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社会新闻> 社会频道>社会万象>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槟榔应标注有害口腔健康专家建议立法儿童禁食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02:14来源: 网友评论 (0)

漫长的恢复过程

“我老公癌变的面积比较大,口腔右侧颊部全部溃烂了,可能要全部割掉,再从大腿上补一块肉上去。”吴芳说。

“这个手术费用可能比较高,需要做一个皮瓣,大概五六万元左右。”李赞说。

小春和吴芳结婚已经好几年了,婚后育有一个孩子。“现在小孩只有几岁,父母有60多岁了,一方面小春作为家庭的独子要侍奉双亲,另一方面作为家里的顶梁柱,需要支撑这个家。”吴芳说。“他一开始是打算放弃的,在两个月前,他就已经知道癌细胞扩散了,心理上没做好准备。”

在小春看来,这首先是来自经济方面的压力。但经过亲戚朋友的轮番劝导,小春最终决定凑钱来湖南省肿瘤医院进行治疗。“之前有几个老乡都是在这做的手术,有一个老乡做了舌癌手术,现在三年多了,术后效果还比较好。”吴芳说,“不治疗的话如同等死,医生说治愈率可达到70%~80%,所以还是想来试试。”

“像小春这类的口腔手术,手术时间大概是六七个小时。”李赞说,在进行口腔手术的过程中,患者是比较痛苦的。手术后,或多或少会影响到患者的语言功能和正常饮食。

口腔手术后,大部分病人都需要接受放疗、化疗的治疗过程。放疗主要是放射线疗法,通过射线进行治疗,经过放疗以后,口腔往往会出现张口困难、疼痛等状况,对口腔的伤害是比较重的;而化疗主要是指化学医药疗法,通俗来说就是打针吃药,通过药物来进行治疗。

“术后恢复需要慢慢调养,整个放、化疗的过程需要持续一到两个月。”李赞说:“如果术后口腔恢复到正常水平的话,至少需要三个月到半年。”

据李赞介绍,大部分病人在接受手术之后,通过训练,基本上能恢复到正常水平,讲话时发平音是没问题,但是遇到卷舌音说起来就比较困难了。“虽然癌细胞切除很容易,但是术后修复比较难,手术切除之后会留下空缺,如果不经过修复,会给病人很大的心理压力。”

“手术可能会造成破相”,吴芳一直担心手术会对小春的工作、生活造成很大的影响,“他暂时上不了班,像这类重大疾病有一年的假期,领导对他很关心,要求他先把病治好,不用担心工作问题。”单位的支持让吴芳的心里感到一丝安慰。

与李赞同科室的医生戴捷告诉记者,像这种口腔癌的复查期是5年,头几年的复查次数会比较频繁,越往后复查间隔越长。病人术后如果复发通常都在五年内,超过五年复发的可能性就比较小了。

希望槟榔包装上加警示语

“吃槟榔容易导致口腔疾病的事,你们媒体应该进行广泛报道。”小春在提及吃槟榔对他的生活带来的影响时,仍心有余悸。

和小春同住一个病房的病友,绝大部分以前都吃槟榔。小春病床旁边那位病友已经是第二次进行手术了。

“吃槟榔的人得口腔癌的几率绝对要高于不吃槟榔的人。”李赞说,“槟榔发展到现在,不仅仅是行业标准问题,我觉得重要的是要进行警示,成品槟榔不管怎么规范都可能致口腔癌。”

虽然槟榔是否真正是口腔癌的诱因,目前没有确切结论。但从国内的情况来看,湖南地区口腔癌的发病率远高于其他省市。据李赞观察,目前口腔癌的患者年龄层次趋向年轻化,二十多岁三十多岁的患者比较多。

在李赞看来,嚼食槟榔就像香烟有害身体健康一样,无论怎样都有害口腔健康。而香烟包装上一般会标注“吸烟有害健康”,或用“烂肺”这样的画来进行警示。“但市场上销售的槟榔包装上并没有类似的警示,槟榔俨然已成为一个隐形的‘口腔杀手’。”

海南专家呼吁“启动槟榔毒理试验”

探寻干果槟榔致口腔顽疾之源

本报记者 蒋格伟 发自海南万宁

“左边起泡了就放在右边嚼,不能嚼就含着。”12月14日,长沙市民罗春典缩在狭小的房间内,口中含着一颗槟榔。

20年的嚼食槟榔史,让原本有着一张俊脸的罗春典,牙齿表面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浸染,牙列不齐,牙龈也出现了萎缩,牙釉质出现腐蚀、损毁,而且下巴严重变形,比常人凸出2-3倍。也正因为如此,罗春典的妻子离他而去。

