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社会新闻> 社会频道>社会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患尿毒症妻子为夫征婚 丈夫不弃夫妻欲齐捐器官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07:45来源: 中安在线 网友评论 (0)

    中安在线 作者:曹庆 选稿:王逾婷

抚摸着潘丽手腕上手术留下的疤痕,王安义心疼不已。

  4年前不顾家人和朋友的劝阻,王安义决意与身患糖尿病的潘丽结婚。没想到婚后潘丽的病情恶化为尿毒症,只能靠透析维持生命,王安义就一边打工一边照顾妻子。久病不愈的潘丽不愿拖累丈夫,就委托姐姐为他重新找一个老婆,结果被王安义坚决拒绝。爱心人士对这对真情相守的夫妻进行了捐助,但他们都不是安于接受捐助的人,想通过捐献遗体、骨髓来回报社会。

  “给你看病是最大的事”

  29岁的潘丽在少女时代就患有糖尿病,这些年来病情逐步恶化。去年年底,潘丽突然全身肿胀,体重一下子增加了30多斤。到医院检查后,潘丽被确诊为尿毒症,只能靠透析来维持。

  身体虚弱的潘丽一个小坡都迈不过去,这下可急坏了丈夫王安义。为了方便妻子到医院治疗,王安义在宣城市区租了一间10平方米大的房子。为挣钱给妻子治病,他白天坚持工作,下班回到家中做饭洗衣,照顾妻子。

  记者昨天来到王安义和潘丽租住处,只见饭桌、床、电视和冰箱几乎占满了整个屋子。“房租一个月200块钱,因为能晒到太阳我们就租下来了,没想到夏天的时候屋顶不隔热,屋里非常热。”王安义说,因为要存放药物,在朋友们的资助下,他才买了一台二手冰箱。“每次透析要500多块,每个月光看病就要花4000多块。”潘丽对记者说,今年她治病已经花了7万多元,不知道自己还要靠透析维持多少年。

  王安义现在在宣城市区一家机械工厂打工,月工资只有1000多元。“要租房养家,又要给我治病。”说话总面带笑容的潘丽,在说到这些时有些难过。

  王安义见状,温柔地牵着潘丽的手说:给你看病是“最大的事,别的不用说。”

  “我答应岳父要照顾她”

  说起这些,回想起与王安义相识的点点滴滴,潘丽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

  2005年,在杭州打工的潘丽和在上海打工的王安义通过网络相识,两个来自宣城的老乡渐渐成了知心人。潘丽活泼开朗的性格让王安义心生好感,诚实又有爱心的王安义也渐渐成了潘丽的依靠。

  两人相识不久,潘丽因父亲身患重病回到了宣州区溪口镇的家中。王安义得知情况后,请假从上海赶到潘丽的家中看望。此时尽管只是两人第一次见面,但王安义立刻主动担负起了照顾潘父的责任。“我爸得的是胃癌,肚子总是难受,需要有人不停地给他按摩。那时,王安义几乎每天有十几个小时都在给我父亲按摩,照顾他吃喝,直到我爸去世。”潘丽说,王安义的行为感动了她身边的很多人,大家都告诉她这个男人很难得,她也最终向王安义打开了心扉。

  潘丽告诉王安义,她的母亲早年因患糖尿病去世了,而她自己也早就被查出患有糖尿病,多年来一直在不间断地接受治疗。若是两个人在一起,他肯定会承受很大的负担。

  王安义身边的朋友在知道潘丽患病情况后,也曾劝他不要和她结婚。更大的阻力来自家人,不过王安义最终还是义无反顾地和潘丽走到了一起。岳父生病时曾经“对我说过,希望我能照顾潘丽,我当时就答应了。”

  “办结婚证跑了两年三趟”

  2007年,25岁的潘丽和36岁的王安义举行了结婚仪式,但结婚证直到2009年才最终握在了两人的手中。为“了一个小本子,我们跑了两年三趟。”“2007年我们第一次去办结婚证的时候,因为证件没有带齐没办成,一拖就是一年。”潘丽告诉记者。一年后,他们两人带齐了证件再次去办结婚证时,却因为王安义的身份证和户口本上的信息对不上而没有办成。

