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财经新闻> 财经频道>产经新闻>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湖南“急诊”高速公路 现代投资拟150亿收购相关资产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7 09:11来源: 中国新闻网 网友评论 (0)

  12月20日,停牌已有月余的现代投资(.SZ)发布公告,称公司拟收购湖南高速集团(与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湖南高速公路总公司为“三块牌子、一套人马”关系)持有的长湘高速、澧茶高速100%的股权。

  据《中国经济周刊(微博)》了解,该重大资产重组所需资金为现代投资向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超过150亿元的股票。

  在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下称“湖南省高管局”)原局长冯伟林因“巨额受贿、严重违纪”被立案调查的背景下(详见本刊2011年第33期《双面冯伟林》一文),湖南省高管局与现代投资这对“分庭抗礼”多年的“父子”能否重修旧好?

  “冯案”在持续发酵,银行放款在踟蹰,建设中的高速公路在等待“血液”补充民间与官方开始思考湖南高速的走向:被外界称为“大跃进”式的湖南高速公路的建设是否过度超前、畸形发展?严重“失血”的湖南省高管局,是否真有必要撇开其控股的现代投资另造融资平台?湖南高速公路“前腐后继”的背后,如何有效监管权力寻租……诸多重大问题亟待解决。

  湖南高速公路进入“急诊”期。

  “名为父子,实为兄弟”的现代投资

  尽管“冯案”目前尚未进入法院程序,但在11月19日湖南省第十次党代会上、时任湖南省纪委书记许云昭的工作报告中,近年查处的大案要案名单中就有冯伟林的名字。

  冯伟林成为湖南交通系统十年来第六个被查处的厅级高官。短短十年间,湖南交通系统先后有6名厅级干部“落马”(其中5人涉案高速公路)、多名厅级干部受处分、数十名科处级干部被量刑(见附表)。

  “多年以来,我们的干部,基本没有认真进行过政治学习与交流,没有认真开展过道德教育与核心价值观的讨论。”湖南省高管局一官员自我反省道。

  不止于“缺乏自律”,政企不分、官商一体、缺乏有效的第三方监管,亦是湖南高管局的“病症”。湖南省高管局在资金筹措与调拨、项目筹备与招评标、施工质量监督与安全生产、财务管理和审计监督等各项管理上全程“垄断”,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这种“生态格局”给权力把控者留下了巨大的寻租空间,于是,担任湖南省高管局“一把手”成了“高危职业”,极易决策失误,滋生腐败。

  “包括湖南高速公路广告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湖南高广投资公司’)在内,我们自己办的企业,几乎没有任何监管,也没有任何利润考核!”湖南省高管局上述官员说,组建一个企业的目的要非常明确,要么解决内部就业,要么在服务于高速公路建设与管理大局下实现创收,“我们有的企业成立三四年了,一笔业务也没有做成,养了不少人;有的企业从十几号人发展到几百号人,看似养的人不少,可是没有几个人来自于系统。目的不明确,没有监管与责任指标,不出事才是‘新闻’!”

  在采访中,湖南交通系统有相当部分官员认为湖南高广投资公司的母公司湖南高速集团“成立的目的不够明确”。1993年,湖南高速公路总公司成立;1998年,成立湖南省高管局。二者为“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合署办公”关系。1999年,湖南高速公路总公司旗下子公司现代投资上市。2004年底,冯伟林以湖南省高管局党委副书记身份主持湖南省高管局工作,2008年7月担任局长。

  为再造融资平台,2008年12月,湖南省高管局整合旗下相关资产,设立湖南高速集团,“三块牌子、一套人马”的格局显现。其中,湖南高速公路总公司的主要资产除现代投资的3条经营性高速公路外,余下部分为“已无资本运作空间”的政府还贷性高速公路;湖南高速集团的主要资产除一部分“自己办的企业”外,还有多条经营性高速公路。冯伟林曾在多种场合称,成立湖南高速集团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探索资本运营新路子,增强“造血”功能,实现上市融资。

  实际上,在湖南高速集团“真真假假”借壳赛迪传媒之前,市场即有湖南省高管局借壳寰岛实业(.SZ)、金健米业(.SH)等消息传出,部分上市公司还刊发了相关公告。

  按理,湖南高速公路总公司旗下已有现代投资这一融资平台,湖南省高管局为何还要组建湖南高速集团作为另一融资平台?

