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娱乐新闻> 娱乐频道>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苏越被判无期安雯复出救夫 “晴雯”那刚烈的一生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12:06来源: CCTV 网友评论 (0)

  音乐人苏越在今年11月份因诈骗巨额财产被依法判处无期徒刑,其爱人曾出演87版《红楼梦》的安雯前日,在北京宣布“为爱复出”。台上的安雯几度落泪,难过之情溢于言表,并表示自己一定尽能力帮爱人偿还债务。(赵勇)

  昨天,87版《红楼梦》(旧版新版)中的“晴雯”安雯在北京举行了“为爱从头再来”新闻发布会。安雯在发布会上几度落泪,称自己无法走出与苏越相爱的那23年;谈及往后的工作计划,安雯称:“拍戏为辅,因为挣钱太慢,拖的时间长;会以演出为主,挣钱快!”但她拒绝谈论苏越案二审进展情况。

  曾创作《血染的风采》等歌曲的音乐人苏越在今年11月因诈骗5746万余元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身为其爱人的安雯在微博上公开表示愿意帮助苏越还债。发布会上,安雯一直情绪低落,几次落泪:“我心情不好,并不是因为某件事,只是因为自己无法走出与苏越相爱的那23年。”安雯坦承并未和苏越领证,两人不是法律上的婚姻关系,但“家人都义无反顾地支持我对苏越的帮助,因为我父亲曾经受过迫害,那时候母亲也是不离不弃地陪着,我受到母亲的熏陶,(帮苏越还债)没有一个人拦着。”据悉,此前安雯已将自己名下唯一一处房产以1100万元拍卖为苏越抵债。

  发布会上,安雯委托乐评人江小鱼作为经纪人并举行了签约仪式。江小鱼表示,自己年后即将开拍一部以当代都市情感为题材的电影,由安雯担任主演,但电影内容与安雯的经历无关。安雯表示,在片酬方面并不希望江小鱼破坏行业规矩:“我该拿多少就多少,该挣多少就多少,我不会接受别人的施舍或是捐款,我相信我有这样的能力。   

  “大家好,我是1987版《红楼梦》(旧版新版)晴雯的扮演者安雯。我从来不喜欢出来面对公众,可是今天必须要站出来。只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11月10日,在著名音乐人苏越被北京市二中院认定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第二天中午,他的妻子安雯在某网站开了微博,她认为,对苏越量刑过重,希望能借助社会力量的帮助和收回苏越作品版税,筹款将苏越偿债后剩下的2800万还清,以此来减轻受害人的损失,减轻苏越的罪责。

  在微访谈进行的过程中,她的情绪越来越激烈:“我和他最后的牵绊也消失了! 我终于成为了浮萍。无根…无家…飘荡…流落。我的灵魂到底怎样安放? 我的肉体到底何处搁置? 问天不知! 问己难明! 终于湮灭。也就随它湮灭!!!”“如果最后不能改变任何,我宁愿与他一起死去,也不愿看着他在里面埋没才华,耗尽生命。我愿用我们两个人的死,偿还他所欠下的债。”

  87版 《红楼梦》中人,一个一个,和自己塑造过的形象合二为一。他们像填空,像描红,一步步和自己扮演过的角色人戏不分。所以,我们每每提起他们,总是用他们戏里的角色来称呼他们,黛玉,宝钗,凤辣子。而这一次,是晴雯姑娘。

  关于安雯,最准确的生平材料,来自贾宝玉扮演者欧阳奋强先生的《记忆红楼》。

  安雯原名张静琳,生于天津,10岁时,中央戏曲学院在天津招生,安雯的二姐报考了,结果校长在围观的人群中,相中了相貌出众的安雯,点名要她做动作,没有考试,就录取了她,她到了北京,成为京剧大师张君秋的关门弟子。

