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社会新闻> 社会频道>社会万象>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男子当18年领导不满生活 退休前心理失衡猛捞钱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21:35来源: 新华报业网-扬子晚报 网友评论 (0)

  “2006年起,我们厂关停的呼声越来越高,关停就意味着我在这个岗位上坐不长了,想想我在燃料部门的领导岗位上干了18年,还没别人干了几年的生活条件好,心理就不平衡了……”这是南京某大型企业燃料部主任、某燃料公司经理毛斌归案后对自己犯罪心理的真实表述。

  2011年3月28日,毛斌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下关区检察院指控毛斌收受人民币185000元、美元10000元、价值53000的手表一块。4月29日,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毛斌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没收财产16万元,没收毛斌及其亲属退出的赃款252637元和赃物卡地亚牌手表1块。

  戴着受贿表走进反贪局

  2010年7月,南京市检察院举报中心收到一封匿名举报信,反映南京某大型企业燃料部主任毛斌,收受多家煤炭供应商的贿赂。南京市检察院指定南京市下关区检察院办理。

  举报毛斌的匿名信缺乏具体的受贿事实,下关区检察院反贪局接到交办线索后,迅速对线索开展分析评估,该大型企业负责煤炭采购的燃料部门负责人属关键岗位、“高危”人员,毛斌一干就是18年。办案检察官首先将与毛斌有长期业务关系且来往密切的几个煤老板先后“请进”了检察院。

  做煤炭生意的南京某投资公司总经理赵某首先交代,为了取得毛斌所在单位的供煤业务,并感谢毛斌给予的帮助,赵某曾在2008年给毛斌送过一块价格为53000元人民币的瑞士产卡地亚牌手表以及一万美元,案件突破口开始打开。

  办案检察官对毛斌进行立案侦查,当检察官将毛斌带到下关区检察院时,毛斌手腕上戴着一块略有磨损的银色手表,立即吸引了检察官的目光。经过检查,此表正是瑞士产的卡地亚牌手表,而且具体特征与赵某交代相同。此时,这块名表已在毛斌的手腕上戴了近三年,毛斌早已习惯了,手表的受贿来源已抛在“九霄云外”。

  “留个酒钱”白送30万

  2006年7月,赵某打网球时经熟人介绍认识了毛斌,得知毛斌长期从事煤炭采购工作,就想和毛斌建立关系。打完球当晚,赵某就请毛斌一起吃饭,后来赵某主动接近毛斌,经常约毛斌打球、请吃饭。在相处中知道毛斌喜欢唱歌,赵某就经常安排一起去唱歌娱乐。

  2008年4月的一天,赵某到毛斌办公室闲聊,得知毛斌所在单位从秦皇岛一家公司购买了一批煤,就请毛斌帮忙把这批煤从自己的公司账上走,每吨加几块钱。毛斌对赵某讲:“那不是送钱给你嘛”。讲归讲,做归做,毛斌心里有数,赵某赚到钱是不会亏待自己的。一个月后,毛斌从赵某的公司账上加价过了两船煤,共4万多吨。毛斌最后确定结算价时,对赵某讲:“留个酒钱一起喝酒”。赵某一估算心中大喜,这批煤从自己公司账上加价卖给毛斌的单位,相当于毛斌白送给自己近30万元钱。为了表示感谢,赵某当即到新街口金鹰商场花53000元买了一块瑞士产的卡地亚牌名表,回到毛斌办公室对毛讲:“帮你换个新手表”,并把手表提货单交给了毛斌,毛斌推辞了一下便收了下来。

  当年夏天,毛斌喊赵某一同去国外旅游,为了与毛斌加深关系,赵某一家人陪同毛斌一家人以及毛斌的其他朋友去了马尔代夫。出国前几天,赵某用信封装着10000美元到毛斌的办公室说:给你在国外消费的零花钱。毛斌客气一下笑纳了。

  退休前心理失衡猛捞钱

  毛斌现年59岁,中共党员,出身革命家庭,是红二代。年轻时毛斌经历艰苦,17岁到六合农村插队,23岁到六合县化肥厂亦工亦农,28岁进入南京某大型企业做锅炉车间工人。直到40岁,1992年毛斌被厂里提干,到燃料车间当代理主任,成为厂里关键部门的中层领导,后长期担任燃料公司经理、燃料部主任。直到2009年8月,毛斌退居二线。

  退居二线的前几年,毛斌开始出现了典型的“59岁”现象,看到被自己业务上照顾过的煤老板有的成为千万富翁、有的拥有亿万家产,毛斌的心理失去了平衡,他利用手中权力和退休前的最后时间开始敛财。

  据查证,从2000年前后起,毛斌就为江苏某燃料公司负责人吉某提供煤炭购销业务。2004年至2007年底,吉某在桂林、秦皇岛、济南、北京召开的全国煤炭订货会期间,为感谢毛斌的关照,四次向毛斌贿赂35000元。2008年夏天的马尔代夫之旅,吉某支付给旅行社十几万元旅游费。

  2005年至2008年间,毛斌为老邻居曾某提供给本单位采购煤炭的运输业务。为感谢毛斌这位“财神爷”,曾某每船煤给毛斌5000元钱好处费,每两船结一次,共14船,共给毛斌70000元贿赂款。

  2006年下半年,秦皇岛某贸易公司的业务员李某经毛斌关照,供应给毛斌单位一批煤赚得一笔钱。当毛斌出差到秦皇岛联系买煤时,到李某单位坐了一会儿,李某立即取了30000元人民币,送毛斌到酒店房间时,把这30000元给了毛斌。

  2009年至2010年初,江苏某能源贸易公司总经理李某,为感谢毛斌在其单位煤炭购销中的帮助,分四次给了毛斌共计50000元贿赂款。

  嫌疑人自述

  愿做反面教材

  检察官:你单位有无预防燃料采购中产生问题的制度?

  毛斌:有的。我们厂的效能监察是从燃料采购做起的。比如煤炭采购中原来按吨计价,后改为按大卡计价,这样更精确,有利于降低成本,当时经我手每年能节省几百万元。又如对采购的煤炭进行全程录像,邀请职工参加随机采样,以排除人为因素等等。

  检察官:你认为单位管理与你犯罪之间有关系吗?

  毛斌:应该说单位在管理教育上很到位,很细致,但我很多行为都是八小时以外发生的,单位很难管,关键还是在自己。

  检察官:你曾经在单位的警示教育方面作过发言?

  毛斌:燃料采购这一块最容易出问题,所以当时单位搞廉政教育就找我来发言。我当时是党支部委员,每个月基本都要定期给燃料公司的员工上教育课。

  检察官:你身为老党员,也多次被评为廉政方面的先进,快要退休了,是什么原因导致你走到现在这一步?

  毛斌:我与南京某投资公司总经理赵某关系一直较好,在业务上我帮过赵某忙,赵某陆续送给我财物,我有过疑惑。但我又想,我在业务上的确帮过他不少忙,赵某近几年来积累了上千万的资产,虽然他的业务不都是在我们厂做的,但没有我,他就没有今天。我也快退休了,做煤炭的老板都发财了,我自己就是拿工资,生活上的差距很大,所以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

  检察官:你现在还有什么想法?

  毛斌:我不知以后如何面对家人、同事、熟人,家里人为这事承受了多少负担。我希望洗清自己的罪行,今后清清白白做人。现在我也没有必要怕丑了,单位可以拿我做反面教材进行教育。

  (文中被告人系化名)

  通讯员 孟 军

  本报记者 魏晓昕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社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