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大洋新闻>>娱乐频道

字号

三大花旦竞摘“白玉兰”(组图)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6 12:16 来源: 广州日报 发表评论 (0)

《上海王》剧照(CFP)

袁立

    独家专访“大姐大”袁立、“交际花”罗海琼、“农民”闫妮

    三大花旦竞摘“白玉兰”

    第15届上海国际电视节即将于6月8日至12日举行。与孙红雷一边倒成为“视帝”热门候选人不同,“白玉兰”奖“视后”的五位入围者各有千秋,竞争十分激烈。而在其中,宋丹丹属老将,蔡少芬以港剧入围,因而使得“视后”争夺战中的另外三张面孔显得更为突出。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入围者袁立、罗海琼和闫妮,她们对于自己的角色评价和获奖期待都各怀心思。

    本版撰文:记者 林芳、钱佳芸

    袁立 这部戏谈不上突破

    入围作品:《上海王》

    角色:“女版许文强”筱月桂

    袁立扮演的筱月桂是个没有野心、命运凄惨的孤女,但几经沉浮后却最终成为女“上海王”。她出生于19世纪末上海远郊的贫寒农家,一身力气和一双大脚让她成为上海名妓院一品楼里的粗使丫头。阴错阳差,她被黑帮老大常力雄相中,过上眼花缭乱的生活。好景不长,她再次变得一无所有,沦落到生活最底层。奇迹般的,她成了演员,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剧种,却不得不再次投入另一位黑帮老大黄佩玉的怀抱。她在江湖争斗中巧妙周旋,也在情欲与权利的漩涡里苦苦挣扎,最终成就了自己的事业。

    角色 “许文强是不可超越的,筱月桂没有许文强丰富”

    广州日报:从《永不瞑目》中的欧阳兰兰到《大校的女儿》韩林,再到这部《上海王》,你演的角色总是有一股强大的气场,这和你本人的个性有关吗?

    袁立:强势是留给大家的印象。恰恰相反,生活中的我不仅不强势,甚至有些自闭。拍戏这么多年,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导演一喊停我马上能从戏中抽出来,戏中的喜怒哀乐就都和我无关了,这也是拍戏留下的后遗症。不工作时我不愿说话,没那么兴奋,喜欢窝在舒服的沙发里听听音乐喝点茶,节奏很慢,我喜欢这种很不现代的生活状态。赵宝刚说过,我是个很封闭的人。

    广州日报:《上海王》播出后收视很高,很多人把你演的角色称为“女版许文强”,你自己觉得呢?

    袁立:我觉得这个角色没有许文强那么丰富,许文强是不可超越的,但筱月桂不是。说实话,《上海王》只是我演过的众多作品之一,我觉得并没有什么特别,甚至谈不上突破,我想导演找到我,主要是因为我的年龄合适,往下探探可以演小姑娘,往上够够能演年龄大点的女人,早几年可能演不了。说实话,我对自己在这部戏里的表演并不是特别满意,因为这个戏是边改剧本边拍的,刚去的时候剧本都没写好,如果前期工作再扎实些,还可以更好看。现在让我重新再演一遍的话,我会演得更好。

    广州日报:剧中你从15岁演到84岁,跨度非常大,而且与三个男人有不同的感情纠葛,你觉得演起来困难吗?

    袁立:年龄跨度对我来说没问题,这么多年,我各年龄段的角色都接触过一些,这次只不过一起演了,我觉得自己是用内心体验人物的境遇,而年龄上的表现则是由内向外散发出来。至于和三人男人的感情纠葛,演得非常过瘾,筱月桂用她独特的方法在男权社会中立足,现实中我远远没有她那么聪明、八面玲珑。

    感情 “理想中的爱人很难找,他要正直、事业成功、非常男人,这样才能彻底把我降服”

    广州日报:最近你的作品不少,《上海王》、《家在洹上》、《牟氏庄园》,每部戏角色性格都差距很大,你觉得自己的演技现在已经到了驾轻就熟的地步吗?

