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大洋新闻>>财经频道

字号

克鲁格曼再发预言:世界经济将遭遇5到10年困难期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2 14:55 来源: 中国经济网 发表评论 (0)

  他竟然猜中了金融危机的上半场,但是,我们更关注的是下半场怎么了结,我们怎么走出衰退,全球经济什么时候复苏,中国经济在今后充当什么角色?

  10日下午,预言家克鲁格曼来到中国,开始了他为期三天的中国之行。11日在北京举行专题演讲,12日还将在上海举行演讲。

  关于全球金融危机

  “经济危机离见底还远着呢”

  “经济危机还没有见底,事情正在快速地变得愈加糟糕,离见底还远着呢!”克鲁格曼对这次全球经济复苏的速度不敢乐观。他表示,当前整个世界经济还没有发生自由落体式的再崩溃,但是,在他看来,一到两年很难复苏。“可能需要五到十年的困难时期。”

  克鲁格曼表示,全球经济正面临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全球性的危机,全球的工业生产下降的速度到目前为止和大箫条时期的第一年是相同的。

  世界贸易量萎缩比大萧条的时期下降的快,这个是非常令人震惊的,这种规模我们之前从来没有见过。

  如何走出金融危机 克鲁格曼认为,我们需要重建金融系统,用一套新的规则和条款确保金融安全,使人们再次相信金融机构。当前,在任何事情都与美国和部分欧洲国家的房地产泡沫以及过度消费紧密关联的情况下,我们需要寻找一些更好的办法利用世界储蓄。监管的放松已经给了我们教训,我们期待一个更加严格和规范的世界。

  关于中国角色中国在全球制造业当中角色变化不会很快

  克鲁格曼认为,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中的角色短期内不会发生太大变化,中国拥有廉价但质量很高的劳动力,这种劳动力成本的比较优势为中国出口贸易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但他也认为,中国不太可能一直走过度、过多的依赖出口拉动经济的道路,并且在金融危机下靠出口拉动中国经济并不现实。

  中国的出口还是劳动密集型的,或者是高科技产品当中劳动密集度比较大的部分。由于中国目前还有一些廉价而且相对高质量的劳动力,所以说,中国在全球制造贸易当中角色的变化不会发生得很快。

  克鲁格曼认为,未来三年是中国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关键期。

  龙永图激辩克鲁格曼中国没有操纵人民币汇率

  “中国巨大贸易顺差并不完全是比较优势的结果,而是由政策的原因造成的。”克鲁格曼表示,“我不能苟同大的贸易盈余是一个比较优势的自然结果。如果人民币汇率是可以浮动的,或者是减少官方对于人民币汇率的干预,赤字不会这么大。”

  对此,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回应:“不能因为一个国家有比较大的贸易顺差,就成为被国际指责的对象。”龙永图表示,中国现在保持一定的贸易顺差是目前发展阶段决定的,也是全球贸易基本格局决定的。

  “中国一直在试图增加进口,扩大内需来减少自己的贸易顺差。”龙永图贸易顺差不能成为国际上施加压力的理由或者是被指责的对象,作为一个贸易顺差国并不是自己的选择,而是市场的选择。

  克鲁格曼则针锋相对,“盈余是市场作用的一个结果,世界不应该对此而指责。但是,如果要描述中国的盈余是一个市场化的结果的话,就太有想象力了,人民币不可能自由兑换,并且保持一个相对弱币的地位,通过大量外币来维持的,这是中国货币政策的结果。”克鲁格曼说。

  克鲁格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美国财政部每次说到中国没有操纵汇率的时候都是在撒谎。”因为,他肯定中国在操纵汇率。

  龙永图也当仁不让,“现在在全世界的国家当中,有些是实行自己的货币不可兑换,有些决定不开放自己的资本市场,或者是基本开放自己的资本市场。克鲁格曼先生认为凡是选择实行自己的货币不可兑换的就是操纵汇率,如果是这样的话,中国和全世界很多国家就注定要永远操纵汇率下去了。”

  龙永图表示,中国可能在今后几年当中都不会实行人民币汇率自由兑换,这是出于防止汇率风险的需要。“由于目前全球金融秩序的不公平性,所以选择了在目前不实行自己货币的自由兑换。不选择自己国家货币进行自由兑换的国家就是操纵汇率吗 ”龙永图反问克鲁格曼。

  保罗-克鲁格曼对此则表示,“我也并不是支持人民币在近期可兑换,有很多国家的货币都是不可兑换的,但没有一个国家的外汇储备会有中国这么大,这是我们的担心。”

  克鲁格曼来穗论道创新

  本报讯(记者/蔡伟)根据行程安排,5月13日下午,克鲁格曼教授将到达广州,并于中山大学中文堂发表关于“全球经济复苏与中国机遇”的演讲,之后,他将与国内顶级经济学专家及产业界领袖共聚一堂就“中国制造与广东创新”、“全球金融危机改写中国经济地理版图”等热点议题展开讨论。据悉,此次“中国移动G3克鲁格曼广州行”的协办方中国移动广东公司广州分公司。

  保罗·克鲁格曼简介

  今年56岁的保罗·克鲁格曼是最受人瞩目的贸易理论家之一,现为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1978年一篇关于垄断竞争贸易模型的论文使他一夜成名,1991年获得克拉克经济学奖,2008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编辑: newsro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新闻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