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惠州新闻> 惠州频道>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广西苍梧县因稀土私采致山体滑坡9人死亡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7 02:24来源: 三联生活周刊 网友评论 (0)

    欢迎订阅惠州日报手机报 请发送A 到106585734,每月3元,一机在手,惠州大事都知晓
[报料热线]  惠州日报 2831828 13542738333  东江时报 2859285 13437723456

  广西梧州市苍梧县大坡镇马王村山体滑坡现场(摄于11月27日)

  广西山体滑坡:稀土的利益和代价

  11月26日15点半左右,伴随一声巨响,梧州市苍梧县大坡镇马王村的一面山体轰然滑下,最终造成9人死亡的惨剧。国家禁令频出,稀土私采仍然因暴利而屡禁不绝。人命之下,经济利益、环境代价和地区发展的种种关系需要再次权衡。

  记者◎贾子建 实习记者◎王珑锟

  两次滑坡

  早上5点天刚见亮,整个马王村榃示村民组还沉浸在一片宁静中,这个人口不超过100人的村民组全都靠种砂糖橘为生,12月正是橘子大量上市的季节,地里已经没有什么农活要赶,无论是山地还是沟谷里的橘田都已结满果实,安静地等待收获。吴科丕和这一切没有任何关系,这个来自江西赣州信丰县的农民已经55岁,家里种着的脐橙也正是收获的季节,可是前一年儿子结婚欠下的债要还,他指望不上地里的脐橙,今年清明前后就跟着当老板的同县老乡跑到广西苍梧县马王村的这片山坡上来采稀土。“种了几十年地,他是第一次离开老家出去打工。”吴科丕的侄子吴建平对本刊记者说。

  矿场上总共20人左右,实际采矿的工人不过十五六个,所有人两班倒,吴科丕上的是中午12点到半夜零点的那班。宿舍也在矿山的半山腰,本刊记者从事发现场看,距离滑坡处不足200米。当时,依然睡得香甜的吴科丕和他的工友被他们的同乡老板急吼吼地叫起床。“老板说山坡上有一块土滑下去了,把山脚的小河沟给堵住了,让所有人起床赶紧去把河沟清理干净。”吴建平还记得伯父的工友陈兆宏告诉他的话,“滑坡的位置就是后来出事的那段,只是位置靠上,当时滑下来的土方不是很多。”滑坡处附近的地质也已经变得很不稳定,工人们看到种满植被的山坡出现了明显的扭曲。遗憾的是,老板没有察觉事态的危险,他着急的是:这条小河沟从山谷中流过,是谷中橘田灌溉的水源,如果水堵塞淹了附近的橘田,自然会招致村民不满。于是,虽然不情愿,吴科丕和大部分工人还都乖乖地听老板的话起床去帮忙:从到广西来他们还没领过工资,按照事先约定,需要用钱可以去老板那里预支,所有工钱年底结算,或者就是决定不干了的时候。陈兆宏脾气暴躁,任由老板怎么连催带骂就是不肯去,妻子劝不动他就自己一个人跟去清理,最后遇难的9人中有两个女人,其中一位就是陈兆宏的妻子。

  土方比想象中难清理,除了用锹挖,江西老板又找来本地人用开沟机挖掘。“国家严禁私采稀土,这个江西老板也很警惕,工人几乎都是他的老乡。听伯父讲,老板从不让他们跟村民接触,就连买菜都是开到邻近的广东郁南县去买。”吴建平对本刊记者说。唯一例外是马王村榃示组的莫泗新,这个时年33岁的男人中学毕业后曾到广东一带打工。“他头脑活、又勤快,后来回村种橘子,还当上了榃示的生产队队长。”哥哥莫泗传对本刊记者说。榃示村民组依着山坡而建,土坯、砖头为主的村落里,最高处还搭着脚手架的一栋白色欧式二层小楼就是莫泗新的家。莫泗传并不清楚弟弟怎么与江西老板搭上了关系,只知道弟弟很高兴在家门口有了这样一笔收入:“每天100块钱,江西老板看上的是他生产队长的身份,平时需要借些工具、铺铺水管,有个当地人好办事得多。”

  清理一直持续到15点半左右,村民聂梅芝告诉本刊记者,她沿着山脚下的土路经过矿山时,还听到几个工人在对话。“本来是打算下田去看看,忽然听到很大声响,地都震动了,我吓得拔腿就往回跑。”巨大的震动几次让慌不择路的聂梅芝掉进路旁的田里,她回忆:“前面还有好多树被拱起来,吓得我根本不敢回头看。”莫泗传说,在事发后很短时间内他就接到家人打来的电话,“我当时在镇上,根本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匆忙骑摩托车回村,看到的只是从山顶奔涌而下、覆盖了山脚下大片砂糖橘果园的橙红色淤泥,连工地上的开沟机都不见了踪影。整个滑坡体长约300米,宽约100米,土石总量达到6.8万立方米。

