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大洋新闻>>财经频道

字号

克鲁格曼与龙永图激辩:中国成为顺差国是市场选择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1 18:24 来源: 和讯网 发表评论 (0)

  和讯消息今日上午“克鲁格曼中国行”北京站论坛在北京金融街(000402,)举行。在讨论过程中,克鲁格曼与龙永图就一系列问题进行了激烈辩论。克鲁格曼强调,中国的巨额贸易顺差在当前环境下造成了其他国家的失业问题,而且中国的巨额贸易顺差并非是比较优势的自然结果。龙永图则强烈回应道,就一个国家出现了贸易顺差而进行指责,是不公平的。龙永图表示,出现贸易顺差是在中国的发展路线上不可避免的,而且就贸易本身而言,真正受益最大的应该是出口国而非进口国。龙永图强调,中国成为贸易顺差国,是一个市场的选择。

  以下为文字实录:

  我非常同意龙部长的观点,中国正在升级,这毫无疑问。但是中国不可能永远是一个价值很低的,工资很低的劳动密集型的生产国家。现在越南的工资更低,但是中国仍然从很长的时间来说,还是一个低成本的劳动密集型的产品制造国,我觉得还要有几十年吧。即使中国增长很快,不断的在产业升级,但是要完全改变这个状态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我们还任重而道远。我们可以有这样一个模型,就是韩国,在1965年的时候,可以说他们是一个低工资的劳动密集型的出口国,现在,他们已经进入一个高数的国家,但是这实在是要耗费很长的时间,我想中国要进行这种转型,阶段还是要很长的时间。

  我不同意这样的观点,就是中国的贸易赤字完全是一个自然的结果,是比较优势的自然结果,我不是很同意。从某种重要的程度上来说,我觉得是政策造成的。这种政策是很奇怪的,我们一般认为在货币政策的角度来看,我们看看收支平衡的状况,我们会感到很困惑。但是我们想想危机之前,在2006年或者2007年的情况,没有受到危机干扰的时候情况也是如此,你可能会认为这些自然的东西,比如一个发达国家,像中国增长很快,他们是有资本流入的,在私有部门,当然资本是流入在中国,中国是一个净私营资本的流入国。但是这些流入就被巨大地官方资本流出抵销了,中国的储备银行、央行买了很大量的外汇,然后冻结了这些外汇,因为私营资本的钱进入中国,然后所有的中国银行(601988,)把这些钱收集起来买外国的外汇,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政策。当然,我非常同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其他地方也能够看到这种政策,但是我不能苟同这个大的贸易盈余是一个比较优势的自然结果。如果人民币是可以浮动的,或者减少官方对人民币的干预,我觉得赤字不会有这么大。当然,我也不是支持现在人民币自由可兑换,因为资本市场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并不认为大的盈余是一个自然的结果,30、40年之后,我觉得中国还是要找到一个方法,如何来减少贸易的盈余,整个世界不太可能愿意接受中国现在这么大的一块贸易盈余。

  主持人:您对保罗·克鲁格曼先生说中国的巨大贸易顺差并不完全是比较优势的结果,而是有政策上的原因这个论断有什么回应呢?

  龙永图:我的意思是说全球的贸易肯定有逆差国,也有顺差国,这是全球贸易的性质决定的,总有一些国家会成为贸易的顺差国家。我认为在全球贸易规则普遍得到强化的时候,应该说有一些国家保持一定的贸易顺差也是合理的。但是如果是以这一点来对一些国家进行施压的话,我觉得是不公平的。因为我并不认为中国可能会长期保持在危机前的这样大量的贸易顺差,实际上中国的贸易顺差正在开始大幅度的下降,而且中国也开始启动国内的内需市场。所以整个的趋势是中国的贸易市场会减少。但是不能因为有一个国家有一个大量的贸易顺差,或者是比较大量的贸易顺差,这个国家就会成为一个被国际上指责的对象。像过去日本、韩国还有很多国家在历史上也是大量的贸易顺差国家。我觉得这个都是在一个国家的发展阶段所不可避免的现象。实际上全球我们学习国际贸易的人都知道,真正的全球国际贸易的最大受益者是进口国,而不是出口国,出口国始终是对贸易国做出自己的贡献,真正受益最大的是进口国。随着中国的经济实力的发展,随着中国经济,中国出口的整个格局和他产品的附加值的增加,中国肯定会逐步的减少自己的贸易顺差,这是一个大的趋势。我的意思就是说不要因为一个国家有一定的贸易顺差,就成为一个被国际上指责的对象,因为许多国家的发展阶段,包括美国、日本一直到现在的德国都长期是贸易顺差的国家,这是由于一个国家的发展阶段所决定的。中国现在保持一定的贸易顺差,是中国目前的发展阶段决定的,所以也是全球贸易的基本格局决定的。所以我的中心点就是说并不是中国想要继续保持像危机前这样大的贸易顺差,中国并没有这样的意图。中国一直在试图增加进口,在扩大内需来减少自己的贸易顺差。但是我的观点就是贸易顺差不能够成为国际上施加压力的一个理由和一个被指责的对象。所以一个贸易顺差国,这并不是一个自己的选择,是市场的选择。

