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中国新闻> >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失恋女”为何“缠”了男民警一天一夜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7 08:00来源: 浙江在线-今日早报 网友评论 (0)

    浙江在线-今日早报 作者:黄轶涵 选稿:张侃理

  有困难,找警察。话是这么说,但如果有个20岁的大姑娘,一天一夜都跟在一个40多岁的男警察身后,就连警察上厕所也跟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下沙派出所的民警李仁苗,就碰上了这么件尴尬事。姑娘一言不发,一夜不睡,不吃不喝,就是“缠”着李仁苗不放。

  12月14日半夜

  保安在社区里“捡”了个姑娘

  这天晚上,在下沙的高沙社区,窗户里的灯,一家接一家地熄了。天冷,大家都早早地睡了。

  社区的保安在街面上巡逻,迎面走过来一个姑娘。手里拎着个包,低着头,头发垂下来,遮住了眼睛。姑娘走得特别慢,好像不知道要到哪里去。

  单身女子晚上在路上瞎逛不安全,保安就上前提醒了几句。姑娘没搭理,保安就继续巡逻了。

  到了后半夜,双方又碰上了,姑娘还在路上逛。这回保安可长心眼了,好好打量了姑娘。

  她有点神志不清,感觉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跟她说话,一问三不知,连点头、摇头都不会。

  “这姑娘有问题,不能再让她单独在路上瞎晃悠了,要出事的。”保安请她去社区的警务室,姑娘抬头看了看保安头上的大盖帽,就跟他们走了。

  12月15日下午

  姑娘站了一晚,保安报了警

  到了警务室,姑娘不说话,不吃不喝,就这么直挺挺站了一个晚上。

  下午4点,保安报了警。下沙派出所的民警李仁苗出警,把姑娘带回了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李仁苗问话,姑娘还是不开口。有同事猜,这姑娘是不是聋哑人?或者精神有点问题?要不要带去医院看看。

  没想到,一听说要去医院,姑娘开口了:“我没病,干嘛要去医院?”

  看这姑娘的眼神,不是特别呆滞,不像精神有问题,李仁苗判断,她肯定是遇到什么难事了,一时想不开。

  李仁苗检查了姑娘随身带的包,只有换洗衣服,没有任何身份证明,衣服口袋里也没有身份证。

  李仁苗开始耐心地跟姑娘说话。这姑娘也不坐,就这么站着,不开口,偶尔含含糊糊地发出点声音,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12月15日晚上

  姑娘连民警上厕所也要跟着

  吃晚饭了,李仁苗出去给姑娘买饭。一出门,姑娘就跟在他身后。李仁苗还挺高兴,看来姑娘是饿了,要吃饭了。

  李仁苗买了肉,还有青菜,荤素搭配得挺好。他想着小姑娘可能爱喝饮料,还特地买了瓶橙汁。

  买完饭,姑娘又跟着李仁苗回到派出所。但她却连饭菜都不碰,饮料也不喝,也不坐,就这么继续靠墙站着,更别说开口说话了。

  这天晚上,是李仁苗当班。他起身要出门,姑娘马上跟了过来。“我去上厕所。”李仁苗说,但姑娘就是跟着,一直跟到男厕所门外,等李仁苗出来,姑娘再跟他走回办公室。

  后来李仁苗每走一步,不管去哪里,姑娘都要跟着他,一步也不离开。

  到了晚上,姑娘也不睡,就这么站着,李仁苗也不敢睡,就这么陪着。两人耗了整整一夜,都没睡觉。

  12月16日上午

  民警“发火”后,姑娘才喝了杯豆浆

  早上吃早饭,李仁苗又特地挑了很多花样,但姑娘还是不吃。李仁苗有点懊恼了,提高嗓门冲姑娘喊了一句:“再不吃饭,你就要死了!”

  这回姑娘听话了,端起一杯豆浆,喝了下去。李仁苗也算松了口气。

  每天上午,下沙派出所都要开例会。吃完早饭,睁着一双“熊猫眼”的李仁苗,去开会了,姑娘自然也跟着去了。

  李仁苗坐在会议室里,姑娘就这么杵在他身边,这会还怎么开?李仁苗只好提前退场,姑娘也马上跟着出了会议室。

  经过近一天一夜的接触,虽然姑娘没怎么开口说话,但凭李仁苗多年的办案经验,他发现,姑娘看到穿便服的人,就会显得很紧张,坐立不安;但看到穿警服的人,就放松很多。

  特别是李仁苗寸步不离地陪着,姑娘偶尔也会坐下来,休息一会。李仁苗判断,姑娘可能是缺乏安全感。

  12月16日下午

  看到镜头

  姑娘说“别再拍了”

  姑娘老这么跟着警察,也不是一回事。李仁苗没辙了,开车带着姑娘,去了杭州市公安局,向媒体求助。

  细看这姑娘,其实长得还蛮清秀的,一头短发,头发应该好几天没洗了,油腻腻的,刘海有点长,遮住了眼睛。穿着打扮也很清爽,驼色的棉外套,黑色的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过膝的靴子,一点也不邋遢。

  整个采访过程中,姑娘还是一言不发。但是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穿便服的陌生人,她显得很紧张,双手牢牢攥住李仁苗的胳膊。

  离开的时候,电视台的摄像机一直跟在姑娘身后拍摄,她突然回过头来,冲摄像师大喊:“你别再跟着我拍了!”

  12月16日晚上

  “失恋”姑娘

  将被救助站送回老家

  回到下沙派出所,民警继续从姑娘身上找线索。发现她有一只手机,但里面没卡。通过手机里的历史记录,民警联系上了一个男孩子,男孩说出了姑娘的名字,叫张亚利。

  男孩是安徽人,自称是张亚利的朋友,但不是男朋友。他猜测,张亚利可能是失恋了,受刺激了,所以才会这样。

  随后,李仁苗又联系上了张亚利在贵州的父亲。父亲说,女儿没什么病,已经出去打工两年了,不知道女儿在杭州。父母没钱来接女儿,民警只能通过救助站,把张亚利送回贵州去。李仁苗还让张亚利跟父亲通了电话。

  晚上7点多,派出所要送张亚利去救助站了,可能是听了父亲的劝,她没有再跟着李仁苗。临走前,她还是没说话,只是拉了拉李仁苗的手,就像一个女儿在跟父亲撒娇,李仁苗塞给了她200元。

  昨天晚上8点多,李仁苗才回到家,一边想着赶紧上床睡觉,一边提醒自己,过两天一定要再往贵州打个电话,问问小张安全到家了吗?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中国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