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州日报大洋网首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 > 正文

【中国梦·践行者】翻译界泰斗许渊冲:曾获国际翻译界最高奖项 98岁仍为中国文化走向世界而奔波

2018-09-13 11:09 来源:大洋网

大洋网讯 走进许渊冲的家,没想到作为“一代宗师”的他,居住在一间面积只有四五十平方米的小房子里,客厅地板还是30年前的水泥地。

30多年间,他就是在这样的一间陋室,翻译出了120多本享誉中外的中、英文著作。作为享誉中外的翻译家,他师从钱钟书、闻一多、冯友兰、吴宓等学术大家,是目前中国唯一能在古典诗词和英法韵文之间进行互译的翻译家,被誉为“诗译英法唯一人”。

2014年,许渊冲获国际翻译界最高奖项——“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系首位获此殊荣的亚洲翻译家。如今,已经98岁高龄的许渊冲依然笔耕不辍,每天工作到凌晨三四点钟。“我要活到100岁,把莎翁全集翻译完。”许渊冲择一事、终一生的钻研精神,令人钦佩。

许渊冲向记者展示60年前他翻译的毛主席诗词

北大畅春园一栋不起眼的老房子,须发皆白的许渊冲正在看书。一间十多平方米的小房子,既是他的卧室,也是他的书房。他翻译的著作被摆放在客厅的书架上,《红与黑》《包法利夫人》《约翰·克里斯托夫》等,还有他用英文、法文翻译的《诗经》《楚辞》《西厢记》《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等。

许渊冲说,自己的作息现在非常不规律,累了就睡,醒了就翻译。夜深人静时,分外清醒,他就会工作到凌晨三四时,但一旦睡下,有时又会睡到中午11时才起来。

天天熬夜,搜肠刮肚,是否觉得辛苦,许渊冲哈哈大笑。“怎么会辛苦?翻译是和作者的灵魂交流,有时突然灵光闪现,涌现出一个好词来,浑身每个毛孔都感到舒畅。这是一个创造美的过程,很兴奋,不会闷,也不辛苦。”

如今98岁的许渊冲像一个老顽童,喜欢吃甜食,尤其爱喝冰糖雪梨饮料。采访期间,许渊冲好几次拿起桌子上的冰糖雪梨饮料,用吸管咕咚咕咚大口喝。保姆小芳赶紧提醒他,“医生说你要少吃甜食”,许渊冲哈哈一笑:“我在饮食上就这点爱好了,戒了还有什么乐趣?”

我不比杨振宁差

许渊冲说,自己走上翻译的道路,与表叔熊适逸有很大关系,熊适逸也是大翻译家。他边说边拿出熊适逸与梅兰芳在美国的合照给记者看。从小,父母就告诉他,要做一个像表叔那样的大学问家。当时,熊适逸有个女儿叫做熊德兰,比许渊冲小两岁,熊适逸想把女儿介绍给许渊冲。但当时正在牛津大学读书的熊德兰看不上许渊冲。许渊冲笑着说,这件事情更加激励他奋发图强,“后来,我发展得越来越好。”

1939年是许渊冲翻译生涯的开始。许渊冲说,当时在西南联大时,有个叫周颜玉的漂亮姑娘。许渊冲和她邻桌。1939年7月12日,他将林徽因的《别丢掉》、徐志摩的《偶然》两首译诗及一封英文信投进了女生宿舍信箱。但无奈周颜玉已经订婚,他只能作罢。50年后,当许渊冲获得国际大奖的消息传出后,这位远在台湾的女同学寄来了信。

早在1942年,他从西南联合大学毕业时,就翻译了自己的第一本著作,英国剧作家约翰·德莱顿的《一切为了爱情》。“这本书翻译出来后,还没来得及装订,有个女同学很喜欢,她就把头上绑头发的丝线拿下来装订我的书稿。”

