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大洋游戏>>大洋旧稿

字号

媒体报道:少年患网瘾综合症自甘沦陷网游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5 01:29 来源: 新闻晨报 发表评论 (0)

  “已经有两年了,我们骂过也打过,退了学去看医生、吃药,可他这个病一点起色都没有。现在,他一上网就没日没夜,没人关心就不吃不喝,一旦离开网络就精神萎靡、脾气暴躁,还伴有一些强迫症的症状。”林先生告诉记者,16岁的儿子浩浩(化名)肯定是得了“网络成瘾综合征”,两年来家人遍寻药方,却没有结果。

  对于父母的着急,浩浩却表现出了另一种态度,他认为自己并没有上网成瘾,是父母无法满足他的需求,导致他无所事事,最终只能上网消遣。

  症状 除了睡觉就是玩电脑

  林先生家住中山公园附近的一个新建小区。记者一进门,林先生就说,刚刚记者按响门铃时浩浩突然提出要洗澡,然后飞一般地从一楼的书房跑进2楼的卫生间。

  浩浩的母亲孟女士将记者领进了他的卧房。乍一看,这个房间没有什么特别,但当孟女士揭开床板上包裹的花布,记者不禁吃了一惊:雪白的墙壁被宽约3毫米的锐器刮得斑斑驳驳,锐器被强大的外力深深地按到墙壁中,刻下了多个类似文字的图形;在床板上,整个人造革外表被划开,半块人造革不知去向,留下黄色海绵内胆。在孟女士的指点下,记者在这个房间的其他角落内也看到了类似的破坏痕迹,她告诉记者,这是当时为了帮浩浩戒断网瘾时,浩浩大发脾气时留下的。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浩浩上网的书房,电脑内正运行着一个第一人称视角的飞行战争游戏,虽然浩浩离开了,但其他联机游戏的用户仍不断地将信息发到浩浩的平台上。在电脑椅上,记者发现了一条黄色的被褥,孟女士告诉记者:“为了节省下穿衣的时间来上网,他平时都是打赤膊睡觉,醒来就裹上被子后直接坐到了电脑前。”

  说起儿子成瘾的整个过程,林先生一张嘴就先叹气:“初中在学校住读的时候他翻墙上网吧,为了让他回到家中,我们在家里安装了宽带。刚开始时他一天最多玩10个小时,可是现在只要还能保持清醒,他就一定要坐在电脑前,一上就起码一天一夜。”由于孩子没日没夜地上网,林先生夫妻俩每天都要将茶水、饭菜端到孩子的书桌前,否则孩子就能一天一夜滴水不沾、粒米不进。孟女士说,一旦离开电脑,浩浩就会无意识地嘴里念念有词,若此时父母和他讲话,他都置若罔闻,直到半个小时念完后,他突然抬起头询问:“你刚刚问了什么?”

  诊断 始终没明显效果

  林先生告诉记者,由于儿子病态的行为导致全家每逢节日都特别难过。“浩浩不愿出门,我们也不敢请朋友上门来做客。”林先生说,一年前为了给孩子治病,他曾经带浩浩来到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可是由于精神卫生中心的不论是治疗方式还是治疗的环境都令浩浩感到不能接受,而且医生使用的药物会带来依赖作用,服用一年都不见起色后决定停止服药。

  “去年秋天,我们请假把他带到石家庄一家有名的中医医院,认为中药更有效,且副作用小一些,但孩子却产生了抵触情绪,配回来的药说什么都不肯吃。”孟女士说,在去石家庄的7天就医旅程中,浩浩并没有接触网络,但他却窝在旅馆内整天看电视。“他喜欢射击,那时在石家庄看到有卖玩具枪,他缠着我一买就是三把,然后就在旅馆里打着玩。”

  由于不用上学,浩浩每天都窝在电脑前,只有当几个朋友找他出门时,他才精神振作,但林先生对浩浩的朋友们却非常不满。“有些人的家庭条件一般,但父母并不本分,整天游手好闲;有些人本来就不要读书,我怎么放心让浩浩跟这种孩子在一块玩。”为反对浩浩上网,林先生曾经动手打孩子,导致浩浩至今不愿与其沟通,一沟通必定要吵架甚至打架。每每想到这,事业上小有成就的林先生便黯然神伤。

  “我们不知道和浩浩谈了多少次,他说现在不读书,就等着拿到身份证后去打工。可他怎么知道现在的社会有多复杂,打工哪那么容易?”看着孩子一天天沦陷在电脑前,束手无策的林家夫妇感到痛苦。

