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财经新闻> 财经频道>产经新闻>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江铜贵溪冶炼厂渣库被指引发重金属污染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00:40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网友评论 (0)

江西铜业下属的德兴铜矿“污染事件”一时成为媒体焦点,而江西铜业将污染归于“唐朝采矿以来的历史旧账”,引起一片哗然。

随着《每日经济新闻(微博)》记者的深入调查,江西铜业更多触目惊心的污染案例浮出水面。近日,江西铜业贵溪冶炼厂附近的滨江乡苏门村、泗沥镇李家村和河潭镇周家村等多个村的村民向《每日经济新闻》反映,贵溪冶炼厂的废渣存放不当,导致重金属污染,使村民血镉超标。

12月21日下午,苏门村、李家村的江增辉、江卫东、李忠才等村民再次来到位于江西省贵溪市的江西铜业集团公司总部,为村民们受贵溪冶炼厂污染导致镉超标讨说法。和之前多次情形一样,该公司保安一看到村民走近,迅速关闭大门,并称向上级领导汇报。

等待一个多小时后,村民们仍不见领导的身影,只得散去。据李忠才介绍,他们这次向江西铜业公司讨要说法,主要是由于不久前三个村的13名村民在江西职业病医院体检时发现,有12人血液含镉超标。

村民们说,主要是因为吃了含镉的食物,导致血镉、尿镉超标。江苏南京环科所对苏门村土地的一份监测报告显示,大多数取样点的土壤中铜、锌、铅、镉、砷的含量均高于附近水稻土中这些元素的背景值,“这说明贵溪冶炼厂渣库对其坝下农田的污染是客观存在的”。

对于村民反映的镉超标一事,记者致电江西铜业贵溪冶炼厂厂长黄明金。对方称自己在国外,对此不知情。

贵溪市环保局局长黄贵凤表示,南京环科所的监测报告只能证明贵溪冶炼厂对附近土壤有影响,并不能断定村民的血镉超标与此有关。

体检:血镉、尿镉大幅超标

“上个月去南昌体检回来以后,他天天唉声叹气,为自己的病发愁,”周家村桂金生的家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桂金生在江西省职业病医院检查化验后,各项指标都超标,他心理负担极大。化验报告显示,桂金生血镉10.78μg/L(正常参考值<5),是正常值的两倍;尿镉8.08μg/L(正常参考值<5),超标60%,β2微球蛋白1.695mg/L(正常参考值0~0.300mg/L),是正常值的5倍。

桂金生血镉超标并非个例。11月24日,贵溪冶炼厂附近的苏门村、周家村和李家村的桂金生、江兴华、李光社、李忠才等13位村民在江西省职业病医院体检,检验结果显示,12位村民分别存在血镉、尿镉和微球蛋白等不同程度的超标,个别村民的血镉超标3倍,β2微球蛋白超标5倍。

李忠才说,他们这是第二次体检。2007年7月,村民们去江西广济医院做第一次检查,当时检查结果也显示,大部分人血镉超标,只是“当时的超标不如现在严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贵溪市滨江乡其桥村村民提供的体检报告中,验证了李忠才的话。2007年7月26日,其桥村数十位村民在江西广济医院体检,结果显示部分村民不同程度地重金属超标,“有的超标一倍多。”村民江长旺说。

“当时还没有意识到有多严重,根本不知道镉有多厉害,也不把它当回事。”村民江文兴说,直到当年同村的江增河因镉超标死亡,这才引起村里人的警觉。

此后几年,不少村民都感到身体不适。江火旺说,今年11月初,贵溪冶炼厂附近3个村的十多位村民自发到江西职业病医院检查。“医院不给我们检查,称要有企业或者有地方政府委托,才给我们做检查。”

“我们回来想找贵溪冶炼厂或者当地政府开具委托书。”江火旺说,贵溪冶炼厂和贵溪市政府都不给村民开具证明,“我们就找到江西省卫生厅,最后卫生厅的同志打电话给江西省职业病医院,这样才给我们做了检查。”

结果,13位村民中,有12人血镉尿镉超标。江火旺说,当时医生看了13张化验单后震惊了,说这个问题确实很严重,“当时医院有个主任还表示,有必要来贵溪一趟。”

这个检测结果让体检了的村民心惊肉跳,也让尚未检查的人如坐针毡。“镉是一种对人体有很大危害的金属元素,在体内超标,危害极大,所以我们必须维护自己的人身健康权利。”江文兴说,回来之后,村民们把检查的相关材料整理好,自发来到江西铜业门口,希望找该公司领导讨一个说法。

