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州日报大洋网首页 > 新闻频道 > 广州 > 正文

大唐广州城外商云集 将许多外来花卉移种到岭南

2018-11-01 18:19 来源:大洋网

blob.png

这幅《水仙图》是宋代的作品。从宋代开始,水仙渐渐流行。

大洋网讯 “海花蛮草连冬有,行家无处不满园。”这是唐代诗人张籍笔下的大唐广州花城,他说的“海花蛮草”,其实都是沿着海上丝路远道而来的舶来花。聚集广州的各国外商为解乡愁,万里迢迢带来水仙、椰枣树、“郁金香”等许许多多异域植物,使它们在这里生根发芽,也为彼时的花城增添了许多“国际化”的色彩。自古花城的美丽风姿,得益于持续千年开放的传统,这一点,既让我们自豪,也可以给我们很多启迪呢。

“富波斯”“黑昆仑”齐聚大唐广州城

我们前面说过,唐代的广州城已经是中国第一外贸大港,事实上,它几乎垄断了大唐帝国的海外贸易。著名历史学家谢弗在《撒马尔罕的金桃——唐代舶来品研究》一书中写道,在中国南方所有城市以及外国人居住的乡镇中,没有一处比广州更繁荣的地方。各国外商带来气味芬芳的热带木材和神奇的药物,求购成箱成箱的瓷器与丝绸。鉴真和尚笔下,广州的海港里“有婆罗门、波斯、昆仑诸舶,并载香药、珍宝,堆积如山”,也是他亲眼所见,都说“出家人不打诳语”,所以他的话一点也不会夸张。

舶来花草多在广州“登陆”

与见闻录中的叙述相比,白纸黑字的数据可能更有说服力。唐代中期,朝廷首次在广州设立了市舶司,管理海外贸易。据《古代广州的外国商人》一书所述,据唐代曾经到过广州的阿拉伯商人苏莱曼说,每到贸易季节,广州金库一天的收入就有5万第纳尔,约相当于15万两白银。当然,这个数字未必特别准,但广州市舶利益之厚,外商之多,由此可以得到佐证。

这些外商的到来,也使得岭南的外来花草异常丰富起来。一方面,许多人带着奇珍异草而来,是为了进贡给大唐皇帝,贞观年间,天竺国(今印度)就曾进贡了一棵菩提树,后来又进贡了更加珍贵的“郁金香”。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郁金香”与我们今天熟知的荷兰国花郁金香远不是一种植物。“进贡”当然不是白给,可以换来政治上的保护以及远比贡品丰厚的赏赐,这些奇花异草,多数是先在广州“登岸”,然后沿着发达的运河系统,一路北上,直抵长安或洛阳,既然是先在广州“登陆”,难免就会在这里留下种子,开支散叶,为这座秀美的花城再增添几分姿色。另一方面,这些外商万里远航而来,为了生意又要在陌生异乡待上一年甚至更久(有的就索性定居了),带来家乡植物的种子,把它们种在庭院里,时时观赏把玩,也能缓解思乡之苦。

四季花开

街头巷尾遍花园

据谢弗的研究,唐朝立国三百年,在多数时候,各国外商在广州城里的生活是很惬意的,彼此相处也挺融洽。他们各有自己的居住区,印度商人的庭院池塘里点缀着美丽的蓝睡莲,阿拉伯商人则在椰枣树下获得清凉。城里的汉人与南越本地人早已习惯了跟他们打交道,还给他们起了不同的外号,波斯人被唤作“富波斯”,因为他们有钱,昆仑人(注:“昆仑”一词是对东南亚和南亚一带岛屿的统称)被称为“黑昆仑”,因为他们长得黑;林邑(今越南南部古国)人的外号就不大好听了,叫作“裸林邑”,大概他们习惯穿得少的缘故。不管怎样,正是由于他们像空气一样无所不在,广州的外来花才越开越茂盛,与本地花草一起,将城市打扮得秀美动人。

唐代诗人张籍曾这样向朋友介绍广州:“海花蛮草连冬有,行家无处不满园。”这两句诗,恰恰为盛唐广州花城下了一个最有真凭实据的注脚。

(注:本文参考了《中国水仙花文化研究》《古代郁金香考》等资料)

水仙

凌波仙子来自地中海

明代画家笔下的水仙。

盛唐年间,随外商远道而来的奇花异草多得数不过来,咱们只能挑几种最有代表性的来说一说。先说水仙,它是大家最熟悉,也最愿意亲近的“年宵花”之一。新春佳节,谁家不摆上几盆含苞待放的水仙,就不算过年。

不过,你知道吗,虽说“水仙”一词早在唐代以前的文献里就出现了,但并非指植物,而是泛指水中的仙子。据历史学者的研究,我们今天熟悉的水仙,原产于北非、中非和地中海沿岸,就是在唐代年间,远赴重洋,先在岭南安家,并一点点向中原传播的。它在故乡的原名叫什么,恕我寻找史料的能力有限,居然查不到,但它“花性好水”的特点,大概是人们把“水仙”之名慷慨地送给它的原因。大名鼎鼎的《本草纲目》中说水仙“宜居卑湿处,不可缺水,故名水仙”,就是例证。

据史料记载,水仙初到岭南之时,被外商像宝贝一样养在家里,连达官贵人要移两株,都得谦恭有礼地下帖子请求,中原来的才子,初见它盈盈照水的娇媚体态,难免心动神摇,以诗歌赞叹它的美丽。于是,“凌波仙子”“俪兰”“玉霄”“牙蒜”等诸多娴雅的名字,又毫无保留地送给了它。

