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社会新闻> 社会频道>社会万象>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家长被小升初逼“变态” 互相较劲看谁孩子证多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05:15来源: 新闻晚报 网友评论 (0)

在上周六举行的第十一届全国“春蕾杯”兰田考场,场外等候的家长目光充满期盼,场内正“厮杀”的孩子们却显得无比沉重,更有一个孩子在家长的搀扶下,拄着拐杖前来参加考试

晚报记者 杨玉红 钱钰 报道

昨天和前天,沪上部分小学四年级、五年级的学生在各个考场间奔波,对于他们来说,12月中下旬的周末都会重复这样的生活,原因就是为了“小升初”。昨天,一位自称“变态娘”的母亲向记者讲述了她和孩子的经历,并呼吁,家长为孩子报补习班、竞赛、考级,一定要多和孩子沟通,千万不要为了考证而考证!

现场直击

四年级学生12月参加4场竞赛

上周六,第十一届全国“春蕾杯”阅读、数学、英语初赛开考,不少孩子和父母在寒风中赶考。据悉,该赛事面向小学2—5年级学生,兰田中学考点设28个考场,考生数超过500人。

下午2时不到,离数学测试开考还有20分钟,考点附近的小马路,已被私家车堵得水泄不通。 300米外的中山北路、兰田路路口,交通一度瘫痪,车辆无法前行,一些心急的家长只好将车抛下,拉着孩子一路朝考点跑去,赶考架势堪比“中高考”。

在赶考的学生中,就读于虹口某民办小学的四年级学生小孙显得很特别,没有父母的陪伴,提前一个小时到达考点。只见他穿着长长的羽绒服,将小脑袋缩在帽子里,冻得不停地跺脚。可能是在风中站得太久,小孙躲进一家快餐店,买了一对炸鸡翅来补充能量。

“爸妈正好周末有事,叔叔把我送到这里就走了。”小孙说,这已经是他本月参加的第二场竞赛了,上周末他刚考完“全国小学‘数学大王’邀请赛初赛”。

“我一共报名参加五场竞赛,分别是 ‘数学大王’、‘小机灵杯’、‘中环杯’、‘春蕾杯’和‘希望杯’,除了‘希望杯’明年考外,我这个月周末都被竞赛排满了! ”看着记者惊讶的眼神,小家伙不以为然,“这不算什么,我们班级绝大多数人都报了这么多,有些同学报得更多,最多的报六个,他们比我多报一个‘新知杯’。 ”

竞赛和考级撞车让家长发愁

英语考级证书也是很多孩子必备的 “小升初”筹码之一。昨天上午9: 40,记者在汉中路上海市青少年活动中心门口看到,很多家长牵着孩子陆续走进考场。原来,这里正在进行英语四星级口语测试。

只见小男生翁魏 (化名)背着书包从里面走出来,他是闸北区实验小学的五年级学生,已经参加完测试。看见在门口等候的妈妈,他苦着脸并带着几分自责地说道: “妈妈,考得有点难,我自己也不知道对错。”

“没关系,考过就不管了,下面就认真准备25日和26日的竞赛和考级吧。”翁妈妈告诉记者,这是儿子12月份参加的第一个考级,可能还没有进入状态。提到即将到来的12月24日和25日,翁妈妈开始烦恼起来。原来, 12月24日和25日两天集中了多个竞赛和考级:奥数的 “中环杯”跟英语五星奖决赛放在同一天, “聪明小机灵”数学竞赛和五年级新增的三星笔试都在25日上午,英语四星口试也在25日。

翁妈妈说,这两天,她正在考虑如何抉择: “儿子参加 ‘小机灵’竞赛的获奖概率较高,但含金量相对较高的英语三星笔试也不能放弃。”翁妈妈坦言,无论是 “中环杯”, “小机灵”还是英语三星笔试四星口试,都是 “小升初”含金量较高的几张证书,放弃哪个都可惜,毕竟孩子为这些竞赛、考级已经做了近一年的辅导储备。

校长声音

“证书狂”的证书不具含金量

小学生周末考证忙,部分家长硬生生地变成 “证书狂”。

民办进华中学校长陈国强分析说,确实目前有些学校正通过各种方式和渠道,了解学生的获奖情况,但也有不少初中已开始采用趣味游戏等多样形式,考查学生的综合素质,而不是一味看竞赛证书。

在他看来,学校最看重的还是学生是否全面发展,所拥有的特长是否与学校的特色相符合,证书多不见得就是好的。

陈校长分析说,家长盲目报考、培训单位炒作、经济利益驱动等因素,导致目前考证热 “高烧不退”。 “不少社会机构办的竞赛,打着各种貌似官方的旗号,实则变成一些培训机构炒作和盈利的工具,北京 ‘希望杯’惹出的风波就是一个例证。”