  主持人:我们再有请保罗·克鲁格曼先生回应一下龙先生的判断,我们的顺差是不是成为了一个替罪羊,解释美国自己经济的问题。同时刚才保罗·克鲁格曼先生说我们中国的贸易顺差的政策,政策上他觉得是有一些奇怪的地方,您是否认为这些奇怪的地方会反过来伤害中国自己的利益。我记得前一段时间在纽约时报上您写过一篇文章,是周小川行长提出的全球储备货币的话题的,您能不能都讲一下?谢谢。

  保罗·克鲁格曼:实际上这里有两个问题,一个是中国自身的利益,中国积累了非常巨大的外汇,投资回报也非常低,甚至于是负的。我们可以说他可能有一些其他的目的,我用奇怪也是恰当的用词,作为不是一个富裕的国家,上万亿的美元投资,回报也非常低,可能会带来非常大的问题。也确实会带来一些储备货币的征兆。而且持有的外汇币种,美元的集中度也确实会有一些问题。

  我想大胆地说,就是说中国的盈余你说的是对的,盈余是市场作用的一个结果,不应该对此指责。但是如果要描述中国的盈余是一个市场化的结果的话,就觉得会有点想象力了。中国的人民币是不可以自由转换的,并且保持着一个相对弱币的地位,通过大量购买外币维持的。由此带来的一些问题,就是为什么在正常的情况下对这个世界做出了一些贡献,但是三年之前中国向世界各地出口廉价的消费品,我们下一个单子,你就把衣服、鞋子给我们,这非常不错。但是当前的情况下,中国的盈余就会对其他的市场上的就业产生影响。每年在美国有这样的一种仪式,按照我们的法律,美国的财政部要求列出操纵汇率的那些国家,如果说那个国家在操纵其汇率的话,那么后果就会有一系列的措施,每年财政部必须要确定中国是否操作其货币汇率。那每年财政部总是说谎,说中国没有对其汇率进行操纵,事实上确实如此,他的汇率是相对固定的,而且是通过大量购买外币来维持其自身比较弱的估值。

  当然,在财政部说这些谎是为了避免直接的冲突,但是这确实是一个谎言,确确实实这也不是市场运作的结果。所以说这也是在世界体系当中必须要防范的。

  主持人:龙部长还要继续回应吗?保罗·克鲁格曼先生,您可能不知道,龙永图先生是我们中国曾经的WTO的首席谈判代表,所以您要是说您肯定说不过他,您估计开始写文章才行了。

  龙永图:我也同意保罗·克鲁格曼先生讲的,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中国辛辛苦苦出口了大量的美元,大量的商品换取了美元,然后又买美国的国库券,他认为是很奇怪的事情,事实上我们也认为很奇怪,但是我们没有办法。主要是因为全球的金融体系是你们美国人在主宰的,以美元为中心的货币体系是历史上造成的,我们现在还暂时没有这个力量去改变它,虽然我们现在能改变它,在我们没有力量改变它的时候,我们只能够面对这样的情况,但是我们的希望是总有一天要改变这种情况的,要改变这种奇怪的现象。我们现在也知道这很奇怪,我们也很希望我们的银行体系,我们的金融体系更加强大,以至于使得我们中国的人民币可以自由的兑换。当我们人民币能够自由兑换的时候,我们绝不会出现这种奇怪的现象。但是当我们中国的金融体系、中国的监管体系还不是那么强大和健康的时候,我们只能够采取这样的政策,造成了这种实际上你们受益的奇怪的现象。所以我们现在要求的就是不要把这种奇怪的现象当成中国人必须受指责的现象,中国人在吃了很大亏的情况下,你们还在指责中国,这是完全不公平的。所以我就觉得我们总体的目标是要改变以美元为中心的体系,这种体系改变以后,我们中国的人民币变成自由兑换的时候,那才会是真正的全球的公平的自由贸易。所以现在WTO讨论的所谓自由的贸易、公平的贸易是不存在的,因为金融体系存在的是不公平的贸易。现在中国人在忍受这种不公平,忍受这不种不公平的时候,我们绝对不能够再接受对我们不公平的指责,谢谢。


(编辑: newsro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新闻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