    袁立:很多演员都觉得,一人千面是表演的最高境界,但这并不是我的追求。所谓好的演技,不在于既能演少女又能演老太,而应该是在合适的时候,把这个人演真实了。出道这么多年,我觉得自己是被一步一步磨炼出来的,以前很多人认为我只能演花旦,现在也能兼演青衣了。很多朋友评价我,说我的激情都放在了作品里,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

    广州日报:这次凭借《上海王》提名白玉兰奖最佳女主角,觉得自己获奖胜算如何?

    袁立:我对奖项一直没有什么太大的欲望。在这个圈里,很多女演员都有当一姐的理想,我一点也没有。那多累啊,听着都累!我就是给我什么,我很容易地把它完成就行了,一切顺其自然。

    广州日报:《铁齿铜牙纪晓岚4》已经杀青,重新做回杜小月,感觉如何?

    袁立: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累!很久没演古装戏了,这回又尝到了苦头。每天5点起来开始化妆盘头,冬天深山里还只能穿单薄的裙装,因为超负荷的赶戏,我那段时间一直低烧不退。不过,演员就是这样,累过了又觉得满足。我想,可能这辈子我注定只能当演员了。

    广州日报:此前你“闪婚”又“闪离”,让不少影迷大跌眼镜,现在对于感情的态度如何?最近你的绯闻也一直不断。

    袁立:我现在已经练就了很好的心态,绯闻多证明你还走红,这个圈子就是这样。所有的绯闻都不是我自己造出来的,如果可以让我选择,我宁愿一点绯闻都没有,像斯琴高娃老师那样受尊重。至于感情,我现在也看得比较明白,之前的都是人生的一段经历,没什么可后悔的,我是一个受完伤以后,可以再次受伤的女人。现在我仍然相信爱情,如果遇到合适的另一半,我会马上就退出娱乐圈,一点不留恋。只不过我理想中的爱人在现实中很难找,他要正直、事业成功、非常男人,这样才能彻底把我降服。

    罗海琼 特别渴望这个奖

    入围作品:《纸醉金迷》

    角色:交际花袁苑

罗海琼演出的《纸醉金迷》(左图,CFP)让人印象深刻

罗海琼 特别渴望这个奖

    区别于其他几位女主演,罗海琼演出的袁三小姐袁苑是剧中命运最为跌宕起伏的一位——脱俗,既不沉迷于权势,也不被金钱所诱惑,从一个清纯懵懂的女大学生到被迫远走他乡,为生计流落街头;因遇人不淑而被强暴,人生命运重大转折;随后沦落风尘,尽管如此,袁苑仍然不舍弃自己的梦想,在战火中结束了自己刚烈的一生。

    角色 “《纸醉金迷》让我彻底释放演技”

    让罗海琼获得提名的袁苑一角并不是《纸醉金迷》里戏份最多的。正是这样一个复杂的女性角色让罗海琼彻底释放出演技,她也承认这是她投入感情最多的一部剧!

    广州日报:对于这次争夺最佳女主角有信心吗?

    罗海琼:真的是没想到,听她们告诉我很开心,我得感谢高希希导演,给我这个机会演出这个角色,而且最重要不光是演了这个人物,高希希导演在拍摄中和我一起探讨表演观念,让我整个的演戏状态改变了。比如以前我演戏不会收放自如,这次是一种表演上得到了升华!

    广州日报:高希希导演怎么会找你演这样一个风尘女子,是看了你当年改变戏路风格的《红粉》吗?

    罗海琼:虽然《纸醉金迷》里的角色也是风尘女子,但仔细看和我当时演《红粉》里的角色是完全不同的。

    广州日报:据说这次《纸醉金迷》是你投入感情最多的一部戏?

    罗海琼:对,我扎进去扎得太深了,当时演戏的时候弄得整个人很不舒服,因为每天都纠结在人物上,这个人物是整个戏里特立独行的,袁苑身上坚定、执著的个性特别吸引我,所以在拍摄期间我一直坚持记录拍摄手记。说实话,袁三小姐的戏份并不是很多,不如我在其他剧中的戏份,但我整个状态没有浪费。我一直相信,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

    广州日报:有看过这次白玉兰奖其他几个竞争对手的戏吗?你觉得谁最有可能拿奖?

