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娱乐新闻> 娱乐频道>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天与地》高口碑低收视 编剧:师奶们不想懂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18:15来源: 潇湘晨报 网友评论 (0)

《天与地》

《天与地》编剧周旭明

  在“港剧没落”的一片唱衰声中,《天与地》刮起清新风,引起论坛微博一片赞叹声,被形容“足以秒杀今年TVB所有剧集”。但这样一部剧,在收视上节节败退。上演到18集,收视率下降到23点,几乎是近几年TVB最差。虽然这与该剧被安排在“炮灰档”播出有关,但显然也证明,两个老男人试图缅怀死去理想的情怀,并没有打动香港观众。编剧周旭明(微博)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这部剧更注重个人的感觉,“一开始就知道会很危险”。

  本报记者沈参 长沙报道

  [剧情简介]

  《天与地》故事结构初看有些吓人:四个爱好音乐的男孩一起爬山被雪困住,为保命其中三人对同行的伙伴下手,吃人肉求生。但剧中看不到血腥狰狞,只有几个中年男女的生活——叶梓恩(佘诗曼(微博)饰)一直对男友许家明的死耿耿于怀;当初最早动杀机的鼓佬(林保怡(微博)饰)成了工会领袖,无私、善良只吃素;第一个举刀子杀人的郑振轩 (黄德斌饰)下山后失忆忘记了一切,有幸福的一家;而当年坚决反对“吃人”的黑仔(陈豪饰)成了最坏的一个,骗人骗财不择手段……

  角色解读

  林保怡最复杂,叶梓恩代表理想

  有网友为剧中角色做出如下解读:陈豪是吃掉理想的麻木者,林保怡是赎罪者,黄德斌是如常生活的遗忘者,至于志在复仇的佘诗曼,是个理想主义者。三个男人仰慕她,如同缅怀青春时的理想。这种戏剧冲突让许多观众大赞,加上主演都是实力派,网友直呼“每一集都在飙戏!”

  潇湘晨报(微博):最喜欢剧中哪个角色?

  周旭明:其实我都很喜欢,但可能最喜欢的是林保怡演的鼓佬,他的角色是最复杂的。年轻时就是一个对钱想法很多但同时又热爱音乐的人,已经存在矛盾了。杀人后他把自己变成另一个人,隐忍、善良、大公无私,但其实那种恶的因子还在,一旦触发他会变本加厉。

  潇湘晨报:这次很少见的只有一个女主角?

  周旭明:对,因为这个故事需要这样一个女性角色,有她才有背后的故事。叶梓恩融合了我以前很多剧本里面的形象,《金枝欲孽》里的四个角色都有展现。

  潇湘晨报:三个男人好像一直在保护叶梓恩,除了愧疚是不是还有爱情?

  周旭明:我觉得不是爱情。叶梓恩对他们来说就等于家明啊,家明就等于他们年轻时做人的理想。三兄弟把他们的理想杀掉了,然后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记住。其实我们也一样,要赚钱啊要生活啊,每个人用不同的方法把理想杀掉了,但我们会很怀念,希望能够保护当年的自己。叶梓恩就是他们不敢去面对却又非常怀念的人物。

  收视低谷

  观众不愿意在戏剧里看到生活

  该剧唯美的画质和新奇的拍摄手法都让人称赞。有人说,第一次在TVB剧里看到了文艺味,有人甚至说看到“王家卫”的影子。但这不能掩盖另一种反馈:艰涩难懂。该剧第一集播出后就被观众投诉,第三周收视狂跌。

  潇湘晨报:有很多观众说看不懂?

