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社会新闻> 社会频道>社会万象>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高仿假洋酒40%流入私人会所 卖假酒1年赚上百万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08:15来源: 法制晚报 网友评论 (0)

说到高档私人会所,人们通常的印象都是奢华的环境、昂贵的价格,象征着高品质的消费。

然而,业内人士近日主动爆料,绝大部分高档会所都在用高昂的价格销售假洋酒,卖假酒更是已经成了一些会所最主要的生财之道,大约40%的假洋酒都是通过会所消费的。

典型案例

6000元的小拉菲其实是高仿假货

10月8日,元宏建筑设备租赁公司负责人孙先生为了答谢公司的重要客户,在位于丰台京良路的18号会所订了一桌饭,餐费含酒水共计1.8万元。

席间,孙先生请的客户对会所提供的1瓶价值6000元的小拉菲提出质疑,认为这瓶酒味道不正,很可能是假酒。当孙先生提出换酒的要求时,工作人员坚称会所的小拉菲是正规渠道购入,不同意换酒,并阻止打算退餐的孙先生一行离开。

“因为后来双方发生了一些肢体冲突,我们就报了警。”孙先生告诉记者。民警赶到后,他要求会所出示小拉菲酒的进货票证,否则就将酒送到有关部门鉴定。

“如果没有问题,我愿意除了饭钱外,再赔偿会所1万元。”孙先生说,在他的坚持下,会所终于同意更换一瓶拉菲酒,并承认进的这批酒不是正品,而是高仿的假货。

会所卖假洋酒售价比正品还高

无独有偶。今年中秋,在京深海鲜市场做生意的马先生请朋友在东四环小武基的一家私人会所就餐。

席间,马先生点了一瓶“皇家礼炮21年威士忌”,该酒正品的市场价1100元左右,会所的售价是1860元。

马先生喝过“皇家礼炮21年威士忌”,也听懂酒的人介绍过,真品呈金黄色,而且很透亮,标签上有中文标识和卫生检验检疫章。

但是会所提供的这瓶酒颜色浑浊,无中文标识和卫生检验检疫章。马先生认定这是假酒并要求退换。

会所起初不同意,但当马先生态度坚决,表示要向有关部门投诉时,对方同意将酒收回,并在结账时给予打折作为补偿。

爆料人:张黎(化名)身份:海淀西山某会所餐厅服务主管

给客人上假酒必须看人下菜碟

业内揭秘

张黎曾在4家会所工作过。她告诉记者,卖假酒现在已经成了行内潜规则,是会所重要的挣钱手段之一。

“我在丰台永定河东岸一家会所做餐厅服务主管时,每天平均接待3桌客人,每桌餐费平均8000元,会所要求每天最少要向客人推销出去2瓶假酒。”张黎说,这些假酒价格都在千元以上。

张黎透露,高仿茅台进价每瓶200元,卖给客人每瓶1700元,服务员提成300元;高仿皇家礼炮进价每瓶180元,卖给客人每瓶1200元,服务员提成250元;高仿小拉菲进价每瓶100元,卖给客人每瓶5000元,服务员提成500元。会所卖假酒的收入可以占到总营业额的10%以上。

“推荐假酒时一定要看人下菜碟,对那些为了办事咬牙请客的人,可以推荐茅台,因为他们大多数也没喝过几回茅台,对真假根本辨别不出来。”张黎说,而对有身份的食客和熟人,就不能轻易上假酒,一定要等对方酒酣耳热时再上。

爆料人:张峻(化名)身份:星辰伟业商贸公司的红酒销售员

十月份一个月卖了150瓶假拉菲

张峻做销售的主要对象就是高档会所,销售的红酒有法国拉菲、智利活灵魂、澳大利亚百安奥比良、苏格兰麦卡伦等品牌。但在销售中他发现,许多会所更喜欢高仿假酒。

高仿酒造假技术高超,效果逼真,一般人从外表很难识别。张峻告诉记者,高仿拉菲大部分来自广东,每瓶成本不到50块钱,而低仿酒的成本不到20块钱。

“仅10月份我就向六家会所推销了150瓶高仿小拉菲。”张峻说。

爆料人:胡先生身份:本市南郊一家私人会所的老板

请客好面子主动要求上假酒

胡先生是本市南郊一家私人会所的老板,“我们会所卖出去的大拉菲没有一瓶是真的,小拉菲有三分之二是假的。”说起私人会所卖假酒,胡先生显得毫不避讳。

他告诉记者,来会所消费的客人,大部分是请客办事的,以前请客上茅台最有面子,现在拉菲酒成了面子的象征。

“如果真上拉菲酒,一般请客的人真难以承受,因为大拉菲市场价一瓶8万-10万元,一桌饭下来要十几万块钱。于是一些顾客在请客前,就背地里跟我们打好招呼,主动提出要高仿拉菲酒。”胡先生说,高仿大拉菲每瓶也要卖8000元,高仿小拉菲每瓶1500元。

胡先生透露,现在市场卖的拉菲等洋酒,假的要比真的多出许多。

“我认识不少和我一样做会所的朋友,大家情况都差不多,大一点的会所,一年卖假酒就能赚上百万。”胡先生说,据他所知,大约40%的假洋酒都是通过会所消费的。

行业现状

会所无照经营成为打假空白

记者了解到,目前,北京有各种私人会所多达4000余家。按种类分,有养生会所、健身休闲会所、文化娱乐会所和聚会餐饮会所等。

会所大部分采取会员制,具有一定的身份或缴纳一定数额的会费才能入会,享受该会所提供的服务。

北京市内的私人会所定位也各有不同,有的会所公开挂牌,对外营业,但市面上更多的是既不挂牌也不署名的“私密”会所,而这些“私密”会所则成了打假的空白。

中国政法大学经济法博士生导师、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院长符启林教授指出,目前法律对私人会所的监管还是空白。

“社会的新鲜事物总是走在法律的前面,这很正常。”符启林说,社会上各种会所暴露出的种种问题,应该引起政府相关部门的重视,加强监管,不留空白!

文/特稿记者秦胜利记者王伶玲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社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