  建议 转移兴趣专家介入

  浩浩究竟是不是患上了“网络成瘾综合征”?带着困惑,记者找到了上海市社会科学院青少年研究所的所长杨雄教授。

  在他看来,浩浩在生活中的诸多行为已经符合“网络成瘾综合征”的典型症状,而且从程度上看,浩浩成瘾的程度已经到了最深一层,迷恋网络到影响正常生活学习的层次,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是程度最重的。

  “按照浩浩上瘾的这个程度,要彻底戒除、恢复正常生活,必需有专家介入。”据杨雄介绍,调研数据显示,在上海14%左右的青少年上网成瘾,但像浩浩这样重度网络成瘾的青少年仅占总数的1%至2%。

  杨雄认为,浩浩上网成瘾与他的家庭、学校环境有密切的关系。“从浩浩父母对孩子期望值高,但16岁的孩子有自己的想法,而且转入重点初中的经历给他带来了阴影,继续学习,势必造成冲突。”

  杨雄建议,林先生可鼓励浩浩的兴趣爱好,一方面可以帮助他转移对网络、电脑的依赖,另一方面能重新树立孩子的信心。

  对话网瘾少年 “玩电脑是我的发泄方式”

  在等候了近1个小时后,浩浩终于洗完澡从楼上下来。记者看到,这个16岁的男孩留着齐肩的长发,蓝色的牛仔裤裤管颇为宽大,右腿上装饰性的拉链下方被特意洗白了。刚坐下他就开始习惯性地抖起腿来,旋即遭到了母亲的喝止,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他始终不断地调整着自己的坐姿。

  记者:你父母认为你患上了“网络成瘾综合征”,你怎么看?

  浩浩:我觉得现在自己并不是父母所说的网络成瘾。我以前曾经玩过网络游戏,但那些游戏都太低级,一点不好玩。现在我对网络游戏的兴趣已经小了很多,但感觉每天都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所以玩一些普通的单机游戏来消磨时间。可我一接触电脑,我的父母就非常过敏,因此他们才会执意地觉得我是沉迷于网络的问题少年。

  记者:听说你经常和朋友出去玩,他们是你同学吗?你们都玩些什么?

  浩浩:都是我小学和初中的同学,并没有网友。在他们眼里,我很难算得上上网成瘾。如果我们有钱,就会去卡拉OK唱唱歌,可是大多数情况下,我们的钱都很少,所以只能到消费便宜一点的地方,如网吧去玩。

  记者:听说你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和父母好好地沟通了,怎么会造成这样的局面?

  浩浩:我现在和父母很难沟通,尤其是面对我爸爸。我们彼此很难理解对方的行为,甚至会觉得对方不太顺眼,所以要争吵甚至打架。我觉得我们之间的确存在问题,我承认我们双方都有错。我想了很多次,觉得最受不了的是一种物质上不平衡。一直以来,父母对我太苛刻,要求这要求那,我都尽量妥协,尽量满足,但即使有时候我把物质要求降得很低,他们也不满足,甚至出尔反尔。比如我曾经提出想学点诸如钢琴、射击之类我感兴趣的东西时,他们总是嘴上答应,却从不放在心上,时间长了,我就失望了,因为他们不会拿我说的话当回事儿。我知道他们都是爱我的,但这一点让我难以理解,我感到很痛苦。

  记者:你能谈一下你的初中生活么?如果现在有机会让你重新回到课堂,你愿意吗?

  浩浩:我不愿意再回到课堂了,因为那会勾起许多痛苦的回忆。我以前初一在普通中学就读,当时自己感觉读书挺轻松,成绩也挺好。初二转到重点中学后,周围同学读书都很好,我就成差生了。由于自己的英语不好,身为英语老师的班主任就多次向我的父母反映。我明显感到他不喜欢我,故意整我,又把我安排在一个全年黑板反光照射的角落位置内。我不愿意再回想这些事,如果再让我上学,我不想再有一次类似经历。

  记者:听说你常常会独自一人默念一串名字,这些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念呢?

  浩浩:这些朋友都是我以前的同学,念他们的名字是我的一种心理障碍,我是在用自己创造出的方式来缓解痛苦。当我的感觉很糟糕时,我就不停地念让我快乐的人的名字,想他们给我带来的欢乐,我的感觉就变得好多了。因为在这个家,我没有办法也不敢宣泄,只能用这种方法来排解,而玩电脑、看电视其实也是一种发泄的方法,只要在屏幕前,我的感觉就会好一点。

  作者:□晨报热线记者 邹颖琦 实习生 杨可

(编辑: game)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