陈校长建议,家长一定要跟随学校教育的主渠道,不要忘记在小学阶段打牢基础是根本。“另一方面,这也对学校提出更高的要求,希望学校创造更多条件,满足学生的个性化学习的需求。”

“说实话,现在部分竞赛证书越来越不值钱了,太滥,太商业化了!”陈校长表示,每一张杯赛证书的背后,都有一条迅速催生的利益链。 “家长完全没必要让孩子成为牺牲品,花费大量精力去考一些毫无价值的证书。”

记者曾采访 “小升初”面谈时,也常看到不少家长会拿出孩子的证书展示。

“我们现在真的很少看证书。”某民办初中金老师说,前几年,他们还会认真将学生的证书情况记录在案,但在登记过程中,他们渐渐发现,基本人人都有某些竞赛的三等奖。 “三等奖怎么这么多?”这位老师的疑虑,后来终于有了答案,据说出钱就可以“买”到某些竞赛的三等奖。

“有些竞赛还没开始,答案就已传到网上。证书的背后究竟有多少含金量,我们老师已渐渐清楚了。”这位老师无奈地说。

市教委说法

小学阶段学科竞赛都未经教育部审批

日前,记者从市教委获悉,根据教育部 《关于印发<中小学生竞赛活动管理若干规定>的通知》,自1999年起,教育部不再审批和公布全国性或跨省、自治区、直辖市中小学生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外语等学科及读书、征文等竞赛活动项目,原则上不得举办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全国性或跨省 (区、市)的上述各类竞赛活动。因此,目前面向全国小学生的数学竞赛活动都没经过教育部的审批。

小学阶段不得举办学科类竞赛。为减轻小学生的学业负担,本市一律不再举办全市和全区 (县)性小学阶段的学科竞赛活动。市教委一位负责人介绍说,从2005年开始,市教委从未核准过小学阶段的市级学科竞赛活动,目前社会上出现的小学阶段的各项学科竞赛 (包括数学、外语等)均未经审核,属社会组织的竞赛活动。家长要慎重对待社会组织的竞赛活动。

【家长】

我被“小升初”逼成“变态娘”

记者日前在《超级家长会》栏目组采访了一位自称 “变态娘”的家长——熊女士。熊女士曾是一名老师,现在做个体生意。她告诉记者,女儿今年12岁,今年9月份刚升入一所“名牌初中”。看着又一批的家长送孩子参加各种辅导班、竞赛、考级,她不禁想起自己曾经的“变态”行为。

熊女士回忆说,为了“小升初”,她曾和很多家长一样,女儿升入三年级开始,便开始送女儿参加奥数补习班,自己不知不觉成了 “变态娘”: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一学期缴数千元培训费给各种社会培训机构;孩子上学、我工作,孩子参加辅导、我在教室外作陪,节假日不属于孩子也不属于家长;我每天盯着考试成绩,听着各路有关竞赛、招生的小道消息,鼻子还要灵敏嗅出暗流涌动的培训市场孰优孰劣,嘴里谈论的也都是奥数、英语……

女儿升入四年级后,熊女士发现女儿奥数学习不理想。看着身边有些孩子报了多个辅导机构的奥数辅导班,她误以为自己的孩子“补”少了,于是又去另外一个辅导机构,给女儿报了奥数辅导班。此后,周六上午参加一个奥数辅导班,中午带着女儿在外面匆忙吃一些快餐、盒饭,下午又将女儿送到另一个奥数辅导班。一段时间后,熊女士发现女儿仍没有进步,便指责孩子:上课是不是没认真听讲?活泼开朗的女儿开始变得少言寡语,不愿意和父母多说话,喜欢去学校,害怕周末。一次,她无意中发现,女儿在作文里写道:自己是不是特别笨?妈妈说话不算话,有时还会骂我……看到这些,熊女士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是不是真的做错了?和女儿进行促膝长谈,女儿说自己并不喜欢奥数,喜欢学英语、唱歌。听完这些,熊女士果断为女儿中止奥数培训班,重新给女儿报了一个英语辅导班、学生合唱团,也找回了原来那个活泼可爱的女儿了。

今年年初,为应付即将来临的“小升初”测试,熊女儿又将女儿拽回培训班,报了奥数班、小升初冲刺班、英语班。 “我心里很明白,学习、辅导班压得孩子很苦,可我怎么能不‘变态’呢。 ”她介绍,孩子想读的“名校”,报名参加考试就有条件限制:四五年级获得过区以上三好学生或优秀少先队员;四五年级得过市级以上奖励,大多数家长都理解,这主要是看孩子的奥数竞赛证书、英语考级证书……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上一页 1 2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社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