今天,对着窗台或茶几上清香四溢的水仙花,恐怕很难再把它与唐代广州港“帆樯映日”的大船联系起来了,但正是这一条旨在开放与交流的海上丝路,使前者成为可能。

“郁金香”

价值千金古人心头好

翻阅古代典籍,你会发现,人们非常看重“郁金香”这一舶来奇花。据记载,“郁金香出自罽宾国(注:古国名,在今克什米尔地区)”“九月花开,状如芙蓉,其色紫碧,香闻数百步……欲种取其根”,正因为其香气馥郁,所以,从海上“飘来”后,就成了达官贵人的心头好。

谢弗在书中写道,公元647年(贞观十一年),罽宾国进贡了一整支“郁金香”,并录入皇家档案,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历史记录。这一整支郁金香到底是从海上“飘”来的,还是“乘”着骆驼从陆上丝路过来的,笔者不敢乱说,但“郁金香”此前在岭南早有栽种,确是史籍记载的事实。再说,依常理推测,唐代鲜花运输技术虽较前代有所发展,但让娇嫩的鲜花“乘”骆驼,跋涉沙漠,远道而来,总有点不可想象。

不过,要注意的是,古人说的“郁金香”,花期与形态跟今天的荷兰国花郁金香远不是一家人。经过植物学家像侦探一样的探究,这一故土远在波斯一带的舶来花,很可能就是藏红花。它在古代西方都是最稀有、最名贵的花卉之一,历来只供贵族享用,而从其深橙色柱头上提取出来的香料,也是外商带来的“海上奇珍”之一种。至于荷兰国花郁金香,据一些植物学家的研究,是直到20世纪30年代才在国内广泛种植。古代没有植物分类学,古籍里“纷繁复杂”的舶来花的名字,不知道要费科学家多少脑筋去考证,这也使得两千年的“岭南花事”有了几许扑朔迷离的色彩。

椰枣

万里移种树下好望乡

唐代青釉褐斑贴椰枣纹小口壶,椰枣为工匠的创作带来了灵感。

把椰枣写入“岭南花事”,看上去有一点奇怪。因为椰枣树最引人注意的是果实。凡是品尝过椰枣的人,都忘不了它的甜蜜,而它的花就要普通得多。椰枣树高耸入云,形似椰子树,花期在每年三四月。椰枣树的花不过珠粒大,一丛丛高悬在树上,不仔细观察,很可能发现不了,只有熟悉它的人,才能嗅到丝丝清香。

但椰枣却是大唐广州城里阿拉伯商人最宠爱的植物。据史料记载,早在公元七世纪,广州城里就已出现了椰枣树的影子。它们当然是“富波斯”——阿拉伯商人从故乡万里迢迢移种过来的。在他们的故乡,椰枣是最受看重的食物,它被赞美是“穷苦人的食物,富人的糖果,旅行者与出门在外之人的干粮”,人们把它唤作“沙漠中的新娘”。高大的椰枣树,在他们眼里正直、高贵、慷慨,涵盖了很多美德。毫不夸张地说,万里远航到广州的阿拉伯商人,如果见不到椰枣树,简直连饭都吃不下。也正因为这一份乡愁,千多年前的广州城才出现了椰枣树亭亭如盖的美丽景象。

采写/广报全媒体记者王月华

图/fotoe

[ 编辑: 彭忠粤 ]
分享到:
大洋微信二维码

大洋微信

广报汇微信二维码

广报汇

17:01 十三号线二期珠村站下周二起围蔽
十三号线二期珠村站下周二起围蔽
施工期间将调整中山大道中至盈溪路路口、中山大道中至力子园路路口、中山大道中至护林路路口的交通组织模式。 [详细]
17:02 好消息!​又一条地铁接驳线路开通
好消息!​又一条地铁接驳线路开通
今天,广州公交集团二汽花都恒通公司716公交线路(富力金港城站-钟落谭地铁站)正式开通运营。 [详细]
17:03 近50名爱心人士"认领"100名孩子
近50名爱心人士
此前,100条南粤会亲学子求助信息经过“广东青年之声”“i志愿”“南粤希望工程”等平台发布,不到一周时间,近50名爱心人士便把100名贫困学子认领完毕。 [详细]
17:04 番禺全面启动创建健康促进区
番禺全面启动创建健康促进区
2016年至2018年期间,番禺区有4000多家庭达到健康家庭标准。参考下面的指标,有你家吗? [详细]
17:01 1100多建设者和学生喜领返乡车票
1100多建设者和学生喜领返乡车票
1月21日开始,来自由贵阳、湖南、云南、四川、广西的来粤建设者将首先搭乘爱心专列踏上返乡路,回家与家人共度新春佳节。而从19日傍晚开始,1100多张“同程爱心专列”动车票陆续开始发放。 [详细]
17:03 这场新春嘉年华主角是货车司机
这场新春嘉年华主角是货车司机
今年,“中国梦·劳动美”第二十九届羊城春节体育花会暨货车司机新春嘉年华活动在白云区林安物流园举行,市总工会有关负责人及来自广州市的200多名货车司机参加了新春嘉年华活动。 [详细]
17:04 番禺推"路长制" 254条公路有路长
番禺推
番禺区在全市第一个确立“路长制”,明确区级路长由区地方公路管理总站站长担任,镇路长由镇(街)的镇长(主任)担任,村路长由各村民委员会主任担任。 [详细]
回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