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字号

苏菲-玛索:我没有你们想象中脆弱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2 13:19 来源: 外滩画报 发表评论 (0)

  随着《超级女特工》在内地公映,苏菲-玛索第七次来到中国。这位外表性感妩媚的法国“甜心”,在电影里所扮演的特工身上,还原了自己内心坚强、刚毅的一面。现实生活中,苏菲-玛索独立、矛盾、自我,讨厌被人控制。在接受采访时,她说:我没有你们想象中脆弱,“我认为坚强的人,其实是非常敏感的,我就是这样。”

  “像香奈儿5号的那缕香气,这位世界著名美女走了过来,”英国《独立报》这样描绘“法兰西玫瑰”苏菲-玛索的出场。

  这是苏菲-玛索第四次来到上海。4月底,她主演的影片《超级女特工》在内地公映。和以往一样,新闻发布会上,她又迟到了。在上海,她迟到了75分钟;在北京,则是1个小时。

  终于, 短发、短裙,43岁的苏菲-玛索鲜艳出场了。入座,苏菲时不时用手去抚摸自己的发际;说话之前,她会习惯性扬扬下巴,努力把蓬发甩向另一边  

  “她的美不是遥不可及、不可触碰,这是苏菲-玛索身上最难得的品质。她是真实、可爱的,能和观众互动,所以才能成为大众喜爱的明星。”《超级女特工》导演让-保尔-萨罗米评价道。这是继在《卢浮魅影》之后,他和苏菲-玛索的第二次合作。

  发布会上,苏菲-玛索的眼神时而妩媚,时而凌厉。当摄影记者不按她的指挥退到后排时,苏菲-玛索立刻沉下脸,眼光透着寒气。

  “我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娇弱”,苏菲-玛索一本正经地告诉记者。

  “战争中,我愿意端起枪来”

  薄雾笼罩的夜晚,破旧的火车站,她化好妆,穿着军装、皮靴,走事先定好的路线;她经过一个背枪的纳粹士兵,有两条凶狠的狗,不停地冲着人吼叫?

  “这一切都是为你准备的,你知道自己的感受,不需要去思考自己的表演,以及反应,你的触觉是敞开的,就是走过去。”苏菲-玛索告诉记者,执导过两部电影之后出演《超级女特工》里的法国女特工路易丝时,自己更大胆、自由了。

  路易丝不是普通的女人。路易丝原型是法国历史上一位在国外寻找哥哥的女特工和一位秘鲁女特工的综合体。在影片中,路易丝的丈夫被纳粹杀害后,她投身抵抗组织,招募了4 位性格迥异的年轻女孩子,一起执行特殊任务。

  与以前的银幕形象迥异,影片中,苏菲-玛索没有卖弄性感、娇媚,俨然是位刚毅、坚强的女战士。如果非要被人挑剔,那就是苏菲-玛索的相貌似乎有点过于漂亮。

  “如果生活在战争年代,我真的愿意成为一位超级女英雄,去拯救身边的人,”拍完这部电影,苏菲-玛索说得很豪迈。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一时冲动,她解释:“战争总很残酷,把我们从普通的日常生活中剥离出来,你会看见,亲人离开了,爱人不见了  如果身处战争中,我愿意去做一些可以帮助别人的事情。”

  在现场,苏菲-玛索问记者:“当有天电台里说世界正在发生战争,你会怎么做?逃往中立国?是先藏起来,还是站出来,去战斗?”

  她自己的答案是:“端起枪,站起来!”这时,她想到是自己的孩子,虽然至今未婚,她已经有了一双儿女,儿子14 岁,女儿7 岁。“我可能会变成一头母狼,为了保护他们而去厮杀,战争会让一切都远离你,你恢复了本来面目。”

  苏菲的母亲曾亲历过二战,她常听母亲讲起那段历史:年轻的老师带着学生躲在草丛里,天上都是战斗机的轰鸣声:“母亲是在一战时出生,到了二战,她已经有好几个孩子。”

  在电影里,作为女特工队的首领,苏菲是个枪法奇准的狙击手。扛枪,她觉得很吃力,却要在镜头前表现得轻松。苏菲认为,使用枪并不比编织一件厚棉线衫困难,后者要花很多时间、精力,而且复杂很多。她轻描淡写地说:“枪并没有太多的技巧,就是要把它瞄准到你想要射击的目标,然后扣动扳机!”

