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社会新闻> 社会频道>社会万象>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河北旅游团赴韩被囚禁续:中方领队举报移民倾向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7 05:15来源: 青年报 网友评论 (0)

邢台农民旅游团的“离奇”旅行

“天仁号”邮轮摇晃着,离开天津港,驶向韩国。邢台金沃土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程建中和他的26名优秀销售员兴奋不已。虽然这种分红式的年终旅行举行了好多次,但出国还是第一次。

可是,他们没有踏上韩国一步就被遣返了,以极不愉快的方式。后来他们才知道,是自己旅游团的中方领队向韩国方面举报他们一行27人有“移民倾向”,才被拒绝进入韩国境内。

程建中觉得自己被旅行社、被导游耍了。这时,他才发现,他们这个超低价农民旅游团被邢台一家旅行社转给北京一旅行社,又被转给北京另外一家旅行,并扯出了担保金的问题。足足忙活了一周,闹剧背后的真实原因,程建中始终没法弄清楚,他隐隐感到,这一切的背后或许是当事几家旅行社之间的利益勾结与博弈。

这种旅游乱象并非个案。广东“揭黑导游”邬敬民说,现在“零负团费”旅游团泛滥,超低价背后却藏着很多陷阱,这成了旅游业的潜规则。

农民旅游团第一次被倒手

今年52岁的程建中,是邢台金沃土农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在南和当地,他是名小有名气的农业师。公司推广农业技术服务,在邢台、邯郸等地农村发展了多位网络销售员。每到年底,程建中都会拿出经营利润的一部分,组织优秀销售员旅行作为年终分红的一种方式。

10月份,程建中找到了邢台锦绣太行旅行社(以下简称锦绣太行),要来个27人的韩国游。往年,都是这家旅行社组织程建中和员工出游,但出境游这是第一次。

锦绣太行的经理梅映红应下了程建中。可是她知道,自己的旅行社并没有出境游的资质,于是,她便从网上找到了北京源丰通旅行社(以下简称源丰通)的业务员。根据业务员的推荐,韩国七日游标价1419元。

程建中接到的报价是1860元,他觉得价格可以接受,就让梅映红尽快操办这件事。之后,程建中向梅映红提供了27人的身份证件等办理手续的相关材料,一切正常。在此过程中,程建中支付了27人的团费。

签证办妥后,12月9日,梅映红向源丰通杨卫东的个人账户上打款,将团费付清。一天后,旅行团就将出发。

12月10日23时30分,27名游客从邢台南河县出发,乘坐锦绣太行联系的大巴车前往天津港。12月11日8时30分,游客们见到了领队金海鑫,并收到了A4纸打印的“出团通知书”和“注意事项”。

交接完客人,锦绣太行的工作人员返程。游客们登船起航前往目的地韩国仁川。

男男女女27人被锁进一个房间

“天仁号”邮轮摇晃着驶向韩国,于12月12日14时许到达仁川港。

“金海鑫组织队伍,把我们列成三队出关。出了10个人的时候,导游(领队)突然叫停了。杨卫东喊:‘停止,停止出港。’”程建中说。金海鑫是旅行社负责带队出行的领队,杨卫东与她共事。

半个小时后,程建中等17名游客被带至问询室,连同已经在场的10个人,27人全是来自河北的游客。

“搜身,包里的东西也一一搜完,就说‘不让你们出关’。”程建中说,“我就问我们为什么不能入境,对方就说这里没有为什么,不能就是不能。”

程建中等人感觉很丢人,这种怀疑让他们感觉尊严被一层层剥离。

几分钟后,程建中一行27人被大巴车送回了他们来时乘坐的“天仁号”邮轮,不分男女都被带入311房间,随即房门被锁上。从12月12日15时许一直到12月13日15时许,24小时内,房门外一直有人看守。

“喝水和吃饭,他们都递进来。方便的话,对面就是厕所。”程建中说,这是不折不扣的“拘禁”。外面穿制服的人,目光如炬,说着他们听不懂的韩语。

房间内的游客们不断地拍打房门要求对话,询问原因,但一直没有得到有效的回答。

13日15时许,311的房门终于打开了,穿制服的人已经不见,只有邮轮上的工作人员。邮轮已经驶回天津。此时,距游客们重新上船,已经过去了24个小时。在这24小时中,程建中“根本睡不了觉”。

未知让程建中感到恐惧,他不知道自己惹了什么祸,又将面对怎样的境遇。燥热充斥着房间和人们的内心,门外的看守递进来一台电风扇。据程建中说,62岁的韩虎堆和59岁的杨彦珍因受到惊吓“心脏病犯了”。邮轮上的卫生员赶来紧急处理,抵达天津后,两人被送往医院进一步检查,身体情况稳定后归队。

事后,天津市天津港公安局客运派出所民警张书群经过调查,证实了游客们所述的经历。

农民旅游团有移民倾向?