  在《中国经济周刊》对湖南交通系统的采访中了解到,长期以来,现代投资与其控股股东湖南省高管局的“关系令人费解”。2001年开始担任现代投资董事长的宋伟杰,此前长期担任湖南省主要领导的秘书,在湖南省高管局一些人看来,宋伟杰以其“特殊的身份”,经常越过湖南省高管局直接与湖南省交通厅沟通、汇报,“父子”关系因此变得“微妙”。宋伟杰任董事长后不久,湖南省交通厅官方网站显示,现代投资与湖南省高管局同属湖南省交通厅的厅直单位,似乎“父子”又成了“兄弟”。长此以往,形成“各走各路”的局面。设立湖南高速集团由此提上日程。

  湖南省高管局多名官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在国内,一些省(市)没有设立高速公路管理局,有的仅成立了一个高速公路总公司,湖南高速公路产生三块牌子、两大融资平台的现象为全国独有。“可以说,湖南高速集团的成立,既是湖南交通系统内复杂关系、没有理顺的结果,又是高速公路融资方式单一下的产物,这也为居心叵测之人提供了腐败的温床。”

  8月16日,是冯伟林为已成立两年多的湖南高速集团选取的挂牌的“好日子”。湖南高速集团庞大的身躯,最终因“冯局长当日早晨到处找不到人”而开始面临一场“生死劫”。

  “冯伟林被拘以后,湖南高速集团的所有工作与项目,特别是财务工作基本上陷入停滞,部分下属企业基本任其自生自灭,人心惶惶。”湖南省高管局多名职工对《中国经济周刊》称。

  现代投资拟150亿收购相关资产

  以湖南居全国第10位左右的财力水平、湖南省高管局80.96%的资产负债率、已建与在建高速公路里程从2007年的全国第17位跃至目前居全国前三位的现状,湖南高速公路建设是否在“大跃进”?

  市场广泛质疑,解惑需要更高层面。

  10月8日,在湖南省省长徐守盛主持召开的湖南省政府常务会议上,重点研究了交通运输发展问题,会议指出,“十二五”期间,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要按照科学谋划、适度超前、有序发展的要求,“收拢五指形成拳头”,进一步加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

  据《中国经济周刊》了解,在此次常务会议上,蕴酿多时的《湖南省交通运输“十二五”发展规划》获原则通过。湖南省主要领导在解析“适度超前”时指出,“十年、八年干完的事情,没有必要在三年、五年内搞完。要切合实际。”

  按照《湖南省交通运输“十二五”发展规划》,“十二五”期间,湖南交通建设总投入约4500亿元,其中,高速公路投资3000亿元,建设高速公路6334公里,建成通车4887公里;境内现有国家高速公路要全部建成通车,相邻市(州)间全部以高速公路连接;100%的县(市、区)在30分钟内上高速公路。据了解,2011年,湖南交通建设总投入约900亿元,其中高速公路投资为670亿元。

  冯伟林被拘时,正逢金融危机蔓延、国家宏观调控之际,湖南高速公路建设面临前所未有的筹资压力。

  “8月16日以来,湖南高速公路总公司、湖南高速集团的筹资金额只有1.7个亿,‘毛毛雨’!这么庞大的班子,你们干的是什么工作?今年剩下的时间里,高速公路大体上需要的资金量是150个亿,总公司争取的额度每个月要达到27个亿,集团公司每个月要达到13.5个亿,达不到目标,唯你们是问!”9月9日召开的湖南高速公路资金落实汇报会上,湖南省交通厅厅长贺仁雨强调,“今年670亿元的建设任务要全额完成,这是铁的目标!”

  压力最终落到了湖南省高管局新班子上。

  8月17日吴国光主持湖南省高管局全面工作后,10月12日,株洲市原副市长肖文伟调任湖南省高管局党委书记。特殊时期,新班子既要鼓舞信心,又要身先士卒找资金、抓项目进度。“熟悉业务,低调,比较民主”,是湖南省高管局一些职工对这对“新搭档”的评述。 一番操持,人心趋稳,一些“看戏”的人也开始主动“搭台”, 服务区BOT项目进展顺利,一路一公司的机构改革工作在负重中前行,在建高速公路除个别项目时开时停外,大部分正常运转。

  11月底,《中国经济周刊》在对湖南部分银行的采访中了解到,此前放款犹豫、踟蹰的现象已基本转变,“血液”正一点一滴注入湖南高速。建行湖南分行一负责人对《中国经济周刊》称,“我的态度很明确,冯的问题只能影响到他个人,不会影响我们的投资与扶持!”