  现实生活中,苏菲曾为了保护孩子、家人和坏人周旋过。2002 年,她怀孕4个月。在晚归的路上,她被专抢名车的歹徒跟踪,快进家里车库时,被歹徒胁迫交出钥匙。

  “我不想让他们认出我是谁,所以,我用头发遮盖住我的脸,说,请不要伤害我,我是一个孕妇”。考虑到家里孩子的安全,她让歹徒平静下来,并告诉他们怎么使用这辆高级轿车的钥匙。接下来6 个月,苏菲说自己一直在做噩梦。

  萨罗米找苏菲来演路易丝,正是看到她身上的特质。“苏菲内心有很坚强的成分,偶尔也会表现得很威严。加上,一米七二的高大身材,也能让这个人物更有信任感。”

  被别人控制,这比蹲监狱还痛苦

  苏菲喜欢照顾别人,喜欢有人依靠她,“这是我母性的一面,我需要感觉到掌控,我很在意一切事情,我非常值得信赖,反应敏捷,能够迅速做出决断。”

  除了当女英雄的豪气,苏菲身上还有强烈的主导欲,她不愿意被别人控制。

  在上海接受电视媒体专访时, 苏菲-玛索朝着摄像机镜头坐下,反问摄影师:“你觉得这里的光好吗?”她用专业的眼光扫了四周之后,利索地指挥起工作人员,移动桌椅、背板,给自己的脸找到一个最佳曝光位置。

  13岁拍戏,14岁成名,从艺30年,苏菲-玛索最痛恨的是自己丧失了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一下子从小孩子跳到成人,过快的早熟,让她的性格像块硬邦邦的石头,棱角分明。

  1966 年11月17日,苏菲-玛索出生于法国巴黎的市郊,父亲是一位卡车司机,家里开着小杂货店,母亲是店员。14岁那年,她被法国导演克劳德-比诺多选中出演《初吻》。该片成功后,她被称为“法兰西之吻”。

  《初吻》续集《青春的疑惑》使苏菲获得法国影坛最高奖项恺撒奖最佳新人奖,以及法国金像奖最佳女主角。随即,她加盟了法国著名的高蒙电影公司,年薪100万法郎。在后来的《女大学生》、《萨卡纳要塞》中,她继续天真无邪,甜美多情。从此,苏菲-玛索成为法国的“小甜心”。

  “那些老家伙有钱、有权、有名、有势,在我16岁时,他们是绝对强势的人。那时候,我没有今天的自信”。苏菲-玛索回忆起自己的少年时代,并不满意。

  她顿了顿,接着说:“过去,他们想让我用3 天时间拍一部他们想要的可怕电影,而不是重要的独立电影,我可能不得不按照他们说的去做。这不公平,现在我已经过了40岁,我现在会毫不客气地说不。”

  其实,早在18岁,她就学会了说“不”。那时,她四处借钱,筹集100 万法郎赎回与高蒙电影公司的合约,甚至闹上了法庭。导致冲突的原因很简单,她爱上44岁的波兰籍导演安德烈-祖劳斯基。但公司认为和擅长拍摄性心理的导演合作,会有损苏菲玉女形象,试图阻止她出演新片《狂野的爱》。

  在安德烈的《狂野的爱》中,她身穿比基尼,湿着头发,衣服滴着水,躺在沙滩上,手放在腋下,微张着嘴。这部电影彻底终结了苏菲的玉女形象,她变身为法国人心中的性感女神,也开始了长达18 年的爱情长跑。

