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财经新闻> 财经频道>国内国际>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专家会聚一堂 展望2012年经济金融形势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21:07来源: 金融时报 网友评论 (0)

  郭田勇(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

  提高对经济适度减速的容忍度把握契机深化改革、调整结构

  我想从宏观经济形势和未来政策走向简单谈一下自己的看法。

  我昨天(12月8日)晚上发了一条微博,我知道11月的CPI降至5%以下,一降之后要求政策松动、要求保增长的呼声就会增强。因此我提出了一个观点:物价水平不是决定货币政策尺度的惟一标准。经济增长、调整结构、管理通胀预期,是我们要做好的三件事,但事实证明,这三件事要同时做好并不容易。2008年,为了保增长投入4万亿元,马上投资增速非常快,但由政府主导的投资,不仅埋下了通胀、资产泡沫隐患,也使经济结构更加扭曲。既希望经济增长率很高,又想通胀较低,没有资产泡沫,还想经济结构合理,是非常难的,只能寻找一个平衡点,要容忍经济增长速度低一些,不要太高,因为这对于控制通胀和资产泡沫、调整经济结构更有利。

  其实放在一个长周期来看,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大国,前30年经济处在高速增长期,整体经济增速在10%以上,未来30年继续保持10%的增长是很困难的,因为一个经济体从其本身的发展规律来看,也有边际增长递减的问题。“十二五”规划为什么定7%,定得好像有点低,其实作为一个经济体,应当有一个潜在的或者说是最优的增长率,低于这一增长率,失业、民生等社会问题会增加;但超出这一经济增长率;经济增长的质量就会降低,容易产生泡沫、结构不合理等问题。因此,学术界很多专家认为,这一潜在增长率在7%-8%比较合适。

  我认为,物价水平不是决定当前货币政策方向的惟一标准,其实这里边还有一个潜台词。当前金融宏观调控的方式、手段还很不健全,市场化的调控机制还没有形成,中央银行在进行货币政策调控的时候,价格型工具发挥作用的空间还很不充分。利率作为价格信号,应在社会资金配置中发挥杠杆作用,这种作用在中国远远没有得到发挥。这样金融调控就会过于依赖数量型工具,货币政策宽松时,大量货币从央行释放出去,而利率水平被压在低位,这时,大量资金一定被吸引到政府主导的融资平台、国有大型企业、房地产等领域,而事前期望的是服务中小企业、战略新兴产业,常常事与愿违。显然,这一切跟宏观调控机制不健全是有关的。

  那么,在提高对经济减速容忍度的情况下,我们未来应该干什么?我们不能放松货币,而是要做好两件事,一是深化改革,二是推动经济结构调整。做好这两件事非常重要。

  先说深化改革。刚才我们讲宏观调控不健全,价格手段没有发挥杠杆作用,所以推动利率市场化改革向纵深发展非常重要。就是要让利率真正发挥杠杆作用,让资金流到效率和效益最高的行业中去。当然这不是一蹴而就的,相关的配套改革也需要做好。但我们强调要积极推进,这应是明年深化改革第一个要做的事。

  第二个是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中国中西部差距非常大,未来投资增长空间仍然是非常大的,但在政府主导投资方面一定要进行改革。前两年,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各家银行都抢着贷款,以至于目前大家很担心其不良率的问题。试想,如果政府没有把融资平台拿在自己手里,而是把商业性项目承包给民间资本来做,银行还会抢着贷款吗?银行认为是政府行为,觉得没有风险,所以抢。因此,政府主导的投资不仅会投资效率低下、挤出民间资本,还会出现绑架商业银行、导致金融风险增加的情况。所以我提出一个原则,未来投资空间仍然非常大,但是要把握一个度,找到一个分水岭。只要是具有商业可持续性的投资项目,都要尽量通过招投标等方式放给民间资本来做,政府不要鸠占鹊巢。要实现这个目标,政府需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我们到地方看到各种投资平台、各种公司都是政府一个大锅里的肉。愿意不愿意把这些商业化,交给民间资本去办?我们希望政府会下定决心。因为不下这种决心的话,虽然未来中国投资增长仍然有潜力,但潜力之后就是隐患,所以说这块改革也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个方面的改革,我们也说了很长时间,要给民间资本提供更大的生存空间,推动垄断性行业对民间资本开放。中央政府为此多次发文,但整体贯彻效果并不明显,并没有倒闭风险。但在经济出现适度减速的时候,就要向改革要效益,深化垄断行业对民间资本开放,才能使整个市场上形成更为充分的竞争,提高效益。这种开放不但包括石油、电信、电力等行业,也包括金融业、银行业。中国银行业一方面市场不开放,利率没有市场化,另外一方面又按照国际标准,把资本金垒得那么高。前些天我谈过这个问题,有人问我,你的意思是不是要拆掉这么高的监管防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说要拆掉,而是要让防线真正发挥作用。要发挥作用,就必须开放市场,鼓励竞争,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只有大家充分竞争,有的银行可能要倒了,要亏损了,资本才能吸收损失,高标准的监管防线才能真正派上用场。因此,金融行业未来进一步开放市场,民间资本进入的空间也是非常大的,我们要深化这方面的改革。

  最后一个改革,推进政府职能的转变。我们每次到地方,经常感觉地方政府权力边界过大,政府就像当地最大的一家公司,而且其他民间资本的公司都相当于是子公司。所以说政府要有自己的行政边界和权力边界。政府权力边界相对比较大的地方,民间资本经营成本都会被推高,市场化程度都会被降低。所以推进政府职能转变,也是在改革中要做的事。

  再说推动经济结构的调整。中国对投资依赖性非常高,投资又是政府主导性比较强,所以说经济增速一高,一刺激之后,大量“铁公基”项目上马,所以我们要压低一些,同时改革投融资体制,能够使经济结构更为合理。从企业来看也是这样的,经济快速增长,各方面需求都很旺盛,这时候所有企业的无论是高附加值还是低附加值的商品都会很好卖。在商品好销售、经济效益好的情况下,让谁调结构、提高科技含量,谁也不愿意做。经济增速降低一些,让很多企业感受到压力,逼迫他不得不通过产业转型,提高科技含量,提高产品附加值,提高市场竞争力,调整经济结构的效果才会更有效。

  对明年宏观经济政策出发点问题,首先我们并不同意货币政策出现明显的转向,出现大幅度货币放松。我认为存款准备金率的确偏高一些,现在是21%,有一定的降低空间。政策可以进行一些微调,包括定向性宽松,但是,一定要把深化改革和调整结构放在首要位置上,这是非常重要的。

  关于财政政策,明年还是要强调实施积极财政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应注意把握两个方向,一个是在税收上,应通过结构性减税来降低中小企业经营成本。比如政府可以要求企业保持最低工资标准,但同时应把企业的税收降下来,这样企业就能拿出这部分钱来给工人提高工资了。从这个逻辑来看,减税是非常重要的。

  另一个方面就是要发挥财政转移支付功能,改善民生,熨平贫富差距。贫富差距过大后,由于边际效应,有钱人消费倾向递减,而贫穷的人还是没钱消费,这样,扩大消费就成了无源之水,消费需求就会逐渐枯萎。所以,一定要用财政政策调整收入差距,形成橄榄型的收入结构,庞大的中间阶层不仅是消费主体,由于其学历高、工作能力强,也是创新主体,只有这样整个社会经济才会可持续性地向前走。

  因此,建议明年继续保持积极财政政策,把重点放到结构性减税和改善民生这两个方面去。

7>>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财经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