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惠州新闻> >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惠州3岁幼女遭强奸殴打 父亲撞见疑犯穿衣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09:06来源: 南方网 网友评论 (0)
新闻摘要: 23日下午2时许,惠阳淡水土湖金惠大道一工地,包壮轻轻推开一间铁皮屋房门,看到唐某成正在穿衣,手上有血迹,女儿露出一只脚,一动不动,衣服摆在一旁。他揣测3岁的女儿小琪(化名)已被唐某成强奸致死。

回访

保安:跳窗疑犯可能翻墙逃走

昨日上午10点30分,记者在事发工地宿舍看到,该宿舍由两层共100多个铁皮房构成。工地呈四方形,占地数千平方米。包壮的铁皮房位于工地左西方,而事发铁皮房则位于工地的右南边,中间隔着两个工棚。工地只有一个出口,与金惠大道相连接。

小琪被强奸一事在工地上早已被传开。“太残忍了,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工人们说,疑犯来工地才十多天,接触他的人也很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

事发房间的房门未锁住,记者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墙角一张床上的一摊已干的血迹,小琪的鞋子和衣裤散乱地摆在地上。房间约30平方米,有三张高低铁架床,上铺摆放行李,下铺住着三名工人。带血迹的床是疑犯的,床上放着一个音乐播放器和几件衣物。疑犯的床靠近铝合金窗户,约一平方米,窗户被一层报纸遮住,外面的人看不到屋内发生的事情。窗户距地面约2米高,下面是水泥地。与窗口仅一米之遥的地方是一堵一米多高的墙。工地入口处唯一的保安亭保安蔡先生说,“当时他一个人值班,并未看到有人跑出去。疑犯可能是跳窗之后翻墙逃走。”

工友:案发时没听到呼救声

与事发房间仅有一房之隔的黄国平说,“当时包壮敲开我们的门问我们看到她女儿没有。不多久,我们看到警察过来了,包壮和警察大喊抓坏人。警察还让我看住现场,不要让人破坏。”黄国平说,疑犯作案时他们一家人在房间看电视,没有听到呼救声。

“他(疑犯)在这里没住几天,我们和他只接触过几次。有一次他跑到我家,问老婆有没有拿他的袜子,自称袜子20元一双。事发前一天他喝完酒上楼,还把酒瓶扔下去。”在工友们的印象中,疑犯总是喜欢在食堂里面打酒喝。

工头:“那天他喝了酒”

唐定平是工地上的一名小包工头,也是疑犯的介绍人和唯一熟识的人。“他是清远人,自称37岁,在工地上干活没有押身份证,我们都叫他清远佬。5年前我们在广州给老板老宋干活时认识的,一起在工地上干了5个月。”唐定平打电话询问老宋后说,“老宋说他叫唐某成(音)。”

唐定平拿出工地上的出勤表说,“他这个月12日才过来上班,做混凝土的。他喜欢喝酒,经常喝得醉醺醺的。那天上午9点多,我出房间时,他一个人在房间里喝酒。”唐定平说,当日下午2点多,他接到电话得知房间出事了,“发生这样的事,我也感到很意外。”

老宋告诉记者,昨日唐某成还打电话给他,“他问唐定平是否打电话给我,我说没有,他立刻挂电话关机了。”昨日,南都记者拨打唐某成的电话,对方显示号码无效。

唐定平说,事发后,他和其他工头已经号召工地上为女孩捐款。

温馨提示:如果有读者愿意资助小琪,可致电南都热线:15820729040

对话

包壮:我后悔,但已没用

南都:这个人你认识吗?

包壮:不认识,他来工地才几天。如果见面,就认得出。

南都:你为何没有发动工友们找女儿?

包壮:我没想到女儿会出事,她经常去外面玩,所以没想到求助工友,而且我和工友不是很熟。

南都:你当时看到房间的情形,第一反应是什么?

包壮:我以为女儿已经死了。当时惊呆了。

南都:唐某成当时怎么反应?

包壮:他好像很冷静,没有立刻逃走,正在穿衣服,不慌不忙。

南都:你有没有想过上去抓住他?

包壮:想过。但是他比我壮、高大,我担心一个人控制不住他,也不想惊动他,所以只有报警。

南都:但是你已经惊动他了。你怕了吗?

包壮:我不知道惊动了他。我不怕,我认为女儿都已经死了,还怕什么?!

南都:前后有多久?

包壮:10多分钟。

南都:当时你为何不呼救让工友和保安帮忙抓人?

包壮:我不想惊动他,担心他跑掉。只是在楼下守着,等着警察过来。

南都:这10分钟足够让疑犯逃走,你后悔吗?

包壮:后悔。但后悔有什么用。世上有没有后悔药卖。当时整个人都蒙了。

南都:你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包壮:希望早点把疑犯抓住,也希望这件事不会给女儿今后的生活造成阴影。

医生观点

“生理上的伤害大于心理”

惠阳淡水一名有着20多年儿科经验的医生刘女士说,因为小孩年龄太小,心理上影响应该不大;而生理上要看损害程度,重的可能有些问题,轻的经过修复可以恢复,总的来说以现在的医疗技术与修复技术都是可以恢复得不错。小孩昏迷是出血过多造成的,也就是伤害了较大的血管。孩子不一定是真的昏迷,而是惊吓与疼痛引起的短暂晕厥。而出血和对女性身体的伤害是两回事情。

采写:南都记者陈海燕

实习生彭坤

摄影:南都记者田飞

(编辑: 李进伟)

我要评论

   1 2 下一页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惠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