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财经新闻> 财经频道>产经新闻>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长沙:中标候选突遭拘禁 投诉数月仍陷僵局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16:01来源: 东方网 网友评论 (0)

河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发函要求长沙县方面尽快解决问题


  核心提示:12月22日孟立新对记者说,我和同事今年五月参与长沙星沙文化中心建设项目投标,突遭长沙县国家公职人员拘禁三天,二个月后我们公司又被莫名其妙地取消中标候选人资格,到现在也没有个说法,让我感到极度沮丧!孟立新,河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称河北建设)湖南区域的负责人。

  今年5月26日,孟和其他六家建筑公司参加了长沙县目前最大的公建项目,总投资3.9亿元的长沙星沙文化中心项目施工招标。经过评标,招标代理公司宣布评标结果,具有施工总承包特级资质的河北公司总分第一。

  中标候选公示突遭拘禁

  5月31日,湖南省招标投标监管网公示该项目的评标结果,河北建设为唯一的中标候选人。当天下午,河北建设突然收到长沙县建设局的传真,称接到投诉,要求该项目拟任项目经理孟立新及法人代表授权委托人刘伟雄到长沙县建设局接受调查。

  6月1日上午,孟立新和刘伟雄两人忐忑不安地来到长沙县建设局。建设局工作人员不冷不热地接待他们进了办公室,然后到外面悄悄地打了一个电话。不多久,这间办公室突然闯进来六、七个表情严肃的人,其中一人拿出一个本本在孟的眼前亮了一下,说是县纪委的要求孟、刘两人跟他走一趟。还没有等孟立新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们已经被来者包围,并强行带进一辆越野吉普。

  十多分钟后,吉谱车在一家名为农机宾馆的门前停了下来,孟立新和刘伟雄分别被送到事先开好的房间。刚一进门,县纪委的人就严肃地告诉孟立新:有人举报你们公司这次招标活动中有违法违规行为,县里已成立了由纪检、监察、检察、公安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希望你们能好好配合工作”。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孟立新说,他在宾馆被两个公安人员24小时轮流看着,不准看电视,不准打电话,不准洗澡、刮胡子,就是上厕所也得经办案人的允许;写的“交代”材料对方不满意,就会要求重新写;晚上被轮班讯问不能睡觉,疲劳时打下盹都会被立即叫醒。

  “关我三天三夜,就主要是围绕我们公司与长沙县某劳务公司的劳务分包协议问题进行问话。办案人员要求我承认投标文件中没有载明这个协议就是违反了招投标法,我始终不承认这一点。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就把我关这么久,我真的不理解这是为什么?!”

  期间,有办案人员暗示孟尽快承认“问题”以便早点回家,并询问“这个项目还搞不搞”,让孟感觉只要放弃这个项目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刘于6月3日下午被释放,孟于6月4日中午被释放。

  省纪委介入调查

  在释放孟立新二个多月后,长沙县招标采购局于8月12日发出非常简单的一纸公告,称:中标候选人公示期间,相关部门接到投诉后查实,中标候选人河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及其他投标单位在投标过程中有违法违规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宣布此次招标失败,取消河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中标候选人资格,该项目重新组织公开招标。

  孟立新愤愤不平地对记者说,该公告里面没有公布我们公司有哪些违法违规问题,也没有提到依据法律法规的哪一条做出这个决定。我们向长沙县招标采购局致电和发函要求做出解释时,对方避而不答。该局一位领导说这个决定是纪委做出的,我们只是执行,有问题可以去问纪委。

  无奈之下,河北建设将这些情况反映到湖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和监察厅等有关部门,提出投诉维权。湖南省纪委和监察厅很快要求长沙市监察局对此问题进行核查。在湖南省纪委和监察厅的督促下,长沙有关方面用了一个多月时间,形成反馈报告。报告称孟立新的公司之所以被取消中标候选人资格是因为两个问题:一是查实该公司有拟劳务分包计划,没有在投标文件中说明;二是没有把败诉的三个案件在《资格审查文件》中说明。在反馈的报告上,没有涉及到长沙县拘禁孟刘两人的情况。