  稀土与村庄

  本刊记者到达现场时,虽然所有遇难人员都已找到,但整个滑坡区域还被控制在警戒线内。“险情还没有完全排除,地质结构很不稳定,随时有再发生滑坡的可能。”值守的民警说。根据梧州市地址环境检测站提供的信息,苍梧县属于典型的丘陵地貌,岩体主要是花岗岩,上面覆盖2~3厘米的残破积层,岩性为粉质黏土,结构松散。一般对于花岗岩岩性的地区而言,大于1万立方米的山体滑坡就是比较大型的滑坡,6.8万立方米实属少见。梧州市国土资源局的相关负责人刘彦告诉本刊记者:“梧州是地质灾害的高发地区,夏季经常会因为暴雨引发滑坡,去年夏天苍梧县的沙头镇就曾因为滑坡造成十几人失踪。”虽然最终的调查结果还没有公布,但地质监测的专家们已经基本可以确定,造成滑坡的原因正是由于在事发山地私采稀土。

  “其实这些不法分子使用的采矿法还是环保部推荐的目前最环保的采矿法。”刘彦对本刊记者说,“广西和江西、广东这些南方省份一样,出的都是以离子复合型稀土为主的中重型稀土,它主要是在花岗岩风化的过程中形成的,金属元素以离子形式存在于岩土中。提炼方式也相当简单,只要把岩土放进硫酸铵溶液中浸泡,再用草酸沉淀就可以得到混合稀土。”相比于最早使用的池浸法工艺,即大量从山体取土放进池中浸泡的方式,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普遍采用的是原地浸矿技术。就像在滑坡现场看到的,矿工从山顶垂直向山体内打洞下去,再灌入硫酸铵溶液,溶液顺着坡度由从山脚水平打入的小洞中流出,再进入草酸池沉淀。

  在刘彦看来,这种“不损伤植被、不破坏山体”的环保方式之所以能引起更大的环境灾难,正在于私采的急功近利。“正规矿山的打洞数量、溶液注入量都需要严格考量,既不能影响山体稳定,也不能因为硫酸铵的浓度而影响山体植被的生长,沉淀后的水可以循环使用。但是私采一定要在最短时间内实现利益最大化,他们灌注到山体中的水量是大大超标。苍梧一带山体本来就土质疏松,大量液体注入加大了山体的流动性。”在滑坡山体的侧面,本刊记者发现一个隐蔽的小型沉淀池,沉淀池周围还堆积着十几包标有“硫酸铵”字样的编织袋,一条渠道将它与出水洞连接,山脚裸露出的一排每个直径10厘米左右的出水洞至少有30个。然而在南昌大学化学系教授李永绣看来,原地堆浸法的滑坡隐患是根本性存在的,浸液量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原地浸矿表面上似乎比池浸法减少了水土流失,但随着时间推移,满山遍坡的灌液洞不断坍塌,造成山体滑坡。而且发生山体滑坡的时间和地点的不确定性造成治理目标的不明确,难以达到好的效果。另一方面,由于原地浸矿的浸矿剂注入量一般比池浸的量要大,排出的环境水中的氨氮和电解质含量会更高。”

  无论怎样,至少在村民眼里,这个稀土矿的开采方式还是相当“环境友好”的。榃示组原本人口就不多,作为马王村最远的一个村民小组,这里只有一条土路通往村外,距离村大队都还有六七公里。榃示组也是苍梧县最南边的村庄,“翻过旁边的山就是广东界了”。高速公路从头顶呼啸而过,而通往乡村的道路还是土路,“一下雨就泥泞不堪,运橘子只能用摩托车,卖橘子得一个月才能全拉出去”。像其他偏僻的山村一样,村里只有上了年纪的老人和土地较多的人家在种橘子。呈马鞍形的山地中央是村里各家的橘子田,滑坡的山坡也已经分地到户。“江西老板来承包山坡,只管给钱,又保证不要山上种的林木,这种好事谁会不同意?”莫泗传对本刊记者说。60多岁的谭婆到出事才知道这些人是挖矿的,每天看三四条口径十几厘米的白色PVC管从山顶铺到山脚下,她还以为是在修水利。挨着橘子地的沉淀水池并没有什么异味,只有池边的泥土因为草酸沉淀呈现出刺目的苍白色。“只要不影响我的橘子,他们干什么我也不关心。”谭婆唯一抱怨的就是距离水池较近的几棵橘树长势不好,“别的橘子都黄了,这几棵还全是绿的”。可她并不知道这也许跟沉淀池排出的废水有关。榃示组没有一位村民承认自己事先知道这里在私采稀土。“年纪大的也许真不知道,但是年轻人一定都知道,每天都有同一辆皮卡把成堆的硫酸铵往山里拉,施肥哪用得了那么多?”沿路其他村民组的村民坦陈,这是马王村公开的秘密。