  早熟的苏菲-玛索星途一路畅通,浪漫喜剧《芳芳》成为法国当年最卖座的影片。此后,她还出演了《勇敢的心》、《安娜-卡列尼娜》、《路易十四的情妇》和《心火》等多部影片。

  但她不甘心只做一名演员。1995年,她自编自导了一部15分钟的短片《黎明之颠倒》。

  2002年,她执导了第一部电影《对我说爱》。在她看来,演员的生活没有自主权。年轻时,她常常坐在沙发上等电话,因为没有电话而焦虑;电话多了,她也焦虑,“生活仿佛就是被电话线操纵的”。

  处女作《对我说爱》具有半自传性质。这年,她和安德烈的爱情也走到了头。电影是她和安德烈爱情的写照:一对老夫少妻从冷战到离婚,离婚又互相思念,但最终不再见面。法国媒体描绘安德烈像占有欲极强的暴君;苏菲出演过安德烈执导的5部电影,但票房都以失败告终。但在安德鲁的教导下,苏菲开始写作、执导了第一部短片。这年,该片获得了第26届蒙特利尔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这对恋人的决裂很大程度是因为苏菲想要更多的自主权。她说:“大家看我和他的友谊是有偏见的——难道我是个木偶?他给了我很大影响,这并不意味着我一直都顺从他,我也拍了很多他没有参与的电影。年轻时,我不够自信,但是现在我可以做主了,我不想被别人推动。”

  安德烈-祖劳斯基曾评价苏菲-玛索:“她是一个独立的女性。”

  “这并不是说,我害怕我的生活或者其他东西,它们不能控制我。如果被控制,我会觉得自己像被囚禁在监狱。甚至呆在监狱,也比被人控制更自由。”

  苏菲不断地强调,她多么反感被控制。

  “最美的女人,根本就不存在”

  苏菲-玛索是位充满矛盾的女人。

  今年, 法国著名民意调查机构IFOP最新调查结果显示,43岁的苏菲-玛索以37%的得票率胜出,成为法国观众最喜爱的女演员。但法国媒体并不喜欢苏菲,认为她“不清楚自己想要干什么”。

  在上海,苏菲告诉记者,“我不想成为汤姆-克鲁斯,我不想那么有名。”事实上,她深谙成名之道。她问《超级女特工》中国发行方经理:“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红吗?”

  “因为我从来不拒绝,任何电影宣传活动的邀请,只要我的电影宣传需要我,我哪里都会去。”她自己回答道。

  2001年开始,苏菲-玛索已经是7次来中国做宣传,4次上海,2次北京,1 次成都。

  曾有人提议,苏菲-玛索应该和她同时代的法国女星艾曼纽尔-贝阿、朱莉叶-比诺什拍一张合影。她拒绝了,理由是:“我是个非常自我的人,喜欢自我为中心。”

  她曾经两次让戛纳电影节丢丑。2001年,戛纳电影节主席吉尔-雅各布邀请她参加金棕榈奖颁奖典礼,直到最后一刻,她才赶到会场,雅各布和她在后台发生了激烈争执。在颁奖过程中,她昏倒在台上。这一连串意外,让雅各布下不了台。

  2005年,她穿着白色上衣、黑色半身裙踏上戛纳红地毯。突然,她的肩带滑落,整个左胸暴露在全世界的摄影记者面前。她只是法国式地耸耸肩,大笑着离开。无论怎么解释,她都无法让人信服这只是偶然。

  苏菲最喜欢的中国演员是章子怡。有人告诉她,也有部分中国观众和媒体对章子怡的印象并不好。她大笑:“这是很普遍的一种现象,国际上受欢迎的明星通常在本国都不怎么得宠,就像法国人也都不喜欢我。”