邮轮抵达天津的时间是12月14日下午,27名游客拒绝下船。程建中报了警,要求警方介入调查,并把电话打到驻韩使馆。警方和使馆的工作人员调查后告诉他,是中方领队向韩国方面反映,程建中等27名游客有移民倾向,才会有如此遭遇。这起事件,跟其他事件没有关联。

而在事件发生后,领队金海鑫一直回避着媒体的采访,要么不接电话,要么只是一句“无可奉告”。

“移民倾向?无稽之谈!”程建中说,他所带领的26名业务员都是公司里业绩最好的,“基本上年收入都能达到10万元,我自己当然会更高一些。”

在农村拿着城里人的收入,程建中说他想不到理由铤而走险到国外去生活。况且,参加旅游的销售员,有很多都在50岁以上,只有极少数是夫妻二人同行,“家里都还有老有小”。

游客回到天津后,有媒体报道说,“旅行社负责人”称,领队金海鑫看这27名游客携带行李很少,有移民的嫌疑。程建中则说,他每次出门旅行,都是背同样的背包,“一个内衣,两双袜子,两套内衣和一个照相机,洗涮用具,水杯,水壶,眼镜盒。”农民们不是特别讲究,旅游不会带很多东西。

“退一步讲,就算是她(金海鑫)认为我们有移民倾向,你早干吗去了?为什么要等我们上船了,到韩国了,才去跟外国人反映情况?”程建中纳闷。

事实上,在程建中等人登船之前,金海鑫已经有所举动,只不过程建中一直不知情。

又冒出一家旅行社

就在游客们登船的时候,梅映红接到了源丰通负责人单欣的电话。单欣在电话中说,客人有滞留倾向,要求锦绣太行立即支付50万元的保证金,否则不让客人登船。梅映红拒绝打款,“我们已经出具了保证书了,说好不用保证金的”。

梅映红,几天前,锦绣太行向源丰通传真了保证书,承诺一旦发生旅客滞留的情况,锦绣太行按照每人5万元向源丰通赔偿。“这是我们约定好的。”梅映红说,对方的出尔反尔,她绝不能接受,“客人还没走呢,你就跟我这么说,到了韩国你又告诉我说‘你再给我打50万,不打50万客人回不来了’,那我怎么办啊?”

在梅映红拒绝打款的情况下,程建中一行27人出关上船。这些事,程建中一直不知道。“(当时)一切正常,金海鑫很热情。”一直到下船被扣,热情的领队不见了,再无踪影。程建中这才知道,他所带领的农民旅游团,被举报了。

梅映红说,12月14日清晨,她赶赴北京和天津,安抚了游客后,她联系上源丰通的负责人单欣,单欣让她15日上午到华普大厦领取退还的团款。“我们找到地址,却发现挂的是新大都旅行社的牌子。”

不管是梅映红还是程建中,此前都没有听过北京新大都国际旅行社(以下简称新大都)。“我们一直以为是跟源丰通(合作)。”梅映红说。而程建中等27名游客,则根本不知道自己所跟的旅行团,到底属于哪家旅行社。

随后,锦绣太行收到了来自新大都的退款,并准备返给程建中。

但程建中不肯就此罢休。“我们不懂,在这方面的认识比较淡薄,但不是退钱就完事的。”程建中认为自己的权益受到了巨大的损害,他决意把操作流程和个中缘由,向几家旅行社追究责任,“我认为她(金海鑫)这是弃团!”

被遣返旅客维权困难

12月15日下午,锦绣太行联系大巴车,将部分游客送回邢台。另有部分游客,投奔了在京津两地的亲友。而程建中和韩改朝等7人,则坐火车到了北京,在东二环找到一家地下旅社,开始寻找那个将他们“抛弃”了的领队。

7个人分头去了源丰通和新大都,但“旅行社的人都说这事儿不归他们管”。而不管是单欣还是金海鑫,也一直避而不见。“电话要么不接,要么打不通。”12月22日下午,程建中用了一个陌生的号码,才终于打通了金海鑫的电话。

“您要知道,我没有弃团,我还有其他游客不能不管啊。”金海鑫在电话中说,“我没必要跟您见面,我为什么要跟您见面啊?”