    罗海琼:她们都真的是特别棒的演员,我觉得谁拿到奖都是应该的,都是大家看好的,当然我还是希望自己能拿到!

    广州日报:是不是因为出道这么多年来,经常能获得提名,却一次也没拿到最佳女主角奖,所以特别渴望这个奖?

    罗海琼:是啊。不过获得提名已经开心,证明观众能够看到我的努力。我觉得所有的提名都是给我的鼓励,鼓励我认认真真对待每个角色。

    感情 “我是个正常、健康的人,到合适的时候肯定会结婚”

    当年《像雾像雨又像风》后一炮而红,不过之后罗海琼似乎只是一直默默经营着自己的演艺事业,绯闻、炒作更是与她无缘。

    广州日报:你拍了这么多戏,但好像并没有经常出席宣传活动,是你本人刻意低调吗?

    罗海琼:我不是特别在意这些,我觉得是公平的,付出多少就能收回多少。

    广州日报:很多人说女演员在演艺道路上有黄金期,你接下来对自己有什么安排?

    罗海琼:我希望一直能演戏,我不同意女演员有演戏黄金期。我认为,不同年龄段有不同的诠释,就像做公益事业是呼唤、号召大家,我觉得演戏也是一样,是把生活状态提升给大家看。我接下来特别想演成熟型的女性,就拍那种特别好的反映人生状态的、生命的戏。

    广州日报:个人情感生活方面呢?

    罗海琼:我一直说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要分开,这也许就是我宣传不多、新闻不多的原因。不过我是个正常、健康的人,到合适的时候肯定会结婚,我想到时候大家一定会知道的。

    生活 “《好想好想谈恋爱》中的陶春最像我自己”

    罗海琼出道于赵宝刚的青春偶像剧《像雾像雨又像风》,之后她似乎一直定位在清纯型角色,不过最近几年罗海琼经常让观众耳目一新,无论是风尘女子,还是反串男角,或者扮老扮丑她都一一尝试。而今年她更是迎来了荧屏上的全面开花——仅仅上半年,播出的她的电视剧就有《身份的证明》、《幻想之旅》、《纸醉金迷》、《天大地大》、《我的丑娘》。

    广州日报:最近好像一直在努力突破自己一贯的荧屏形象,演了很多不同以往的角色?

    罗海琼:是想给自己挑战吧,希望自己的作品能有更多的风格。最重要我实在喜欢这一行。

    广州日报:演过的角色中有特别喜欢或者特别像你本人的吗?

    罗海琼:每个角色都特别喜欢,《好想好想谈恋爱》陶春特别像我自己吧。其实每个角色中都有我自己的影子,比如《身份的证明》中叶玉瑶的隐忍、《幻想之旅》中房可欣对工作的执著和傻里傻气、《纸醉金迷》中袁苑的倔劲儿、《我的丑娘》中许倩倩的善良,其实我的性格中多多少少都会有这些侧面,我也特别愿意在角色中把我自己的潜质和特质发挥并展示出来。

    广州日报:今年荧屏上一下子冒出好几部你的戏,包括《身份的证明》、《幻想之旅》、《纸醉金迷》、《天大地大》、《我的丑娘》,有人说你迎来了所谓事业巅峰,自己怎么看?

    罗海琼:可见这几年我有多忙!巅峰什么我没想过,不过同时有那么多部戏播出对我是个提醒,提醒自己每个角色要好好对待,因为这么多角色大家一定会拿来比较。

    闫妮 我其实是个实力派

    入围作品:《北风那个吹》

    角色:农民牛鲜花

《北风那个吹》剧照

    剧中闫妮扮演的是个全县有名的“铁姑娘”——憨厚质朴、性格刚烈的农村大队长牛鲜花。与“佟掌柜”相比,牛鲜花虽然也是同样的泼辣能干,但辛辣中她却带着几分温柔和深情。知青帅子的多才多艺、顽皮率直给牛鲜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教育帅子的过程中,对文化的渴望使两人打开了封闭的心扉……

    然而,回城后的生活使牛鲜花面对更大的考验:爱人离去,留下自己孤身照顾三个年幼的孩子和年迈的公婆,然而生活的重压和感情的失落并没有压倒牛鲜花,人性的那种大爱、那种朴实善良战胜了一切,牛鲜花以她无私的奉献让亲人们感受着爱和温暖,也融化了爱人的心……

    角色 “牛鲜花前后性格有些脱节,我在想是不是跟我表演有关”

    广州日报:从《武林外传》中的佟湘玉,到《北风那个吹》里的牛鲜花,角色性格跨度很大,你是如何把握这个差异的?

