是全面,那么法院伪造庭审笔录到底是不是事实呢?记者今天联系到了此案一审的刘法官,她对记者说,伪造庭审笔录是根本不存在的事情,职业道德也是根本不允许的。

  刘法官早已从网络得知曹明荣对“伪造”笔录的控诉,她觉得很委屈。她对记者说,当时曹明荣提出要看庭审电脑记录,给他看了,记录和笔录是一样的。那张没有他签字的笔录也没有实质内容,庭审笔录是不能作为唯一证据的,虽说与之前劳动仲裁的法律关系不同,但是对案件的审理是没有影响的,农行的请求法院也没有支持,清者自清。

  刘法官说,不知道农行为什么不提供员工收入标准,但是曹明荣已经自己从税务部门查到了这个标准。她一直也希望能有谁来帮她澄清事实,也希望记者能去看看整个案子的卷宗,她说:“非常欢迎媒体监督,这也是给了我们说清楚的机会。”

  本网将继续关注。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中国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