  1982年2月23日,《人们日报》、《光明日报》刊登了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筹拍的消息,1983年,《大众电视》公布了剧组招考演员的信息,数万青年人报考,1984年春季,60多名入选者,参加了在圆明园举办的《红楼梦》演员培训班,由老师推荐来的张静琳也在其中,她最初是林黛玉的候选人,后来,林黛玉一角确定由陈晓旭扮演,她成了晴雯的扮演者,欧阳奋强对她的印象是:“胡泽红(惜春扮演者)和安雯都是属于一个性格的人:真实和真诚,是心直口快的主儿,虽然说话直爽,但不会伤害人”。

  演完《红楼梦》,她又在陈佩斯电影《二子开店》里扮演了英子,随后参加群星杯电视歌手大奖赛,那年的冠军,是红豆,她甚至没进入决赛。但这次比赛让担任评委的苏越注意到了她,他对她展开追求,此后二十多年,他们一直在一起,去日本、回国创业,做音乐公司、转型做影视。他曾给她许多的机遇,1986年,《让世界充满爱》百名歌星演唱会的128个演唱者,她是其中之一;《黄土高坡》,她是首唱者;2000年,苏越的万森公司和华谊联合出品的言情剧《永恒恋人》,她是编剧和主演。

  接下来是安雯编剧的《为你燃烧》,依然是言情剧,马景涛、颜丹晨、陈法蓉主演,曾在CCTV-8黄金时间播出,安雯说,写这部剧“就是想以剧发问:在浮躁的世界里,人们应该怎么面对自己的欲望和爱情?到底什么是爱?它并不是得到和占有,而是不求回报地付出,就像剧中的主人公一样,为照亮别人,像蜡烛一样燃烧着自己。”当然,这部戏的主题曲《爱无悔》,出自苏越笔下,据说,这首歌就是安雯去美国度假时,苏越为表思念而写的。

  在当年的婚恋杂志和女性杂志上,还有许多关于他们婚姻生活的报道——“至今世间仍有隐约的耳语追随我俩的传说。”

  无物比情浓。

  随后,命运急转直下,万森拍摄的电视剧没有过审,导致公司出现巨额亏空,他隐瞒经营状况,随即做出更加错误的决定,一步步走向不归路。事发后,他没跑掉,用了一年零八个月筹钱,包括把爱人的存款和房子拿来偿债,终究太晚。

  有人为他呼吁,马未都先生为他惋惜,“一个才华横溢的艺术家是不知商场的血腥的”,他说:“如果我们尊重作者的权利,尊重知识产权,仅苏越创作的歌曲价值就过亿。KTV里每一个人唱苏越的一首歌给他一分钱,他的歌就不止这点钱”。

  一棵树倒了,命运浮现出来,一棵树倒了,整个森林窥见了自己可能的未来。最敏感和最被无视的,在苏越身上打了一个结,而这个结,或许会在太晚的时候,才被打开。

  让人感慨的,不只有创作者在知识产权得不到保护的情形下的命运,还有“红楼儿女”们——包括安雯的命运。

  陈晓旭,和林黛玉的命运惊人地吻合,欧阳奋强,成为一个有着宗教感般善良、诚挚的人,郭宵珍,半生起伏不平,邓婕,果然成为女强人,马广儒,在自我放逐中早逝,安雯,果然刚烈至情。二十七年后将演员和角色对照,我们也糊涂了,到底是87《红楼梦》选择了他们,还是他们选择了87《红楼梦》?是他们影响了《红楼梦》?还是《红楼梦》影响了他们?这已成命运迷局,我们看到的,是他们有意无意地,沿袭了角色的命运,也或者,那是有着相似相近性格者的共同命运。

  而更有可能,所有的庞然大物,那些进入集体无意识的庞然大物——名著、著名角色、历史事件,都有着谶语一样的力量,让所有与它碰触者的命运为之改观,让他们的人生改道,让真实和虚构在轮回中混淆边界。

  每临此情此景,我们唯有祝福。(文/韩松落)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娱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