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社会新闻> 社会频道>社会万象>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学者:金陵十三钗是薛宝琴 原型是曹雪芹之妻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00:35来源: 中国新闻网 网友评论 (0)

  中新网12月22日电 著名学者汪宏华近日撰文指出,《金陵十三钗》影名灵感来自于“红楼”中的金陵十二钗,但鲜为人知的是,除了电影中有个出类拔萃、侠义血性的玉墨之外,红楼中也有一个金陵第十三钗薛宝琴,她本可列入“金陵十二钗”正册,却因太完美而被雪藏略去。薛宝琴的结局比玉墨喜剧得多,最终嫁给了江南甄家的甄宝玉(不是此前人们猜测的嫁给梅翰林、花自芳或柳湘莲)。薛宝琴的原型是曹雪芹之妻。

  汪宏华的正文如下:

  一、曹雪芹崇尚爱情自由飘拂,婚姻精致恒定

  《红楼梦》中有两位裙钗的气性与外形堪称完美,一是香菱,一是薛宝琴。香菱名至实归占据了上中下三等“金陵十二钗”的最核心位置,是副册中唯一的一位(下等是“又副册”),但薛宝琴出人意料没有列入“金陵十二钗”。为什么?还是因为太完美。“金陵十二钗”正册不像副册,全都排满了,而薛宝琴的气性又是不偏不倚的中性,在偶数12之间,无法插入。假如列入,岂不是要变成金陵十三钗吗?西方的犹大因为太邪恶被驱逐,中国的薛宝琴则因太完美被删去。

  那么曹雪芹为什么不及《圣经》作者和现代电影人有想象力,设计出“金陵十三钗”呢?因为在他看来,喜欢的人可以捧为掌上明珠,也可以雪藏于视线之外。另外,他也不想过于暴露自己的审美倾向和自己的“真事”……

  曹雪芹在爱情方面崇尚实验主义,在婚姻方面却是个彻底的完美主义者,既要求气性相通,又要求门户和外貌大致相当。且看第五十回,在一个粉妆玉砌的冬天,身披大红腥毡的贾宝玉与宝琴并肩站在雪地里,身后是梅花映衬,众人见了都说酷似仇十洲的《双艳图》,而贾母更是认为:“那画的哪里有这件衣裳,人也不能这样好!”然而就是这种超乎佛家木石前盟、儒家金玉良缘和道家阴阳麒麟之上的画家的双艳图,最终也没有一谶成真。贾宝玉后来舍弃华服、艳梅和白雪,选择了普通的石榴裙、夫妻蕙、并蒂菱和泥土,选择了小家碧玉香菱。这里不是贾宝玉不喜欢薛宝琴,是他预感到自己的门第和身份难与宝琴匹配,贾府很快将败落,自己也很快将“仓皇而逃”,从“金陵十二男”之正册跌入副册。副册对副册,他便选择了香菱。事实上,也只有历经苦难的香菱才会毅然决然跟着宝玉私奔。

  曹雪芹的完美主义还体现在他的“真事”包涵文、哲、史三个层面:文学上的真事主要是指借喻和预谶的事(后半部的事);哲学上的真事是真善美之事;史学上的真事是曹雪芹本人的事。具体到甄士隐,他的真事主要是哲学真事,但也有稍许的文学真事,如甄士隐梦想得到的“通灵宝玉”,即预示着香菱最后将带着贾宝玉返回甄家。不过,香菱的爱情和婚姻不是来自做梦,而是来自个人奋斗,且比梦中的“木石前盟”更幸福,更永久。夫妻二人虽表面过着甄士隐式的“不以功名为念”的恬淡生活,但不沉迷于理学,不沉迷于佛道儒,一心一意撰写《石头记》,极力张扬人性和爱情的力量。《红楼梦》另一对虚拟作者。

  二、贾宝玉是曹雪芹的理想,甄宝玉是曹雪芹的现实

  甄宝玉之真事则主要包含了文学真事和史学真事。文学真事之一是,用他家被革职抄查(第七十五回)预示贾府未来的结局;之二是,用他的存在说明,像小说主人公贾宝玉这种具有叛逆和启蒙思想的人在当时已不是个案,各地都有,甚至比他更早出现;之三是,希望用他与贾宝玉几乎雷同的身世和气性形成镜面互照效应,产生并唤醒更多宝玉式的优秀人物,真正出现“他乡多宝玉”;之四是,让贾宝玉以甄宝玉随家人下狱治罪为鉴,与香菱提前私奔。贾宝玉不会明知甄宝玉的下场而束手就擒。他提前出走还是要给其她姊妹留下寻找各自如意郎君的时间。甄宝玉隐藏的文学真事还有很多,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甄宝玉的史学真事是,他比贾宝玉更接近曹雪芹。准备地说,贾宝玉代表了曹雪芹的理想,甄宝玉代表了曹雪芹的现实。对比甄宝玉与曹雪芹的家史,几乎完全一致,连接驾皇帝的次数都相同四次。曹雪芹最后也是像甄宝玉一样被裹胁去了北京,入狱治罪。曹雪芹之所以要通过甄宝玉稍稍透露自己的身世,一方面是为了说明主人公贾宝玉这个人物来自文学虚构,不是他本人;另一方面又说明书中的人物和事件都有现实原型,确系作者亲历,不完全是虚构,甄家和贾家大同小异,曹家与甄家的差异更是微乎其微。