  银行等金融单位“输血”的同时,还需增强自身的“造血”功能。在湖南省交通厅党组的协调、指导下,湖南省高管局与现代投资这对“兄弟般的父子”握上了手。12月20日,现代投资刊发公告,称正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拟以定向增发方式收购湖南高速集团持有的长湘高速、澧茶高速100%的股权。

  其时,现代投资正遭遇发展瓶颈。

  现代投资历年年度报告显示,十余年来,公司守着长潭、长永、潭耒总计约246公里的3条高速公路“靠垄断、也靠天吃饭”,在收取了数十亿元通行费后,不在急需“输血”的湖南其他高速公路上“做文章”,反而在房地产、网络、环保、期货等方面屡尝多元化发展,但大多“赔了夫人又折兵”。同时,其掌控的3条高速公路中,经营期限最长的17年,最短的12年十余年后,现代投资何去何从?

  “长湘、澧茶这两条高速里程共约180公里,总投资约156亿元,预计分别于2012年5月、2013年底前通车,资产质量相对较好。”湖南省交通厅要求匿名的官员透露,在湖南省交通厅党组的斡旋下,现代投资与湖南省高管局的交往明显频繁起来,“有融资功能的不融资、却在路外(指高速公路主业之外)‘折腾’;没有融资平台的要另起炉灶,在资本运作上‘胡闹’湖南高速到了拨乱反正的时候。”

  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现代投资能否于此次重组后找准定位与责任,围绕高速公路经营性资产做强产业链?湖南省高管局能否吐故纳新,知耻而后勇?大家拭目以待。

  湖南交通系统近年查处的大案要案

  2000年

  虢代章(副厅级)

  ●湖南省交通厅原党组成员、总工程师

  ●收受贿赂95.7万余元

  ●未公布量刑

  2001年

  马其伟(副厅级)

  ●湖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现代投资原董事长

  ●收受贿赂236万元

  ●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2003年

  唐见奎(正厅级)

  ●原湖南省政府副秘书长兼任省重点工程副组长、高速公路招投标领导小组副组长

  ●收受贿赂144万元

  ●被判无期徒刑

  2004年

  王道生(正厅级)

  ●原湖南省政府副秘书长兼任省重点工程分管领导、高速公路招投标领导小组成员

  ●收受贿赂401万元

  ●被判无期徒刑

  2006年

  杨志达(副厅级)

  ●原湖南省交通厅党组成员、高速公路管理局首任局长

  ●收受贿赂295万元,另有260多万元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被判无期徒刑

  2007年

  胡东升等人

  ●胡升东原为湘西自治州公路局局长

  ●凤凰县在建堤溪沱江大桥坍塌,64人死亡、22人受伤,经济损失数千万元

  ●24人被追究刑事责任,32人被处分*

  2010年

  傅安辉、陈满林

  ●前者为现代投资总经理,后者为现代投资董事会秘书

  ●经济问题

  ●未公告进展

  2011年

  冯伟林(副厅级)

  ●湖南省交通厅原党组成员、湖南省高管局第二任局长

  ●巨额受贿、重大违纪行为

  ●侦查之中

  冯伟林案“余震”不断

  打着湖南高速集团的“金字招牌”,以并购之名牟取私利的冯伟林,因“赛迪传媒(.SZ)股票内幕交易案”被牵出,在土地转让、工程招投标、证券内幕交易三个方面,存在巨额受贿、重大违纪行为。

  操作赛迪传媒重组事宜的湖南省高速集团子公司湖南高广投资公司,被认为是冯伟林“打得最多的一张‘牌’”。 2004年以来,湖南高广投资公司名下建有金色比华利公寓、金色溪泉湾小区、金色比华利大厦等房地产项目,总用地面积超过1000亩。2009年初开工的金色比华利大厦为湖南省高管局办公楼新址,建筑面积7.11万平方米,高28层。据内部人士称,冯伟林案发后,经查账,金色比华利大厦交付使用的投入费用约6.1亿元,折算下来约8450元/平方米。而长沙市房价为全国最低城市之一,同时期商品房均价约4500元/平方米,“我们长期搞工程的,‘黑洞’一看大致就清楚我认为三四个亿就可以修好!”