同日下午1时许。海南省万宁市的某咖啡厅内,王明(化名)一边浏览着报纸,一边嚼着槟榔,餐桌上的烟灰缸内吐了一堆红色的槟榔渣。

与罗春典不同的是,王明嚼食的槟榔是按海南传统吃法,用鲜果片加槟榔叶子包白石灰和着细嚼。有着18年嚼食槟榔史的王明比罗春典幸运的是,他并没有“毁容”,只出现了“牙齿被磨平、口腔无法打开、吃不了酸辣食品”等系列口腔问题。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槟榔这个在海南有着30亿元产值的第二大经济作物,已在湖南形成了50个亿的产业规模。从海南的鲜果到湖南湘潭的湿槟榔,再到辐射多个省市、反售海南的干果,槟榔穿越着时间和空间的界限,给无数嚼食者带来微醉快感的同时,更给嚼食者带来了口腔健康的报警。

尽管挚友阳浙金因嚼槟榔而两次手术,舌头被切除三分之一,罗春典还是无法控制自己对槟榔的“欲望”。

与此同时,罗春典萌生了一个困惑,“作为‘南药’的槟榔,为何吃了会患口腔疾病?”带着罗春典和众多槟榔嚼食者的困惑,《法制周报》记者踏上了追寻一颗槟榔从鲜果到干果如何变化的旅程。

“不黑的壳子商贩不收”

12月14日,海南省定安县翰林镇,该镇的翰林绿果槟榔专业合作社是海南第一批专业槟榔合作社。

“就这一片果林,种有100株槟榔树,今年帮我赚了6000多元,现在树上还挂着一些尾果。”王明指着眼前这片槟榔林说。

于王明而言,这片果林俨然一棵“摇钱树”,无需施肥,也不要杀虫,每年果子成熟就能给家里带来几千甚至上万元的纯收入。而王明所在的乡镇,每家每户的屋前房后都有着属于自家的槟榔林。

在王明的带领下,记者沿乡间小道走进一片无际的果林,果林里间或有人家,低矮的海南式民居淹没在槟榔林子里。王明指着一处烟雾缭绕下的低矮房子,向记者介绍起海南农户用来槟榔初加工的烤房来。

烤房很简陋,如同临时搭建的小房。烤房上空烟雾升天,散发出刺鼻的烟熏味。几个工作人员正用推车搬运碎木块添加燃料。燃料一般为橡胶树或青皮树,将这些木材劈碎,然后浇上水,可达到慢熏细熬的效果。近20米长的烤房里熏烤着5000斤槟榔鲜果,经过6天的熏烤,就成为湖南干果的半成品。

在王明这些小规模种植户眼中,秦以国是他们的“带头大哥”,这位海南第一家槟榔专业合作社的法人代表,总是在设法保证种植户的最大收益。

秦以国介绍,在湖南槟榔加工销售日渐规模化后,海南作为中国槟榔鲜果最大的原产地的强势地位转变为弱势。

一个有力的佐证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湖南各规模槟榔企业和中间贩商会提前打款给种植户,并提前来主产区驻地抢购鲜果;如今却变成果农先行发货给厂家,年底甚至年后才结算。

“不黑的壳子商贩不收。”翰林镇党委书记周传泽告诉记者,湖南加工企业的强势曾让定安官方遭遇尴尬。2003年开始,定安官方考虑到环保因素,想抛弃沿用已久的木材熏烤工艺,采用电烤方式烘干槟榔。此举推广4年之久,但终因电烤出来的干果不符合湖南人传统意义中“通体棕黑色”的“好槟榔”标准而被舍弃。

秦以国介绍,槟榔鲜果的价格会因为产量而浮动,但这些没有影响海南槟榔树种植的快速增加,甚至出现砍伐橡胶树来种植槟榔树的现象。

槟榔富民的构想

数据显示,仅翰林镇槟榔树的种植面积就由上世纪80年代的2000多亩发展到当前的1.2万亩。这只是海南槟榔种植发展的一个缩影。

2011年,国家林业部授予海南万宁市“槟榔之乡”的称号。这一称号使得万宁看到了做大槟榔产业的契机。

“海南槟榔半万宁”,万宁市林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万宁的槟榔种植面积达56.57万亩,约占海南省槟榔面积的1/4。

被评为“槟榔之乡”后,万宁市主要领导确定了槟榔发展的5年规划,即2011年至2015年,规划在全市槟榔产业发展重点镇、场实行“公司+农户”、联合体等模式,计划每年种植8000亩,5年内新增槟榔种植面积4万亩,使全市槟榔种植面积达到60万亩。

同时,万宁还制定了“大企业进入,大项目带动”的招商决策,以摆脱当前海南槟榔初加工,低利润的困局。

2010年,湖南益阳某槟榔企业落户万宁建立分公司,被万宁官方作为海南槟榔扩大深加工成功典范而广泛宣传。

但在秦以国看来,当前种植户的收入不稳定,主要是过于依赖加工商。“2007年,海南鲜果大丰收,却发生了果贱伤农的意外。”0.7元/斤的鲜果收购价让农户一筹莫展。

以秦以国为首的合作社主要成员开始查阅资料、试验论证开发槟榔花系列产品。秦认为,槟榔花在深加工后可以制成槟榔花茶、槟榔花酒,其功效甚广。

秦以国以100亩槟榔林10000株槟榔树为例分析,槟榔果的年产值为20万元;而槟榔花深加工后却能达到45万元,同时可以摆脱加工商的控制。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1 2 3 4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社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