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财经新闻> 财经频道>产经新闻>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惊魂一分钟 牵出证券公司从业人员“老鼠仓”涉刑第一案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00:10来源: 新华网 网友评论 (0)

  新华网北京12月23日电 (记者赵晓(微博)辉、陶俊洁)没有任何负面消息,也没有任何征兆,今年4月12日早上9点30分36秒,神秘大单从天而降,景谷林业的股价瞬间被砸至几近跌停。诡异的是,这只股票的价格又被迅速拉升。整个过程仅在一分钟内完成。这个异常走势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初步分析后,经证监会闪电般的现场调查,证券公司从业人员“老鼠仓”涉刑第一案逐渐浮出水面。

  四千手大单“甩卖”景谷林业 九神秘账户接手

  位于云南省普洱市的景谷林业股份有限公司早在2000年就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作为一家林化产品的生产企业,景谷林业在A股众多上市公司中并不显眼。然而,4月12日惊魂一分钟的异常交易让其进入了监管者的法眼,并就此进行核查。

  经查,当日景谷林业集合竞价开盘价为11.43元。集合竞价阶段前后,托管于上海、浙江、吉林地区的“孙某某”等9个账户以接近跌停价的10.37元-10.39元价格区间申报买入景谷林业71.7万股。

  与此同时,西南证券自营账户以10.36元申报卖出景谷林业44.98万股,与“孙某某”账户组成交36.18万股,占该笔卖出订单成交量的80%,导致景谷林业成交均价从11.43元迅速下探至10.37元。

  西南证券“甩卖”景谷林业是否是交易员操作失误的乌龙指事件?接手的9个账户与西南证券自营账户之间有着怎样的关系?是否涉嫌利益输送?证监会稽查局就此启动调查程序,并交由浙江证监局查办。

  稽查人员兵分三路 获取“季”姓关键线索

  明显的异常背后可能潜藏着严重的证券犯罪,任何优秀的猎手都会为这样的线索感到兴奋,并全力投入。经过周密部署,来自浙江证监局的8名稽查人员兵分三路,迅速奔赴账户所在地上海和浙江龙泉,以及西南证券总部所在地重庆。

  5月31日一早,三路人马同步行动:上海组和浙江组到营业部调查接单账户的交易详情,重庆组到西南证券总部进行“例行”检查。

  “很快,一个细节带出一个重大线索。”调查组负责人说。经过技术分析,浙江组发现5个账户当天交易景谷林业的操作地均为上海,且其中一个账户开户者姓季。而重庆组从“闲聊”中得知:西南证券投资管理部总经理也姓季,叫季敏波,浙江丽水人,且长年在上海办公。

  “大家敏感地发现这是一个突破点,马上决定由浙江组与账户所有人进行谈话,以查实背后的隐形控制人。”调查组负责人说。

  谈话结果发现,5个账户同时由另一个“季”姓人士控制,其姓名与西南证券营业部总经理季敏波仅一字之差,也是浙江丽水人。

  一切似乎几近明朗,其中的关联关系很容易想象出来。但案件调查需要的是证据、证据,还是证据。

  核心证据获取遇阻 48小时智力博弈终突破

  根据这些信息,本将重庆定为主战场的调查组马上改变方向,把季敏波在上海的操作行为作为调查重点,并联系到季敏波本人,由上海组奔赴西南证券上海自营部待命。

  5月31日下午两点整,三地谈话同时进行。上海组向季敏波了解自营业务情况,重庆组与交易员核实4月12日景谷林业股票下单情况,浙江组则开始对上述5账户的实际控制人“季某”展开攻心战。

  “谈话进展令人欣慰,季敏波和季某都承认是亲兄弟,季敏波也承认景谷林业卖单是他下的指令,但交易员表示虽有印象但不能肯定是季敏波下的指令,需要看到当时的交易记录方可确认。”调查组负责人说。

  稽查人员没来及高兴多久,就遇到了新难题作为核心证据的4月12日交易记录不翼而飞了。

  根据规定,自营交易记录必须留痕并存档备查。因西南证券自营业务两地办公,大部分投资经理都在上海办公,交易员需定期将制作的交易记录确认表汇总并从重庆寄到上海,由投资经理们签字后再寄回重庆存档。5月31日当时,4月份的记录已经寄出尚未寄回。

  取证的重任落在上海组肩上。“季敏波否认已收到了交易确认表,上海自营部日常负责保管交易确认表的职员也说没有看到这个记录,就连前台的工作人员也说没有印象收到重庆寄过来的快件。”调查组人员说。

  无奈之下,重庆组想办法调取了交易员的快递记录,并从网上追踪到这个快件已经送达上海。记录在上海无疑,但就是在调查人员的视野中消失了。

  “上海组几次都绝望了,可如果这个证据拿不到,调查对象完全可能翻供,我下了死命令,这个关无论如何必须拿下。”调查组负责人说。

  重庆组与公司高管取得联系,希望争取到有关人员配合调查;上海组对季敏波贴身跟随;重庆组和上海组同时对上海保管交易确认表的职员展开了攻心术……

  从下午2点一直到次日凌晨2点,调查组人员粒米未进,坚守战场。终于,在6月1日凌晨两点钟,上海的职员想通了,从家里赶到公司,交出了交易确认表。调查人员这才松了一口气。

  从5月30日奔赴三地,到6月1日最后收尾,稽查人员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进行了持续48小时的智力博弈,并终在这场闪电战中获全胜。

  书卷气嫌犯现形 两年“老鼠仓”获利两千万

  “戴眼镜,博士后,书卷气,对资本市场十分了解”,调查人员这样形容季敏波,“他很谨慎,在任西南证券任副总裁、投资管理部总经理兼投资经理前就让弟弟注销了股票账户,以避嫌。”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曾做过教授、深知资本市场规则的“老手”竟公然利用未公开信息谋取私利,且在监管执法者询问时坦然承认,只是在得知监管部门已经掌握当天景谷林业异常交易时方略显紧张。

  “百密一疏,可能这样操作久了,自己也有些麻痹了,没有意识到会被调查出来,更没想到会涉嫌犯罪。”调查人员分析说。

  季敏波自2008年9月进入西南证券,这么长的时间里,他的如此操作会仅此一单么?在浙江证监局查证的基础上,证监会稽查局请交易所对西南证券自营账户和9个目标账户的交易情况进行了趋同性分析。

  结果并不出人意料,但又令人吃惊。景谷林业仅仅是个引子,是冰山一角。趋同分析显示,2009年2月28日至2011年6月30日期间,季敏波利用因职务之便掌握的公司股票自营信息,通过其亲友控制的多个个人证券账户同期于西南证券自营账户买卖相同股票40余只,初步统计,单向成交金额5000多万元,获利约2000万元。

  季敏波个人的上述行为涉嫌构成刑法第180条规定的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证监会依照相关规定于2011年10月12日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侦查,目前本案仍在侦查中

  “季敏波案是证券公司从业人员涉嫌‘老鼠仓’刑事犯罪的第一案。”证监会有关部门人士说。

  自《刑法修正案(七)》实施以来,证监会进一步加大了对基金公司、证券公司等机构从业人员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即“老鼠仓”行为的查处力度。

  证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说,此案当事人季敏波作为证券公司高管,利欲熏心,利用自己所掌握的公司股票自营相关信息,为自己谋取不当利益,性质特别恶劣。

  该负责人强调,季敏波的“老鼠仓”行为,明知不可而为之,不仅严重侵害了公司利益,更是公然违背了资本市场“三公”原则,损害了广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对于这种行为,证监会发现一起,坚决查处一起,切实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赵晓辉 陶俊洁)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财经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