  10月18日,河北建设又向湖南省纪委和监察厅递交了对这两个问题的答辩函,湖南省纪委和监察厅则要求长沙市有关部门对此重新调查处理。

  问题的真伪

  孟立新说,招标文件只要求在《拟分包计划表》中填写非主体、非关键工程分包计划,根本没有要求填写劳务分包计划;《资格审查申请文件》也只要求填写投标人有违法行为的,且与履行施工承包合同有关的案件。那三个败诉的案件既不是违法行为,也不是履行施工承包合同的案件。长沙县所述的三个败诉案根本不在规定的范畴内。

  “长沙县给上级部门的报告中是有意隐瞒这二个关键信息,断章取义,颠倒黑白,企图蒙混过关!”孟立新讨不到说法之后,他以“施工中标后遭遇长沙县官员非法拘禁的投诉” 为标题在网上发帖。次日,长沙县招标采购局很快在网上回应,但回应的内容并没有提到孟说的这两个关键信息。

  记者查阅了这个项目的招标文件和资格审查申请文件,发现确有这两条信息。一是招标文件《拟分包计划表》下方有备注:“本表所列分包仅限于承包人自行施工范围内的非主体、非关键工程”;二是在《资格审查申请文件》有如下说明:“诉讼和仲裁情况仅限于认定投标人有违法行为的,且与履行施工承包合同有关的案件,不包括调解结案以及未裁决或未终审判决的诉讼。”

  有关专家的解读

  这两条信息如何解读,似乎是长沙县能否取消河北建设中标候选人资格的关键。为此,记者请教了有关法律界和负责招投标工作的相关人士。

  有法律界人士指出,建设部颁发了《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工程施工分包管理办法》。该办法规定“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工程施工分包分为专业工程分包和劳务作业分包”,这个定义就把招投标法中的分包工作明确划分了专业工程分包和劳务作业分包二大类。

  该办法还进一步明确“专业工程分包除在施工总承包合同中有约定外,必须经建设单位认可”、“劳务作业分包由劳务作业发包人与劳务作业承包人通过劳务合同约定”,也就是说,专业工程分包必须经建设单位同意,而劳务分包是工程承包人的自有权利,无需建设单位同意,建设单位无权干预。

  这个项目招标文件《拟分包计划表》备注要求列入的是非主体、非关键工程分包,而没有要求将劳务分包列入,是符合建设部本办法精神的。河北建设不列入劳务分包计划没有违反这个备注的要求。

  “违法行为”指的是有违反国家法律或行政法规禁止性条款的行为,不能把合同法中的一般违约统统认为是违法。合同法对施工合同有明确的定义,它是建设方与施工方之间的合同。“与履行施工承包合同有关”是指与履行建设方与施工方签订的施工承包合同有关,而不是指与施工方与非建设方的非施工承包合同有关。河北建设败诉的三个的案子已被法院定性为租赁合同纠纷案、买卖合同纠纷案和承揽合同纠纷案,属于河

  北建设在施工活动中与非建设方的一般的经济违约案件,与履行施工承包合同无关。 湖南省招投标领域一位资深领导对长沙县提出的这两个“问题”,从另一个角度发表自己的看法。他说,这个项目招标文件《拟分包计划表》和表下的备注,以及《资格审查申请文件》关于诉讼的说明都不是长沙县的发明,解释权也不在长沙县。前者来自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房屋建筑和市政工程标准施工招标文件(2010 版)》,后者来自于《湖南省房屋建筑和市政工程施工招标投标人资格审查办法》。这两个版本全省的招投标活动经常采用。