    闫妮:虽然两个人物所处时代不同,甚至根本不能放在一起比较,但我觉得,从骨子里来说,她们都是比较浪漫和喜剧化的。佟湘玉,你说她不是现实中的人物吧,她其实是有着比较夸张的一面;但你说她是现实中的人物,其实你也可以相信她在现实生活中存在。牛鲜花也是个非常丰富的人物,她属于她的那个年代。看上去她是一个铁姑娘,但其实她内心也是非常浪漫的,她很注意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不愿意做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对生活也有着自己的追求,所以牛鲜花这个人物也是一个非常多面的集合体。

    广州日报:《武林外传》让你获得了不少奖项,在《北风那个吹》里,你给自己的表演打多少分?

    闫妮:《北风那个吹》里的牛鲜花,不能完全套用以往在喜剧表演中的经验,因为它是一个更生活化的形象。可如果完全是生活化的东西,可能又不能吸引观众了,所以有些地方还是要有适度的夸张。至于打分,这个还是留给观众和评委吧,我自己说了不算。严格点来说,我觉得这部剧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的牛鲜花性格有点脱节,我想是不是跟我的表演有关系?类似的遗憾还有很多。

    广州日报:你与夏雨的情侣档一开始并不被看好,但在播出后,很多观众认为你们的爱情戏非常“催泪”,你怎么看?

    闫妮:对于我来讲,有观众说好,也有说不好,这是肯定的。观众肯定也是在用心看,我们非常感谢他们。但是我觉得,我和夏雨都是很追求完美的人,希望尽力演到最好。我们两个是第一次搭档,高满堂的剧本帮助很大,他经历了那个年代,制造出了一段可以和韩剧的浪漫相媲美的爱情,我们能做的就是吃透剧本,相信这个角色的真实性,全身心地投入。

    广州日报:这次你入围白玉兰奖,觉得自己拿奖胜算大吗?

    闫妮:对于奖项我一向抱着平和的心态,有当然好,没有也不失落。不管得不得奖,只要作品能被记住,就是我最大的成功。

    生活 “佟湘玉一出,名声大振,是我始料未及的”

    广州日报:在《武林外传》之前,你也演过几十部影视作品,可是都未大红大紫,很多人用大器晚成来形容你?

    闫妮:有点那意思。《武林外传》是2006年播的,之前我演过的电视剧电影有几十部,一直没啥太大动静,佟湘玉一出,名声大振,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武林外传》对我很重要,是一个转折,但我还想告诉大家的是,我其实是个实力派演员。所以,在佟湘玉之后,我陆续接了《国家形象》、《北风那个吹》等几部“正剧”,证明自己的实力。

    广州日报:你感觉自己更喜欢哪类角色,喜剧还是正剧?

    闫妮:只要每部戏对我来说都有可挑战的东西存在,无论喜剧还是正剧,我都愿意挑战。

    广州日报:你觉得在你出演的这些角色当中,哪个角色最像真实生活中的你?

    闫妮:应该说角色和生活还是不一样的,但是这些戏都是我演的,可能或多或少会带有我的一些特质。如果要比较,可能还是更像牛鲜花多一些吧,比较温柔文静。

    广州日报:听说你有了一个10岁的女儿,她喜欢妈妈演的戏吗?

    闫妮:我女儿也看我演的电视剧,但她不喜欢佟湘玉。她老是跟我说,妈妈你在戏里没你本人好看,哈哈。我总是忙着拍戏、演出,女儿是跟着奶奶长大的,现在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有多点时间回去陪女儿。

(编辑: candy)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新闻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