1957年,同学杨振宁得了诺贝尔奖。许渊冲觉得自己不能落后,在外语领域也要搞出名堂。到1958年,他又陆续翻译了法国作家罗曼·罗兰的小说《哥拉·布勒尼翁》,秦兆阳的《农村散记》。“我当时37岁,当时杨振宁(36岁)得了诺贝尔奖,我当时有5本译作,在翻译领域取得的成就和他取得诺贝尔奖是对等的。”

许渊冲夫妇和杨振宁夫妇(肖欢欢翻拍)。

“杨振宁新婚我第一个道贺”

说起自己在西南联大的同学杨振宁,许渊冲打开了话匣子。许渊冲赞叹道:“他是个天才。”他说:“我记得大一期末考试,两个小时的时间,他只用一个小时就交卷了,还是班上第一。物理和数学考试,他经常考100分。”

2004年12月,82岁的杨振宁与28岁的翁帆登记结婚。这对忘年恋成为人们谈论的热门话题,但在当年,杨振宁却面临着不小的压力。许渊冲表示,当年他坚定地支持杨振宁续弦。许渊冲边说边翻出2003年和2004年自己和杨振宁的合照,“你看,这一张,是我们夫妇和朱光亚夫妇,我们都带着夫人,只有杨振宁是一个人,他心里肯定不是滋味。”许渊冲说,他和杨振宁既是同班同学,也是好友。为了安抚好友,西南联大校友会的同学们经常组织活动。

2004年,杨振宁与翁帆结婚了,许渊冲听说这个消息后替老同学高兴,他第一个向杨振宁道贺。“像杨振宁这样的天才科学家,他的身边应该有一个人和他琴瑟和鸣。”许渊冲说,杨振宁结婚时,他还专门在北京的全聚德请许渊冲夫妻吃烤鸭。当天,杨振宁非常高兴。许渊冲专门送给杨振宁一首诗,还把这首诗翻译成了英文。

许渊冲说,直到现在自己的老伴去世了,他才感受到杨振宁当年的那种落寞。“人老了,还是要有个伴啊。”

钱钟书给许渊冲的书信之一

“60年过去了,还没人超越我”

许渊冲将自己的人生总结为:“五十年代教英法,八十年代译唐宋,九十年代传风骚,二十一世纪攀顶峰”。

1987年,许渊冲英译《李白诗选一百首》出版,钱钟书的评价是,要是李白活到当世,也懂英文,必和许渊冲是知己。1994年,他的中译英《中国不朽诗三百首》在英国企鹅图书公司出版,这是该社出版的第一本中国人的译作,顾毓琇先生赞扬此书“历代诗词曲译成英文,且能押韵自然,功力过人,实为有史以来第一”。更让许渊冲颇为自豪的是,他的译文国外很认可。1999年,他的中译法《中国古诗词三百首》在法国出版,被诺贝尔文学奖评委称作“伟大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样本”……

“自豪使人进步,自卑使人退步”——许渊冲家里高挂着这样的条幅。“我们要有点外国人的那股狂劲。我的翻译最好,为什么要扭扭捏捏。”许渊冲爽朗大笑着说。

许渊冲的“狂”劲也体现在他的名片上。名片上写着“书销中外百余本,诗译英法惟一人。”许渊冲说,他就是有这份自信。“全世界能把中文翻译成英文、法文,再把法文翻译成中文,并且出100多本书,我是第一人,60年过去了,我还是第一人。”他评点自己的翻译水平:“不是院士胜院士,遗欧赠美千首诗。”

虽然狂劲十足,但聊天中,许渊冲时刻表现出忧国忧民的情怀。他忧虑的是中国文化如何走出去。在他看来,中国文化要走向世界,关键是翻译,翻译正确,打破文化隔阂,让外国人看到我们真正好的东西。


许渊冲家的书架上放满了他翻译的书籍

一辈子不服输的“战士”