此后,金海鑫的电话再也没有打通。12月23日,单欣同样拒绝了记者的采访。新大都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则称,对此事尚不知情,需要调查后才能给出答复。截至昨日,新大都方面一直没有答复。

而天津港公安局民警张书群12月23日在电话中对记者说,警方的调查也尚无进一步结果。

程建中仍不甘心,他们几人还是每天守在两家旅行社,等待单欣和金海鑫的出现。后来,他们找到了国家旅游局并得到答复:将会调查。

12月24日,程建中准备返回邢台。在北京将近10天,他们并没有得到自己期望出现的结果。他每天的情绪,在愤懑与无助之间交替,到北京后交的1000元电话费几近用完,兜里的钱只够几人回家的路费,他甚至不再舍得买一包烟。

在出发之前,对于自己作为一名消费者的权利与责任,他从未多想。现在,他却还搞不清自己怎么就成了新大都组织的团队,新大都和源丰通是什么关系?单欣和金海鑫到底是谁的人?自己和同伴真的就是被一句看来很虚的“移民倾向”挡在了目的地的大门之外?

程建中回家了,他还在愤懑与无助中等待答复。在他心中,仍是一个大大的问号,为什么?

旅行社贴钱让你玩?

程建中曾经听到这样的猜测:“旅行社看你们一身农民打扮,没有消费能力,就不愿意带了。”这只是一种猜测,当事旅行社没有表态,而程建中也不愿意相信。而一千多元在韩国玩七天,这看起来是再实惠不过的旅游产品。程建中们乐于接受,但是他们却忽略了低价的意味。依据简单的成本核算,如此价格,很可能属于“零负团费”,导游、旅行社或地接旅行社,需要通过组织游客购物产生利润。

27名邢台游客购买的这份旅游产品——韩国七天游,往返乘“豪华邮轮”,在韩住“四花酒店”,享受“韩式汗蒸温泉”,游览仁川和首尔多个景区,每位游客只需支付1860元,而北京源丰通旅行社实际收取的团费只有1419元,至于最后到了新大都,收费更低。

有很大的可能,这属于“零负团费”。仅以船票为例,游客所乘坐的“天仁号”邮轮,在其网站上公布的票价为单程888元,往返1598元。即便是旅行社可以买到打折票,乘船费用也占了团费的大部分。

“以这样的价格,旅行社是要赔钱的。”邬敬民说。他是来自广东的一名导游,从业近20年。从2005年开始,邬敬民通过网络揭露旅游界的种种不当行为,后又将自己的经验汇集成书,并接受了央视《面对面》的采访,引起巨大反响,被称为“揭黑导游”。

邬敬民认为,在邢台农民旅游团被遣返事件中,三家旅行社都有违规的行为,至于遭遇如此离奇,“我也是第一次听说,不排除导游‘嫌弃’游客的可能。但导游自己应该不敢这么做,肯定是和旅行社沟通了的。”

邬敬民曾带团到韩国旅游。他说,中方领队将游客带到韩国,“韩国地接旅行社要贴钱给领队,地接的利润就要靠一些自费项目和购物了。”

“零负团费”惹的祸?

和邢台27名农民游客同行的,还有10名游客,他们顺利完成了在韩国的旅行。“我们没有联系方式。”程建中有些遗憾,他并不清楚,这些游客在韩国有没有遭遇“不应该”的项目。而石家庄游客李晓今年5月曾经花了2000元报团参加了韩国五日游,买“护肝宝”和人参,又花了3000多元。

在金海鑫提供给游客的行程单上,包括“前往人参公卖局参观选购享誉全球的高丽人参(40分钟)”、“化妆品(60分钟)”、“护肝宝(60分钟)”、“新罗免税店(60分钟)”、“乐天免税店(60分钟)”,此外,还在临回国前安排了“购买韩国土特产品”。

“这很有可能就是我们所说的‘零负团费’。”邬敬民说。所谓“零负团费”,就是旅行社仅以成本价或低于成本价收客,利润以购物和自费项目为主,给导游的回扣较多。这种现象不仅是在出境游上,国内游也广泛存在。“旅行社之间竞争这么激烈,很多旅行社都是靠价格吸引游客,先把人弄来,再说赚钱的事。”

在某团购网站上,某旅行社推出情侣游海南,两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社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