  按冯伟林原方案,金色比华利大厦裙楼的1至6楼建成一个五星级的高档会所,以8000万元价格交由湖南高广投资公司发包先行装修,再对外出租、营业。冯伟林被拘后,会所项目戛然而止。今年9月至11月间,《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多次看到,会所装修队伍与材料供应商聚集在湖南省高管局“要欠款、要说法”。“对外出租的场地,哪能由我们自己来装修?”湖南省高管局要求匿名的干部称,“更重要的是,办公楼里建会所,灯红酒绿的,极不严肃!”

  查办“冯案”犹如刨地瓜,“顺藤一摸,就是一窝”。2010年10月,冯伟林妻子湖南省公安厅副调研员易杏玲被拘后,与冯伟林“交往甚密”的湖南高广投资公司原董事长彭曙、总经理胡浩龙相继被“双规”;今年8月冯伟林被“双规”后,两名处级干部长湘公司负责人周雪铭、怀通公司负责人佘小年亦相继被拘。据《中国经济周刊》了解,冯伟林等人长期入住湖南某五星级酒店,其间费用就多由长湘公司支付。

  2008年底,湖南省交通厅历时8年建成的“石竹苑”职工住宅楼,出现大面积漏雨、浸水情况,其外墙砖、隔热、防水层需“刨掉重来”,造成约2000万元损失(详见本刊2009年第6期《湖南省交通厅8年修出问题楼》一文)。此后,据《中国经济周刊》了解,湖南省高管局“冒大不韪”,从部分在建高速公路抽调了近千万元的“国家重点工程建设资金”用于“补漏”;连住宅楼的绿化,大部分亦由长湘公司等高速公路“捐赠”。“当一个人把单位的钱当作自家口袋的钱往外掏时,腐败就达到了极至。”湖南交通厅一位要求匿名的官员对本刊记者称。

  更离谱的是,今年8月初被“双规”的前几天,冯伟林一意孤行,不接受多名分管财务工作干部的劝告,亲自“坐阵”财务室,将1亿元资金分两次“借给”私营老板浏阳河酒店相关人士。

  “(冯伟林)将一个亿拨付后,浏阳河酒店的相关人都跑掉了,手机都关掉了。”9月初,贺仁雨在湖南省高管局的一次讲话中严厉指出,“你们一定要想清楚自己是干什么的!应该做什么!要做到什么程度!你们说我咄咄逼人,我就是咄咄逼人!”

  记者 曹昌

  12月20日,停牌已有月余的现代投资(0.SZ)发布公告,称公司拟收购湖南高速集团(与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湖南高速公路总公司为“三块牌子、一套人马”关系)持有的长湘高速、澧茶高速100%的股权。

  据《中国经济周刊》了解,该重大资产重组所需资金为现代投资向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超过150亿元的股票。

  在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下称“湖南省高管局”)原局长冯伟林因“巨额受贿、严重违纪”被立案调查的背景下(详见本刊2011年第33期《双面冯伟林》一文),湖南省高管局与现代投资这对“分庭抗礼”多年的“父子”能否重修旧好?

  “冯案”在持续发酵,银行放款在踟蹰,建设中的高速公路在等待“血液”补充民间与官方开始思考湖南高速的走向:被外界称为“大跃进”式的湖南高速公路的建设是否过度超前、畸形发展?严重“失血”的湖南省高管局,是否真有必要撇开其控股的现代投资另造融资平台?湖南高速公路“前腐后继”的背后,如何有效监管权力寻租……诸多重大问题亟待解决。

  湖南高速公路进入“急诊”期。

  “名为父子,实为兄弟”的现代投资

  尽管“冯案”目前尚未进入法院程序,但在11月19日湖南省第十次党代会上、时任湖南省纪委书记许云昭的工作报告中,近年查处的大案要案名单中就有冯伟林的名字。

  冯伟林成为湖南交通系统十年来第六个被查处的厅级高官。短短十年间,湖南交通系统先后有6名厅级干部“落马”(其中5人涉案高速公路)、多名厅级干部受处分、数十名科处级干部被量刑(见附表)。

