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社会新闻> 社会频道>社会万象>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美容院给顾客涂辣椒油造过敏假象强迫交易(图)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04:34来源: 现代快报 网友评论 (0)

被告中有多名女性 本版摄影 快报记者 张瑜

“害人”的“免费美容单”

  在闹市街头,经常有美容院工作人员拿着卡片拉客,以免费美容诱惑顾客体验。在江苏南通的启东市就有这样两家美容院,竟然给顾客涂辣椒油造成皮肤过敏假象,哄骗甚至威胁顾客购买产品、服务。9日,这两家美容院的股东、经营者、美容师等14人因涉嫌强迫交易在南通的启东法院受审。公诉检察官指控这14人涉嫌强迫交易罪,不少人将面临3年以下有期徒刑,当天法官未做出宣判。据悉,这也是江苏近十年来首例美容业强迫交易案,或开免费美容陷阱入罪先河。

  案情

  女孩被忽悠办下2.2万元美容卡

  今年3月8日,叶莺去启东市汇龙镇逛街时,被发传单的一位小伙拦住,说三八妇女节当天凭传单可在一家叫“法国欧克莱美容院”的机构做免费美容,还能免费领一份欧克莱产品试用装。禁不住对方的热情推销,叶莺跟他去了。

  在美容院,叶莺被带进一间2平方米左右的房间,美容师说要做皮肤测试。随后,叶莺的脸上被涂了种粉底,美容师拿一个金属探头在她面部按摩起来。“你皮肤肯定不常保养,杂质、沉淀物堆在里面,皮肤都变黑了。”美容师递来镜子,叶莺看到吓了一跳,皮肤真是黑的。

  “测试做完,皮肤会很干,我们有营养水保养,10元一瓶。”美容师说,叶莺当即从钱包抽出10元钱。叶莺在接受按摩时,一位自称美容院经理的人过来了,她查看叶莺腹部后,就说叶莺腹部寒气太重,劝说她做护理。“办卡免费,今天妇女节,你做脸、做腹部、做胸部一起打完折就2.9万元。”经理说。叶莺既担心皮肤,又觉得挺贵,不想办卡。可经理劝个不停,叶莺便说现金不够。“你有卡么?我们帮你去取钱。”经理说。当时叶莺躺着,就把卡递过去,告诉对方密码。她卡里有2.2万多元,而美容院的人帮她取出了2.2万元,很快经理就帮她办好高级VIP卡,说每个项目一年做24次。

  叶莺回家后,家人都说她被骗了。叶莺和家人多次找到欧克莱美容院,想让对方退钱,但都被拒绝。无奈之下,叶莺只好报案。

  打击

  多名嫌疑人被抓

  其实,叶莺并不是唯一报案的人。2010年下半年以来,启东警方陆续接警,称位于汇龙镇的欧克莱、欧丽妍两家美容院存在欺骗、误导顾客消费者的行为,与顾客纠纷不断。与此同时,当地工商部门也多次接到对这两家美容院的投诉。

  在调查中,警方发现这两家美容院经常用欺骗、引诱,甚至威胁、恐吓的方式强迫顾客交易,且交易数额较大,有明显的强迫交易犯罪嫌疑。2011年5月22日,启东警方开始对这两家美容院突击行动,抓获包括美容院股东、经营者、导购、美容师等共20多名嫌疑人。

  据了解,22岁的陈威是欧克莱、欧丽妍两家美容院名义上的老板,实际上他与25岁的杜晓峰、21岁的程海都是合伙股东。平时陈威会做美容院管理工作,让母亲魏翠华帮忙管理欧克莱美容院。

  从2010年9月1日开始,欧丽妍美容院招募了多名男导购和女美容师。导购以免费服务为诱饵,将顾客忽悠进门,美容师会带顾客去做皮肤测试,涂黑顾客的脸谎称存在毒素。如果顾客怀疑,会继续涂辣椒油造成过敏假象,吓唬顾客称如不用店里产品和服务,将会导致红肿、毁容等严重后果。

  美容师还说手机辐射会损害美容院的机器,以防止顾客拨打手机。如发现顾客的钱没带够,他们就会让顾客说出密码,由他们的人带卡出去取钱。

  庭审

  两家美容院强迫交易135人次

  涂辣椒油也是暴力体现

  12月9日上午,启东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强迫交易案。陈威等14名被告受审,多名导购被另案处理。14名被告中,除了三名合伙股东是男性,其余全是女性。这些人中不少是亲属关系,如陈威和母亲以及程海夫妻、杜晓峰夫妻。此外,有两名美容师在案发时都是不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

  当天只有程海一人请了辩护律师,辩护律师认为程海等人并未使用明显暴力强迫交易。公诉人当场反驳说:“他们在顾客脸上使用辣椒油,导致皮肤灼热、变红,这就是暴力体现。进入美容院后,强迫不准用手机,虽然不是打耳光、动手,但在一定程度上也算暴力。”