  曹雪芹在自己的文学世界里,将社会总体分成了三大阶层:金陵四大家族是上层的典型;姑苏一隅的乡宦甄士隐是中层的典型;晴雯、袭人等人是下层的典型(对应于金陵十二钗的三等)。按照这种标准,曹家和江南甄家就属于极个别的超级大户,不能作为社会上层的代表。于是作者就适当减小规模,降低标准,只让贾家接驾了一次皇帝南巡。这意味着,曹雪芹见过的世面实际比贾宝玉还要大得多。难怪《红楼梦》深不可测,原来它还只是冰山之一角。

  甄宝玉毕竟不是主犯,不久就被释放了,像曹雪芹一样。之后的生活状况如何呢?不用太担心,皇恩浩荡,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身份只是降到了“金陵十二钗”正册差不多的水平。前面说过,贾宝玉因为担心身份不对称而舍弃了薛宝琴,那么现在毫无疑问就该由甄宝玉来完成双艳配。完美与完美再度携手。这便是《红楼梦》的第二个喜剧结局。想想也是,书中的主要人物都或长或短有自己的婚姻,凭什么甄宝玉没有呢?书中的木石前盟、金玉良缘、阴阳麒麟和夫妻蕙并蒂菱都被人一一实现(分别是林黛玉与北静王、薛宝钗与贾环、史湘云与贾蔷、贾宝玉与甄英莲),凭什么“双艳图”没有结果呢?书中的宝钗最终并未去参选才女,凭什么相信薛宝琴会嫁给梅翰林呢?凭什么不能怀疑梅翰林是薛姨妈设置的另一个借口呢?须知小说未对梅翰林作任何具体介绍,梅翰林更像是没翰林。更重要的是,甄宝玉是隐藏在贾宝玉、香菱之后的另一个层面的虚拟作者,他对贾府知之甚少,必须要有一位通灵之妻相助。她会是谁?只可能是薛宝琴。《红楼梦》中除了贾宝玉之外,唯有她冷眼旁观,对整个贾府和“金陵十二钗”的未来作了预测,新编了十首怀古诗。这些诗就好比是贾宝玉梦中的判词,有了它们就可隐去八十回之后的部分了,所谓“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这里的“作者”第一层次可理解为贾宝玉、甄英莲夫妇,第二层次可理解为甄宝玉、薛宝琴夫妇。薛宝琴还有一次非同寻常的行动是,在第五十三回参观了宁国府除夕祭宗祠。按说薛宝琴是外姓女子,又没有嫁到贾家为媳,不该在场;倘若她可以在场,其他如薛宝钗、邢岫烟却不在,偏只有她一个外姓女子随着贾家人进入了祠堂,从容旁观。曹雪芹为什么要这样处理?因为她天生有作家的素质,决意要做贾府的旁观者。至于她究竟如何认识了甄宝玉,就不用多虑了,既然能见到遥远的“真真国”的美女,找到江南甄家的美男就更简单了,而且还有“双艳图”中的贾宝玉作为模子。

  三、薛宝琴的原型是曹雪芹之妻,曹雪芹实为家谱中的曹天祐

  我们已知,甄宝玉的原型是曹雪芹,那么薛宝琴的原型是谁呢?

  先来看看曹雪芹的名字。我们在读《红楼梦》时经常会产生这样的疑惑,曹雪芹并不喜欢“雪”这个字和这种物,他将薛宝钗的房子比作素净之雪洞,将其身体和性格比作冷峻之雪堆,将其结局更是说成是“金簪雪里埋”……然而,曹雪芹为什么要在自己的名号中放一个雪字呢?原因只会是他钟情于另一位姓薛的薛宝琴。我们甚至还可以大胆推测,曹雪芹的夫人也姓薛,“曹雪芹”实际上是他和夫人的合名,转为《红楼梦》而取。他别出心裁采用合名,一则说明《红楼梦》是他与夫人完成,是他们共同“辛酸泪”的结晶;二则说明他俩感情深厚,灵犀相通,形同一人;三则以雪芹的谐音“薛琴”向读者间接披露薛宝琴的结局,她最后嫁给了曹雪芹的影子人物甄宝玉;四则与《红楼梦》的整体隐喻风格保持一致,将“真事”隐到底,连作者的姓名也不放过。

  至此,我们大致可以推断出关于曹雪芹的这样的真事:男作者系江南织造曹家之后,为家谱中的曹天祐;女作者系名门才女,为薛氏,但与脂砚斋无关。《红楼梦》同时演绎了曹与薛的现实之情和梦幻之情。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社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