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州日报大洋网首页 > 新闻频道 > 广州 > 正文

唐宋大通古港位于今芳村花地 是舶来品北上必经之地

2018-11-08 17:29 来源:大洋网

古人的花市,洋溢着浓浓的田园气息。

岭南花事系列

说起千年岭南花事,肯定不能绕过芳村花地。早在宋代,这里就出现了养花专业户;到了清代,这里更有“花田一片光如雪”的美丽景象,众多大花商的生意做遍东南亚;持续了千年的花事盛景,却与一个已经消失了的古港相生相依,今天,我们就来说一说。

大通古港通南北 湿地滩涂变花田

我们以前曾说过,“花地”原名“花埭”,寓意开满鲜花的堤岸。这个极有诗情画意的名字,其实也真实地记录了花地的“成长史”。

港口催生繁华卫星镇

据《芳村文史》所述,古时这里只是一片长满水草的沼泽地,唐代,官方在今花地河河口投巨资设立了大通港,与广州城隔江相望。今天的花地河,在唐代称为大通通津。“大通港”这一名字的来历,是否与它四通八达的位置有关呢?鉴于史料查阅能力的有限,我不敢乱说。不过,当年的“大通通津”是广州通西、北江必经水道的出入口,不管是从外国运抵广州的洋货北上中原,还是从中原运来的商品南下,多数要经过这里,确是史实。 

唐代的广州是中国第一外贸大港,北宋年间,全国所收的关税,更有九成出自广州,只要不是战乱,近百万贯的收入是跑不了的。有学者粗略换算了一下,这一数字相当于现在1亿多美金。据史载,南宋初年,广州进口的商品多达两三百种,这些商品多数要经大通港北上,想象一下,这条水道千年前一定舟来舟往,热闹得不得了。

随着大通港的兴起,周边的滩涂荒地渐渐繁华了起来。环绕着这么一个大港口,大家有多少生意可做啊:开饭馆,开民宿,提供文化娱乐(当时称瓦舍勾栏),修堤岸、开河道、搞物流,搞仓储,修船舶……于是,一片沼泽湿地渐渐被打造成了一个繁华的市镇,这便是宋代广州八大卫星镇之一——大通镇,镇外,烟水十里,河涌纵横,一道道堤岸围起的田野里鲜花盛放,“花埭”之名,名副其实。

“花田盛事”持续千多年

不过,问题来了,繁华的大通港固然可以孵化出许多产业链,但不当吃又不当喝的鲜花种植何以成为这些产业链中的明星呢?话说唐宋之间,广州有一个割据一隅的小朝廷——南汉国。南汉国也是以外贸立国,与远近50多个古国都有生意往来,财力雄厚得很。几任国主手头有钱,就在广州城里城外大修皇家园林与佛寺,大通港附近也修了一座古寺,后名为大通寺。大通寺自打建成以后,直到1938年被入侵的日军焚毁,持续千年,香火一直很盛。所谓“借花献花”,拜佛需要大量的鲜花,有需求就有市场。

另外,宋人特别讲究生活品味,连商贾也不例外,大大小小的商铺、饭馆、旅舍、瓦舍勾栏,不摆上几瓶花,挂上几幅山水画,简直没人帮衬,连看店的小娘子,个个都要在头上簪几朵花,以招揽客人,这也是一种商业竞争手段。

旺盛的市场需求催生了许多种花专业户。据史料记载,芳村的鲜花种植业始于宋代,盛于明清。到了清代,这里已是城外最有名的花田,出现了数十个经营花卉生意的园林,其中以留香园、醉观园等八大园林最为著名。各大园林经营的花卉与盆栽不但行销国内,同时还远销海外。这些国际范儿的大花商经营的花卉中西合璧,品种之多,令人叹为观止。话说清代“十三行”时期,不远万里来到广州的英国皇家植物园的科学家,都一定要三番五次游览花地,搜集各种花卉植物的标本。一个外贸大港孵化出持续千年的花卉盛地,还为科学的交流与发展作出大贡献,足可让我们领略“开放”二字的分量吧。

花王

牡丹下南洋 中转在广州

国人多讲究花开富贵,对富贵花之牡丹的偏爱长盛不衰,注重好意头的广州人也不例外,这股风气同时也盛行于华侨汇聚的东南亚一带。在这里顺便说一句,广东人下南洋,可不是这一两百年才有的事,而是早在三国时期就有端倪。这段插曲,我们以后有机会细说。如今且说回牡丹,它本是“北方佳人”,但花地人就有本事让它在南国盛放。