  口无遮拦、性格强硬,苏菲-玛索也无法适应好莱坞的生活。

  拍完《勇敢的心》后,她出演了多部英文片,如007 系列影片《末日危机》。但苏菲并没有坚持她的好莱坞之路,而是选择回到法国。

  美国媒体认为,苏菲对好莱坞明星有点过度吹毛求疵。她会评价梅尔-吉普森“乏味”,“没有人比他对自己讲的笑话会笑得更开心”;她认为约翰-马尔科维奇,“总是自以为自己很聪明”; 见到布鲁斯-威利斯时,她心里在嘀咕:“那又怎么样?”;还没看过最新的007 影片,她就对新任邦德丹尼尔-克瑞格指手画脚:“看上起很普通,更像是一个俄国间谍,而不是久经世故的英国绅士。”

  她像是故意和好莱坞作对。她会开着辆大众帕沙特车,迟到了10 多分钟才赶到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她的理由是:“我在应对水管工人,我家发洪水了。”

  至今为止,最接近真实的苏菲-玛索的是1996 年在法国出版《说谎的女人》。她花了4 年时间,写了一部100多页的半自传体小说。她狡猾地把现实和虚构编织在一起,主人公是位居住在巴黎去过好莱坞的法国女星,她肆无忌惮地表示最讨厌谄媚、自负和愚蠢的电影导演;又经常忍不住,会去勾引各种男人。“我写的时候,不管是真实的还是不真实的,这是我最私人的事情,也是最真诚、最赤裸的东西。书里的故事,可能或多或少是说我,也可能不是说我。”苏菲说。

  “一误再误,那是我想装成另一人,结果反而露出本性。我在揭示虚假做作的同时,在不经意间,在一秒钟里,倒回复了自我,更深层次的自我。”在《说谎的女人》里,她这么写道。

  关于《说谎的女人》坐在记者面前的苏菲-玛索,一再纠正: “这是本小说,不是自传”。

  在上海,有人称赞她,“在中国男人心目中,你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她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完,平静地说:“这个评价有点太沉重了,这样的人应该根本就不存在。”

  B= 外滩画报S=Sophie Marceau

  坚强的人都非常敏感

  B:《超级女特工》中你演的女特工颠覆以前的形象,为拍摄这样的枪战场景,你需要做哪些准备呢?有特殊训练吗?

  S:说实话,拍摄电影就是个体力活儿,很多时候都不那么舒适。拍这部拍片子时,我身上也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我们会到一些很美丽的景地拍摄,但是拍摄过程并不很享受,尤其是电影中有一些虐待的镜头,虽然这不是现实生活中真正的虐待,但拍起来也是很痛苦,还要早起晚睡,身体有时候会吃不消。电影是人造的,但它试图反映出来的是一种真实的自然的状态,大家都知道我从13 岁开始拍电影,实际上我是很喜欢电影中动感的东西,需要身体去表现的这一部分,所以拍摄这部电影运用了很多肢体语言,我觉得很开心。

  B:路易丝是一个非常坚强、干练的女性,而以前我们看到的你经常是漂亮的,易碎的浪漫形象,是不是你性格里还有另外一面,大家很少看到?

  S:以前我演的角色也并不完全是很脆弱的角色,包括在《芳芳》中。芳芳的生活是美好的,周围都是很浪漫的东西。如果把芳芳放在战争环境中,她可能也会变得像路易丝一样坚强,战争会让她产生忧患意识。路易丝的原型,在战争后又活了40 多年,她和普通人一样会有非常幸福的时光,因为从战争的苦难中存活下来,就已经是很幸运。也许我们会再拍一部《超级女特工2》来表现路易丝的战后生活,也许她在跳舞,享受美好的生活。

  B:你的性格是否也是勇敢、坚强的?

  S:我认为坚强的人,其实是非常敏感的。因为有了这种敏感,就有一种自我防御能力,我当然也是如此。

  长的太漂亮不是问题

  B: 为什么你可以永远都这么漂亮?

  S: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只能说,感谢我的父母。

  B: 很多中国男性认为你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性,你对这个评价怎么看?