许渊冲有个外号叫“许大炮”,有什么说什么,口无遮拦,这也让他和不少翻译界的同行都发生过“战争”。40年过去了,他耿直的个性还是没有改变。

他告诉记者,翻译家王佐良是第一个反对他的人。两个人最早的分歧因瓦雷里的诗《风灵》是直译还是意译而起。王佐良批评他的翻译是“鸳鸯蝴蝶派”。王佐良当时是《中国翻译》的编委,他对编辑说,“如果以后再登许的文章,就不要登我的。”

他与作家、翻译家冯亦代同样有过“战争”。《红与黑》的最后一句,说到市长夫人死了,按原文是“她死了”,但许渊冲译文为“魂归离恨天”。当年冯亦代就批评许渊冲加上一些花花绿绿的东西。时至今日,许渊冲依然坚持己见,他认为翻成“她死了”太普通,市长夫人并非正常死亡,而是含恨而死,他的翻译更传神。他像一个战士一样,坚守自己的阵地,绝不妥协。

回顾自己近80载翻译之路,许渊冲模仿老子的《道德经》独创了一段《译经》:译可译,非常译。忘其形,得其意。得意,理解之始;忘形,表达之母……得意忘形,求同存异。翻译之道。

许渊冲和妻子的合影。

夫妻相濡以沫60载

头一天下午许渊冲和记者聊了两个小时,他还不尽兴,第二天下午,许渊冲再度约记者到家中聊天、看照片集。这一次,他重点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和妻子照君相濡以沫60年的故事。许渊冲尽管骨瘦如柴却声如洪钟,他听力不好,但老人家思路清晰,半个小时前讲的什么问题,他记得清清楚楚。

许渊冲译诗,既要工整押韵,又要讲究意境,几乎到了苛刻的地步。他经常对着一首诗夙兴夜寐,灵感来了又眉开眼笑,喜不自胜,在一旁观看的保姆小芳经常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老爷爷为何时而开心时而眉头紧锁。“我在翻译的时候经常问自己:译文中能否看得见无声的画,听得见无声的音乐?”

许渊冲的老伴照君今年6月逝世对他打击很大。有时,不经意间说起老伴,许渊冲都会面露悲戚之色,非常伤感。小芳平时从来不在许渊冲面前主动谈起他的老伴。自从老伴去世后,许渊冲的饭量也有所下降。

许渊冲和夫人照君是在欧美同学会的舞会上认识的。1959年结婚,婚后很长一段时间两人都分居两地。许渊冲在北京,照君在西部。至今,许渊冲家里还保留着很多他年轻的时候写给照君的诗。这些诗歌,许渊冲以前从来没有向外人公布过。经过一天在屋内翻箱倒柜,他终于找出了当年写给妻子的“情书”。比如,写于1959年的《思念》中写道:三日无音信,坐卧心不定。塞上春宵寒,昭君可安宁。

许渊冲1959年写给妻子的诗

说起妻子的故事,不知不觉间,两个小时又过去了。天色已暗,老人不好意思地哈哈一笑:“看我把正事忘了。”许渊冲说,自己正在做的事就是翻译莎士比亚全集。目前已经翻译出版了《李尔王》《罗密欧与朱丽叶》等14部。面对市面上不同版本的新译作,许渊冲自信满满地说:“还是我翻得好一点。”

许渊冲给自己定下每天翻译1000字的进度,太快了眼睛不行,看不清楚。“如果白天见了客人,像今天我见了你,耽误了两个小时,今天夜里我就要补回来。我要活到100岁,把莎翁全集翻译完。”

中国的翻译水平不输英美

记者:有人认为你的意译法与原文差别较大,你怎么看?

许渊冲:西方语言有90%是可以对等,而外国人对中国诗词多是一知半解,不知道中国古人的生活习惯,即便他的英文表达能力是100分,最后的翻译也只能得50分。而中国学者如果理解诗词有八九分,甚至十分,那翻译的结果就可能是90分,甚至是100分。中文和西方语文只有一半可以对等,所以只有一半可以用等译法。翻译时要尽可能用优于原文的译文表达方式,采用艺术原则,就是发挥译者的主观能动性,创造力。这就是“优化法”。

记者:就是你提出方的翻译“三美”理论?

