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州日报大洋网首页 > 新闻频道 > 广州 > 正文

南海神六猛将 两个是“老外”

2017-08-17 10:03 来源:大洋网

南海神庙内,达奚司空的塑像。

19世纪中期,画家笔下的南海神庙旧影。

南海神庙“海不扬波”牌坊。

大洋网讯 南海神庙是我国唯一完整保存下来的官方祭海神庙,也是广州“申遗”史迹点之一,这事你肯定知道。不过,南海神到底是个什么来头?为什么中国历朝历代的皇帝都相当重视南海神庙,非但定期修缮,时时祭祀不算,还一路给南海神“加官晋爵”?南海神的六大助手中,又为什么会有两个“外籍神仙”?今天,就让我们好好讲一讲。透过这些有趣的故事,我们不但可以领略祖先奇丽的想象力、美好的愿望和海纳百川的胸怀,也可以让我们对海上丝绸之路在一代代先民生活中产生的深入影响,有更多鲜活的认识呢。

火神兼任南海神

扶胥古镇建离宫

南海神庙是广州“申遗”史迹点之一,这事大家多少都知道一些,但南海神到底是什么来头,估计知道的人就不多了,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

《山海经》里已有“南海神”

其实,最早提到南海神的古籍是《山海经》。这部保留了大量原始神话的奇书声称东海神、西海神、北海神都是人面鸟身,但提起南海神,只说他是人面,却没说他是不是鸟身。《山海经》里的南海神两边耳朵上各挂了一条蛇,还有一个名字,叫做“不廷胡余”,至于这个名字到底是怎么来的,不但像我这样的都市小白完全摸不着头脑,就算是神话学专家,估计也很难说明白。

不过,在周朝第一牛人、《封神榜》核心人物姜子牙姜太公所著的《太公金匮》中,南海神又改了个名,被称为祝融了。脚下踩蛇的“不廷胡余”,没几个人听说过,但祝融的大名可是人尽皆知,那不就是火神吗?直到现在,每年春节,消防部门还会打出“放鞭炮迎财神,小心祝融上门”的标语,警示大家小心火灾呢。真是奇怪了,火神怎么还“兼职”当海神呢?

且看清初岭南三大家之一屈大均在其名著《广东新语》里的解释:“石氏星经云:‘南方赤帝,其精朱鸟,为七宿,司夏,司火,司南岳,司南海,司南方是也……盖天之道,火之本在水,水足于中,而后火生于外……水与火而不分,故祝融实为水火之帝。”屈老夫子的这段话读起来也绕得很,简单通俗地说,因为“水火不分”(你可别看成“水火不容”),祝融神就把水和火都管起来了。

其实,如果我对道家“阴阳五行”的说法多一点了解,就更好理解屈老夫子的这段话。可惜,我对五行之说一窍不通,不过,就我的肤浅见识,不管是远古神秘的“不廷胡余”,还是既管火,又管水,既管山(南岳),又管海的“大神”祝融,都体现了先民奇丽的想象力,他们一方面祈求这些神灵的护佑,另一方面似乎又想通过这些神灵,来与身边的高山大海进行充满诗意的对话,来崇拜与敬畏大自然背后那一股神秘莫测的力量。

商船出海前拜祭祈福

我们在前两期的专栏里说过,岭南先民早在两千多年前的南越国时期,就已扬帆出海,到东南亚诸多沿海古国“串门子做生意”了。虽说他们有“善于弄舟”的美名,但海上一旦风暴突起,着实凶险万分。所以,古代先民对南海神的崇拜传统也是源远流长,有学者研究,早在南梁年间(502~557年),广州民间就已建起了南海神庙。刚才说了,祝融神除了管南海,还要管南岳,每天都挺忙。而且,他一贯住在南岳衡山。要说当时的人们真的特有想象力:既然祝融神的“定居点”在衡山,那就为他在南海边建座离宫呗。他到广州有个住的地方,就能常来常往,多多护佑出海的万千生民不是?