  “多年以来,我们的干部,基本没有认真进行过政治学习与交流,没有认真开展过道德教育与核心价值观的讨论。”湖南省高管局一官员自我反省道。

  不止于“缺乏自律”,政企不分、官商一体、缺乏有效的第三方监管,亦是湖南高管局的“病症”。湖南省高管局在资金筹措与调拨、项目筹备与招评标、施工质量监督与安全生产、财务管理和审计监督等各项管理上全程“垄断”,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这种“生态格局”给权力把控者留下了巨大的寻租空间,于是,担任湖南省高管局“一把手”成了“高危职业”,极易决策失误,滋生腐败。

  “包括湖南高速公路广告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湖南高广投资公司’)在内,我们自己办的企业,几乎没有任何监管,也没有任何利润考核!”湖南省高管局上述官员说,组建一个企业的目的要非常明确,要么解决内部就业,要么在服务于高速公路建设与管理大局下实现创收,“我们有的企业成立三四年了,一笔业务也没有做成,养了不少人;有的企业从十几号人发展到几百号人,看似养的人不少,可是没有几个人来自于系统。目的不明确,没有监管与责任指标,不出事才是‘新闻’!”

  在采访中,湖南交通系统有相当部分官员认为湖南高广投资公司的母公司湖南高速集团“成立的目的不够明确”。1993年,湖南高速公路总公司成立;1998年,成立湖南省高管局。二者为“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合署办公”关系。1999年,湖南高速公路总公司旗下子公司现代投资上市。2004年底,冯伟林以湖南省高管局党委副书记身份主持湖南省高管局工作,2008年7月担任局长。

  为再造融资平台,2008年12月,湖南省高管局整合旗下相关资产,设立湖南高速集团,“三块牌子、一套人马”的格局显现。其中,湖南高速公路总公司的主要资产除现代投资的3条经营性高速公路外,余下部分为“已无资本运作空间”的政府还贷性高速公路;湖南高速集团的主要资产除一部分“自己办的企业”外,还有多条经营性高速公路。冯伟林曾在多种场合称,成立湖南高速集团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探索资本运营新路子,增强“造血”功能,实现上市融资。

  实际上,在湖南高速集团“真真假假”借壳赛迪传媒之前,市场即有湖南省高管局借壳寰岛实业(0.SZ)、金健米业(6.SH)等消息传出,部分上市公司还刊发了相关公告。

  按理,湖南高速公路总公司旗下已有现代投资这一融资平台,湖南省高管局为何还要组建湖南高速集团作为另一融资平台?

  在《中国经济周刊》对湖南交通系统的采访中了解到,长期以来,现代投资与其控股股东湖南省高管局的“关系令人费解”。2001年开始担任现代投资董事长的宋伟杰,此前长期担任湖南省主要领导的秘书,在湖南省高管局一些人看来,宋伟杰以其“特殊的身份”,经常越过湖南省高管局直接与湖南省交通厅沟通、汇报,“父子”关系因此变得“微妙”。宋伟杰任董事长后不久,湖南省交通厅官方网站显示,现代投资与湖南省高管局同属湖南省交通厅的厅直单位,似乎“父子”又成了“兄弟”。长此以往,形成“各走各路”的局面。设立湖南高速集团由此提上日程。

  湖南省高管局多名官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在国内,一些省(市)没有设立高速公路管理局,有的仅成立了一个高速公路总公司,湖南高速公路产生三块牌子、两大融资平台的现象为全国独有。“可以说,湖南高速集团的成立,既是湖南交通系统内复杂关系、没有理顺的结果,又是高速公路融资方式单一下的产物,这也为居心叵测之人提供了腐败的温床。”

  8月16日,是冯伟林为已成立两年多的湖南高速集团选取的挂牌的“好日子”。湖南高速集团庞大的身躯,最终因“冯局长当日早晨到处找不到人”而开始面临一场“生死劫”。

  “冯伟林被拘以后,湖南高速集团的所有工作与项目,特别是财务工作基本上陷入停滞,部分下属企业基本任其自生自灭,人心惶惶。”湖南省高管局多名职工对《中国经济周刊》称。

  现代投资拟150亿收购相关资产

  以湖南居全国第10位左右的财力水平、湖南省高管局80.96%的资产负债率、已建与在建高速公路里程从2007年的全国第17位跃至目前居全国前三位的现状,湖南高速公路建设是否在“大跃进”?

  市场广泛质疑,解惑需要更高层面。

(中国经济周刊)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财经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