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州日报大洋网首页 > 新闻频道 > 广州 > 正文

旧时过年:行罢花街 再游花田

2018-02-08 10:19 来源:大洋网

清代外销画里的卖花姑娘,温婉动人。

大洋网讯 随着春节临近,广州的年味越来越浓,大家都在翘首以待花市开锣。不过,你知道吗?在数百年前的老广州,过年除了逛花市,还有一个重头戏,就是游花田。新春时节,天气和暖,男女老少几乎倾城出动,涌入城西花埭的花田里赏花游玩。如果你要问花埭在哪里,其实,它就是今天的花地。老广州千年花事的记忆就藏在地名的演变里。

城西千年花田 原是恐龙家园

明天就是腊月廿四,俗称“小年夜”,身边的年味越来越浓,各区的花市也在紧锣密鼓地准备中,准备大年廿八开门迎客。上一期,我们穿越到了清代的双门底(今北京路),逛了逛广州最早的花市。不过,古时广州人过年,除了行花街,还有一个重头戏,就是游花田,新春时节,尤其是正月初七“人日”那一天,男女老少几乎倾城出动,全涌到西郊的花田里赏花去了,至今老广州人还知道一句俗谚:“挤死人易过游花田”,可见这个重头戏有多受欢迎。

如果你想一睹昔日花田盛事有多热闹,那就得穿越到昔日的花埭一带看看。不过,如果你一不小心穿越到远古时代,就会郁闷地发现,这里还是茫茫一片大海,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就算你好不容易在海面中央的一个小岛上落了地,也未必是好事,因为你没准会碰上最凶狠的“原住民”——恐龙。要知道,在今天的白鹤洞和平洲一带,都曾挖出过恐龙蛋化石。你要真和恐龙面对面,还能有什么好下场?

如果你穿越到宋代,你看到的就不再是茫茫大海,而是河道纵横的湿地,河里都种着莲花、慈姑、菱角等水生植物,白鹭从水面上凌空掠过,水鸭在莲叶间穿梭,河道之间的原野上,是一片雪白的花海。在漫长的岁月里,西江、北江、东江之水携带大量泥沙,流入大海,久而久之,冲击出了这一片美丽的“海上浮田”,而你看到的这一片雪白的花海,就是“花地”这一地名的来源。

清代外销画里的树棉

其实,在古代,这一带原本叫“花埭”,“埭”是壅水堤岸的意思,所谓“花埭”,就是开满了鲜花的堤岸。五代十国的时候,吴王钱镠给夫人写下“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的深情之句,被千古传唱;可惜同时代的南汉国宫廷里没有出现这样含蓄内敛的情种,否则,以花埭之美,又何愁写不出这样深情的诗词呢?

一片开满鲜花的海上浮田,以“花埭”来命名,实在是再形象不过,故而一直用到清代。只是因为“埭”这个字难认又难念,后来人们才索性就改成了“花地”,通俗明了,意思一看便知,而且,在粤语里,“花地”与“花埭”(dai)发音相近,读来一样亲切。

清代外销画里的莺粟

素馨茉莉白如雪 花田新春人簇簇

这一片烟水十里的海上浮田是如何变成朱悬玉照的“素馨茉莉天香园”,接着又荟萃中原与异域的奇花异草,从而赢得“岭南第一花乡”之美誉的呢?

花埭第一主角是素馨

说起来也很简单,这座千年商都里的老百姓,钱包总是要鼓一些,又一向爱花惜花,愿意在鲜花上大把消费。老广州有句俗谚,叫作“鲜花当菜买”,可见“不能吃不能喝”的鲜花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必需品。有需求就有市场,据史料记载,早在宋朝,花埭的素馨花种植已有一定规模,到了明清时期,更出现了许多世代种花的花农。

此外,花埭还住了许多做花卉生意发家的商贾。近两百年前,远道来华的美国商人亨特曾拜访过花埭的一个大花商,名叫阿清,其主要业务向洋商供应鲜花,供其装饰办公室、房间和走廊。阿清靠这个生意发了大财,住豪宅,用进口奢侈品,还有着很高的社会地位。一条发达的花卉商业链与“明月如潮花似海”的诗意画面像一个硬币的两面,互相依存,不可分割。仔细品味几首流传数百年的竹枝词,“花田女儿花作命,衣花食花解花性”“附郭烟春十万家,家家衣食素馨花”“花田一片光如雪,照见卖花人过河”,你都会感受到商业与文化的水乳交融,这恰恰是广州这一座你我心爱之城最重要的特质。

清代外销画里花间的蝴蝶

新春游花田 赏花如赏雪

从宋代开始,素馨是花埭这一“岭南第一花乡”当仁不让的主角,用清初大儒屈大均先生的话来说,广州人宠爱素馨,就像洛阳人宠爱牡丹一样。这种名为耶悉茗的小花,原产于西域,早在唐代就已由来穗贸易的波斯商人沿着海上丝路带到广州,因其娇柔袅娜的姿态,赢得了无数人的喜爱,人们家里摆放着素馨花碟,女孩子在鬓角上别上素馨花做装饰,又细心地将它与茶油拌匀,小火加热后熬成精油,呵护娇嫩的肌肤;过年时,家家户户还要做素馨花灯、素馨花球,装点门楣与庭院。广州气候温润,很少下雪,但素馨花开的时候,花埭一望无际的花田就如一片雪野,空气中又有暗香浮动。那时的广州城方圆不过十几公里,被高高的城墙围着,真像一座漂浮在花海上的巨大方舟,花城之名,名不虚传。

