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财经新闻> 财经频道>产经新闻>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秦桧“坐”(法眼)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7 00:49来源: 国际金融报 网友评论 (0)


  【新闻背景】

  《南方日报》12月22日消息称,南京市江宁博物馆新馆于今年9月28日开馆,在《千秋江宁》的展厅中,出现了一尊坐着的秦桧像。此事引起了岳飞后裔的关注,他们连夜乘坐火车赶往南京。在网络曝光后,又引起了国内外网友对这段历史的一次大讨论。近日,南京市江宁博物馆回应称,在几天前已经撤去了塑像并已“永久封存”,并向岳飞后裔承诺“择日公开销毁塑像”。

  史学界、文学界翻案成风,以致很多历史人物忠奸难辨,但秦桧似乎是例外。因此,秦桧的“坐”或“跪”,在可说与不可说间。

  不可说在于,秦桧是南宋官方“评定”的奸臣,岁月虽流逝,但因弄权、卖国、害忠良,民众对其的憎恶有增无减。想来只要岳武穆仍是忠义的象征,秦桧将永无“起身”之日。

  其可说之处在于,历来有人认为,秦桧之恶是宋金外交形势的结果,是南宋朝庭皇权与相权争斗的结果,也是北宋新旧党争的延续。秦桧未必是整死岳武穆的元凶,有论者将矛头指向宋高宗。余英时在整理当时宋宫辗转流出的相关史料后,根据其对南宋初期二帝心路历程的分析,认为岳飞之死或与其以外臣身份劝谏早定太子从而犯了高宗忌讳有关。这个结论似乎支持了上面的观点。尽管邓广铭早在1982年根据同样的史料却得出不同的结论。但无论如何,杀害岳武穆不过是其卖国路线的罪状之一罢了。

  不难看出,秦桧是否系杀害岳武穆的元凶与其应否对岳武穆之死负全责并无必然之联系,因此岳武穆的后人是否可以理所当然地主张秦桧必须一直跪着尚需要进一步探讨。事实上,秦桧像的跪或坐完全取决于今人的态度,尤其是今人看待历史的态度。

  与过去让坏人遗臭万年不同,今人的法律观念讲究身死罪消。无论是鸡鸣狗盗之辈还是穷凶极恶之徒,只要他们的生命终结,就不再追究法律责任了。即使对那些人神共愤的贪污腐化分子,也不过是在其罪行查实后,展罪证、列罪状、儆效尤,殊无人格污辱与贬损之意。如此,秦桧似乎就不必跪或不必再跪了。况且现在的流行文化对名人常作“去道德化”的理解。名者,非名望也。既然秦桧是江宁“名人”,在博物馆名人堂中“享”个座儿,似乎也不值得大惊小怪。

  克罗齐说:“一切真历史都是当代史。”人们对历史的理解不免受当代通行观念的影响,而且对历史的理解须参详当下,但并不意味着今人可以过于主观地评价历史及人物,以今薄古。而且倘若一味地否定过去,我们就将造就无根基的现在,进而迷失在物欲的茫茫大海中,就将“出族、法外、失去坛火、死无葬身之地”,遑论找到一条通向未来的坚实之路。

  秦桧,早就在历史中,其罪在宋,其跪在明,其可恶早就融入国人的价值体系。在我们的记忆中,秦桧是跪着的,与其他任何文物一样,这也是历史。我们对古代文物尚能“修旧如旧”,何以偏偏要让秦桧坐起来呢?一言以蔽之,古今之争也。

  古今之争,是话语权之争,是对历史解释权的争夺。古者,传统也;今者,现代也。古今之争就是坚持传统与提倡现代的斗争,在斗争中,新者去其“腥”,旧者去其“锈”,而历史则在双方的反复争斗中逐渐熔化、重铸。如今因秦桧像挑起的这场争夺也不例外,博物馆及秦桧坐像的施工方是无心插柳还是心有戚戚不得而知,但却让现代之我反省一点,秦桧死后尚且可托梦给其妻子王氏说“东窗事发了,正在吃阎王爷的苦头”,现在无地狱、无来世,倘不能让坏人遗臭万年,又何以让“乱臣贼子惧”呢?

  行文至此,看一眼秦桧坐像的照片,惊讶于秦桧似乎是虚坐在椅子上,膝盖仍不能抗拒地心引力,局促,惶恐,两股战战,想坐却又不敢坐。

  (解语)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财经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