据《芳村文史》所述,清末,八大园林鼎盛时期,每年一到十月,来自山东菏泽县的花农,就将牡丹花苗细心包扎好,从码头登船,入运河,经长江、过赣水,入北江,一路南下,直抵广州。这些花农有个外号,叫做“牡丹客”。“牡丹客”在花埭各大园林入住后,一应开销全由园主负责。他们只需专心栽培牡丹花苗,确保其在春节前“花开富贵”。盛放的牡丹,只有一小部分留在广州销售,大部分又被装上船,销往香港或转口东南亚。销售所得则由双方按合同分成,其间还有一些复杂的金融安排,我们这里不必细说。

据说,常年南下花地的“牡丹客”少说也有几十人,多时更有数百人,他们返乡时,又会购买花地的香花或花苗,带回北方栽培。一条覆盖南北的鲜花产业链,就使得南北花卉各自在异乡盛放。

花局

花商办花展 仪式好讲究

据史料记载,芳村花地各大名园的另一大收入来源就是办花展——当时叫做摆花局。每逢节庆,广州城里城外大大小小的庙堂,都要摆一场花局,以形形色色的时令鲜花拜神娱人,增添节庆日的喜庆气氛。这些花局多由花地的各大名园操办,它们连花木带家私一应俱全。

与现在的花展不同的是,当年花地名园办“花展”,是有一定之规的。花局一般要摆成一个“金”字,“金”字顶上是一株“将军树”,这“将军树”打扮起来可不简单,先得用石榴勒树,再用铁丝托架,摆出将军的造型,并身披盔甲战袍;金字中间则摆上梅兰竹菊“四君子”以及一些名贵的盆栽,花局入口处还要摆上张飞与赵云的树像,这样才够威风。

说实话,你我这样的现代都市青年未必会觉得这样的“花局”有多美,但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审美眼光。再说,那时广州人摆花局,一来为赏花,二来为了图个花开富贵的好意头,只要寓意吉祥,就愿意一掷千金。据《芳村文史》记述,一株银杏古树,押金就达上千银圆,故而当年各地庙堂与名园签约办花展,还需要银铺做保,可见也是大生意,人人轻慢不得。

(注:本文参考了《芳村文史》《宋代广州城市景观研究》等资料。)

古卷上的花埭

“花木甚繁,广州卖花处也,余自以为无花不识,至此识十之六七。”——清·沈复

“黄木湾深粉蝶飞,白鹅潭涨锦鲤肥。今朝正好游花埭,玫瑰花开夹紫薇。”——清·李欢浦

“看月谁人得月多,湾船齐唱浪花歌。花田一片光如雪,照见卖花人过河。”——清·何梦瑶

“大通烟雨写模糊,明月罗浮问有无。索得林家姝一笑,依稀风味似西湖。”——清·梁修

采写/广报全媒体记者王月华 图/fotoe

[ 编辑: 任志耀 ]
分享到:
大洋微信二维码

大洋微信

广报汇微信二维码

广报汇

14:39 2019年广州中考报名工作结束
2019年广州中考报名工作结束
3月21日,2019年广州中考报名工作结束。据统计,报名人数共90607人,其中户籍人数61608人,非广州户籍人数28999人。与去年相比,总报考人数增加138人,此前中考报名人数已连续四年下降。 [详细]
12:45 广州部分中小学已建陪餐制度
广州部分中小学已建陪餐制度
近日,教育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卫健委联合发布《学校食品安全与营养健康管理规定》,明确中小学幼儿园应建立集中用餐陪餐制度,从4月1日开始执行。 [详细]
18:10 吃“聪明药”变学霸?小心成瘾
吃“聪明药”变学霸?小心成瘾
记者走访广州多家药房,未发现有销售被称为“聪明药”的利他林类药品,而网络正规销售渠道也无法检索到这一药物,但仍有不少网上宣传信息称可代购此药。 [详细]
17:20 这家店每周免费派面 获街坊赞许
这家店每周免费派面 获街坊赞许
荔湾区浣花路的一家面店,从2017年初至今,坚持每周日为60岁以上的老人送云吞面60份,平时老人就餐也会打7折。 [详细]
16:22 番禺:化污成美景 环境巧治理
番禺:化污成美景 环境巧治理
趁春光明媚在村里小公园散散心、享受定期递增的分红、闲来还能拉个私伙局玩玩音乐……不少城里人向往的生活,其实早在广州一些村庄里实现了。 [详细]
15:47 手工饼印:五代人坚守盼传承
手工饼印:五代人坚守盼传承
全家团聚,吃上一块甜美的广式莲蓉双黄月饼,是所有广州人过中秋节的念想。留在“吃货”记忆中的,除了唇齿间的余香、馅料的甜美,还有一样容易忽略,却同样弥足珍贵的——饼面图案。 [详细]
13:29 老旧小区消防栓无水为何难解决?
老旧小区消防栓无水为何难解决?
消防水被称作“生命水”。昨日信息时报报道了广州一些老旧小区存在消防栓没水的问题引起市民热议。那消防栓在灭火救援中发挥什么作用呢?老旧小区消防栓没水的解决难点又在哪里呢? [详细]
回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