你可别觉得我在这儿胡诌,屈老夫子在《广东新语》里明明白白说了:“祝融兼为水火之帝,其都南岳,故南岳主峰曰祝融,其离宫在扶胥。”扶胥古镇,也即今日南海神庙之所在地,千多年前是珠江入海口,用古籍里的话来说,中外商船“自此出海,冥渺无际”,人们踏上万里航程之际,当然希望得到南海神的祝福与护佑。

历代帝王封赏南海神“加官进爵”

南梁年间的南海神庙是由广州的老百姓自发建起来的,而庙宇建筑至今可是渺无可考了。直到隋朝开皇十五年,文帝下诏在珠江入海口处的南海镇(唐代改名扶胥镇)建立了南海神庙,对南海神的祭祀与崇拜从民间上升到了国家层面。

南海神唐代被封“广利王”

隋文帝为南海神建了官庙后,还为他封了侯。大家只要上过中学历史课,就都知道“王、侯、伯、子、男”是中国古代的贵族爵位等级。南海神被封为“侯”,比“王”还是差了一截。不过,这个遗憾,到了唐代就补上了。在唐代,通海夷道长达万里,商船从广州出发,可直抵波斯湾畔。南海神承担着护佑中外商船,给国家广招财源的使命,只封为侯,实在有点不像话。于是,唐玄宗一道诏书,将南海神封为“广利王”,并多次派出官员南下,到南海神庙举行祭祀大礼。

此后,南海神不断被封赏:在南汉国时期,他被封为“昭明帝”;宋朝的皇帝没有让南海神“称帝”,但又给了他“洪胜广利王”的头衔,民间也开始给南海神广建分庙,你现在时不时在广州城里郊外看到的“洪圣庙”,就有这么一个来头;明代,南海神被封为“宁海伯”,官衔比以前低了一些,这大概与明初的海禁政策有关;不过,到了清朝雍正帝手里,南海神被封为“南海昭明龙王之神”。

妻儿“沾光”一同被封赏

其实,从隋朝到清朝,不仅南海神自己获得了各种封号,连他的妻子、儿子和女儿也“沾了光”,常被一同封赏。

你或许会有些惊讶,原来南海神还有妻子儿女呀!其实,玉皇大帝有王母娘娘,托塔李天王有哪吒三太子,能力无边又善心仁慈的南海神凭什么不该有妻儿呢?再说远一点,到了古希腊,奥林匹亚山的诸神之首宙斯还有善妒的妻子赫拉呢。可见这样奇丽的想象,是人类共有的能力。

不过,让你惊讶的,或许不是南海神有妻儿老小,而是皇帝居然有资格封赏法力无边的神仙。说实话,这事我也不是特别能想明白,不过,既然《封神榜》里身为凡人的姜子牙常带一根打神鞭,哪个神仙不规矩就打哪个。那授命于天,自称“天子”的皇帝去封赏神仙,鼓励他们更加好好干,在当时的人们看来,更是合情合理的吧?

中外神灵“联手”护佑远航商船

其实,传说中的南海神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还有6个助手和他精诚,护佑远航的商船呢。在六大助手中,有两个是他的儿子,分别被加封为“辅灵侯”与“赞宁侯”,此外,还有助理侯达奚司空、助威侯杜公司空、济应侯巡海曹将军、顺应侯巡海提点使,合称“六侯”。

达奚司空仍在“望乡”