  利益和代价

  有村民讲,8月份左右,曾有公安人员在夜里到村中查封过这座私矿,“但当时好像并没有抓到人”。这种扑空的事对刘彦来说并不新鲜:“我们国土局的稽查人员收到举报也往往会选择夜里去打击,因为根据私采的活动规律,他们通常会选择夜间加紧生产,并趁夜里把当天产出的稀土运出、不留存货。可是这些矿山往往在特别偏远和隐蔽的地方,又与当地形成了一定的利益关系,夜间我们必须开车灯,人还没到他们可能早就知道了,往往到了矿山已经人去物空,只留下几个沉淀池。按道理,我们应该当场销毁采矿设施,可是池里的水怎么办?随意倾倒肯定会影响环境,又不可能留下人员长期值守,敢开采私矿的人都有一定黑社会背景,太不安全。这样就又给那些不法分子重新开工留下了机会。”

  相比江西、广东来说,广西对稀土的认识和开发都比较滞后,梧州市国土局对稀土的认识还是从江西人来盗采开始的。“梧州一带没有大的矿山,小矿也多以铅锌矿这些金属矿为主,2007年我们第一次看见被查封的私矿时,还纳闷这些石膏状的东西是什么?”刘彦对本刊记者说,2009年,岑溪一带集中出现五六个稀土矿,“我们在查封的过程中才学习到稀土是怎样开采的”。上世纪80年代,梧州的一家地质勘探机构就曾经拿目前梧州市政府所在地长洲区的土壤做过化验。“那时候就证实稀土含量很高,包括现在的红岭开发区,但是当时稀土很便宜,也不像现在这样认识到有多么大的功用,所以,很多因为地产项目被挖掉的矿藏就当废土随意丢弃了。而且这种资源分布的基础性调查必须由国家出资、牵头进行,地方上私自调研的结果不能作为依据。”

  “稀土的资源分布位置就是我们的家底,家底不清,我们就很难有针对性地进行保护,只能被动地跟着盗采分子,打击了才知道那里有矿。盗采分子从来都是采富弃贫,资源破坏非常大。”刘彦感到这才是盗采稀土一直难以禁绝的根本所在。

  广西境内中稀土的分布总量居全国第一,但是由于国家从严控制,整个广西只有一家公司拥有稀土矿开采证。“我们对稀土的认识晚,还没有着手调研和开发就赶上国家的从严管制。”但在刘彦看来,这无异于“满地都是钱却不让老百姓捡”,打击难度可想而知。“我们计算过,4吨混合稀土可以出1吨金属量,1吨金属量的税收贡献是10万元,一个100吨级的稀土矿就可以为政府上缴1000万元的税收。如果可以通过合法办证的方式开矿,稀土统一由国家收购储存,从金属分离环节和运输渠道上去控制走私,这就像鼓励老百姓你捡了100块钱上交会得到10块钱的好处,会不会对保护稀土是更好的方法呢?”通过向省厅申请,梧州市才刚刚拿到对修筑高速公路遗留的废土进行稀土回收的项目。今年6月28日,梧州市专门出台了《关于严厉打击非法盗采稀土矿产行为的通知》,要求各县(市、区)政府,近期对辖区内所有稀土矿区、采矿点,组织一次拉网式排查,实行集中整治。7~9月,苍梧县组织了4次联合打击非法开采稀土矿专项行动,捣毁非法矿点7个,可依然难以避免此次滑坡事故的发生。“政府搞3000元的有奖举报,可是谁敢打电话?能开矿的人都有一定黑社会背景,又跟村里人有关系,只要没妨碍自己的利益谁愿意去举报?”一位村民的说法道出了基层整治的困境。

  遇难的9人中7人是江西的打工者,2人为本地村民。榃示村民组的村民们原以为相安无事的矿山终于还是给了他们最致命的打击。滑坡的淤泥覆盖了大片橘子地,被完全截断的山水全部漫灌到橘田中,整个损失大致在20亩以上。砂糖橘每年12月初上市,是榃示所有村民最主要的经济收入来源。“今年挂果量很大,一棵树能出100斤,行情也不错,每斤能卖到2块7,本来一年十几万元的收入是可以的,这下全完了,明年吃什么还不知道。”莫泗新的遇难即使在家中也被降为第二重要的事,1000棵橘子树能否保住才是最现实的问题。虽然还伴有再次滑坡的危险,全村人还是急不可耐地进山挖沟排水,政府统计了各家的损失情况,如何赔偿还没有标准。他们没顾得上想的还有地质专家们的担心:“滑坡是否会影响周边山体的稳定性还需要继续观察,要看注入的那些硫酸铵液体对周边山体影响有多大。”如果仍有危险,也许明年山谷中的田地都不能再种。江西矿工的家人也因为家里顶梁柱的遇难而陷入窘境。“政府说他们属于私自开采,政府不负有赔偿责任,但是江西老板已经被抓了,他们到现在连一分钱的工资还都没拿到过。”吴建平对本刊记者说。■

  (应受访者要求部分人为化名,感谢实习记者马胜康的帮助)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惠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