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社会新闻> 社会频道>社会万象>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逃犯诈骗18000民警追逃花19000 称追逃不是买卖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7 01:05来源: 济南时报 网友评论 (0)

  本报记者 殷玉国 赵云龙

  借口“帮妹妹找对象”,一名犯罪嫌疑人骗得一万八千元“彩礼钱”后潜逃,从此隐身茫茫人海,踪影全无。日前,济南两民警赴云南21天,行程万余公里,花费一万九千多元,将其逮捕。这到底值不值?在追逃民警眼中,追逃并不是一场需要计算利益得失的“买卖”,而是一定要完成的任务。追逃究竟是一种怎样的身心体验?记者对话济南市历城区公安分局锦绣川派出所副所长刘强,揭开民警追逃背后的故事。

  亲兄妹联手老乡,“放鹰”骗彩礼钱

  2010年,兄妹张某甲、张某背在云南打工时与老乡马某光相识,3人经过预谋,以“给妹妹说对象”为由,诈骗了锦绣川一中年男子孙某(化名)一万八千元现金。

  记者:犯罪嫌疑人怎么想到来济南诈骗?

  刘强:因马某光堂妹在济南,马某光就对堂妹说,自己身边有个小姑娘想嫁到济南,让堂妹帮忙物色对象。

  记者:他们如何把钱骗到手?

  刘强:2010年1月,马某光的堂妹物色到了中年男子孙某,马某光带兄妹俩坐火车来济,并在张某背和孙某见面后,要孙某支付一万八千元“彩礼钱”。

  记者:拿钱后3人跑了?

  刘强:没全跑。收钱后,马某光和张某背马上离开济南。孙某感觉事情不对劲,多了个心眼,借故将张某甲控制在家中并报警。张某甲被抓后,也不知道妹妹张某背和马某光去了哪儿,民警随即将两人上网追逃。2010年7月,张某背在湖北宜宾火车站乘车时被发现是逃犯,我马上赶到宜宾将她押回。

  主犯“隐身”不见,赴云南找线索

  张氏兄妹二人到案后,交代出该案主谋是马某光,但不知道马某光逃往何处。为追逃,今年11月,刘强和同事刘克武赶赴马某光原籍云南寻找线索。

  记者:你掌握多少马某光的线索?

  刘强:就知道他他的老家是云南省墨江县新安乡下属的一处山寨。这处山寨很难找。到昆明后,我们坐长途汽车赶到墨江县新安乡派出所,坐了2个多小时的车,再转乘1个多小时摩托车,在山间土路上走了1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记者:有线索吗?

  刘强:马某光的父亲说马某光还有个弟弟叫马某波,已很久没回家。我们怀疑,马某光很可能是逃到了马某波处。我们问遍村里所有人,却没人知道马某波下落。我们从马某波父亲那里要到一个座机号码,马某波曾用这个座机往家打过电话。

  记者:找到马某波了吗?

  刘强:找到了,马某波告诉我们,马某光在2011年7月份以前和他一起居住,后来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寻到蛛丝马迹时,突发高烧病倒

  线索中断,马某光潜逃一年半,不给亲人留下任何联系方式。不过,刘强循着其已停机的号码再次寻找到蛛丝马迹。就在此时,他却因过于疲劳和焦急发起了高烧,病倒在云南。

  记者:只有一个停机号码,怎么追踪?

  刘强:在当地公安机关协助下,我们查到马某光手机号停机前的通话记录。翻看电话单子时,我感觉他停机前打的最后一个电话,肯定是打给他认为比较重要的人的,就找出这个号码打过去。打通后,一男子警惕地询问我是谁。我说是马某光的朋友,曾借钱给他,现在想让他还钱,但没马某光的联系方式,问这个人有没有。

  记者:他把联系方式给你了?

  刘强:没有,接电话的男子自称是马某光的墨江老乡,不知道马某光的住址。他告诉我,前晚10点多钟,马某光曾用另一号码给他打了个电话。我向他索要号码,他称没记下来,很快就把电话挂断。

  病中拔掉针头,一蹲4天终擒嫌犯

  刘强病倒时,公安机关调查该可疑号码。见暂时没有结果,刘强到医院输了两天液。一听到有消息,他立即和同事再次投入工作,并根据该号码打出的查询彩票的电话,锁定马某光的行踪。

  记者:什么时候有了可疑号码的消息?

  刘强:病后第3天,当地公安机关说有消息了,我拔掉针头和同事来到逃犯可能藏身的村庄。

  记者:怎样锁定嫌犯具体位置?

  刘强:我们发现,该可疑号码曾多次拨打114查询一些彩票相关信息。我们推断使用人很可能有买彩票的习惯,加之这个村里只有一个彩票投注站,就在投注站附近蹲守。我们在投注站旁边一蹲就是4天,每天早上7点吃完饭就去蹲守,直到晚上9点才返回住处,一天只吃一顿饭。12月2日晚6时30分许,我们发现一个长得很像马某光的男子经过,跟了几百米后确认他是马某光,当场将他抓获。

  “出去追逃,不能空手回来”

  记者:什么时候回的济南?有没有好好歇歇?

  刘强:12月3日一早,我们乘车赶往昆明,又坐了43个小时的火车,押着马某光回济南。这次出去21天,跑了这么多地方,实在是很疲劳。我和同事都回家大睡了整整两天,才缓过劲来。

  记者:这次追逃,花了多少经费?

  刘强:一万九千多元,其中路费最多。

  记者:花了一万九千多元,抓获一诈骗一万八千元的逃犯,且中途还遇到很多困难,你觉得值得吗?

  刘强:值!出去追逃就是带着任务的,不能空手回来,如果抓不住马某光,他很可能再次作案,我们民警也没法给受害人一个交代。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社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