花埭发达的花卉产业链既催生了热闹繁华的年宵花市,也使新春游花田成为老广州持续数百年的传统。数百年来,花埭不但有一望无际的花田,还有遍布各处的秀美园林,正月里,天气和暖的时候,人们几乎倾城而出,涌入花埭赏花游园。青年男女更是坐着画舫,沿着花地河顺流直下,在花海里穿梭,时而在浓密树荫下栖息,说说情话,从往来的杂货艇、粥粉艇上要买点小吃,着实惬意。新春时节,北方还是冰天雪地,广州却是气候和暖,朱悬玉照的花田真是老天爷的恩赐。

不过,由于新春游花田太受欢迎了,有时游人简直比花还多,故而留下了一句俗谚:“挤死人易过游花田”,但人们一边这么嚷嚷着,一边还是满怀热情往花田里涌,因为“陌上花开”给人带来的快乐,远多过拥挤给人带来的烦恼啊。不信,你读一读这首竹枝词,“香风拂拂淡云消,载洒扁舟一叶飘。明月如潮花似海,隔船吞吐玉人萧。”春天的喜悦,是不是跃然纸上?

清代外销画里的茉莉

花圩热闹到天光 小艇渡江卖花去

明清时期的花埭,最受宠爱的是素馨,其次是茉莉。其实,茉莉也是来自西域的“外来花”。这种芬芳馥郁的白色小花千年前刚来到广州时,曾被呼作末利,抹丽,末丽等,之所以有这么同音不同字的名字,恰恰因为这些都是其梵语名字“Mallika”的音译。由于广种素馨和茉莉,花埭曾被誉为“素馨茉莉天香园”,如今,茉莉遍处可寻,素馨却少见踪迹,我们只能从泛黄的诗卷里回想“天香园”的风姿了。

不过,从清代中期开始,广州引入的外来花卉越来越多,花埭渐渐从单一的“素馨茉莉天香国”变成汇聚中原和异域奇花异草的大花园。乾隆年间,《浮生六记》的作者、史上著名文艺青年沈复曾到花埭一游。沈复是当时享有盛名的花卉行家,自诩识花极广,但一到花埭,发现自己只能认识六七成,还有一小半叫不出名字,不禁感慨花埭舶来奇花之多,连彼时的花卉百科全书——《群芳谱》都装不下了。

清代外销画里的木槿

花埭群芳荟萃,花圩应运而生。清代的花埭花圩,就开在观音庙前,即今天的大策直街与联桂北街一带。它始于明代,盛于清代,是当年广州最大的花卉集散市场。每天凌晨,启明星刚在空中升起的时候,花农们驾着小船,沿着纵横交错的河涌,把一篮篮鲜花,一筐筐素馨与茉莉,一盆盆精心栽种的盆花运到圩市上,来自全城各处的花贩也云集于此。微曦的晨光中,大家一边做生意,一边拉家常,谈论市道与年景,待天光大亮,交易做得七七八八,圩市就散了,花贩们又驾着小艇,把采购来的鲜花运往各个城门口的花市以及城内的大街小巷,古老的广州城,就在暗香浮动中开始了新的一天。

(注:本文参考了《芳村花卉民俗调查》《花城广州及芳村花卉业的历史考察》等文献。)

采写/广报全媒体记者王月华

图/fotoe

[ 编辑: 何雯飔 ]
分享到:
大洋微信二维码

大洋微信

广报汇微信二维码

广报汇

07:40 又一科技巨头落子广州国际生物岛!
11月12日,拥有350年历史的全球制药及高性能材料巨头德国默克公司与广州开发区签署协议,默克拟在广州国际生物岛设立其华南第一家独立法人,将于2019年9月正式投入使用。 [详细]
07:48 广州南增开部分湖南方向往返列车
12日,记者从广铁集团了解到,11月12日至15日,广州南站增开多次湖南方向往返列车。 [详细]
07:41 海珠区招聘200名社区专职人员
12日,记者从广州市海珠区有关部门获悉,海珠区决定面向社会公开招聘社区专职工作人员,累计约200人。据介绍,本次招聘岗位分为两大类。 [详细]
09:59 中山一院妇科生殖医学中心搬新家
中山一院妇科生殖医学中心搬新家
昨日,历时2年多升级改造的中山一院东山院区,整体迁入中山一院妇科、生殖医学中心两个临床专科。 [详细]
17:35 这所大学掏400万元为学生充饭卡
这所大学掏400万元为学生充饭卡
近日,一则下发到广东工业大学各班级的通知截图引起了网络热议。 [详细]
17:36 十一号线梓元岗站要取消? ​待定
十一号线梓元岗站的去留正处于待定状态。最近,车站周边居民看到一份征求意见函,函件称因为征地完成时间不可控,研究取消梓元岗站。 [详细]
11:23 公交变身救护车 送车祸女孩就医
日前广州公交集团电车三分公司81线董伟袖车长执行营运任务途经珠江隧道时,看到有电动车倒地,两名女子受伤倒地。 [详细]
回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