  2009年,当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两人又来到了婚姻登记处,就在排队要轮到他们办理结婚证时,婚姻登记处竟然突然停电。等待了一个上午后,两人才最终拿到了红色小本子。这也许就是“好事多磨吧。”潘丽不无感慨地说。

  婚后王安义曾带着潘丽到上海打工,那时他在朋友开的一家打印社做平面设计,收入还算不错,潘丽跟着他一起工作。也许是因为性“格互补吧,我和她在一起很开心,也让我渐渐不那么内向了。”王安义说,在上海的那段生活他们过得非常开心。但没过多久,潘丽的病情出现恶化,两人不得不回宣城老家。

  “希望他找个更好的女人”

  婚后不久,潘丽怀孕了。因为担心自己的病会遗传给孩子,潘丽虽然非常想要孩子,但夫妻俩考虑再三还是决定不要这个孩子。两人也曾商定以后领养一个孩子,但这样的愿望随着潘丽的病情恶化而打消了。

  去年年底,潘丽被确诊为尿毒症之后,治病费用为这个家庭带来不小的困难,无奈他们只能向亲戚朋友借钱。大家能有多少钱借给我“们呢?”王安义说,回到宣城后他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只能到工厂车间里干体力活,这对本来就患腰椎疾病的他来说很不容易。

  为了省钱,虽然家门口就有直达工厂的公交车,但王安义还是坚持每天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上下班,来回将近一个小时,无畏寒暑。王安义出生在宣州区水东镇的一个农村家庭,家境并不好。为了给儿媳看病,王安义的六旬老母捡废品挣钱时摔断了胳膊。

  因为爱得深,因为共患难,夫妻双方都想让对方过得更幸福。我就叫姐姐为他“再找个老婆,不要和我在一起了。像他这么好的人,我不能拖累他。”潘丽告诉记者,她不想成为丈夫的负担,也不想耽误他的美好年华。

  潘丽还说,听说透析副作用很大,一般女性做过透析之后就没有生育能力了。“我希望他能找一个更好的女人,希望在自己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他有一个健康美满的家庭。”近日,潘丽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时对着镜头说出这般心声,当时夫妻俩都忍不住痛哭起来。

  “和她在一起我不后悔”

  “我支持我妹妹的想法,我妹夫这个人太好了,我们不能耽误他。”说起妹妹和妹夫的事,潘丽的姐姐潘明霞有些哽咽地对记者说,即使王安义不再和妹妹在一起,也永远是她们的家人。

  裴红霞是潘丽的高中同学,在得知潘丽的不幸遭遇之后,她和一些同学、老师一起多次去看望了潘丽。“她是一个很活泼的人,也很聪明,上学的时候我们都很喜欢她,没想到生了这么严重的病。”裴红霞对记者说,她去看望潘丽的时候,总能看到王安义在耐心地照顾潘丽,她觉得潘丽有这样的丈夫很难得,只是难以想象两个人怎么能说分开就分开。

  “这是不可能的,和她在一起我不后悔。”王安义说,第一次知道妻子的想法后,他就摇头否决了。他担心妻子的病情会突然恶化,“我现在再苦再累,下班以后回到家看到她就会高兴些,我不知道哪天如果她不在了我该怎么办。”

  “你捐遗体我就捐骨髓”

  患难见真情,人间有真爱。王安义和潘丽的故事逐渐被传开了,也打动了很多人,不少社会爱心人士都向这对夫妇献出了爱心,截至目前他们已经收到了3万多元爱心捐款。

  这一切让潘丽很感激,可是她并不是一个安于接受捐助的人,因为她懂得什么叫做感恩。

  今年11月份,潘丽找到当地红十字会,签署了志愿捐献遗体(器官)申请登记表。“我身上健康的器官也不多了,可能只有眼角膜还是好的,这么多人主动帮助我,我也希望能对社会有一点贡献。”潘丽告诉记者,“如果社会有需要的话,我愿意捐献自己的遗体用于医学研究。”

  潘丽的这一决定,让王安义心里很不是滋味。妻子心意已决,也触动了丈夫。“你捐遗体,我就捐骨髓吧。”王安义表示,“好心人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我们也想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社会新闻