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大洋新闻>>财经频道

字号

新医改方案实施后国内第一家公立转民营医院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2 10:41 来源: 南方网 发表评论 (0)

    新医改方案实施后国内第一家公立转民营医院

    还未从转制的压力中回过神来,张世平发现他的新医院正面临发展的政策瓶颈。

    “转制后的民营医院,能否取得和公立医院平等的待遇?”张世平如是问之。

    张是原广州中医学院内科副教授,今年4月,他成为新医改方案公布后,国内第一家公立转民营医院的董事长。 这家现名“民生医院”的前身,是一家曾经的国营二甲医院,彼时叫“广州建筑中心医院”。

    张世平的接盘仅仅是一个开始。今年1月份的广东省卫生厅工作会议上,该厅厅长姚志彬曾表示,争取到2015年,使民营医院实际床位、门诊服务量分别占全省20%和25%以上。当下,一份《关于加快民营医疗机构发展的意见》正待完成省政府审批程序,即将出台。

    民生医院的民营化改制样本,引发了各界对新医改时代社会资本潮涌的想象。不过,民营医院至今难以获得的医保定点和税负平等政策性待遇问题,使弄潮者颇有“私生子”之惑。

    彻底转制:56医务人员离岗

    民生医院的前身,原本是广东省建筑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的一家内部医院。连年的亏损,使这家医院成为建工集团的烫手山芋。

    “设施落后、业务受限、就诊人员不多,医院无法实现盈利。”一位曾经在这家医院工作过的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

    建工集团最终决定扔掉这个包袱。一年多以前,集团开始酝酿医院改制,为其寻求买家。经过反复接触商定,张世平成为这家公立医院的接盘者。

    接盘的条件之一,是建工集团先解决人员问题。“这么多体制内员工,如果全部接手,其工资、福利和退休成本,对今后医院的运营将形成相当大的压力。”张世平表示。

    张世平另一个担心则是,如果不对原来的班子进行清盘,将对未来的经营管理带来阻力。曾经有公立医院在转制后,由于相关原因,民营医院又被政府回购为公立医院,这使得舆论发出“转制回到原点”的质疑。

    在彻底转制的要求下,建工集团首先进行了内部人员清理——56位医务人员离开了岗位。“有的作退休处理,有的则买断工龄。”上述曾经在这家医院工作过的人士告诉记者。

    转制后,所有人员被统一辞退,在新的医院体制下实行重新应聘。按照张世平的规划,民生医院大概需要78—82个医生和护士。张世平告诉记者,在同等条件下,新医院也会返聘一些老医院的员工;至于员工待遇,会比一般的公立医院高一些。

    “现在的民生医院,是一家完全私人的医院。”张世平表示。

    在管理上,新医院重新“组阁”。 一般公立医院至少有四到五个副院长。而民生医院则精简到两个副院长,一位主抓业务,负责病房、门诊、护理、继续教育和药房科研等工作;另一位则力主行政,负责人事、后勤等方面的事务。

    “组阁”完成之后,张世平对新医院作出了定位:高等级私家医院。

    “我的目标是要建立一家精品医院,在市场定位上要跟其它民营医院分开来。”张世平认为,医疗市场要健康发展,应该分成四个层次:第一是公立医院,为整个社会提供最基本的医疗服务;第二是私家医院,针对高等人群提供优质服务;第三是慈善医院,为公众提供慈善服务;最后,就是鼓励公立医院水平高、资历高的医生,在不影响职务要求的情况下,允许他们自己出去办诊所。

    “病人都想往好的公立医院,挤爆了头也挤不进去,而小的医院又不愿去。”在医院系统浸淫了接近三十年的张世平深有感触,“改变这种局面,就应该允许这些医生办诊所,病人可以在基层、社区看到医生。这才可以使得医疗专家真正沉到基层去。”

    对于民生医院的定位,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颇为认同。他认为,在国内,民营医院走的是廉价的路线。事实上,合理的医疗格局应该是:廉价服务由政府来做,民营医院应该走高端服务路线。

    “说回来,借鉴很多国外的经验,我们(医疗结构)还是要走分级分类的路子。”

    待遇平等难题

    完成转制,只是民生医院的第一步。

    在接下来的实际运营中,张世平发现,民营医院普遍遇到的问题——政策上尚未将民营医院纳入医保定点和公费医疗、被划入“营利性医院”带来的税负不平等,以及科研项目无法得到经费资助等等——对于民生医院来说同样存在。

    广州建筑中心医院曾经是一家医保定点医院。但是改制之后,医保定点没能继续保留。目前,新医院没有医保定点和公费医疗的资格。

    据张世平介绍,民生医院现在正在向广州市越秀区社保局和公医办进行申请。但是“过程难度相当大”。

    对于民营医院来说,能否被纳入医保定点单位,是一道“生死线”。“但纳入医保的资质评级十分严格。”张世平告诉记者。

    除了上述的医保定点和公费医疗问题,税负的不平等,也成为困扰民生医院发展的难题。

    民生医院被划为营利性医院,按照规定将征收营业税,而公立医院这样的非营利性医院则不需要征税。张世平表示,营利性医院的营业税,大约占总营业额的7%以上,这还不包括教育附加税和城市建设等其他税收。

    一位业内人士测算,营利性医院将被征收包括增值税、营业税、企业所得税等共16个税种,其税负将占到医院营业额的10.6%。

    此外,按照规定,卫生局科研部门对民营医院的科研项目给予立项,但是并不能得到经费层面的资助。

    张世平认为,医院不仅仅是依靠市场平台,提供医疗服务的机构,它同时也具有公益性。如果政府通过对民营医院科学研究的资助,对于提高技术和医务人员水平的提高、稳定医务人员的工作状态有莫大帮助。

    对于新生的医院来说,投融资支持亦必不可少。张世平介绍,为了收购这家医院,他专门成立了一家广州市集贤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作为法人机构,由这家公司来投资。但目前公司正面临规模投资的瓶颈。

    “如果一家医院上规模,加上CT之类的都投资,起码超过一个亿。”对于张世平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资金压力。而一家医院要发展,需要相当大的投资,但回报却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民生医院所面临的种种门槛,正在成为广东乃至国内更大范围民营医院发展的瓶颈。据统计,目前广东的民营医院有214家,占全省医院总数的21.12%;床位总数为16057张,占全省医院床位总数的7.4%。

    民营医院渴望待遇平等的声音,已经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据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透露,该省将在准入和审批、经营性质选择、金融和税收、设备配置、人才引进等方面有新的突破。

(编辑: 陈萍)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新闻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