  S: 这个评价有点太沉重了,这样的人应该是不存在的,我觉得美应该是来自于生活。比如有时我早上起来后,孩子会对我说:“妈妈,你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实际上,有时真会这样的。有时他们又说:“妈妈,你今天看起来很漂亮。”那可能因为我那天心情很好。如果说我们生活很幸福,那么我们可以从幸福中得到美丽。

  B:美丽也会给人带来障碍,比如在这部影片中,有观众就会挑剔,认为苏菲太美了,使得人物不太真实,你怎么看?

  S:我觉得不能够将人区分开,划分不同的类型,比如说美女就是秘书,实际上美女也可能是间谍。我觉得“一个人长得太漂亮了”这个问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个人演得真不真实。如果在《超级女特工》里,如果你觉得我演的这个角色打扮得太干净、太漂亮了,没有真实感,这个可能会影响你的感受。但是这并不完全取决于我的外表,而是我的演技如何,还有角色的设计。我不是一个只能演爱情片的人,我也可以变成很强硬的一个人,我也并不在乎大家的美貌论。

  B:和你一起演这部影片的女孩子都非常年轻,只有20 岁出头,你羡慕她们的年轻吗?

  S:年轻很好。但是年龄对我来说没关系,也不是一种障碍,而是一种真实。我扮演各个不同阶段的角色,我很在意自己是否做得更自然、真实、正确。我只是在意自己做得够不够好,我想要做出成绩,让自己快乐、自信。 所以,不必太在意自己的年纪,以及别人的年纪,现在就是我最好的年纪。我不会在意别人在背后议论说:“她老了。”你会老,每个人都会老,所有人都是如此,无一例外。

  B:你家里有一双儿女,你又是位母亲,一年又要拍4 部电影,全世界跑来跑去,怎么来平衡你的生活?

  S:每天我都早起晚睡。每天,我都会把自己的时间分开:早上起来,我会送他们去学校,然后开始自己的工作;晚上,他们回到家,我和他们一起吃晚饭,一起度过晚上的时光;周末,我也会尽可能多花时间去陪他们。因为我的职业要求,有时可能拍摄周期很长,很长时间不能见到他们,我会希望和他们相处的时候质量很高。

  我不想成为汤姆-克鲁斯

  B:现在还有坚持写作的习惯吗?

  S:我非常喜欢写作,但这两年很忙,没有整块的时间可以用来去写作。你也知道,写文字是需要大段安静的时间,忙完之后,我可能会稍微缓下来一段时间,去安心写作。

  B:你自己的第三部电影剧本也已经写好了吗?可以透露一下可能什么时候拍,以及会拍什么内容?

  S:我写作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拍电影,写作就是纯粹为了写作,不过我还没有想好第三部电影的内容,所以暂时搁在一边。

  B:你自己也做过导演,现在做演员的时候,会怀念自己做导演的时光吗?

  S:这两个角色我都很喜欢,但最痛苦的是你又要当导演,又要当演员,这两种身份是充满矛盾的。上部电影《魅影追踪》就是自导、自演,非常痛苦,我是宁可自己只干一件事情,要么就只做演员,要么只做导演,千万不要同时去做两件事。

  B:很多人都很关心,你会打算拍一些纯粹的功夫片吗?就像《卧虎藏龙》这类影片。

  S:我知道要拍功夫片的话,是需要多年的锻炼才可以的。我不可能像刘玉玲那样能打、能杀,所以拍功夫片这对我来说,可能根本就不现实。

  B:你以前也拍过好莱坞电影,现在却一直在拍法国本土的电影,为什么?

  S:很久以前,我是一个很害羞的小女孩子,是个普通人,那时候我觉得做演员简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所有人都对你指指点点,评头论足,这太恐怖了!长大以后,我成了一名演员。但是我的目标并不是成名,也不想成为汤姆-克鲁斯,当然我很喜欢汤姆-克鲁斯,但重要的是,我喜欢电影,拍自己喜欢的电影,并愿意以此为职业。如果你足够走运,可以去拍好莱坞电影,可以更有名,那都没问题。但是我真的不想花那么大的代价,变得那么更有名,

  ( 实习生叶云对本文亦有贡献)

(编辑: newsroom)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新闻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