南京环科所指贵冶污染农田

从11月下旬至今,贵溪冶炼厂附近的村民们一次次前往江西铜业公司总部,除了第一次进了公司大门之外,其余几次均被拒之门外,然后就被保安和政府工作人员劝回去。

江火旺说,那次进了江西铜业的大门,也没有公司领导露面,只有一个科室的副主任出来,称会向上面汇报,并让他们回去等消息。

此后,他们就再也没能进入江西铜业的大门。李忠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为了不让他们进去,关闭大门后,公司里的人进出都不允许,“有些人有急事,就翻围墙出来。”

“我们身体受到了伤害,血镉、尿镉严重超标,要找污染单位对我们负责。”李忠才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违反国家保护环境防止污染的规定,污染环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江文兴说,2008年3月环保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在苏门地区做过检测,当地土壤重金属超标率高。

该报告显示,对照《食用农产品地环境质量评价标准》(HJ332-2006)中的土壤环境质量评价指标限值,苏门区土壤铜超标率为100%,其中严重超标的占87%,镉超标率为97%,其中严重超标的占39%。

2007年6月12日的《人民日报》也做过贵溪冶炼厂污染土地的报道,称“江苏南京环科所对苏门村土地的一份监测报告显示,大多数取样点的土壤中铜、锌、铅、镉、砷的含量均高于附近水稻土中这些元素的背景值,这说明贵溪冶炼厂渣库对其坝下农田的污染是客观存在的”。

从村民提供的江西铜业股份有限公司贵溪冶炼厂文件 (贵冶办字【2001】145号)中可以看到,贵溪冶炼厂承认渣库给苏门村的农田造成了污染。

江文兴说,综合以上各种检测结果,可以认定贵溪冶炼厂对苏门村农田的污染事实,因此本着谁污染谁负责的原则,要求江西铜业公司对村民体内含镉超标作出赔偿。“现在村民们有三点要求:一是在体检中血镉和尿镉严重超标者住院治病;二是对附近全体村民进行体检;三是本着谁污染谁负责的原则,这次的治疗费用由江西铜业负担。”

村民或食用镉超标大米数年

李忠才等村民从江西职业病医院的检测医生口中得知,造成人体含镉超标的主要渠道有两种,一是镉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另一种是呼吸了含镉的灰尘。这两种入侵方式,正与他们的情况吻合。

“我们吃的大米都是自己农田里种出来的,这些农田里的含镉量超标,种出来的大米自然也是含镉的。”村民江保华说,上世纪90年代初检查出他们村的大米含镉超标,当时贵溪冶炼厂也赔偿了,1993年开始,贵溪冶炼厂开始“以粮换粮”。

贵溪市环保局局长黄贵凤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1992年开始,当地就检测出稻谷含镉超标,“当时贵溪冶炼厂进行了以粮换粮来弥补村民的损失”。

“实际上,1992年~2001年十年间,以粮换粮只换了1993年一年,其余时间,村民种的稻谷都是自己吃掉了或者家禽食用了。”江文兴说,贵冶厂对受镉污染的稻谷按照0.15元/斤的标准补差价,并建议由苏门村自行将受污染稻谷做非人食用处理。

苏民村村民认为受到了误导。江文兴说,既然是“非人食用”,那么动物就可以吃,于是喂给鸡鸭吃了。“事实上,镉的超标,很大程度上是由食物链摄入的,含镉的稻谷喂鸡吃,鸡体内镉超标了,人又吃了鸡,人体也会增加镉的含量。”

对于贵溪冶炼厂附近部分村民血镉、尿镉超标,黄贵凤认为,这是否与贵溪冶炼厂对附近农田的污染有关,还不能下结论,需要经过专家的认定。

黄贵凤说,为了解决贵溪冶炼厂附近村庄受污染的问题,贵溪市政府投入了3亿多元,已经将离该厂最近的3个村庄整体搬迁,安置在滨江生态小区。

江西铜业暂未回应

昨日(12月22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贵溪冶炼厂厂长黄明金,他说自己不知道附近村民血镉超标一事,并表示自己目前在国外,无法就此事作出回答。

随后,记者两次致电江西铜业董秘潘其方,一直无人接听。临近中午,记者联系上江西铜业公司宣传部长汪小卡,按其要求,记者将采访提纲发至其邮箱。

昨日下午3点20分,汪小卡给记者发来短信,称按公司规定不能接受采访。

记者查询得知,贵溪冶炼厂的炼铜规模居世界第三,为亚洲第一。

(文中涉及村民皆为化名)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财经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