  周旭明:拍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有危险,但当时想观众看完这段以后其实还是能够懂的,知道我们用意,但结果发现观众的抗拒比预期的厉害。

  潇湘晨报:可能观众不满意的还有节奏问题。

  周旭明:对,节奏快,故事比较清楚,人哪个是忠哪个是奸很容易判断,黑白分明,香港观众喜欢看这种,容易消化一些。一般电视剧会用事件来带戏,心理变化也是用说的,就像女主角说“我现在很不开心!”但我们不想这样拍,所以你能看到剧里面他们照常起床、 吃饭、上班、下班,你看不出来情绪太多的起伏,也没有哭没有笑,但你就是知道他不开心。但在传统观众看来会觉得比较慢,一集两集了都还不知发生了什么。

  潇湘晨报:你说观众喜欢黑白分明,但感觉你一直都在很复杂地讲人性?

  周旭明:我觉得人性就是这样,哪有那么多机会分那么清。观众不愿意看到生活的复杂在戏剧里展现出来。

  十年港剧

  观众就想看一个结果,打了,吵了

  2001年,《创世纪》掀起商战热,周旭明是编剧之一。其后十年,他写了不少剧本,叫好叫座有《金枝欲孽》《珠光宝气(微博)》,也有收视平平的《火舞黄沙》《飞女正传》。周旭明见证了港剧十年,于是《天与地》中有句台词这样说:香港人在过同一种生活,信奉同一种方式,the city is dying,you know?

  潇湘晨报:近几年走的都不是传统路数,《飞女正传》就有点天马行空?

  周旭明:哈,那部戏基本上我跟阿戚拍的时候已经完全不理会观众的心意了。那部戏我们玩得很开心,但观众可能完全不懂。我们其实也是一边做很传统的电视剧,一边在尝试着创新,每一次都是在试探。

  潇湘晨报:从《创世纪》到现在有什么感觉?

  周旭明:电视剧越来越简单了。10年之前,《创世纪》在香港收视率就不好,那个时候他们已经不习惯罗嘉良(微博)演的那个角色,他做的事情香港观众很不能理解的。十年过去这种趋势越来越明显。香港人很累,回到家就不会再想看一些复杂的东西。他们打开电视机就想要看到一个结果,一个效果,打了,吵了。

  潇湘晨报:还有没有其他因素?

  周旭明:当然也有制作者本身的问题,TVB已经一家独大很久了。也许明年多几家公司竞争,大家可以在题材和创意上有更多要求,但会不会刺激电视剧走向多元化现在很难说。

  记者手记

  艺术家与技术活儿的矛盾

  都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英雄,但如果没吃到螃蟹而是咬到了一堆硬壳呢?《天与地》之后的周旭明与戚其义,就是这种“杯具”的英雄。在已经疲软到连laughing哥也激发不了斗志的TVB剧里,他们试探地做出一点改变,但抛出的橄榄枝没有观众肯接。

  两个中年男人试图在电视剧里玩情怀讲深度,不少网友称其为“王家卫式”。但王家卫的电影一直“票房麻麻”(票房一般),何况是30集的“王家卫”。于是收视低了,于是有人质疑:电视剧里需要深度吗?

  显然,充当电视收视主流人群的师奶们是不屑一顾的,明明是一个消遣,非得让人动脑子,岂非强人所难?但周旭明他们没料到的是,很多年轻的观众也说不懂,于是,屡次说“不在乎收视”的他们,“失望比较多”。周旭明说,香港的文化很不健康,几百万人喜欢的都是一样的东西。但他也明白,试图不一样,就是在和观众对抗。

  这种对抗会很累很疲惫,所以周旭明打算与TVB合约满后考虑换个地方发展,或许来内地,或许是另一个可以让他们做点“不一样”东西的地方。他喜欢看内地的《士兵突击》《人间四月天》。在聊到《宫锁心玉》时感叹了一句“哎呀”摇摇头直叹觉得太奇怪看不下去。

  我忍住没有告诉他:他觉得奇怪以及看不下去的剧,在内地收视爆红,他喜欢的《人间四月天》收视平平。这一点,在内地与港台都一样,主流的电视圈打造的都是流水线式的技术活。

  这个时候,深深感觉那句“the city is dying,you know?”,说得如此悲壮。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娱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