许渊冲:翻译“三美”——“音美、行美、意美”是鲁迅最早提出的。我又提出“形似、意似、神似”三似,“知之、好之、乐之”三之。如果能使读者“乐之”,那基本上就达到翻译的最高境界了。

记者:有不少人认为,中国文化要走出去,要靠外国人来翻译中国文学?

许渊冲:这种说法是完全错误的,这是事关中国翻译走中国道路还是西方道路大是大非的问题。在这里我要重复徐志摩的话,“中国诗只有中国诗人译得好。”

记者:能否举几个例子?

许渊冲:不客气地说,我的翻译比英美的高明多了。在中国古诗中,最难译的是双关语。比如,李商隐的“春蚕到死丝方尽”,这里的“丝”既指蚕丝,又指诗人的相思。中文译法是The spring silkworm till death spins silk from lovesick heart.这种译法加入了lovesick(相思)一词,读者就可以想到,春蚕吐丝就像诗人相思,都要至死方休。这种创造性的译法就可以解决一语双关的问题。妙的是,silk和sick只有一个字母不同,妙译天成。

记者:你觉得中国翻译的水平跟英美相比如何?

许渊冲:在翻译领域,我们中国的水平已经不比英美差,甚至高于英美,我们必须有这个自信。“北极光”奖颁给我,是对中国文化的肯定,也是对中国翻译水平的肯定,也是对我翻译理论的肯定。

记者:你从事翻译工作将近80年,有没有一些遗憾的事情?

许渊冲:人一辈子怎么能没有遗憾,我遗憾的事情也有很多,我也有翻译不好的地方。比如说,《哈姆雷特》中的“to be or not to be”一开始我翻译成“死,还是不死”,我后来想,是不是可以翻译成“要不要像这样活下去?”人就是一个不断进步的过程,真理只能接近不能达到。

记者:你到现在还在为中国文化走向世界而奔波。

许渊冲:让中国文化走向世界,这件事需要大家共同来做,我只能尽我所能。我始终认为,应该让我们中国文化之美,也成为世界之美,我们翻译家完全有条件做一些事情来推动。

文、图:广报记者肖欢欢

[ 编辑: 任志耀 ]
分享到:
大洋微信二维码

大洋微信

广报汇微信二维码

广报汇

07:40 又一科技巨头落子广州国际生物岛!
11月12日,拥有350年历史的全球制药及高性能材料巨头德国默克公司与广州开发区签署协议,默克拟在广州国际生物岛设立其华南第一家独立法人,将于2019年9月正式投入使用。 [详细]
07:48 广州南增开部分湖南方向往返列车
12日,记者从广铁集团了解到,11月12日至15日,广州南站增开多次湖南方向往返列车。 [详细]
07:41 海珠区招聘200名社区专职人员
12日,记者从广州市海珠区有关部门获悉,海珠区决定面向社会公开招聘社区专职工作人员,累计约200人。据介绍,本次招聘岗位分为两大类。 [详细]
09:59 中山一院妇科生殖医学中心搬新家
中山一院妇科生殖医学中心搬新家
昨日,历时2年多升级改造的中山一院东山院区,整体迁入中山一院妇科、生殖医学中心两个临床专科。 [详细]
07:54 235家企业广州高新区角逐全国桂冠
2018年11月12-15日,第七届中国创新创业大赛生物医药行业总决赛在广州举行,13日盛大开幕,全国各地230多家参赛企业集结广州,将在总决赛舞台上争夺该年度生物医药领域的全国桂冠。 [详细]
08:14 番禺区首个大型纯电动公交车充电站在南村镇落成
13日上午,广州市番禺区首个大型纯电动公交车充电站落成仪式在南村镇举行。这一项目将作为试点在广东全省推广,标志着广州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迈出坚实一步。 [详细]
07:54 海珠区新增128套电子警察
海珠区新增128套电子警察
13日,记者从广州市海珠区有关部门获悉,海珠区新增128套电子警察,并计划12月1日开始投入使用。 [详细]
回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