有意思的是,这“六侯”中,助理侯达奚司空和顺应侯巡海提点使居然是不折不扣的老外。我们都知道南海神庙又称波罗庙,这“波罗”二字的来历,就得从助理侯达奚司空的故事讲起。相传这位达奚先生是波罗古国来华的朝贡使。返程时,他顺道游览南海神庙,还把随身携带的菠萝树种子种在了神庙里。可是,由于他贪恋神庙一带的美景,居然错过了归时,没赶上返程的航船。他望海哭泣,后来立化在海边。本地百姓将他厚葬,并为他塑了一座身穿中国官服的像,立在神庙里,封为“司空”(古代高官名);到了宋高宗年间,他又“加官进爵”,被封为“助理侯”。达奚司空生前是外国人,坊间关于他的传说也多与护佑蕃商有关,据说他一出手,飓风突起、波浪滔天的海面顿时就会平静如镜,蕃舶马上化险为夷。这当然是美丽的传说,但站在当时蕃商的立场上想一想,中国的官方神庙里还有“外籍神仙”时时护佑他们,心里是不是会多几分安全感呢?

“外籍神仙”让蕃商更感安全

南海神有两位“外籍助手”,助理侯达奚司空是其中一位,另一位便是顺应侯巡海提点使。在神庙中,从这位提点使的衣袍容颜看,它已完全汉化,但据传其民间形象最早出于北宋年间,是一名侨居的蕃商。根据传说,这位生前富有的蕃商死后曾托梦给地方官,请求对方在南海神庙里为他立个牌位,塑个像。这个地方官心慈面软好说话,事儿就这么办了,于是南海神又多了一位“外籍助手”。

不过,史界有学者提出,唐宋两代,广州外商的财力十分雄厚,经常捐资助学,做做公益啥的。就像现在一些企业家捐钱做公益,要做个“名誉董事”啥的,那时的外商捐钱做好事后,很可能会提出要求,让官方将自家先人请进庙里,封个“侯”,做南海神的助手,得个好名声。至于“托梦”之说,当然是必要的由头啦。

这样的说法只是一家之言,但想想不是一点合理性都没有。不管怎样,一座备受推崇的中国官庙,可以供奉“外籍神仙”,让他们与南海神的公子平起平坐,说广州人历来有海纳百川的胸怀,一点都不算夸张吧?

(注:本文参考了《南海神信仰》《南海神庙与海商》《南海神庙的三重意境:神庙、官庙、文庙》等文献。)

文/广报记者王月华

[ 编辑: hylanda ]
分享到:
大洋微信二维码

大洋微信

广报汇微信二维码

广报汇

13:50 广州试点公证参与法院司法辅助
广州试点公证参与法院司法辅助
昨日上午,公证参与法院司法辅助事务试点工作合作框架协议签署暨“广州市公证处司法辅助中心”揭牌仪式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举行。 [详细]
13:35 旅客遗失电脑包 保洁公司内寻回
旅客遗失电脑包 保洁公司内寻回
昨日,广州铁路警方发布安全提示,1月份以来,旅客遗失物品情况增多,旅客出行需格外留心,勿当“大头虾”。 [详细]
13:23 拖欠农民工工资 企业将进"黑名单"
拖欠农民工工资 企业将进
昨日,记者从广州市人社局获悉,该局转发人社部印发的《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 [详细]
13:20 漫步渔人码头 感受多彩小镇新创意
漫步渔人码头 感受多彩小镇新创意
夜幕降临,在广州渔人码头的海鲜市场,熙熙攘攘的叫卖声此起彼伏。 [详细]
13:07 大头虾落下5万现金 全城寻人……
大头虾落下5万现金 全城寻人……
昨日,记者从广州公交集团白云出租车公司获悉,在各方努力下,乘客遗落的5万元现金最终物归原主。 [详细]
11:35 穿着短袖逛花街,广州过年去!
穿着短袖逛花街,广州过年去!
春和日暖逛花街,那画面想想就很美。 [详细]
11:18 旧厂房要华丽变身设计基地
旧厂房要华丽变身设计基地
近日,广州设计之都“三旧”改造土地签约仪式在白云区鹤龙街黄边经济联合社举行,白云区土地开发中心与黄边经济联合社签署《黄边村工业园改造项目政府储备用地移交协议》。 [详细]
回到首页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