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大洋新闻>>社会频道

字号

杨耕身:“欺实马”如何使社会远离仇富陷阱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3 12:18 来源: 东南快报 发表评论 (0)

  作者:杨耕身

  “明天,你会不会也在5米的高空看风景?”这是一位网民在杭州富家子飙车撞死人案后写下的句子。5米,是生命在最后关头所能弹起的最高高度;20米,则是一个肉身在碰触到一堆狂奔的钢铁后,所能飞出的最远距离。这是一次用生命丈量的悲怆,不能再更高,也不能再更远了。

  这个被撞飞5米高、20多米远的生命,是来自湖南的青年谭卓,年仅25岁。5月7日晚8时许,他在杭州市区穿越斑马线时,被一辆三菱跑车撞死。根据警方调查,肇事者为20岁的胡斌,是杭州某高校学生。目前,胡斌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富家子弟”与“豪车”一再标签着一个社会的痛感。但作为社会理性的证据,却是总有人告诫我们且勿“仇富”。因此对飙车事件发生后,胡斌坐在车上若无其事;等到一群胡斌的朋友赶来,在事发现场有说有笑,“相互嬉戏”,并声称此事“可以用钱摆平”,我们都可以不愤怒,尽可能保有卑贱的理性。但人们可以控制自己的愤怒,却不能不感受到一种力量暗暗的欺凌。这个力量,正被称为“欺实马”。

  《东南快报》报道,“欺实马”是网民创造的一个新物种,借指杭州交警方面在8日公布初步调查结果时所称的,“肇事车当时速度为时速70码”的说法。但这一说法招致猛烈质疑。现场目击者称,当时肇事车的时速至少150公里。赛车手韩寒则评论说,车辆撞到人以后过了50多米才停住,那速度应该是在每小时120公里左右。在舆情汹汹之下,杭州警方11日改称,肇事车具体超速程度,还需要综合分析现场勘验、证人证言、影像资料、车辆鉴定等因素才能得出科学正确的结论。但“欺实马”的率然出现,却表明了什么?

  一匹“欺实马”,将杭州交警送上了风口浪尖。舆论纷纷质疑交警对此案的处理有故意偏袒肇事一方之嫌。这些质疑还包括:人们由胡斌的QQ空间在案发后数小时还曾经更新而猜测,胡斌在肇事后并未在第一时间被刑拘。同时,有媒体报道披露,胡斌驾驶的肇事车涉嫌改装,且该车有多次违章以及超速记录,如在沪杭、杭宁高速上两次超速,在限速120公里的沪杭高速上时速达210公里,超速75%。一辆经过改装的车辆何以在交通法规之外畅行无阻,有多次违章超速记录的车辆又如何于交警职能之外如履平地?都惹人追问。

  “欺实马”既然其来有自,杭州交警难免骑马难下。对此,杭州警方正开展危机公关,杭州市公安局于日前专门就案发后社会关注的几个主要问题作了解答,这些问题包括:该案的办理进度情况,对该案涉及的超速行驶和车辆改装问题,关于该案肇事者应定何罪问题。其中关于舆论担心公安机关能否做到公正执法、不受外界干扰的问题,警方表示,在办案过程中,只要有任何徇私枉法的情况,将坚决依法依纪严肃查处,绝不姑息、绝不手软。或许,相关部门真的可以找到一种有惊无险的下马方式?

  仇富实在是一种不健康的社会情绪。但是在“欺实马”出现的地方,如何使人们远离仇富的陷阱?比之卑微的仇富,“欺实马”更是一个社会不能承受的破坏之力。对于杭州飙车撞死人案,舆论越来越多的兴趣,开始集中到被称为“富家子弟”的肇事者胡斌的家庭背景上来。人们潜意识的努力,似乎刻意要以这种家庭背景,作为“欺实马”出现的一种合理前提,并试图最终指出一种权钱交易、权大于法以及权力通吃的“通病”。这也意味着,消除社会仇富情结,终有赖于权力的洁身自好以及公义的实现。但愿杭州警方最终在这一点上找回公信与尊严。

(编辑: newsro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新闻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