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字号

黑钱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2 09:37 来源: 南方报 发表评论 (0)
■陈雪龄 著(中信出版社出版)

  本书封面

    财经推理小说

  这么快就翻脸,她觉得全身一阵冰冷:“你放心,我不会供出你,你也不需要威胁我!但如果,我察觉人身安全有虑,我会把知道的所有内幕,寄给检察机构,到时,你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她眼带怒意,这些家伙,每个人都以为她好欺负。

  “不不,你误会了!我绝无此意!我只是担心,万一你说出去,连你也会有意外。”他的考虑并非没有道理。挪了挪身,蓝雪儿叹口气:“我不会说出去,你放心!不过,找钱是你们的事,和我无关。你必须答应我,我帮你找出幕后第三者,你要帮我查出莫泰真正的死因。”蓝雪儿铁着一张脸,虽然她现在没有想出对策,不知道该怎样走下一步。但她知道,凭她一个人是查不出莫泰死因的。

  “没问题,只要你愿意帮我,我就有把握查出莫泰的死因。”他邪恶的眼神露出凶光。

  二十三

  播完东媒体晚间新闻,蓝雪儿一边整理播报台上的资料,一边拉下耳机。昨天辗转难眠一整夜,她一直思索着谢明的话,觉得有问题,却又说不清哪里有问题。

  她回到自己专属的小办公室,赫然看到莫泰最好的朋友肯坐在椅子上,她有点诧异,但更多是欢喜:“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

  “就知道你一定忘记了!”肯笑着,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今天是你生日啊!蓝小姐肯赏光,让我陪你共进生日晚餐吗 ”肯疼惜地看着她,夸张地说。

  生日 发生这么多事,她真的忘了:“……你看我这些日子忙的,都不记得了。不过,我说这位帅哥,现在都几点了 还晚餐呢 ”肯的出现,让蓝雪儿一扫这些天的烦忧,眉开眼笑地和肯开起玩笑。

  “等我整理一下,去东区‘玫瑰之家’吃东西吧!”那是家24小时的餐厅,她下班晚,有时会去喝茶,那是离她办公室最近的地方。两人来到角落处,“玫瑰之家”顾名思义,就是一个以玫瑰为名的咖啡厅,这里沙发、台灯、茶杯、花茶等,都和玫瑰有关。

  她不是个喜欢玫瑰的人,曾有人跟她说,玫瑰和她一样,娇媚却带刺,让人不敢接近!她比较喜欢百合,她曾经在一本书上看过圣母玛丽亚的百合故事,从此,便爱上那代表圣洁的百合。传说,在遥远的欧洲小城,一间数百年历史的古教堂边,有个山洞,里面有朵千年不死的百合,那是圣母玛丽亚留给世人的圣花,每年总有患有各种难治之症者前来祈求奇迹,说也神奇,只要心存善念,那些人后来都会不药而愈,连科学家都曾前来调查,取露液研究,但都难以解释原因。

  后来,也有一种医学说法,或许,真正救赎人们的,其实是人体内一种“自我治愈”的能力吧!也就是科学家所说的垂死病人的求生欲,只要这些病人认可圣花的力量,其实,他就给了自己“一定会痊愈”的能量。

  转念一想,如果她到圣花之处,可不可以祈求,未来一切平安 那拯救世人于病痛中的百合,也能拯救她的生命吗?

  两人谈得很开心,没有留意到转弯的一角,李胜文和朋友也在这里,其实,蓝雪儿他们一进门,李胜文就看到她,还有一旁的肯。他认出他是丧礼上那个人,当时他和蓝雪儿态度亲密,他记得她甚至让他抚着她的双肩,照蓝雪儿笔录上说法,肯是李莫泰的好友,现在也是瑞士投资的新执行官,他们关系密切吗?

  他不打算上前,不知为何,他的第六感告诉他,肯是喜欢蓝雪儿的,那么她呢 她似乎也颇喜欢这个人。他们只是单纯的朋友吗 如果他们互相喜欢,那她和自己说过的话又算什么?

  “你最近太累,又变瘦了。”语毕,肯忍不住伸出手,拍拍她的肩,蓝雪儿经过昨天的震惊,想起迈克和谢明两人的威胁,那一幕幕冲击她的心,内心有莫大的压力却无处可诉,肯的关心,这种温暖,这种温度,让她不自禁流下委屈的泪。

  “你怎么了,我做错什么了吗 你别哭啊!”肯手足无措地拭去她眼中的泪,见她哭得伤心,心揪着,忍不住拥住她,将她揽在怀中,柔声安慰着,“别哭,我在这里,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在你身边。”看着怀中梨花带泪的可人儿,他情不自禁,用唇轻吻她的发梢,而陷入悲痛的她并没有察觉这一吻。

  看着这一幕,李胜文双眼冒出火花,气愤地直盯那两人,身体因为气愤而不停颤抖,那拥抱、那吻,她都温柔回应,若不是他亲眼所见,他根本不敢相信,她竟欺骗他?

  哭了约10多分钟,她轻轻推开他,这几周的不安和痛苦,都在刚才那一刻突然释放,她不好意思地说:“抱歉,我失态了!这几天可能真的太累了!”

  “你太压抑自己了!有任何困难,跟我说好吗 我一定会尽全力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伤害。”肯由衷地说。

  “谢谢,我知道你一直很照顾我,真的很感谢有你在我身边。”她真心地说,感激地看着他。

  然而,他们彼此双目相视,在外人眼中,却仿佛是情人的含情脉脉。李胜文拿起电话打给她。

  手机震动,她看了一眼显示号码,是他,好些天了,她打电话给他,他总推说在忙,而她这几天为了李莫泰的事,也没再打电话,此时此刻,看到手机上的号码,她的心又惊又喜,喜的是他打来了,但惊的是,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深吸一口气,接起电话:“喂!”

  “你在哪里 ”他口气不太好。

  “我和朋友在一起。”好久没听到他的声音,但语气为何如此,她不解。

  “是吗 何时回家 ”他眯起眼,握着手机,指尖泛白。(30)

(编辑: newsroom)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新闻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