  这14名被告人被控采用暴力、威胁手段,强卖商品、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扰乱市场秩序,都构成强迫交易罪,情节严重。在量刑意见中,公诉人建议处以有期徒刑3年到拘役3个月不等的刑罚,并处罚金。

  骗人伎俩被一一拆穿

  公诉人还特地宣读了侦查机关的一份情况说明。破案过程中,侦查人员特地走访了有一定影响力的美容连锁店,咨询了资深美容师了解情况。资深美容师用自己的手部皮肤做实验,在涂“明艳”粉底再用金属探头按摩后,也呈现黑色。美容师解释说,“明艳”粉底含有较多重金属汞、铅,经含铁仪器摩擦后会变黑,是正常化学反应,而非顾客皮肤毒素。而手机也不会影响仪器,美容院只是为防止顾客打电话求助而已。另外,公诉人还解释了过敏的情况,因为减肥膏含辣椒油,涂在皮肤敏感的面部很容易有灼热感,过敏并不稀奇。

  经查,从去年9月到今年5月,欧丽妍美容院强迫交易93人次,涉案金额18.9万元。欧克莱美容院则强迫交易42人次,涉案金额13.4万余元。

  涉案者曝“忽悠”细节

  庭审中,陈威说,“不光我们,全国各地还有很多美容院也都采用这种经营方式,要不怎么留客人呢?”被告席上,8名女被告是两家美容院的所谓美容师,她们没有从业资格证书,也没系统学过美容。美容师小羽说,在顾客掏钱包买10元的营养水时,她们会偷看钱包里钱、卡多少,继而视情况推荐产品,“比较有钱的,就推荐收费高的。”

  在美容院里有不少客户资料,除顾客姓名、年龄等,还有工作单位、家庭地址,这都是美容师与顾客聊天套出来的,以此确定顾客是否有消费潜力。

  观点

  此案或开“免费美容陷阱入罪”先河

  “近十来年,我们还没办过这类型的强迫交易案。”审理这起案件的法官陆涛说,尽管美容行业的消费纠纷不少见,但消费者不是忍了,就是投诉给工商部门,很少报案,而这次是因启东警方接到很多报警,发现情况严重,所以立案侦查。

  “强迫交易的情况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但情节严重的才会构成强迫交易罪。”陆涛说,比如非法获利数额较大、多次强迫交易、社会影响恶劣、造成严重后果、扰乱社会经济秩序等。在这起案件中,欧丽妍和欧克莱美容院的涉案金额都是十几万元,但陆涛认为实际肯定更多,因为报案的只是少数。近年来,美容美发行业的此类纠纷呈现上升态势,陆涛认为,这起强迫交易案件若宣判的话,肯定对整个行业产生重大影响。陆涛说:“我们会考虑对启东的美容行业协会发出司法建议,同时也希望工商部门能加强监管和规范。”

  (文中涉案当事人系化名)

  延伸

  律师建议

  南京引入此“判例”

  其实不光启东,南京街头的“免费美容”也很常见。南京不少律师建议,既然刑法明确规定了强迫交易罪,而且江苏已有先例,为彰显法律公平统一,建议南京也将此行为入罪。

  故意只给顾客“做半边脸”

  南京市民张女士就被“免费美容”忽悠过。美容师向她推销一种“激光祛斑”项目,说免费做让她感受。在被照过“激光”后,张女士的半边脸明显白了。美容师建议张女士再做另一半脸,花费1000元左右,而如果想取消,也需七八百。“他们故意做一半,让你掏钱。”张女士试图打电话被制止,对方说不允许打电话,手机辐射会影响到美容院仪器。无奈之下,张女士刷卡800元让脸部恢复了原貌。

  其实,新街口附近落入“免费美容”陷阱的人还有更多。网上曾流传过一个“负责任的导游”的提醒,其中明确提到“不要在南京做‘免费美容"。虽然也有顾客报警,但警方很多情况下只当做消费纠纷处理。工商部门承认美容院欺诈消费者、强制消费的投诉案件特别多,但由于“取证难”、监管部门职责局限、无法形成“合力监管”等原因,也难有力打击。

  律师希望南京将免费美容陷阱“入罪”

  其实,此类行为被以涉嫌强迫交易罪追究刑责,在上海早已有判例,南通的案例并非全国第一个“吃螃蟹的”。既然江苏省内已经有司法介入,南京是否也能重拳出击呢?

  记者采访了南京的几位律师,大家意见基本统一,那就是在有法可依的社会环境下,为实现法律的公平原则,对于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是不存在区分的。“刑法的规定是统一的,关键看执法机关是否能真正做到有法必依。”一位律师说。在具体谈到设“免费美容”陷阱的美容院是否构成强迫交易罪时,几位律师也指出必须需要看具体行为、情节进行定性。一位律师认为,公检法等部门是相互制约的,他希望各执法部门能合力打击此类犯罪。如果启东的强迫交易案宣判,大家肯定转而看南京怎么办。“当然,确实这类案件在证据收集等方面存在难度,所以被害人一定积极报案,这也有利于司法机关收集证据、采取行动。”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社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