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大洋游戏>>八卦杂谈

字号

同人小说阿甘佐的回忆录连载1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3 21:44 来源: 766DNF专区 发表评论 (0)

  DNF小说《阿甘佐的回忆录》第一章

  第一节

  你们好,我是阿甘佐。也许有人听说过我,当然也有人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毕竟我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阿拉德大陆了。

  下面,是我的故事。一个剑魂和一个狂战士之间的故事。

  我一直觉得我混的很失败。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人比人要死,货比货要扔。跟我同时代的鬼剑士之中,我也就是中等实力而已。GSD那个老鬼就混的比我强多了。当然,他也下了本钱,把自己的眼睛都弄瞎了。俗话说一分付出一分收获,这可一点都不假。你看人家现在是84级的大暗黑天,每天蹲在墙角晒晒太阳,就有一大群年轻的鬼剑士围着他,脸上写满了敬佩和崇拜。而我,虽然说比他年轻了22岁,但是现在也只有80级,并且,没什么名气。

  其实如果可以选择,我宁可去做一个铁匠,和辛达一样的铁匠。

  然而,我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

  本来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一个严肃的父亲和一个慈祥的妈妈。我还有一个可爱的妹妹。对于一个生活在贝尔玛的少年来说,有这样的生活就已经别无所求。

  但是在我13岁生日的那一天,一切都改变了。

  记得那天我很高兴,父亲送给我的礼物是一把崭新的重剑。一个令所有男孩子都为之心动的礼物。在跟父母和妹妹一起分享了蛋糕之后,我忽然觉得有点不舒服。母亲以为我是吃得太快噎着了,于是让我回房间去休息。

  我躺在床上,觉得头昏沉沉的,整个左半边身子都发热,右半边身子却冷得像冰。烧灼的热痛越来越强烈,让我辗转反侧。医生来了之后,简单地诊断了一下,说我可能是着凉发烧了,给我服了一剂汤药。在药物的作用下,我慢慢睡着了。

  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那并不是着凉引起的发烧。

  那是卡赞综合症。

  我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只知道当我睁开眼睛时,已经是深夜。

  我的家已经变成一片废墟,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是爸爸妈妈和妹妹残缺的尸体。我的身上溅满鲜血,左手的皮肤变成邪恶的紫红色,膨胀扭曲。

  那把父亲送给我的剑被我握在右手之中,剑锋上是厚厚的干涸的血迹。

  那一夜,月明星稀。

  过了很多年之后,甚至知道现在,我都回忆不起来在我醒来之后都发生了什么事情。据说当人经历了巨大的痛苦或创伤之后,为了保护自己的心灵,头脑会强行将这段记忆抹掉。我想,也许这就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我的记忆是从三天后才开始的。

  我记得我坐在一个狭小的木笼里,木笼是用很粗很坚固的木头做成的,里面只能坐着或者跪着,站不起来。

  我的左手上套上了两个厚重的铁环,缠上了一层结识的铁链。铁环和铁链上都刻满了古老的符文。另一条铁链栓在我的左腿脚踝上,把我锁在笼子的一角。

  木笼上下颠簸,似乎是在一辆马车上。但是笼子外面罩着一层厚帆布,我看不见外头。

  我觉得很害怕,还很渴。

  不知道过了多久,木笼的颠簸停下来了。外面的帆布被扯掉,光线射入,我才发现,这里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木笼的另一个角落,也蜷缩着一个小男孩。他的左手和我一样,缠绕着粗笨的铁链。帆布被扯下的时候他抬起头来望向我,那是一张清秀的脸庞,有深棕色的头发和铁灰色的瞳孔。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

(编辑: game)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