  上述两个问题是招投标领域和建筑领域非常容易理解的常识性问题,不应该产生什么歧义。如果长沙县因为这两个问题取消河北公司中标资格,那是不公正的、荒唐的。这在湖南省、甚至全国都没有这个先例。

  假如大家都按照长沙县的逻辑来处理,那么长沙、湖南省、甚至全国很多项目的招标结果要推翻,招投标的历史和未来都要改变 。因为很多建筑企业,尤其是大企业都有长期的劳务分包协议,也有不少非施工承包合同纠纷案件的败诉,也不会在投标文件和资格审查文件中载明。

  记者在网上查询了参与这次投标的另六家入围单位的诉讼情况,发现均有各种类型的非施工承包合同败诉案件,但不知道这些单位是否将这些案件在《资格审查申请文件》中载明。湖南和北京多家建筑企业的有关人士,均不认同长沙县政府对这两个问题的观点。

  专家指出公告违法

  这位招投标领域的资深领导指出,国家颁布了《工程建设项目招标投标活动投诉处理办法》,对招投标中的投诉、受理、答辩、审理、做出处理决定都有非常细致明确的规定。长沙县在公告里没有投诉人,没有投诉内容和主张,没有被投诉人的申辩,没有被投诉人违法违规事实,没有根据法律法规具体规定,就一个取消中标候选人资格和重新招标的结论,这显然是违法的,是无效的。

  有法律界人士指出,这个案子中究竟有没有合法的投诉人和投诉事项值得怀疑。政府不能既当原告,又当法官。如果有合法投诉就应该公开,没有就不能启动投诉处理程序。总之,必须严格按法定程序办事,公开、公正、公平,不能暗箱操作。

  维权之路依然艰难漫长

  据记者了解,从6月1日开始抓人调查,至今已经过去半年多,长沙县没有重新招标,也没有给上级部门和河北建设一个令人信服的说法,就这样僵持着。

  12月9日,河北建设代表与长沙县有关部门领导在建设局三楼会议室进行协调。但长沙县有关领导的态度坚决,还是要废除河北建设资格,再重新组织招标,“但欢迎河北建设再来报名参加投标”。

  究竟什么投诉使得长沙县如临大敌,兴师动众对河北建设采用非常手段进行调查?长沙县国家工作人员没有向孟和刘出具任何合法手续就拘禁其三天,是否涉嫌犯有非法拘禁罪?是否应追究刑责?公民在长沙县是否还有最基本的人权?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孟立新。

  孟说,自己从遭遇非法拘禁,到长沙县违规发布公告,再到绞尽脑汁找他们的“违规”理由,隐瞒关键信息,愚弄上级领导,把应该严格依法依规开展的招投标活动随意玩弄于权掌之中,这是不是滥用公权,执法犯法?难道这些国家工作人员都不懂法?这背后就没有更深的内幕?

  河北建设一位副总裁告诉记者,他们公司每年在全国各地参加几百次招投标活动,也接受过多次投诉调查处理,但从来没有经历类似在长沙县这种非法、粗暴的对待,他们决心维权到底,绝不退让,也真诚希望湖南省、长沙市有关领导能重视和纠正这个问题。他们也绝不会辜负长沙县领导和人民的重托,把这个项目一定建设好!

  长沙县纪委一位副书记告诉记者,这次投标过程非常复杂,我们也是在收到其它竞标公司的投诉后,长沙县公安、检察、纪检、监察等部门才成立联合调查组去调查他们公司。在调查的过程中,我们的工作人员与孟立新在宾馆同吃同住也没有什么不妥。事情并非孟立新说的那么简单,希望媒体不要介入此事,现在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法律。

  河北建设在长沙县本次招投标活动中的遭遇和艰难维权历程,让记者深深感到,湖南省委书记周强在第十次党代会报告中提出的“发扬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法治湖南”的重要性、现实性和紧迫性,同时也感到湖南法制建设的道路还很长、很难!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财经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